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WHV

澳洲WHV

你在澳洲WHV签证申请过程有什么值得分享的经验吗?

回复

澳打君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103 次浏览 • 2018-10-07 10:10 • 来自相关话题

好多人已经顺利下签啦,希望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经验。

比如你在材料准备,英语考试,递签等环节,有没有独特的经验值得大家借鉴。

好多人已经顺利下签啦,希望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经验。

比如你在材料准备,英语考试,递签等环节,有没有独特的经验值得大家借鉴。

Whver们如何在澳洲预约HPV九价疫苗?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44 次浏览 • 2018-10-04 12:19 • 来自相关话题

HPV九价是什么?

打了有什么用?

多少钱?

这些问题宝宝们可以在百度上找到相关答案。

接下来我说一下打针流程。

我在达尔文同一家诊所打了两针,诊所地址:

1/5 Westralia St, Stuart Park NT 0820

药房就在隔壁:

1/5 Westralia St, Stuart Park NT 0820

步骤一

■ 预约医生

给诊所打电话预约医生,一般会问你的last name first name addressmobbile number.

步骤二

 拿处方单

提前十分钟到诊所,问前台拿一个表格填写你的个人资料,类似于国内的病历本。填好后把单子递给前台,告诉前台你要打HPV Gardasil 9,前台一般会问你有没有医疗险,一般我们都没买,你说没有。

记得说你买了bupa
打完要报销的。

如果你没买bupa,买了安联,你就和医生说你买了travel insurance
你要医生给你开个证明,你以后回国报销。

跟医生说你要打HPV Gardasil 9,医生一般会问你,有没打过,有没有对药物过敏,有没有来大姨妈,大概几个简单问题,然后给你一个处方单。

步骤三

■ 买疫苗

拿着这个处方单去药房买疫苗,一般诊所附近就有药房(注:如果有现货,拿了就去诊所打,如果没现货药房会帮你订货,过几天到货了再拿着疫苗去诊所打)。

护士一般会问你是不是打第一针?有没有对药物过敏?

问你打哪只手,胳膊放松,问你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来缓解你的紧张感,蹭你不注意,""的扎进你的胳膊,其实总共也就10秒时间,前3秒没啥感觉,到了第5秒的时候有点胀痛,然后医生给你一个止血贴,叫你休息15分钟再走。

打完去前台交看医生的诊费,交完后给你一个收据。

这时你会有两个单子,拿好去报销。

一个是诊所咨询医生的单子。


另一个是药房买疫苗的单子。


HPV 九价疫苗


步骤四

■ 报销

拿着这两个单子去bupa中心报销,带上ID,银行卡。

我打第一针费用:疫苗$201  医生诊费$50  护士打针$20

合计:$271

Bupa报销60刀,

报销之后总共花了$211

我买的是最便宜的bupa,一个月$49.5那个。

报销几分钟就搞定,核实下你的个人信息,确认你的银行卡和报销金额,在单子上签个字。回去就等报销到账了。

打完之后有的人会手臂酸痛两三天,酸痛感会自动消失的。

以上就是正常的预约流程了。

我打了两针,为了省时间和精力,我的操作和上面的不一样,你们可以也打电话试试。

前几天我打电话问遍了达尔文市区的药店,全部没现货。

也就意味着我要跑两次,一次找医生拿处方,拿着处方去药店预定疫苗。

第二次去药房取疫苗然再去诊所打针。

我打电话给药房说,能不能帮我先订一支疫苗,等疫苗到了,我再找医生拿处方去打针?
我一定会去的,态度好一点,诚恳一点。

药店的人非常好,他们答应帮我先订货,药店的人留了我全名,电话号码,然后到了货给我打电话。

到货之后我再打电话和医生预约,

预约当天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去药店拿疫苗,再回诊所打针。

一次性搞定,不用跑两趟了。

对于没现货的情况下大家可以试试我的操作,但是不是每个药店都愿意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帮你订货。可以试试Stuart Park那家。

注意:

避开周末去,周末算consult after hours,比平时贵,看医生和打针三五分钟的事花了$90,心好痛!

第二针总共花了:$285

疫苗:$195 

诊费: $90

兴高采烈的跑去Bupa报销,结果人家周日不营业。

达尔文 Casuarina Square Bupa营业时间:

Mon - Fri 9.00am - 5.00pm

Saturday 9.00am - 2.00pm

Sunday  Closed

这些英语可供参考:

Can I get HPV Gardasil 9 vaccine?

我可以打hpv 九价疫苗吗?

Do I need to make an appointment?

我需要预约吗?

Can I get the reimbursement for medical expenses?/pharmacy expenses?

我可以报销医疗费用吗?

Are you allergic to any medications?

你对药物过敏吗?

好了,我知道的全部都写出来了,有其他问题留言吧。

附送另一位小姐姐打hpv疫苗的相关文章:

不用不知道,原来澳洲Bupa保险有那么多羊毛可以薅!

Abby | 作者

公众号:Abby的日记 | 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继续阅读 » 评论 (0)

HPV九价是什么?

打了有什么用?

多少钱?

这些问题宝宝们可以在百度上找到相关答案。

接下来我说一下打针流程。

我在达尔文同一家诊所打了两针,诊所地址:

1/5 Westralia St, Stuart Park NT 0820

药房就在隔壁:

1/5 Westralia St, Stuart Park NT 0820

步骤一

■ 预约医生

给诊所打电话预约医生,一般会问你的last name first name addressmobbile number.

步骤二

 拿处方单

提前十分钟到诊所,问前台拿一个表格填写你的个人资料,类似于国内的病历本。填好后把单子递给前台,告诉前台你要打HPV Gardasil 9,前台一般会问你有没有医疗险,一般我们都没买,你说没有。

记得说你买了bupa
打完要报销的。

如果你没买bupa,买了安联,你就和医生说你买了travel insurance
你要医生给你开个证明,你以后回国报销。

跟医生说你要打HPV Gardasil 9,医生一般会问你,有没打过,有没有对药物过敏,有没有来大姨妈,大概几个简单问题,然后给你一个处方单。

步骤三

■ 买疫苗

拿着这个处方单去药房买疫苗,一般诊所附近就有药房(注:如果有现货,拿了就去诊所打,如果没现货药房会帮你订货,过几天到货了再拿着疫苗去诊所打)。

护士一般会问你是不是打第一针?有没有对药物过敏?

问你打哪只手,胳膊放松,问你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来缓解你的紧张感,蹭你不注意,""的扎进你的胳膊,其实总共也就10秒时间,前3秒没啥感觉,到了第5秒的时候有点胀痛,然后医生给你一个止血贴,叫你休息15分钟再走。

打完去前台交看医生的诊费,交完后给你一个收据。

这时你会有两个单子,拿好去报销。

一个是诊所咨询医生的单子。


另一个是药房买疫苗的单子。


HPV 九价疫苗


步骤四

■ 报销

拿着这两个单子去bupa中心报销,带上ID,银行卡。

我打第一针费用:疫苗$201  医生诊费$50  护士打针$20

合计:$271

Bupa报销60刀,

报销之后总共花了$211

我买的是最便宜的bupa,一个月$49.5那个。

报销几分钟就搞定,核实下你的个人信息,确认你的银行卡和报销金额,在单子上签个字。回去就等报销到账了。

打完之后有的人会手臂酸痛两三天,酸痛感会自动消失的。

以上就是正常的预约流程了。

我打了两针,为了省时间和精力,我的操作和上面的不一样,你们可以也打电话试试。

前几天我打电话问遍了达尔文市区的药店,全部没现货。

也就意味着我要跑两次,一次找医生拿处方,拿着处方去药店预定疫苗。

第二次去药房取疫苗然再去诊所打针。

我打电话给药房说,能不能帮我先订一支疫苗,等疫苗到了,我再找医生拿处方去打针?
我一定会去的,态度好一点,诚恳一点。

药店的人非常好,他们答应帮我先订货,药店的人留了我全名,电话号码,然后到了货给我打电话。

到货之后我再打电话和医生预约,

预约当天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去药店拿疫苗,再回诊所打针。

一次性搞定,不用跑两趟了。

对于没现货的情况下大家可以试试我的操作,但是不是每个药店都愿意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帮你订货。可以试试Stuart Park那家。

注意:

避开周末去,周末算consult after hours,比平时贵,看医生和打针三五分钟的事花了$90,心好痛!

第二针总共花了:$285

疫苗:$195 

诊费: $90

兴高采烈的跑去Bupa报销,结果人家周日不营业。

达尔文 Casuarina Square Bupa营业时间:

Mon - Fri 9.00am - 5.00pm

Saturday 9.00am - 2.00pm

Sunday  Closed

这些英语可供参考:

Can I get HPV Gardasil 9 vaccine?

我可以打hpv 九价疫苗吗?

Do I need to make an appointment?

我需要预约吗?

Can I get the reimbursement for medical expenses?/pharmacy expenses?

我可以报销医疗费用吗?

Are you allergic to any medications?

你对药物过敏吗?

好了,我知道的全部都写出来了,有其他问题留言吧。

附送另一位小姐姐打hpv疫苗的相关文章:

不用不知道,原来澳洲Bupa保险有那么多羊毛可以薅!

