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国冒险记 | 撞上一只袋鼠,命运就此改变

澳打君
澳打君

微信: au-whver

如果要给即将来澳洲的人一句忠告,不管你是来旅游、读书还是像我这样打工度假的,我会说:一定要学会开车啊!因为如果不会开车的话,住在这么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真的会错过很多风景。

时常庆幸自己在大三的暑假就考出了驾照,即使每天顶着高温烈日,教练的脾气也是出了名的臭,但当我行驶在土澳一眼望不到头的公路,左手边是海,右手边是荒野,就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三个月前从阿德莱德到珀斯的公路旅行已经成为此生最难忘的记忆之一,而三个月后,在结束了 Costa 农场的工作,我们一行人决定前往北边的达尔文集二签。四千公里,注定又是一次精彩的旅程。

很早就听别人说澳洲西海岸的风光不输东海岸,甚至因为人更少的缘故,最大限度保持了自然之美,反而比东海岸更有吸引力。于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告别了生活两个多月的 Yanchep,我们一行四人开着两辆车一路向北出发了。


一开始一切都那么新奇,我甚至很难找出形容词来描述沿途的风景,只想说,当我从阿德莱德开车到珀斯,时值秋末冬初,路上的景色是阴冷和萧瑟的(虽然也很美),而当我们离开珀斯时,已经到了冬末春初,而且我们还是向北走,随着维度的降低,气候变得更加温暖,于是我们就在路上看到了大片大片的绿色,数不清的颜色各异的野花,当然还有左手边时隐时现的蔚蓝的印度洋。


中途遇到一个粉红湖 Hutt Lagoon,这让女生们瞬间少女心爆棚。而不远处一个看起来像是来自中国的旅游团,一群大妈也在湖边凹着各种造型。在这茫茫荒野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有四个来自中国的背包客以及一个同样来自中国的旅游团在湖边疯狂地拍照,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竟然有种不知身处何地的困惑。Hutt Lagoon 比我在南澳看到的 Bumbunga Lake 拥有更多的湖水,水的颜色也更深,但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个湖罢了。而且只能干看,既不能游泳,也不能划船,属于「来一次这辈子就不用再来」的那类景点。


第一天我们开了五百公里,傍晚抵达 Kalbarri,在一家青旅办理入住后,又开车在周围转了转。Kalbarri 是个小而美的地方,安静,与世无争,但它周围的海岸线却又非常狂野,特别是站在悬崖上看海,有一种「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强烈震撼。


我们还在悬崖上看了落日,太阳就在我正前方缓缓下坠,那是我第一次在海边看到完整的日落景象。不过最美好的时刻还是当太阳完全坠入海面之后,淡紫色的晚霞轻轻洒向这个世界。那一刻我又感到了似曾相识的失落,这种失落经常伴随着最美好的风景出现,但又不仅仅关于风景本身,还关于那一刻的光线、温度甚至风速。你知道的,在面对这样美好的时刻,你总是希望身边还有另一个人。


那天的晚餐我们专门挑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餐厅,从餐厅望出去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海。那是我们四个人久违的聚餐,结束了两个多月的农场工作,公路旅行的开局也不错,每个人的心情都很轻松(至少看起来是这样),这的确是个值得庆祝的时刻。当然我们不会料到,仅仅过了一晚,所有的剧情就急转直下,我们的公路旅行遭遇了重大挫折。


第二天一早我们准备出发去卡尔巴里国家公园,在青旅吃完早饭后就迫不及待地跳进车里,然而不知什么缘故,Echo 的小白车在发动之后突然冒起了烟,这让每个人的心都沉了一下,旅行中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汽车出了毛病,而且看起来非常严重。

我们几个都对修车这件事一无所知,那天又是星期天,修车店全部关门。也是后来才知道,汽车冒烟的原因是漏出的机油滴到了发烫的管道上,是有起火的可能性的。只是那时候我们过于无知,而出游的念头又是那么强烈。于是在犹豫了半小时后,我们还是说服自己继续上路,把修车的事挪到星期一再说。就这样,Echo 开着她的小白车,而我开着 Karina 的小红车,向卡尔巴里国家公园出发了。

事情当然不会那么顺利的(我已经说过了,剧情急转直下),于是在快要到达公园入口的时候,我撞上了袋鼠。是的,撞上了袋鼠!!!

虽然已经无数次设想过撞上袋鼠的场面,因为在土澳开车,袋鼠永远是个不可回避的麻烦制造者,但我一直以为只有晚上开车才要考虑这个问题,万万没想到大白天竟然也被我遇上了。幸亏此前已经在心里预演了很多遍,撞上袋鼠的时候千万不要转方向盘(默念三次)。于是在袋鼠冲出来的那一刻,我下意识地紧紧握住方向盘,狠狠撞了上去。当时时速差不多有一百,撞上袋鼠后又从袋鼠身上碾了过去,袋鼠当然死得透透了,但谢天谢地,人安然无恙。


不过我和小伙伴都被吓得不轻,撞了袋鼠后立刻逃离了现场,其实正确的做法是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把袋鼠尸体也移到路边,以避免对其他车辆带来危险(补充一句,在澳洲撞袋鼠不犯法)。到了公园入口我们才惊魂未定地停车,下车一看汽车左前灯和引擎盖已经被撞得稀烂。


后来 Echo 的车也(伴随着一阵黑烟)到了,那真是一个戏剧性的时刻:一辆车冒着诡异的烟,一辆车刚撞了袋鼠,而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当然大家都已经失去了游玩的兴致,眼下的当务之急变成了修车然后尽早离开这个地方,毕竟离达尔文还有非常远的路程要走。

后来我们又在 Kalbarri 停留了两天,你知道按照澳洲修车厂修车的尿性,没个十天半个月根本别想取回车,于是我们只好在当地找了个会修车的老头简单处理了下,我们的诉求很简单:让小白车不再漏油(不管用什么办法),给小红车损坏的车灯美化一下(免得在路上引起警察注意),只要能帮我们撑到达尔文就行。

不过你可能已经猜到,我们最终并没有到达达尔文。在经历了 一系列挫败之后,我们每个人的斗志都折损了大半。第四天我们勉强开到了 Minilya,在一个房车营地露宿。那一晚我们坐在草地上吃泡面,首先是 Karina 和 June 萌生了退意,想返回 Carnarvon 集二签,正好她们也有认识的人在那里,对于这个决定我和 Echo 立即表示了赞同。


虽然对去不了达尔文还是略感到遗憾,毕竟澳洲西北段的海岸线也特别漂亮。但一想到接下来的几天不用再开长途车,心里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开车去了 Carnarvon,并在那里一待就待了半年。

这一切都是两年前发生的事了,但我现在回想起来,却感到冥冥中有股力量在阻止我们去卡尔巴里国家公园或者阻止我们去达尔文,这样说起来好像很玄乎,但我还是忍不住猜测如果我们真的去了公园里面或者执意去了达尔文,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不可避免的,生活中总是有那么一些时刻让我忍不住去相信玄学。

总之,因为这些不测的发生,我最终去了 Carnarvon。如果没有去 Carnarvon,我想我应该也不会来 Karratha,也就不会找到目前这份让我感到非常满意的工作,所以看起来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当然,从长远来看,所有的坏事都将不会是坏事。


frank|作者
公众号:弗兰克的海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0
分享
2019-11-29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