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有很多机会和可能,你还会接触到很多更好层次更高的人

澳打君
澳打君

微信: au-whver


红/儿/旅/拍/进/行/中


Chapter one

最近泰国老板回国度假了,托她的好朋友Stephen帮忙照顾我们。她说,如果店里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们都可以打电话找Stephen。

Stephen,一个身形健朗、风度儒雅的澳洲当地人,虽然年过六旬,但体型依然保持得很好,加上一米八的大高个,看起来只有五十多岁的样子。每次,他来店里买东西或是有事找老板时,总会非常礼貌地跟在吧台后工作的我打招呼。那时,我还挺纳闷,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并没有真正地打过照面呀。后来想想,应该是老板在他面前提起过我吧。

老板离开后的第四天,下了班,在家随意地浏览着Facebook,刚好看到好友推荐列表里有Stephen的名字,于是顺手便加了,想着方便有事联系。到了晚上,Stephen确认了好友信息,两人礼貌性地打了招呼,算是真正的认识。

第二天,七点半一大早,我上班的时候,Stephen突然出现在店里,他说顺路过来跟我打声招呼,如果有任何需要他帮忙的地方,都可以随时找他。我点了点头,说好的。然后他又问我是怎么来上班的,我说今天是走路来上班的,因为自行车坏了。

之前听同事说过,Stephen是骑行爱好者,每天都要骑车几十公里,我心想,既然爱骑车应该也会修车吧。于是便顺口问他,"can you repair the bicycle",他点了点头说,"of course,I can"。

听完他的回答,我赶紧把坏掉的自行车图片展示给他看,他看完后很自信地说,"没问题,我可以修好它"。我说,"那我下周一把自行车推到上班的地方,你过来取可不可以"。他想了想,考虑到周末我可能需要用车,还特地问了一句,在我确认说不用后,他才说好的,然后便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手机里收到Stephen发来的短信,他说,觉得最好是今天接我下班回家,顺便取车,周末把车修好,这样我周一就可以骑车上班了。看到这样的短信,只觉得很暖心,是多么周全细心的人,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还尽量考虑到对方是否方便。

下午两点半不到,我快下班时,Stephen来到店里,他开车送我回家,取了自行车,说明天修好了就帮我送回来。我说,好的,不急,我明天应该一整天都待在家里。哪知,过了两个多小时,Stephen发来message,跟我说车已经修好了,问我现在是否方便,方便的话就把车送回来。

十多分钟后,Stephen抬着自行车出现在家门口,他说,"轮胎破了个洞,我已经修好了,还帮你调了下座位的高度,这样骑起来更舒服一些,你看是否合适"。我跨上自行车试着骑了一下,果然比之前好很多,而且也骑的时候也不再发出"咯吱咯吱"的噪音了。

看到车子没事,Stephen才放心地离开,而你除了说一声简单的"Thank you",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的万分谢意了。

Chapter two

原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结果第二天下午,发现自行车后轮胎又瘪了下去,估计是破洞实在太多了吧,看来周一还是只能走路上班,不过好在家距离上班的地方不是很远,走路二十分钟左右就能到了。

周一上午,我走路去上班,刚到店里,还没放下包包,就看到Stephen发来的短信,问我自行车是否还OK,当时的我忙着要做开店准备,也就没立马回信息,等到十一点多休息的时候,才告诉他自行车又坏了。过了不久,Stephen打来电话,问我现在家里是否有人,他想过去取车,我说,"家里现在应该没人,大家都出去工作了,而且其实走路上班也不远,当锻炼身体",其实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再麻烦他了,但Stephen还是坚持说,"没事的,我可以把车再次修好。你是个很好的人,我很乐意帮你"。

挂了电话,我便回去继续上班。原本以为Stephen会像上次那样,两点半过来接我回家,顺便取车去修,哪知,一个多小时后,他突然出现在店门口,连同出现的,还有我的自行车。Stephen笑着说,"我去了你家,刚好有人在,所以取了车拿去修。现在换了全新的轮胎,你以后骑车时尽量走平地,这样轮胎就不容易破了"。