Abby | 作者

公众号:Abby的日记 | 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收起阅读 » 评论 (0)

打工度假,我在澳洲过了一整年夏天!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9 次浏览 • 2018-09-29 20:51 • 来自相关话题


918日是我抵达澳洲整一周年,拖了几天才写完这篇总结。之前有朋友在考虑移民澳洲,打听这边的生活工作情况。

工作稍后再谈,这篇先讲生活方面。

我这一年里,除了周六日双休外,由于主客观的原因,有2个半月休假闲逛的日子。

曾经很羡慕当老师的人,一年有寒假暑假3个月不上班;我缺乏耐心,也不想关在象牙塔里,从来没想过要去当老师。

澳洲1年的时间线如下:


09.18-10.02 

昆士兰州Mareeba换宿2周(差2天);


10.02-10.26 

昆士兰州Cairns 游荡了近一个月,工作断断续续;


10.26-03.17 

昆士兰州Heron Island, Gladstone 岛上工作4个月多9天(03.02结束工作);

工作期间请了一周假出去玩。


03.17-04.11 

在路上,昆士兰州,飞布里斯班去Hervey Bay,住了将近3周,飞去New Castle,再RoadtripHervey Bay;


04.12-9.18 北领地Darwin工作了5个月多1周。

工作期间请了一周假出去玩(到9.29,工作6个月差9天)。

由于我只在昆士兰州和北领地度过,其他各州没去过,以下叙述并不具有绝对的准确性,仅供参考。

通过写公众号认识了一些朋友,有一些未曾谋面,但是也在微信上偶尔聊天。听闻有些小伙伴遭遇挫折每每有些灰心丧气,想逃回国去。

对于身在澳洲的种种,我也有不少要吐槽的,但是比起整体的幸福感都不算什么。我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万事不可能完美,只要符合自己的心意就满足了。

来之前大致做了全年计划,今天来看,并未完全实行。原本我的计划是跟着气候走,待在暖和的地方。这可能源于在北京工作的七八年,受够了北京每年近乎5个月的冬季。

第一站抵达凯恩斯的第二天我就去邮局把冬天的衣服悉数寄回了国内。在澳洲的这一整年,我一直都在过夏天。半年在阳光明媚的昆士兰州,南半球冬季昆士兰微寒的时候,我立即北上到了北领地。



来澳洲后很少逛街了,衣服太难买了。一是码数偏大,二材料太次,三太暴露,四价格太贵。

我没在悉尼/墨尔本等大城市待过,以北领地首府达尔文为例,这边的服装店不管价格高低,除了宴会装,日常服装一水的大妈风。码数太大可以理解,当地人大块头高个子多。

衣服的材质以聚酯纤维为主,衣服挺括有型,但是穿着不够透气,并不舒服。我买衣服一般都会看标签,选择棉麻,(内衣锦纶,氨纶),睡衣瑜伽服也会选竹纤维,再生纤维,莫代尔材质。

这边的衣服上身后背,胸,肚脐,大腿各种部位大幅暴露,在国内穿这种衣服出门估计回头率得98%以上了。这种设计的衣服我这种平板身材也撑不起来。

当地不少晚装店,可能由于party太多太频繁。

不得不说,人种差异,西方女孩只要不肥胖,随便抓一个,身材都没得说,大小腿匀称,曲线玲珑,看脸,眉眼深邃,鼻梁高挺,从东方人的审美来看都是美女了。只有一点美中不足,很多西方人,不论男女,全身各处毛发太发达,毛孔自然也大些,体味重,年龄稍长,皮肤便显得粗糙。

衣服价格有贵有便宜,有些衣服从材质上判断,随便一件衣服折合人民币四五百根本不值。

唯一的优点是服装的剪裁,做得非常到位,尤其是裙装,肩膀,腰线收得很惊艳。



在澳洲生活的各方面,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吃的东西。澳洲的食材质量非常好,但是澳洲人真的很不会做饭,感叹了无数次当地人暴殄天物,浪费食材。当然澳洲人通常生活粗糙,心思本来也不全放在吃上。澳洲人在吃上省了很多时间。

澳洲早餐必然少不了咖啡,不少人早餐什么都可以不吃,就喝一杯咖啡。喝茶放糖和牛奶,感觉像自制奶茶。

午晚餐是炸土豆条,土豆块,鱼排,烧烤牛羊肉,蔬菜一般都生吃,种类也不多。看重食材的原汁原味,肉类不放生姜,闻着腥味还在,调料也很少,甚至有时连盐都之后加。有些人烧烤牛肉会放红酒感觉主要也不是为了去味而是上色。

可能正餐有些"食不知味",澳洲超市的零食大多都是重口味。第一次吃到Salt&Vinegar薯片的时候简直惊呆了,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零食。之后发现饼干也难逃厄运,不是一点味道都没有就是咸得要死。花了好一段时间当小白鼠,才终于找到一种觉得还OK的饼干。蛋糕本来是我的大爱,来了这边之后每次买蛋糕都战战兢兢怕踩雷,甜到掉牙,尤其是有些蛋糕最上面一层Topping,咽下去觉得比直接吃了一大口白糖还粘腻。

晚上大街小巷酒吧哪都不少,在国内去酒吧的以年轻人居多,在这里各个年龄段的人都爱去酒吧来一杯。

在国内很少吃冰淇淋,来这里之后发现冰淇淋很好吃。



澳洲地大人少,很多所谓城市还不如中国的一个城镇大,人口多。大部分城市都没有摩天大楼,广大的乡镇地区房子一般以一层楼为主,占地面积大。

房屋功能分区齐全:客厅,厨房,卧室,卫生间,洗衣房,阳台,院子,车库,游泳池。澳洲家庭一般养育三四个孩子,因此房子也都配三四个卧室以上,卫生间两个。

对于卫生,最深有感触的是卫生间,澳洲所有公共场所和住所内的卫生间,马桶纸都直接丢进马桶内冲走,放到垃圾篓的只有女士用的卫生斤而已。很多酒店还专门提供包裹卫生间的小塑料袋,即便没有塑料带,绝大多数人也会很自觉地包好,这样清洁工和客房服务员工作相对容易,生理和心理上好接受些,也不容易滋生病菌。之前去日本也是如此,只不过日本做得更细致,马桶坐垫都是可加热的,方便完还有冲洗和烘干屁屁的装置,简直极致!

国内由于人多和技术不到位,绝大多数的卫生间纸巾还都扔垃圾桶,视觉上难堪,也很容易细菌蔓延。

不过我个人有点心理障碍,在澳洲,所有的公共场所卫生间都只有坐便,又没有像日本那样提供消毒剂,使用起来总不免担心疾病传染。国内不少地方和家庭会安装蹲便器。

到目前为止,我住过的酒店,旅馆卫生都比较好,也听有些背包客说过卫生很差的住处。不过昆士兰和北领地都暖和,有不少人都反映过蟑螂的问题。

所有的旅馆按法律规定也必须有几间供残疾人入住的客房和洗手间,房间多处装有扶手。当地看到残疾人坐轮椅逛街逛超市。



澳洲大街上私家车为主,豪车比较少。不会开车就等于少了一条腿(说得好像就是我啊!)城市因为停车收费,有些停车场大车都进不去,所以人们开小车;乡镇上的车以排量大的车居多,各家各户车库也大,不少人车库都会预留两个及以上的车位。

公交车比较空,在偏远地区城市,坐公交车几乎看不到白人面孔,都是外国人和当地土著。车内部各处安装停车按钮,乘客要下车按一下就好,人少,车内一般都很安静。

残疾人带轮椅也可以坐公交,车门处有踏板可推轮椅,司机会下车帮忙。



此前看过一篇文章,专说澳洲人的"简单"。生活上各种习惯性从简,也可以说是"偷懒"。但是说到玩,澳洲人绝对懂享受,没辜负当地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

当地人最喜欢的度假方式是开车出去露营,前文提到的澳洲人不慕豪车,喜欢大车也跟这有关系,很多人在车顶安装帐篷,随便开到海边或公园里就可以度一个周末。四驱越野车最不受限制,哪都去得。

报当地旅游团的以国际游客和当地的老年人为主,其他的更愿意自己安排,毕竟旅游团的价格也是不便宜。澳洲不少人都没怎么出过国,走了很多国家的当地人要不就是老年人有钱有闲,要不就是特别爱旅行甚至为了猎奇。旅游公司卖得最多,对当地人来说最划算的是去巴厘岛,新西兰,好比中国人去东南亚一般,便宜实惠。

旅游碰到的最糟心的是被蚊子沙蝇咬,这玩意儿细小得很,不像国内,看到打死便是。通常都是咬完奇痒无比才察觉,这种氧忍无可忍,即便抓破出血也忍不住继续挠。

我在国内是很不招蚊子的,来了这边也未能幸免。今年2月在Gladstone被蚊子咬了好多处,将近一个月才见好,期间试了4种不同的药膏,泰国的,马来西亚的青草膏,澳洲诊所开的止痒药膏,我自己去药店买的药膏统统不顶用,最后到达尔文了才买了一种管用的。被咬处结痂了还留了疤,幸好我不是疤痕体质,疤痕慢慢也会淡的。



澳洲人生活简单很大程度上源于购物渠道和商品选择单一。偌大的澳洲,全国公认的大超市就两个:ColesWoolworth,大小城市,乡镇都有分布。超市商品的陈列简单明了,沿墙壁四周一圈,中间几个纵向排列的货架,通道宽敞,指示牌明确,找东西很方便。细看大类商品厂家,一个手能数完。因此多有钱,吃在嘴里的,用的身上的,也就这些东西。

看澳洲乡镇的房子外观,样式和颜色(白,灰,卡其色为主)也相差不大,可见各种装饰材料,涂料选择也差不太多,倒是间接地提高了大众审美。

国人在各类商品上的选择过多,又有凡事都想高出一头的心理,标新立异,导致多处的杂乱无章,适得其反。



澳洲人最大的娱乐方式就是去泡吧喝酒聊天。国内过来的老年移民在大城市的唐人街还好些,如果居住到这边的小城市,多少会不适应,没人跳广场舞,打太极拳,打字牌,按摩泡脚又太贵,语言也不利索,尬聊都没得可聊。

想去邻居家串门,很多乡镇所谓邻居都隔了几里路。电视打开也听不懂,总不能天天闷在家里看电影吧?

