南半球漂流记 | 义无反顾,朝着大海的方向

澳打君
澳打君

微信: au-whver

落地澳洲不知不觉就两周多了,开始工作的第五天,辞职一年多后再次上班,竟然是早上7点就开始工作,omg,早上差不多五点多六点起床,洗漱,吃……吐司,然后开车去上班……

小镇日落

好吧,说说来澳洲的这两周多……

96号早晨,别离了北京的朝阳,从广州经转,晚上十点多落地西澳珀斯。夜晚的珀斯是真的冷,因为没有带什么需要申报的东西,所以自助过关超快!

珀斯街头

出了机场,因为帮Niu从国内带了一些汽车配件,所以他来机场接我,他开着皮卡车拉我转了一圈珀斯的夜景,站在Kings Park的最高处,俯瞰了这座城市,印度洋的海风夹杂着南极大陆的温度,长途飞行的疲惫一下子荡然无存。

国王公园俯瞰

第二天住进了青旅,认识了新的朋友,楠姐、珺珺、慧慧、SarahFaye……

珺珺和慧慧算是我们的前辈了,给了我超级多超级多的建议,珺珺也和我分享了很多工作的经验,以及谈到了对澳洲的印象和未来人生的规划。可惜相识很短暂,过了两天珺珺就南下去别的城市工作了。

珺珺和我

Sarah是一个埃及与中国混血的法国女孩,她说她的奶奶是福建人,莫名有一种亲近感了,这是我在此处遇到的第一个"老乡"吧,哈哈哈。虽然我英文不好,Sarah不会讲中文,但是我们基本能完美的get到对方的各种意思。

小镇法国小姐姐Sarah

人来人往的街头,总有新人来,也有旧人去,可能在这接下来漫长的一年里,乃至几年的时光里,都要接受这样的世事变故。

疑似澳洲白领

珀斯有免费的公交(猫巴),司机都很和蔼可亲,也会和你指路,微笑。街上会有艺人表演各种才艺,天空中飞过的海鸥,街边长椅旁的小鸽子,还有志愿者老爷爷暖暖的微笑,可能要爱上这个城市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珀斯街头


办了电话卡、银行卡、税号,在城市街头闲逛,这里有很多大片大片的公园草地,我想,如果土豆能在这里玩耍的话,它一定会开心到飞起来!

︎Langley Park的日落

坐公交去看了网红蓝房子(bule boat house),果真是一个需要排队拍照的地方。

︎Blue Boat House

蓝房子对面就是国王公园(Kings Park),是南半球最大的世界级城市公园,徒步进入国王公园,大到我简直无法想象,这里的孩子们在草地上打滚,也有专门的遛狗区域,老人坐在树荫下看书,妈妈们带着孩子在游乐场玩耍。自由如风的模样啊,他们的童年一定很开心吧。

︎Kings Park

赶在北上找工作前买到了合适的车,4月份刚拿下驾照,并且从无开过自动挡汽车的我,当天晚上就驱车几十公里回到了住处,还开了高速。澳洲和国内左右相反,也幸好是没开过车,所以适应的还算快。

第一辆车车

第二天便是中秋节了,国内的小伙伴们都休假了,一早去取了银行卡(这里的银行卡需要五个工作日左右才能拿到),办了汽车过户,买了保险,打了HPV疫苗,忙碌到没有时间想家。

国外的月儿没有比中国圆,珀斯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所以,偶尔也会涌上心头的思乡情怀吧。想家、想朋友、想狗子,也想吃火锅、手抓饼、烤冷面、麻辣香锅、烤鱼、米粉、串串、奶茶、炒酸奶……


珀斯街头的男子


周六开车去Niu的家里一起洗车,Niu带我去了家川菜馆,时隔一周再次吃到米饭,突然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周日Niu说要开车带我去Fremantle,早晨在厨房煮粥的时候遇到了新搬进hostelCarrie,于是便带上她一起去,中途Niu接上了他的一个朋友Sarale,之前在新西兰的whv,万万没想到,Sarale竟然是之前我在微博上一直关注的博主,莫名有一种粉丝线下见面会的感觉……


瑜伽达人Carrie

旅行达人Sarale

我们来到了Cottesloe Beach,这是离珀斯最近的一个海滩,很多白花花的当地人都在这里晒太阳。第一次看到印度洋,那一抹亮蓝色真的是让人永生难忘。无滤镜的清澈透明,海鸥从身旁起飞,魅影在空中滤过,礁石上的垂钓者,海滩里玩水的孩子,惬意的阳光,混着南极大陆刮来的气息。这是第一次离南极这么得近,好像努力垫垫脚尖,就能看到对岸的冰山,招一招手就能收获一群企鹅的回应一般。我们开心得像个孩子,任由海风肆意妄为。

︎Cottesloe Beach


周一早晨7点多,开车去附近接上了颠颠,然后到车站附近等待大悦子,三人结伴一路往北,一个南方人和两个东北妹子的roadtrip,旅途竟出奇得和谐,颠颠开了9个小时,我开了4个小时,没有人睡觉,也没有人喊累。

一路向北roadtrip

从地中海气候区驶入热带沙漠气候区,看着道路两旁的风景一路荒芜,路上躺着不少已牺牲的袋鼠,我们还去看了粉红湖,运气不错,可惜无人机不知道为啥没法飞起来。


沿途风景

粉红湖

继续向北,我们顶着月色在荒芜的北方大陆上行驶,中途下车休息时,抬头竟然看见了银河!纯净无染的天空啊,和大海一样深邃,仿佛感应到平行空间里的另一个我们,是遥远,却能感知。



将大悦子送到了卡那封,原本和颠颠计划第二天继续北上卡拉萨,但是机缘巧合的获得了一份工作,于是我俩便暂时留下来。搬进了一座前身是所养老院的大房子,过上了面朝黄土背朝黄土的小镇生活。

养老院上空(因为在机场附近,所以限飞60米)

如果说,离开是一个选择,那么每个人都有掌控这项权利的自由吧。我们终于还是出发了,不算太晚,机缘总是让我们遇到磁场相吸的人,相伴一程,也有可能是一生的朋友,如此,很荣幸。

我已经很久没有淘宝了,西澳的孤独名副其实,还好养老院的生活不算太寂寞,有朋友,有马,有金灿灿的日出,也有余辉万丈的夕阳,喔,还有一家大大的超市,里面的狗粮卖得真是好!!!


附近人家的马


更新很慢见谅,因为每天七点上班的我真的!好!困!

周一下班的时候去附近的Quobba Blow Holes

农场的生活……下回见!


Manly |作者
公众号:Toomso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0
分享
2019-09-30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