天知道,那一刻我有多么的惊讶与感动,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人!都说家里可能没人了,可他还是特地跑一趟,修好车又直接送到我上班的地方,这样我就可以骑车回家了。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谢意,只能连续地道了好几声谢谢,Stephen只是微笑地回了句,"If there is something wrong next time, please let me know"。

Chapter three

原本以为自行车的事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哪知,过了两三天它又再次出问题了,不过这次不是轮胎破了,而是车链子掉了。同事笑着说,这是命。好吧,我不得不承认。虽然可以再找Stephen帮忙修车,但真的不想麻烦他了,所以只能认命了。

就在我已经放弃的时候,Stephen突然发来信息,问我自行车怎样,还问我明天放假是否有兴趣跟他去看看他们正在新建的房子。原本坐在路边看着坏掉的自行车发呆的我,想了想:好像也不错,可以借机让他再帮我看看自行车,还可以去参观澳洲当地人是怎么建房子,更重要的是,有机会可以跟外国人多接触,锻炼英语能力。想到这,我便答应了。

Stephen回复说,"好的,那我明天去完教堂再去你家接你,大概十一点半,这个时间合适吗?"看到教堂两个字,我立马又来了兴趣,之前在布里斯班时,和另一个一起打工换宿的女生参加过教会的英语小组活动,体验很不错,既可以锻炼英语交流能力,还可以认识到很多不同的新朋友。于是,我问Stephen,明天是否可以跟他一起去教堂,Stephen很快地回了句,当然可以。

第二天上午,八点四十五分,Stephen按约定的时间准备出现在家门口,看到我走出来,他热情地打了声招呼,"How are you? You look so pretty today",然后非常绅士地帮我打开车门,等我坐进车里系好安全带后,他拿出一本小小的圣经,递给我,说作为我第一次去教堂的小礼物,他还说道,"教堂里有很多年轻人,你可以多跟他们聊聊,也许你们会有更多的共同话题呢"。


小镇很小,从家里开车去教堂,不过十几分钟的距离,一路上,Stephen跟我聊起了一些关于基督教与信仰的问题,还说如果我一会在教堂里待得不舒服,可以离开或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到了教堂,Stephen走在前面带我进去,但每经过一道门时,无论门是大是小,他总会很自然地退后几步,等我过了门之后他才跟着进去。进到教堂里面,看到熟悉的朋友,Stephen会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然后介绍我跟他的朋友互相认识。在礼拜仪式的过程中,坐在旁边的Stephen会小声地给我解释或提醒,比如唱歌环节,所有教徒都要站起来一起合唱,Stephen说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可以不用站起来的,又或者圣餐礼时,他会提醒我这是基督教的重要仪式,我不用参与,看着就好了……诸如此类的小细节,他总会随时随地地考虑到对方的感受,尽量让身边的人觉得舒服与开心。

礼拜仪式结束后,是早茶时间。所有大人小孩都会来到后台,一边享用美味的茶饮甜点,一边愉快地畅聊叙旧。Stephen帮我泡了杯咖啡,拿了块小点心,然后把我介绍给他那些年轻的朋友,让我们互相认识一起聊天,而他则和其他朋友一起聊天。

整个礼拜,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从教堂出来后,Stephen直接开车带我去参观了他们正在建的新房子,跟我介绍了整个房子的构造与设想,还带我认识了他的儿子、孙子以及年过九旬但身体依然健朗的老母亲。

Chapter four

原本以为今天的行程就这样结束了,但Stephen问我是否还有兴趣再去参观刚刚在教会上认识的一个朋友的宝石基地,那个基地距离小镇来回开车要100公里,大概一个多小时左右。我想了想,有点犹豫,又想去又怕再麻烦他,Stephen见我犹豫不决的样子,跟我说,"No matter what you choose, it's fine. I hope I do not want to make you feel uncomfortable. Just do what you like"。听到他这样说,我也就放开了心,而且想到,难得有个周末出来兜风溜达,怎么舍得那么快回家,于是便答应了。