如果想把父母从国内接过来度假行,长住的绝对要三思。

Melody Jane | 作者

公众号:澳新间隔年 | 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继续阅读 » 评论 (0)


918日是我抵达澳洲整一周年,拖了几天才写完这篇总结。之前有朋友在考虑移民澳洲,打听这边的生活工作情况。

工作稍后再谈,这篇先讲生活方面。

我这一年里,除了周六日双休外,由于主客观的原因,有2个半月休假闲逛的日子。

曾经很羡慕当老师的人,一年有寒假暑假3个月不上班;我缺乏耐心,也不想关在象牙塔里,从来没想过要去当老师。

澳洲1年的时间线如下:


09.18-10.02 

昆士兰州Mareeba换宿2周(差2天);


10.02-10.26 

昆士兰州Cairns 游荡了近一个月,工作断断续续;


10.26-03.17 

昆士兰州Heron Island, Gladstone 岛上工作4个月多9天(03.02结束工作);

工作期间请了一周假出去玩。


03.17-04.11 

在路上,昆士兰州,飞布里斯班去Hervey Bay,住了将近3周,飞去New Castle,再RoadtripHervey Bay;


04.12-9.18 北领地Darwin工作了5个月多1周。

工作期间请了一周假出去玩(到9.29,工作6个月差9天)。

由于我只在昆士兰州和北领地度过,其他各州没去过,以下叙述并不具有绝对的准确性,仅供参考。

通过写公众号认识了一些朋友,有一些未曾谋面,但是也在微信上偶尔聊天。听闻有些小伙伴遭遇挫折每每有些灰心丧气,想逃回国去。

对于身在澳洲的种种,我也有不少要吐槽的,但是比起整体的幸福感都不算什么。我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万事不可能完美,只要符合自己的心意就满足了。

来之前大致做了全年计划,今天来看,并未完全实行。原本我的计划是跟着气候走,待在暖和的地方。这可能源于在北京工作的七八年,受够了北京每年近乎5个月的冬季。

第一站抵达凯恩斯的第二天我就去邮局把冬天的衣服悉数寄回了国内。在澳洲的这一整年,我一直都在过夏天。半年在阳光明媚的昆士兰州,南半球冬季昆士兰微寒的时候,我立即北上到了北领地。



来澳洲后很少逛街了,衣服太难买了。一是码数偏大,二材料太次,三太暴露,四价格太贵。

我没在悉尼/墨尔本等大城市待过,以北领地首府达尔文为例,这边的服装店不管价格高低,除了宴会装,日常服装一水的大妈风。码数太大可以理解,当地人大块头高个子多。

衣服的材质以聚酯纤维为主,衣服挺括有型,但是穿着不够透气,并不舒服。我买衣服一般都会看标签,选择棉麻,(内衣锦纶,氨纶),睡衣瑜伽服也会选竹纤维,再生纤维,莫代尔材质。

这边的衣服上身后背,胸,肚脐,大腿各种部位大幅暴露,在国内穿这种衣服出门估计回头率得98%以上了。这种设计的衣服我这种平板身材也撑不起来。

当地不少晚装店,可能由于party太多太频繁。

不得不说,人种差异,西方女孩只要不肥胖,随便抓一个,身材都没得说,大小腿匀称,曲线玲珑,看脸,眉眼深邃,鼻梁高挺,从东方人的审美来看都是美女了。只有一点美中不足,很多西方人,不论男女,全身各处毛发太发达,毛孔自然也大些,体味重,年龄稍长,皮肤便显得粗糙。

衣服价格有贵有便宜,有些衣服从材质上判断,随便一件衣服折合人民币四五百根本不值。

唯一的优点是服装的剪裁,做得非常到位,尤其是裙装,肩膀,腰线收得很惊艳。



在澳洲生活的各方面,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吃的东西。澳洲的食材质量非常好,但是澳洲人真的很不会做饭,感叹了无数次当地人暴殄天物,浪费食材。当然澳洲人通常生活粗糙,心思本来也不全放在吃上。澳洲人在吃上省了很多时间。

澳洲早餐必然少不了咖啡,不少人早餐什么都可以不吃,就喝一杯咖啡。喝茶放糖和牛奶,感觉像自制奶茶。

午晚餐是炸土豆条,土豆块,鱼排,烧烤牛羊肉,蔬菜一般都生吃,种类也不多。看重食材的原汁原味,肉类不放生姜,闻着腥味还在,调料也很少,甚至有时连盐都之后加。有些人烧烤牛肉会放红酒感觉主要也不是为了去味而是上色。

可能正餐有些"食不知味",澳洲超市的零食大多都是重口味。第一次吃到Salt&Vinegar薯片的时候简直惊呆了,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零食。之后发现饼干也难逃厄运,不是一点味道都没有就是咸得要死。花了好一段时间当小白鼠,才终于找到一种觉得还OK的饼干。蛋糕本来是我的大爱,来了这边之后每次买蛋糕都战战兢兢怕踩雷,甜到掉牙,尤其是有些蛋糕最上面一层Topping,咽下去觉得比直接吃了一大口白糖还粘腻。

晚上大街小巷酒吧哪都不少,在国内去酒吧的以年轻人居多,在这里各个年龄段的人都爱去酒吧来一杯。

在国内很少吃冰淇淋,来这里之后发现冰淇淋很好吃。



澳洲地大人少,很多所谓城市还不如中国的一个城镇大,人口多。大部分城市都没有摩天大楼,广大的乡镇地区房子一般以一层楼为主,占地面积大。

房屋功能分区齐全:客厅,厨房,卧室,卫生间,洗衣房,阳台,院子,车库,游泳池。澳洲家庭一般养育三四个孩子,因此房子也都配三四个卧室以上,卫生间两个。

对于卫生,最深有感触的是卫生间,澳洲所有公共场所和住所内的卫生间,马桶纸都直接丢进马桶内冲走,放到垃圾篓的只有女士用的卫生斤而已。很多酒店还专门提供包裹卫生间的小塑料袋,即便没有塑料带,绝大多数人也会很自觉地包好,这样清洁工和客房服务员工作相对容易,生理和心理上好接受些,也不容易滋生病菌。之前去日本也是如此,只不过日本做得更细致,马桶坐垫都是可加热的,方便完还有冲洗和烘干屁屁的装置,简直极致!

国内由于人多和技术不到位,绝大多数的卫生间纸巾还都扔垃圾桶,视觉上难堪,也很容易细菌蔓延。

不过我个人有点心理障碍,在澳洲,所有的公共场所卫生间都只有坐便,又没有像日本那样提供消毒剂,使用起来总不免担心疾病传染。国内不少地方和家庭会安装蹲便器。

到目前为止,我住过的酒店,旅馆卫生都比较好,也听有些背包客说过卫生很差的住处。不过昆士兰和北领地都暖和,有不少人都反映过蟑螂的问题。

所有的旅馆按法律规定也必须有几间供残疾人入住的客房和洗手间,房间多处装有扶手。当地看到残疾人坐轮椅逛街逛超市。



澳洲大街上私家车为主,豪车比较少。不会开车就等于少了一条腿(说得好像就是我啊!)城市因为停车收费,有些停车场大车都进不去,所以人们开小车;乡镇上的车以排量大的车居多,各家各户车库也大,不少人车库都会预留两个及以上的车位。

公交车比较空,在偏远地区城市,坐公交车几乎看不到白人面孔,都是外国人和当地土著。车内部各处安装停车按钮,乘客要下车按一下就好,人少,车内一般都很安静。

残疾人带轮椅也可以坐公交,车门处有踏板可推轮椅,司机会下车帮忙。



此前看过一篇文章,专说澳洲人的"简单"。生活上各种习惯性从简,也可以说是"偷懒"。但是说到玩,澳洲人绝对懂享受,没辜负当地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

当地人最喜欢的度假方式是开车出去露营,前文提到的澳洲人不慕豪车,喜欢大车也跟这有关系,很多人在车顶安装帐篷,随便开到海边或公园里就可以度一个周末。四驱越野车最不受限制,哪都去得。

报当地旅游团的以国际游客和当地的老年人为主,其他的更愿意自己安排,毕竟旅游团的价格也是不便宜。澳洲不少人都没怎么出过国,走了很多国家的当地人要不就是老年人有钱有闲,要不就是特别爱旅行甚至为了猎奇。旅游公司卖得最多,对当地人来说最划算的是去巴厘岛,新西兰,好比中国人去东南亚一般,便宜实惠。

旅游碰到的最糟心的是被蚊子沙蝇咬,这玩意儿细小得很,不像国内,看到打死便是。通常都是咬完奇痒无比才察觉,这种氧忍无可忍,即便抓破出血也忍不住继续挠。

我在国内是很不招蚊子的,来了这边也未能幸免。今年2月在Gladstone被蚊子咬了好多处,将近一个月才见好,期间试了4种不同的药膏,泰国的,马来西亚的青草膏,澳洲诊所开的止痒药膏,我自己去药店买的药膏统统不顶用,最后到达尔文了才买了一种管用的。被咬处结痂了还留了疤,幸好我不是疤痕体质,疤痕慢慢也会淡的。



澳洲人生活简单很大程度上源于购物渠道和商品选择单一。偌大的澳洲,全国公认的大超市就两个:ColesWoolworth,大小城市,乡镇都有分布。超市商品的陈列简单明了,沿墙壁四周一圈,中间几个纵向排列的货架,通道宽敞,指示牌明确,找东西很方便。细看大类商品厂家,一个手能数完。因此多有钱,吃在嘴里的,用的身上的,也就这些东西。

看澳洲乡镇的房子外观,样式和颜色(白,灰,卡其色为主)也相差不大,可见各种装饰材料,涂料选择也差不太多,倒是间接地提高了大众审美。

国人在各类商品上的选择过多,又有凡事都想高出一头的心理,标新立异,导致多处的杂乱无章,适得其反。



澳洲人最大的娱乐方式就是去泡吧喝酒聊天。国内过来的老年移民在大城市的唐人街还好些,如果居住到这边的小城市,多少会不适应,没人跳广场舞,打太极拳,打字牌,按摩泡脚又太贵,语言也不利索,尬聊都没得可聊。

想去邻居家串门,很多乡镇所谓邻居都隔了几里路。电视打开也听不懂,总不能天天闷在家里看电影吧?

如果想把父母从国内接过来度假行,长住的绝对要三思。

Melody Jane | 作者

公众号:澳新间隔年 | 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收起阅读 » 评论 (0)

澳洲三年回顾:打工度假及后WHV时代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1 次浏览 • 2018-09-27 12:39 • 来自相关话题

2013年,新加坡

我在一家国际非营利机构的新加坡总部做青年国际志愿者项目经理,每年两次送志愿者出国前,我会给大家做一个一天的培训以便让大家做好应对不同文化和生活环境的准备。其中一个部分是让大家了解文化适应的五个阶段:蜜月期(honeymoon)-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逐渐调整适应期(gradual adjustment)—二元文化视角(biculturalism)-母国文化冲击(reverse culture shock)。那时候的我告诉大家,从一开始的兴奋好奇到受到文化冲击遇到一些挫折产生一些负面情绪是正常的过程,并推荐了一些应对文化冲击的tips。


图:2013年在新加坡举办的国际志愿者出国准备会(作者第一排中间)


图:我在新加坡的5国多元文化团队

2015年7月,北京

我辞掉了在北京新东方做雅思老师的工作,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当时我做的是国际商务拓展,第一次出差,途径香港谈成了一笔业务后,飞到巴厘岛谈项目。有一天傍晚,微风吹拂着窗外的椰子树,远离都市的喧嚣,我问自己:为什么人建造了一座座钢铁森林住在里面却越来越不快乐?出差回国后,一些强烈的情绪开始发酵。在一个团队内竞选leader的早上,我起了个大早迎着日出坐公交到景山公园,当我登顶景山俯瞰晨雾(霾)中的紫禁城时,内心仿佛多了许多勇气:历史大浪淘沙,最后留下的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当天我起草了辞职信,离开了读书工作5年的北京。

2015年8月,西部小城

离开北京后在家休整,某一天突然看到澳大利亚即将开放对中国第一批打工度假。我在大约2012年就读过吴非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的那本书《打工旅行:一年实现一个梦》,对打工度假签证很好奇。而澳大利亚对我有着独特的意义:来自六线小城的我,在初一的时候经过外教的推荐,受到澳洲本地一家教育基金会赞助,去墨尔本当地游学。那一次澳洲之行,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走向世界的种子。所以高考那年报的全是北京上海的大学,希望能离外面的世界更近一些。大学期间也努力争取各种交换、国际比赛、国际会议或者志愿者的机会去过亚、欧、北美等10余个国家。抢到签证预约的那一刻,其实心情是有点复杂的:一方面因为未知而好奇激动,另一方面又没有明确的目标而有点焦虑。当时我收到了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面试,也收到了世界联合学院UWC的工作面试。不过最后,大家可能都猜到了,我选择了那条充满未知的道路。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图:上:2004年我第一次来澳洲游学遇到的朋友于墨尔本当地小学;2016墨尔本重逢

2015年年底,悉尼

我与澳洲的再次相遇之蜜月期。
在我刚登陆悉尼的那天下午,我就乘火车去了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见到了彼时还在读法律博士的大学室友。那天她带着我一路走过海德公园、悉尼中央商务区,一路上的感觉就是悉尼这座城市干净又有秩序。随后几天我好奇心爆棚,每天日行万步,在海德公园和皇家植物园漫步时总会感叹:原来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可以和自然这么和谐,这么美!周末去邦迪海滩晒太阳,跟三五好友去蓝山徒步,学游泳,跟朋友一起做饭,享受生活的种种美好。回想那之前的都市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偶尔的聚餐,熬夜、压力、焦虑常有,却没有时间好好生活。在悉尼住过一个北部富人区带泳池的大房子,小时候看《小鬼当家》系列的小小梦想算是体验了一回。这大概就是蜜月期。


图:拜访悉尼的野生动物园,眼前是动物,背景是悉尼城市天际线,也是很神奇

2016年初,悉尼&墨尔本

被culture shock。

在悉尼散漫地当了几周游客,过了圣诞节元旦之后,一想到乘以5的汇率,还是觉得要赶紧找工作。刚开始目标很高,毕竟自己英语过关,又有英语国家工作经验,只是不知道从何入手。后来某一天突然大开脑洞,竟然得出的结论-作为一个华人我的比较优势就应该去华人聚居区找工作...然后,估计大家都猜到了。没错,雅思口语8.5的我在悉尼做过远低于最低法定薪资的工作,即所谓"黑工"。第一份工作是chinatown的面包店,工资低到只有8刀,真是应了那句"悉尼墨尔本的华人店工资不过八九不离十"。在连续上班两天,每天站了11个小时,却不知道何时能拿到薪水,我开始怀疑人生。当时店里的香港WHVer除了这份工还有在一个酒店做housekeeping,她说那边的待遇好很多。而店里的印尼和中国留学生干了很久,当我问他们老板给这么低的工资他们怎么可以干这么久,她们说虽然工资低但老板包午饭,工时稳定所以劝我我应该知足。后来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辞了这份工作。后来也在连锁奶茶店试过工,培训期间算是满足了好奇心,但工资依然很坑,培训期间6刀,转正之后12刀。我记得那时候我去一家Chatswood的中餐厅面试,老板还语重心长跟我说什么因为华人餐馆恶性竞争,整体定价没法提高,利润微薄,所以华人餐馆工资低是不可避免的。现在回头看,觉得当时的自己真傻,竟然差点信了这些话。后来在悉尼市中心一家连锁英语培训机构找了一份雅思老师的工作,时薪25刀,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总比那些"黑工"好多了。只是我内心却又一次问自己:我辞掉北京新东方的雅思老师工作,跑了这么一大圈来澳洲又来当雅思老师,何必这么折腾呢?


图:在悉尼皇家植物园树下沉思的我

现在有时我也会看一些打工度假的经验分享,看到那些在海岛、滑雪场、观鲸船上工作等炫酷的经历,也会感叹生不逢时。我们第一批打工度假资讯远远没有现在发达,思路也比较受限。假如我能重新再来一次澳洲WHV, 我希望自己思路更开阔,不要给自己设限那么多,不要怕失败,多去尝试新的领域,以及对内心那个不断自我批判"You are not good enough, you can't do that"的声音说"I'm not gonna listen to you"。

离开悉尼,在12年后重新回到墨尔本时,却发现它并不如记忆中那般美好。阴沉的天气,不想再做"黑工"但竟然有些羡慕拿着12刀薪资中餐馆卖苦力的WHV小伙伴--毕竟总比只花钱没收入好,大概由于汇率差,那时候觉得12刀其实也不是很糟糕,但又不知道好的工作该从哪里下手。后来通过Helpx到一个爸爸是澳洲人妈妈是新西兰人的家庭换宿,打算以此来节省一些开支。这个家庭爸爸主内妈妈主外。我到的第一天住家爸给我展示了家里的空间,以及各种清洁工具的使用方法。然后接下来的两周,我晾衣收衣做饭打扫卫生,有时跟小朋友们玩,那期间做了我长那么大以来最多的家务。有一天当我又抱着一大桶他们全家四口的衣服出去晾时,我又问自己:这样整日为家务琐事忙碌,是我想要的生活吗?那时候的我越来越迷茫,不知道来澳洲打工度假是否是个正确的选择。


图:在大洋路阿波罗贝背包旅行登高望远

来澳洲已经是我第四次非短暂旅行的海外生活,然而即使明白文化适应阶段的理论,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仍然会不淡定和迷茫痛苦。

2016年4-12月,珀斯

逐渐调整适应期。

在跟珀斯的一个WHV小伙伴通了一通电话后,我逃离了天气阴沉让我觉得有些压抑的墨尔本,因为她告诉我说珀斯不仅晴天多,而且她做的两份工都是合法薪资的"白工"。带着许多期望,我在短暂的两周日本之行后来到了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西澳珀斯。第一次知道珀斯这座城市是2015年在家休整时追《爸爸去哪儿3》,还因为诺一去学了一阵子法语。然而,我来到珀斯前在离开成田机场时丢了钱包…当我回到澳洲发现钱包丢了的时候,我当时心想:在澳洲的一切都如此不顺利,也许我做了个错误的选择?当时真的有冲动想买张机票就此结束打工度假,回国找份工作。不过最后幸运的是,当我联系上成田机场失物招领服务,他们说有人捡到了我的钱包,我觉得我应该再试一试。


图:和下午茶店的同事们聚会打保龄球

在漫长的等待钱包从日本寄回来的过程中,我开始在珀斯找工作。其实我运气可能真的不太好,来到珀斯的时候是4月中,那时候入秋的珀斯也没有很多晴天,更糟糕的是工作也不好找。我记得有一天,租住的sharehouse里很阴冷,我跑到外面晒太阳想暖和暖和身子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要不我北上去达尔文吧,逃离这个看似没有希望的珀斯。不过当时真的没钱再移动了,所以还是硬着头皮找工作。其实很多时候,在WHV的前提下,英文好并不是最重要的找到工作的因素。像我这种英文虽好,但脸皮薄又习惯自我否定的人,天知道最后能去扫街找工作得鼓起多少勇气。转机出现在一份西餐厅抛出的橄榄枝。我刚到珀斯住YHA时,认识了一位聊的来的荷兰姑娘,后来她说她要离职了建议我去他们店试一试。结果我去投简历那天,发现这是一家在CBD的商务西餐厅,就是那种我扫街根本没勇气进去的那种高级西餐厅...但还是fake it until I make it,简单面试之后安排了试工。其实试工那天我是很懵的,虽然之前在网上看过一些经验贴,但毕竟没在西餐厅工作过。从了解菜单,到用电单系统,到serve酒水和菜,再到吧台服务…那晚我本来以为我这么小白,肯定是没戏了,强撑到最后,经理说"今晚干得很不错,你被录用了",就这样得到了第一份时薪22刀多的"白工"。其实那份工作并没有做多久,但是成为后面再去做其他合法工作的跳板。后来我在西澳度过了我WHV剩下的八个月,在下午茶店、现代韩式餐馆、连锁咖啡厅Dome、Royal Show皇家秀工作过,也在西澳西南部的小镇Balingup静修中心换过宿。