驱车前往宝石小镇前,Stephen怕路上口渴,在路边小店买了两瓶水,细心的他还帮我拿了一根吸管,方便我喝水时不沾到口红。一路上他跟我聊了很多,关于我在中国的家人、朋友、工作,以及我接下来在澳大利亚的打算,还有我最近在学的尤克里里以及很爱很爱的摄影,其中,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I hope I do not make you feel uncomfortable",又或者"If I have something make you feel uncomfortable, please tell me"。

中途,Stephen还带我参观了一个朋友开的长达二十多年历史的珠宝店。去之前,Stephen会先跟我介绍他的朋友是在做什么,他们是怎样的人,然后再问我是否有兴趣去拜访,如果我说好的,他才开车带我去。

五十多公里的路,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因为一直在聊天,所以也不觉得有多远。最后,抵达朋友的宝石基地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左右,太阳很晒,热浪滚滚,站在阳光下热汗直流。

早上在教堂礼拜时坐在我们旁边的Jeff很热情地迎接了我们,他带我参观了他那"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迷你小屋,还热心地跟我讲解起挂在墙上的艺术画作,因为词汇量捉急,加之艺术本来就是抽象又虚无缥缈的东西,好多时候我都听得有点懵逼,但还是假装连连点头称是。

最后,他想带我去参观他那自生自产的宝石基地,一个二十米多深的地下深矿,光是从上面往下看,就有点心惊胆战,犹豫了一小会,我还是不敢下去。Stephen说没事,这取决于你,等你哪天想再参观时,我还可以开车带你来的。

Jeff说他每天要在下面工作至少七个小时以上,从开采挖掘、淘洗分拣、设计、切磨、抛光等,整个过程漫长而艰巨,最后出来的成品可能也就那么一两件,说完,他把自己制作完工的宝石拿出来给我看,小小的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璀璨夺目,每颗标价都是上万元至少。Jeff说,"我明年就会离开这里,去Emerald住一段时间,然后买辆房车,进行第二次的人生环澳之旅"。

看着这些灿烂无比的宝石,还有眼前这个说话温声细语的看似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我忍不住想到,是怎样的坚持,又或者是怎样的热爱,让他远离家人,一个人在这个连厕所都是简易帐篷的营地里生活了那么多年,但他却好像乐在其中。

离开时,Stephen跟我说,"Jeff这个人确实有点奇怪,他的想法还有他在做的事情,跟大部分的人都不同,但他又是个很好的人,会帮助人,也热心公益"。

我点点头,表示认同。也许这就是我喜欢澳大利亚的原因吧——自由,自由的想法,自由的灵魂,自由的生活,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自由地过自己想过的人生,你是早早结婚组建家庭也好,你是独身主义随遇而安也罢,你是穿西装打领带的businessman也好,你是蓬头垢面的旷工也罢,你是自力更生小本经营的老板也好,你是靠劳力赚取生活费的打工仔也罢,这里,几乎没有单身歧视,也没有职业歧视,有的是人人一见面就是一句"How are you""Have a good day",还有那抹相视一笑的温暖。

Postscript

回家的路上,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录了个小视频,发了朋友圈,配文是"So amazing today"。

让我amazing的不是沿途的风景,也不是天气,而是沉淀在人性里的善良、真诚与投射于举手投足间的教养、风度,这在Stephen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想起一个朋友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你还有很多可能和机会,你还会接触到很多更好层次更高的人"。所谓的层次更高,跟年龄无关,跟地位无关,跟金钱无关,真正有关的是,一个人的品格与教养,一个总是热心帮助别人的人,一个总是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人,一个举手投足间尽显绅士或优雅之气的人,也必将是一个层次更高的人。

所幸的是,旅澳这一路,我总能有幸地遇到。


红儿|作者
公众号:红儿行摄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0
分享
2019-11-27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