图:在珀斯皇家秀Royal Show的游戏摊位工作

在这期间因为有了稳定的收入,生活慢慢步入正轨。以前都是脑力工作,现在做做体力工作好像也是难得的人生体验。记得那时候我在下午茶店,周六周日特别忙,很多baby shower或者hens party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士们,一波又一波品尝着精致的茶点,我们就要快速要高质量地服务。我记得刚开始因为我手很小,专业侍酒的动作我都拿不稳酒瓶。高端餐厅需要手端三个盘子我刚开始也做不好。那时候觉得压力特别大,整天担心我会在侍酒的时候把酒瓶砸到桌子上,或者盘子掉地上之类的惨剧。那时我的澳洲经理鼓励我说:你用心练习,练多了就会锻炼出hospitality muscles(服务业人员特有的肌肉) ,这些技术活就会容易了。那期间一个很有趣的文化观察是:下午茶店的员工很多元。经理是本地人,大学读的是法律,但因为当时珀斯法律毕业生不好找工作,他就继续做上大学时就开始做的服务行业。下班后有时大家员工聚会喝点啤酒或者香槟,他还热衷于给我们讲澳洲法律。店里的员工当时有一个法国WHV, 一个爱沙尼亚WHV转伴侣签的女生,两个本地西人大学生,还有我。下班后闲聊时,得知店里的本地大学生员工,不仅学习还要打工挣钱还要做不给工资的实习,那时候觉得澳洲学生太厉害了。

结果一年后,当我也开始在学习实习打工之间奔波的时候,我才发现人不被推一把真不知道自己潜力有多大。


图:在珀斯Scarborough beach学习冲浪

这期间,我也在工作和活动中认识了一些聊的来的WHV或者留学生伙伴,大家有时候会聚餐,去海滩,去公路旅行…在郁金香开放的季节,我的韩国朋友教会了我滑滑板。那时候我渐渐有一种把珀斯当成在澳洲的家的感觉。

然而好景不长,WHV期间认识的一些聊得来的朋友终归要离开。后来因为转了学签自己留了下来,有一阵子感觉大家都离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因为不断告别感觉不想再打开心扉去结交新的朋友。那时候才深深感受到文化适应的阶段并不是线性前进的,而是不断反复。像是在我逐渐适应澳洲生活的过程中,还是会因为经历越多,越遇到一些以前不曾遇到的新情况和挑战。


图:和各国WHVer在海边烧烤聚餐

2017年初-至今,珀斯&布里斯班

WHV转学签,在逐渐适应基础上依然遇到新的挑战和挫折,开始发展二元文化视角

2017年初开学之前因为一个比较大的项目上遭受了挫折,再加上和德国前任感情上不顺,整个人经历了很长时间的低谷。但还是要每天带着面具去上学去打工,回到居住环境不理想的合租房,感觉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让我真正放松下来的。那时候其实已经到了有些厌学的程度。我学的是社工,社工因为主要服务的对象都是社会最边缘最脆弱的群体,所以经常会看到社会很多阴暗面。我当时的心态真的是:我自己的生活已经够糟糕了,我怎么还能去帮助别人?自我怀疑和强烈的逃离感,让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继续把这个社工硕士读完。刚开始我内心还在挣扎,因为以前在国内对于心理健康mental health了解很少,又因为人们的误解和污名化(stigmatise)很严重, 所以宁愿憋在心里也不想去心理咨询。


图:在澳洲本地学校做社工实习

在学校里,又是经历新的文化差异。我读的社工硕士课程很多mature age学生,也就是大家是本科毕业后有了工作经验再回来读书,所以很少人是我的同龄人。虽然多元的年龄文化专业背景让我受益多元的视角,但也少了一些在国内上学时和同学们做社团或者很燃很青春的事。澳洲这边的学生很少住(因为住校太贵了!想象一下自己租房一周平均150刀就算加上吃饭一共250刀,住校一周400多刀还可能只包1餐是什么感受)。学校里的一些社团办的活动又大多针对本科生,这种不高不低的处境搞得自己有点socially isolated…感觉像个局外人。Social isolation是影响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在我面临多重压力源,负面情绪没有出口,又没有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时,那时候整个人都糟透了,真想像鸵鸟一样找个洞把头埋进去。后来,终于打破那些犹豫,跟学校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聊过(这个心理咨询服务对学生免费)之后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虽然生活中挑战仍在,但也许是有了一种新的看待生活的视角,也开始做mindfulness正念练习,让自己的大脑不会胡思乱想太多而引发不必要的负面情绪。


图:我在西澳大学小组作业的同学们

再后来,在课堂上我们学习了社会心理生理等综合因素对于人的影响,包括后来还有制度性的安排对个体的wellbeing(比如有些社会制度会让贫者更贫,或者遭受代际创伤的土著群体不断将创伤延续落入恶性循坏的圈套)的影响,才发现以前自己看待问题太狭隘。也从那时起对于心理健康更感兴趣,在学校参加了同辈健康教育志愿者(peer health educator)推广提升心理健康的方式。


图:在西澳大学进行心理健康同辈教育推广

再后来因为自己对于澳洲历史的进一步了解和平时对主要社会议题和新闻的关注,越来越能跟本地同学站在同一个高度看问题。而从这之中我也进一步提升了主动学习、批判思考的能力。当我了解到英国殖民澳大利亚对于有着超过5万年历史的土著人的文明和生活方式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一手制造了"被偷走的一代"这样的时代悲剧,给土著人造成了深重的代际创伤,而如今土著人在各方面的问题其实都与这个有关。想到初来澳洲时听到的"阿宝很危险"的说法,意识到这种说法一方面非常有歧视性(阿宝来自于以前英文中对澳洲土著人的歧视性称呼Abo, 正确地称呼土著人的名词是Aboriginal people或者Indigenous people, 如果是托雷斯海峡的土著人还有另一个专有名字Torres Strait Islander),一方面又显示出对历史的无知而可能造成更多的隔阂和伤害。如果我们从未深入地了解澳洲的历史,而只是在附和那个"阿宝很危险"的刻板印象,那我们就是在无意识中成了无知的种族主义者,也错失了一个机会去了解澳洲的核心问题。


图:在珀斯Cottesloe beach参加年轻人发起的非土著&土著和解活动,手里拿着的牌子上是土著语

在后来越来越深入了解澳洲文化社会的过程中,我也更加积极地参与到社区建设中。我在本地中学做过学校社工实习,也在几间不同的非营利性组织做过志愿者。比如针对丧失亲人的小孩子的死亡和哀悼支持教育,针对生活在家人有精神疾病的家庭中的孩子的支持服务,针对重病儿童的支持服务、给难民发放过生活物资、探访过社会孤立的弱势群体、也在五星酒店为儿童基金会年度筹款活动助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了解到了许多有创意的公益服务,比如通过冲浪来丰富自闭症儿童的生活,通过骑马和航行来支持残疾人建立自信和发展社会技能等。我在参与社区服务的过程中,见到了来自多元背景的志愿者,也从服务他人的过程中丰富了自己的人生,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


图:在澳洲本地人家感受澳洲圣诞传统

开始上学后,我切身感受到了作为国际学生的种种挑战。一开始也只是感到无奈,有时和同学朋友吐吐槽。但当我上学期学了社会政策这门课,更深入了解了澳洲的主要社会议题和Advocacy方法之后,我的态度转变了。 I don't wanna be just complaining and part of the problem, but I wanna be part of the solution。于是我申请了我们学院的student council,也即将在10月初竞选我所在的昆士兰大学学生会的国际学生代表。


图:在TEDxUQ团队做志愿者

回头看,如果我不去探索打工度假之外的澳洲社会,也许我不会在2016年年初参加悉尼大学的Open Day—我至今仍记得那个下雨的早上放着哈利波特背景音乐的悉尼大学哈利波特楼和那个可能改变了我后来在澳洲轨迹的关于社工的学科讲座。

如果我不去积极了解澳洲的文化和社会运作,我不可能像今天一样可以在社工这门非常本地化的学科里和澳洲同学深入讨论社会议题,也不可能有知识和勇气去参与政党竞选制度下的学生会并且做学生社区调研和竞选团队政策讨论。

如果我没有去拓展自己的视野,可能我WHV结束的那一年就会离开澳洲,并且带着表层的理解"这个国家人口少国内市场不大没什么发展空间华人很难融入主流社会"而错失了许多机会去了解这个社会值得我们学习的人性化设计和实践。

如果没有那么多尝试,可能我不会有从文化冲击阶段向更高层次的文化适应和二元文化视角进阶。

看完我的故事,知道了文化适应阶段理论的你,是否会在你的打工度假和后打工度假留学时代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呢?如果我有什么建议,我会说:保持开放的心态,遇到不同不要急于基于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下结论好与不好,而是尝试去理解一种新的视角,更积极地了解所在地的文化和社会运作方式,建立自己的支持网络,从新的文化中学习成长。


如果你也有兴趣了解更多澳洲的历史文化社会和时代背景,我和澳打君平台合作推出了趣味澳洲文化课,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学习,提升自己的眼界和批判思考能力,了解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在澳洲把握更多机会,

丰富自身体验。

make the most of your time in Australia!

请点击"阅读原文"或复制下方链接查看详情:

https://m.weishi100.com/mweb/series?id=1023575

9/29(周六)之前报名,还可以获得40元微信钱包返现(也就是88元=8节课!)以及一次一对一whv咨询机会:第一站选择哪里落地?如何快速找适合自己的工作?修改简历,等等接地气的技能,帮你一一搞定!

如有任何关于课程的问题,欢迎添加天天老师微信: ttlovelife365
关于课程的详细信息,可以点击下方链接:

澳洲打工度假者必懂的趣味澳洲语言文化课 | 2.0

Sarah天天 | 作者

公众号:天天探索世界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继续阅读 » 评论 (0)

2013年,新加坡

我在一家国际非营利机构的新加坡总部做青年国际志愿者项目经理,每年两次送志愿者出国前,我会给大家做一个一天的培训以便让大家做好应对不同文化和生活环境的准备。其中一个部分是让大家了解文化适应的五个阶段:蜜月期(honeymoon)-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逐渐调整适应期(gradual adjustment)—二元文化视角(biculturalism)-母国文化冲击(reverse culture shock)。那时候的我告诉大家,从一开始的兴奋好奇到受到文化冲击遇到一些挫折产生一些负面情绪是正常的过程,并推荐了一些应对文化冲击的tips。


图:2013年在新加坡举办的国际志愿者出国准备会(作者第一排中间)


图:我在新加坡的5国多元文化团队

2015年7月,北京

我辞掉了在北京新东方做雅思老师的工作,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当时我做的是国际商务拓展,第一次出差,途径香港谈成了一笔业务后,飞到巴厘岛谈项目。有一天傍晚,微风吹拂着窗外的椰子树,远离都市的喧嚣,我问自己:为什么人建造了一座座钢铁森林住在里面却越来越不快乐?出差回国后,一些强烈的情绪开始发酵。在一个团队内竞选leader的早上,我起了个大早迎着日出坐公交到景山公园,当我登顶景山俯瞰晨雾(霾)中的紫禁城时,内心仿佛多了许多勇气:历史大浪淘沙,最后留下的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当天我起草了辞职信,离开了读书工作5年的北京。

2015年8月,西部小城

离开北京后在家休整,某一天突然看到澳大利亚即将开放对中国第一批打工度假。我在大约2012年就读过吴非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的那本书《打工旅行:一年实现一个梦》,对打工度假签证很好奇。而澳大利亚对我有着独特的意义:来自六线小城的我,在初一的时候经过外教的推荐,受到澳洲本地一家教育基金会赞助,去墨尔本当地游学。那一次澳洲之行,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走向世界的种子。所以高考那年报的全是北京上海的大学,希望能离外面的世界更近一些。大学期间也努力争取各种交换、国际比赛、国际会议或者志愿者的机会去过亚、欧、北美等10余个国家。抢到签证预约的那一刻,其实心情是有点复杂的:一方面因为未知而好奇激动,另一方面又没有明确的目标而有点焦虑。当时我收到了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面试,也收到了世界联合学院UWC的工作面试。不过最后,大家可能都猜到了,我选择了那条充满未知的道路。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图:上:2004年我第一次来澳洲游学遇到的朋友于墨尔本当地小学;2016墨尔本重逢

2015年年底,悉尼

我与澳洲的再次相遇之蜜月期。
在我刚登陆悉尼的那天下午,我就乘火车去了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见到了彼时还在读法律博士的大学室友。那天她带着我一路走过海德公园、悉尼中央商务区,一路上的感觉就是悉尼这座城市干净又有秩序。随后几天我好奇心爆棚,每天日行万步,在海德公园和皇家植物园漫步时总会感叹:原来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可以和自然这么和谐,这么美!周末去邦迪海滩晒太阳,跟三五好友去蓝山徒步,学游泳,跟朋友一起做饭,享受生活的种种美好。回想那之前的都市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偶尔的聚餐,熬夜、压力、焦虑常有,却没有时间好好生活。在悉尼住过一个北部富人区带泳池的大房子,小时候看《小鬼当家》系列的小小梦想算是体验了一回。这大概就是蜜月期。


图:拜访悉尼的野生动物园,眼前是动物,背景是悉尼城市天际线,也是很神奇

2016年初,悉尼&墨尔本

被culture shock。

在悉尼散漫地当了几周游客,过了圣诞节元旦之后,一想到乘以5的汇率,还是觉得要赶紧找工作。刚开始目标很高,毕竟自己英语过关,又有英语国家工作经验,只是不知道从何入手。后来某一天突然大开脑洞,竟然得出的结论-作为一个华人我的比较优势就应该去华人聚居区找工作...然后,估计大家都猜到了。没错,雅思口语8.5的我在悉尼做过远低于最低法定薪资的工作,即所谓"黑工"。第一份工作是chinatown的面包店,工资低到只有8刀,真是应了那句"悉尼墨尔本的华人店工资不过八九不离十"。在连续上班两天,每天站了11个小时,却不知道何时能拿到薪水,我开始怀疑人生。当时店里的香港WHVer除了这份工还有在一个酒店做housekeeping,她说那边的待遇好很多。而店里的印尼和中国留学生干了很久,当我问他们老板给这么低的工资他们怎么可以干这么久,她们说虽然工资低但老板包午饭,工时稳定所以劝我我应该知足。后来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辞了这份工作。后来也在连锁奶茶店试过工,培训期间算是满足了好奇心,但工资依然很坑,培训期间6刀,转正之后12刀。我记得那时候我去一家Chatswood的中餐厅面试,老板还语重心长跟我说什么因为华人餐馆恶性竞争,整体定价没法提高,利润微薄,所以华人餐馆工资低是不可避免的。现在回头看,觉得当时的自己真傻,竟然差点信了这些话。后来在悉尼市中心一家连锁英语培训机构找了一份雅思老师的工作,时薪25刀,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总比那些"黑工"好多了。只是我内心却又一次问自己:我辞掉北京新东方的雅思老师工作,跑了这么一大圈来澳洲又来当雅思老师,何必这么折腾呢?


图:在悉尼皇家植物园树下沉思的我

现在有时我也会看一些打工度假的经验分享,看到那些在海岛、滑雪场、观鲸船上工作等炫酷的经历,也会感叹生不逢时。我们第一批打工度假资讯远远没有现在发达,思路也比较受限。假如我能重新再来一次澳洲WHV, 我希望自己思路更开阔,不要给自己设限那么多,不要怕失败,多去尝试新的领域,以及对内心那个不断自我批判"You are not good enough, you can't do that"的声音说"I'm not gonna listen to you"。

离开悉尼,在12年后重新回到墨尔本时,却发现它并不如记忆中那般美好。阴沉的天气,不想再做"黑工"但竟然有些羡慕拿着12刀薪资中餐馆卖苦力的WHV小伙伴--毕竟总比只花钱没收入好,大概由于汇率差,那时候觉得12刀其实也不是很糟糕,但又不知道好的工作该从哪里下手。后来通过Helpx到一个爸爸是澳洲人妈妈是新西兰人的家庭换宿,打算以此来节省一些开支。这个家庭爸爸主内妈妈主外。我到的第一天住家爸给我展示了家里的空间,以及各种清洁工具的使用方法。然后接下来的两周,我晾衣收衣做饭打扫卫生,有时跟小朋友们玩,那期间做了我长那么大以来最多的家务。有一天当我又抱着一大桶他们全家四口的衣服出去晾时,我又问自己:这样整日为家务琐事忙碌,是我想要的生活吗?那时候的我越来越迷茫,不知道来澳洲打工度假是否是个正确的选择。


图:在大洋路阿波罗贝背包旅行登高望远

来澳洲已经是我第四次非短暂旅行的海外生活,然而即使明白文化适应阶段的理论,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仍然会不淡定和迷茫痛苦。

2016年4-12月,珀斯

逐渐调整适应期。

在跟珀斯的一个WHV小伙伴通了一通电话后,我逃离了天气阴沉让我觉得有些压抑的墨尔本,因为她告诉我说珀斯不仅晴天多,而且她做的两份工都是合法薪资的"白工"。带着许多期望,我在短暂的两周日本之行后来到了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西澳珀斯。第一次知道珀斯这座城市是2015年在家休整时追《爸爸去哪儿3》,还因为诺一去学了一阵子法语。然而,我来到珀斯前在离开成田机场时丢了钱包…当我回到澳洲发现钱包丢了的时候,我当时心想:在澳洲的一切都如此不顺利,也许我做了个错误的选择?当时真的有冲动想买张机票就此结束打工度假,回国找份工作。不过最后幸运的是,当我联系上成田机场失物招领服务,他们说有人捡到了我的钱包,我觉得我应该再试一试。


图:和下午茶店的同事们聚会打保龄球

在漫长的等待钱包从日本寄回来的过程中,我开始在珀斯找工作。其实我运气可能真的不太好,来到珀斯的时候是4月中,那时候入秋的珀斯也没有很多晴天,更糟糕的是工作也不好找。我记得有一天,租住的sharehouse里很阴冷,我跑到外面晒太阳想暖和暖和身子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要不我北上去达尔文吧,逃离这个看似没有希望的珀斯。不过当时真的没钱再移动了,所以还是硬着头皮找工作。其实很多时候,在WHV的前提下,英文好并不是最重要的找到工作的因素。像我这种英文虽好,但脸皮薄又习惯自我否定的人,天知道最后能去扫街找工作得鼓起多少勇气。转机出现在一份西餐厅抛出的橄榄枝。我刚到珀斯住YHA时,认识了一位聊的来的荷兰姑娘,后来她说她要离职了建议我去他们店试一试。结果我去投简历那天,发现这是一家在CBD的商务西餐厅,就是那种我扫街根本没勇气进去的那种高级西餐厅...但还是fake it until I make it,简单面试之后安排了试工。其实试工那天我是很懵的,虽然之前在网上看过一些经验贴,但毕竟没在西餐厅工作过。从了解菜单,到用电单系统,到serve酒水和菜,再到吧台服务…那晚我本来以为我这么小白,肯定是没戏了,强撑到最后,经理说"今晚干得很不错,你被录用了",就这样得到了第一份时薪22刀多的"白工"。其实那份工作并没有做多久,但是成为后面再去做其他合法工作的跳板。后来我在西澳度过了我WHV剩下的八个月,在下午茶店、现代韩式餐馆、连锁咖啡厅Dome、Royal Show皇家秀工作过,也在西澳西南部的小镇Balingup静修中心换过宿。


图:在珀斯皇家秀Royal Show的游戏摊位工作

在这期间因为有了稳定的收入,生活慢慢步入正轨。以前都是脑力工作,现在做做体力工作好像也是难得的人生体验。记得那时候我在下午茶店,周六周日特别忙,很多baby shower或者hens party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士们,一波又一波品尝着精致的茶点,我们就要快速要高质量地服务。我记得刚开始因为我手很小,专业侍酒的动作我都拿不稳酒瓶。高端餐厅需要手端三个盘子我刚开始也做不好。那时候觉得压力特别大,整天担心我会在侍酒的时候把酒瓶砸到桌子上,或者盘子掉地上之类的惨剧。那时我的澳洲经理鼓励我说:你用心练习,练多了就会锻炼出hospitality muscles(服务业人员特有的肌肉) ,这些技术活就会容易了。那期间一个很有趣的文化观察是:下午茶店的员工很多元。经理是本地人,大学读的是法律,但因为当时珀斯法律毕业生不好找工作,他就继续做上大学时就开始做的服务行业。下班后有时大家员工聚会喝点啤酒或者香槟,他还热衷于给我们讲澳洲法律。店里的员工当时有一个法国WHV, 一个爱沙尼亚WHV转伴侣签的女生,两个本地西人大学生,还有我。下班后闲聊时,得知店里的本地大学生员工,不仅学习还要打工挣钱还要做不给工资的实习,那时候觉得澳洲学生太厉害了。

结果一年后,当我也开始在学习实习打工之间奔波的时候,我才发现人不被推一把真不知道自己潜力有多大。


图:在珀斯Scarborough beach学习冲浪

这期间,我也在工作和活动中认识了一些聊的来的WHV或者留学生伙伴,大家有时候会聚餐,去海滩,去公路旅行…在郁金香开放的季节,我的韩国朋友教会了我滑滑板。那时候我渐渐有一种把珀斯当成在澳洲的家的感觉。

然而好景不长,WHV期间认识的一些聊得来的朋友终归要离开。后来因为转了学签自己留了下来,有一阵子感觉大家都离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因为不断告别感觉不想再打开心扉去结交新的朋友。那时候才深深感受到文化适应的阶段并不是线性前进的,而是不断反复。像是在我逐渐适应澳洲生活的过程中,还是会因为经历越多,越遇到一些以前不曾遇到的新情况和挑战。


图:和各国WHVer在海边烧烤聚餐

2017年初-至今,珀斯&布里斯班

WHV转学签,在逐渐适应基础上依然遇到新的挑战和挫折,开始发展二元文化视角

2017年初开学之前因为一个比较大的项目上遭受了挫折,再加上和德国前任感情上不顺,整个人经历了很长时间的低谷。但还是要每天带着面具去上学去打工,回到居住环境不理想的合租房,感觉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让我真正放松下来的。那时候其实已经到了有些厌学的程度。我学的是社工,社工因为主要服务的对象都是社会最边缘最脆弱的群体,所以经常会看到社会很多阴暗面。我当时的心态真的是:我自己的生活已经够糟糕了,我怎么还能去帮助别人?自我怀疑和强烈的逃离感,让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继续把这个社工硕士读完。刚开始我内心还在挣扎,因为以前在国内对于心理健康mental health了解很少,又因为人们的误解和污名化(stigmatise)很严重, 所以宁愿憋在心里也不想去心理咨询。


图:在澳洲本地学校做社工实习

在学校里,又是经历新的文化差异。我读的社工硕士课程很多mature age学生,也就是大家是本科毕业后有了工作经验再回来读书,所以很少人是我的同龄人。虽然多元的年龄文化专业背景让我受益多元的视角,但也少了一些在国内上学时和同学们做社团或者很燃很青春的事。澳洲这边的学生很少住(因为住校太贵了!想象一下自己租房一周平均150刀就算加上吃饭一共250刀,住校一周400多刀还可能只包1餐是什么感受)。学校里的一些社团办的活动又大多针对本科生,这种不高不低的处境搞得自己有点socially isolated…感觉像个局外人。Social isolation是影响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在我面临多重压力源,负面情绪没有出口,又没有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时,那时候整个人都糟透了,真想像鸵鸟一样找个洞把头埋进去。后来,终于打破那些犹豫,跟学校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聊过(这个心理咨询服务对学生免费)之后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虽然生活中挑战仍在,但也许是有了一种新的看待生活的视角,也开始做mindfulness正念练习,让自己的大脑不会胡思乱想太多而引发不必要的负面情绪。


图:我在西澳大学小组作业的同学们

再后来,在课堂上我们学习了社会心理生理等综合因素对于人的影响,包括后来还有制度性的安排对个体的wellbeing(比如有些社会制度会让贫者更贫,或者遭受代际创伤的土著群体不断将创伤延续落入恶性循坏的圈套)的影响,才发现以前自己看待问题太狭隘。也从那时起对于心理健康更感兴趣,在学校参加了同辈健康教育志愿者(peer health educator)推广提升心理健康的方式。


图:在西澳大学进行心理健康同辈教育推广

再后来因为自己对于澳洲历史的进一步了解和平时对主要社会议题和新闻的关注,越来越能跟本地同学站在同一个高度看问题。而从这之中我也进一步提升了主动学习、批判思考的能力。当我了解到英国殖民澳大利亚对于有着超过5万年历史的土著人的文明和生活方式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一手制造了"被偷走的一代"这样的时代悲剧,给土著人造成了深重的代际创伤,而如今土著人在各方面的问题其实都与这个有关。想到初来澳洲时听到的"阿宝很危险"的说法,意识到这种说法一方面非常有歧视性(阿宝来自于以前英文中对澳洲土著人的歧视性称呼Abo, 正确地称呼土著人的名词是Aboriginal people或者Indigenous people, 如果是托雷斯海峡的土著人还有另一个专有名字Torres Strait Islander),一方面又显示出对历史的无知而可能造成更多的隔阂和伤害。如果我们从未深入地了解澳洲的历史,而只是在附和那个"阿宝很危险"的刻板印象,那我们就是在无意识中成了无知的种族主义者,也错失了一个机会去了解澳洲的核心问题。


图:在珀斯Cottesloe beach参加年轻人发起的非土著&土著和解活动,手里拿着的牌子上是土著语

在后来越来越深入了解澳洲文化社会的过程中,我也更加积极地参与到社区建设中。我在本地中学做过学校社工实习,也在几间不同的非营利性组织做过志愿者。比如针对丧失亲人的小孩子的死亡和哀悼支持教育,针对生活在家人有精神疾病的家庭中的孩子的支持服务,针对重病儿童的支持服务、给难民发放过生活物资、探访过社会孤立的弱势群体、也在五星酒店为儿童基金会年度筹款活动助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了解到了许多有创意的公益服务,比如通过冲浪来丰富自闭症儿童的生活,通过骑马和航行来支持残疾人建立自信和发展社会技能等。我在参与社区服务的过程中,见到了来自多元背景的志愿者,也从服务他人的过程中丰富了自己的人生,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


图:在澳洲本地人家感受澳洲圣诞传统

开始上学后,我切身感受到了作为国际学生的种种挑战。一开始也只是感到无奈,有时和同学朋友吐吐槽。但当我上学期学了社会政策这门课,更深入了解了澳洲的主要社会议题和Advocacy方法之后,我的态度转变了。 I don't wanna be just complaining and part of the problem, but I wanna be part of the solution。于是我申请了我们学院的student council,也即将在10月初竞选我所在的昆士兰大学学生会的国际学生代表。


图:在TEDxUQ团队做志愿者

回头看,如果我不去探索打工度假之外的澳洲社会,也许我不会在2016年年初参加悉尼大学的Open Day—我至今仍记得那个下雨的早上放着哈利波特背景音乐的悉尼大学哈利波特楼和那个可能改变了我后来在澳洲轨迹的关于社工的学科讲座。

如果我不去积极了解澳洲的文化和社会运作,我不可能像今天一样可以在社工这门非常本地化的学科里和澳洲同学深入讨论社会议题,也不可能有知识和勇气去参与政党竞选制度下的学生会并且做学生社区调研和竞选团队政策讨论。

如果我没有去拓展自己的视野,可能我WHV结束的那一年就会离开澳洲,并且带着表层的理解"这个国家人口少国内市场不大没什么发展空间华人很难融入主流社会"而错失了许多机会去了解这个社会值得我们学习的人性化设计和实践。

如果没有那么多尝试,可能我不会有从文化冲击阶段向更高层次的文化适应和二元文化视角进阶。

看完我的故事,知道了文化适应阶段理论的你,是否会在你的打工度假和后打工度假留学时代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呢?如果我有什么建议,我会说:保持开放的心态,遇到不同不要急于基于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下结论好与不好,而是尝试去理解一种新的视角,更积极地了解所在地的文化和社会运作方式,建立自己的支持网络,从新的文化中学习成长。


如果你也有兴趣了解更多澳洲的历史文化社会和时代背景,我和澳打君平台合作推出了趣味澳洲文化课,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学习,提升自己的眼界和批判思考能力,了解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在澳洲把握更多机会,

丰富自身体验。

make the most of your time in Australia!

请点击"阅读原文"或复制下方链接查看详情:

https://m.weishi100.com/mweb/series?id=1023575

9/29(周六)之前报名,还可以获得40元微信钱包返现(也就是88元=8节课!)以及一次一对一whv咨询机会:第一站选择哪里落地?如何快速找适合自己的工作?修改简历,等等接地气的技能,帮你一一搞定!

如有任何关于课程的问题,欢迎添加天天老师微信: ttlovelife365
关于课程的详细信息,可以点击下方链接:

澳洲打工度假者必懂的趣味澳洲语言文化课 | 2.0

Sarah天天 | 作者

公众号:天天探索世界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收起阅读 » 评论 (0)

澳洲WHV材料补交出新招,快来get攻略吧!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5 次浏览 • 2018-09-27 09:58 • 来自相关话题

签证开放时间越长,一些申请流程也越来越规范了,例如这次新出现的材料补交办法。

这一次的补交依旧可以是网上补交和邮寄两种,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去签证中心交了。现在我们在说说这次新出现的网上补交,其实网上补交一直存在,但是之前都是直接回复邮件就行,而这次移民局出了个新的流程,简单来说就是:将需要补交的材料上传到移民局系统,并在上传时附上你的个人信息。

我们猜测这是之前出现过纰漏,所以这次统一这样操作了,更安全更快捷。

下面详细说下补交的流程。

被通知要补交材料的朋友会收到一封这样的邮件,淡蓝色字体部分是你需要补交的材料,如下:


这一部分是进入补交系统后需要遵循的步骤。

选择"China",再选择"work and holiday visa",之后再提交信息完成剩下的步骤,。


进入网页后:

https://www.homeaffairs.gov.au/about/corporate/information/forms/online/australian-immigration-enquiry

你会看到如下页面,整个补交过程只有一个网页,首先我们把两个勾选的钩上,表示你读了以及读懂了这个页面。


接下来按照上面的规定选择"China"+"work and holiday visa",然后把你要补交的材料的名称,也就是邮件里面提到的淡蓝色字体的要求复制上来就好,接着把你准备好的补交材料的高清扫描件上传,建议制作成pdf档。



最后就是个人信息的部分,按照要求如实填写完你的个人信息。

注意,因为下方的identifier type list中的选项我们只有一个file number,这个号码也就是我们底前完成之后签证中心给我们的发票上的VLN号码的中间的数字部分,它就是file number,如何分辨呢?很好找。

VLN No.长这样:AUX-CN-03-95270-X,中间的红色六位数字就是我们的file number,而其中开头的03则表示广州签证中心。01是上海02是北京03是广州04是成都。

而其他的TRN/IRS...等等号码我们都没有,那是要下签了之后会显示在下签信当中的。

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在上面的步骤中有一个email tracking number,在我们首次通过移民局这个系统补交材料时是不需要提交的,而如果我们完成了首次网上补交材料时系统会蹦出来一串号码,那个号码就是email tracking number,而那个号码是方便你查询以及用于再次补交材料的(是的,还有人多次补交...)。

最后将护照信息填好(一定确认无误哦),点击验证最后提交就好。


澳打君 | 出品

 加微信:au-whver | 稿



继续阅读 » 评论 (0)

签证开放时间越长,一些申请流程也越来越规范了,例如这次新出现的材料补交办法。

这一次的补交依旧可以是网上补交和邮寄两种,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去签证中心交了。现在我们在说说这次新出现的网上补交,其实网上补交一直存在,但是之前都是直接回复邮件就行,而这次移民局出了个新的流程,简单来说就是:将需要补交的材料上传到移民局系统,并在上传时附上你的个人信息。

我们猜测这是之前出现过纰漏,所以这次统一这样操作了,更安全更快捷。

下面详细说下补交的流程。

被通知要补交材料的朋友会收到一封这样的邮件,淡蓝色字体部分是你需要补交的材料,如下:


这一部分是进入补交系统后需要遵循的步骤。

选择"China",再选择"work and holiday visa",之后再提交信息完成剩下的步骤,。


进入网页后:

https://www.homeaffairs.gov.au/about/corporate/information/forms/online/australian-immigration-enquiry

你会看到如下页面,整个补交过程只有一个网页,首先我们把两个勾选的钩上,表示你读了以及读懂了这个页面。


接下来按照上面的规定选择"China"+"work and holiday visa",然后把你要补交的材料的名称,也就是邮件里面提到的淡蓝色字体的要求复制上来就好,接着把你准备好的补交材料的高清扫描件上传,建议制作成pdf档。



最后就是个人信息的部分,按照要求如实填写完你的个人信息。

注意,因为下方的identifier type list中的选项我们只有一个file number,这个号码也就是我们底前完成之后签证中心给我们的发票上的VLN号码的中间的数字部分,它就是file number,如何分辨呢?很好找。

VLN No.长这样:AUX-CN-03-95270-X,中间的红色六位数字就是我们的file number,而其中开头的03则表示广州签证中心。01是上海02是北京03是广州04是成都。

而其他的TRN/IRS...等等号码我们都没有,那是要下签了之后会显示在下签信当中的。

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在上面的步骤中有一个email tracking number,在我们首次通过移民局这个系统补交材料时是不需要提交的,而如果我们完成了首次网上补交材料时系统会蹦出来一串号码,那个号码就是email tracking number,而那个号码是方便你查询以及用于再次补交材料的(是的,还有人多次补交...)。

最后将护照信息填好(一定确认无误哦),点击验证最后提交就好。


澳打君 | 出品

 加微信:au-whver | 稿



收起阅读 » 评论 (0)

久等的澳洲whv下签雨!今天,你被淋了吗?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3 次浏览 • 2018-09-12 17:14 • 来自相关话题

813批次whv名额的第一场下签雨,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刀郎附体)


今天距离813日批次whv名额开放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按照以往的情况对比这时候应该已经下签了不少签证了,但是直到今天早上才传来了本批次首封下签信。

今早11:13,澳打君群里出现的第一个下签的小伙伴,就在前一秒大家还在吐槽为什么签证审理的这么慢,叮!一个消息炸开,下签雨开始了。



在这之前的批次可是有申请人经历过提前体检+材料齐全,递签后1天下签的场面,所以这次大家纷纷在群里吐槽说会不会像上一批那样等5个月才下签?或者说要开始严格起来把材料不齐的都一刀切拒了?

今天截止到下午6点不完全统计下签了约35
人,集中在27-29号递签的申请人当中,北上广成都都有下签,其中广州居多,下发签证的签证官都是同一位——ADA WANG




还出现了如下现象:




那么转回正题了,是这次审理的速度真的慢吗?

在澳打君看来,并不是的,而是之前的审理速度太快了。

澳洲的签证审理时间是会根据他本有的签证申请数量改变的,审理时间会不定时的变化,但对比下来这一次做出的时间改变和前面几次公布的时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本次签证审理预计用时,于2018822日更新,如下图:


明天是否又有ADA WANG的下签雨呢?

或者说CATHY/ZOE...也会发力呢?

拭目以待咯!


下签了的小锦鲤们不要忘记找淘宝客服领免费的驾照翻译和保险优惠券啊!

详情点击:

澳洲WHV|名额代申请
抢前仅需88
更送豪华大礼包!


澳打君客户 | 素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继续阅读 » 评论 (0)

813批次whv名额的第一场下签雨,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刀郎附体)


今天距离813日批次whv名额开放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按照以往的情况对比这时候应该已经下签了不少签证了,但是直到今天早上才传来了本批次首封下签信。

今早11:13,澳打君群里出现的第一个下签的小伙伴,就在前一秒大家还在吐槽为什么签证审理的这么慢,叮!一个消息炸开,下签雨开始了。



在这之前的批次可是有申请人经历过提前体检+材料齐全,递签后1天下签的场面,所以这次大家纷纷在群里吐槽说会不会像上一批那样等5个月才下签?或者说要开始严格起来把材料不齐的都一刀切拒了?

今天截止到下午6点不完全统计下签了约35
人,集中在27-29号递签的申请人当中,北上广成都都有下签,其中广州居多,下发签证的签证官都是同一位——ADA WANG




还出现了如下现象:




那么转回正题了,是这次审理的速度真的慢吗?

在澳打君看来,并不是的,而是之前的审理速度太快了。

澳洲的签证审理时间是会根据他本有的签证申请数量改变的,审理时间会不定时的变化,但对比下来这一次做出的时间改变和前面几次公布的时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本次签证审理预计用时,于2018822日更新,如下图:


明天是否又有ADA WANG的下签雨呢?

或者说CATHY/ZOE...也会发力呢?

拭目以待咯!


下签了的小锦鲤们不要忘记找淘宝客服领免费的驾照翻译和保险优惠券啊!

详情点击:

澳洲WHV|名额代申请
抢前仅需88
更送豪华大礼包!


澳打君客户 | 素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收起阅读 » 评论 (0)

100多号人等4个月才下签!澳洲移民局靠得住 母猪能上树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5 次浏览 • 2018-07-29 21:42 • 来自相关话题

澳洲从7月份开始到次年的七月为一个财年,在此期间陆续放出名额。土澳每个财年发放5000个澳洲打工度假名额给我们天朝优秀好青年,从15/16财年到17/18财年,按每年5000个来算,我们已经有15000个幸运鹅拿到了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虽说天选的幸运鹅,但拿下签证的过程中遇到的破事儿可真的和幸运儿子沾不上边了!

例如最近这几天才下签的100+人。

100多号人都是拿到2018228日批次的名额,也就是17/18财年的最后一批,他们抢到预约信的递签日期都是在比较靠后的日期,区间大概在3.27-4.4号不等。

他们已经苦苦等待了近四个月,终于在近几天开始下签了。不完全统计已经有90+人下签了,下签日期都在7.23-7.26,绝大部分人都是同一位签证官给的下签信,此处掌声献给优秀的officer —— Zoe,祝贺Zoe走上花路,C位出道!

移民局的官网上标注着462签证审理需要的时间,这个时间是按照日历日来计算的,而在等待了一个多月之后还没有下签的朋友们悲剧的发现自己不是75%也不是90%,而是倒霉的成为了10%


于是大家建立了微信群,这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了家的100多号人聚集在了一起,互相抱团取暖,积极的和签证中心、移民局联系,本以为人多力量大会引起上面的注意,结果却等来了官方的无情回复:

"17/18财年5000名额已满,没下签的下个财年再发"


????????????????????????????????????????????????????????????????????????????????????????????????????????????????????????????????????????????

我有一句mmp现在就要讲!

为什么你们发超了名额,这个锅要别人来背?

FUCK说啊简直!

于是大家都怒了,但还是要保持冷静,所以之后的几个月大家编辑了一些文明用语在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的微博下面回复,例如下图:



希望可以引起官方的注意和重视,可能也是起到一定作用了,新财年开始后,723号当天下签了61+人,后面几天又陆陆续续下签了几十个,这100多号人现在依旧没下签的朋友也是用手指勾勾就能算出来。

在倒霉孩子抱团取暖的微信群里,下签的人的群昵称前面会添加一个星星,所以群成员页面是这样,有一些人还没有添加星星,或者星星在名字的后面...


100多号人经历了从担心到愤怒到害怕拒签然后开始无奈到麻木到最后石头落地。我开玩笑的对他们说,他们这一帮人可以包机去澳洲了。

从移民局批量下签的这一行为来看,不得不让人怀疑...

这是不是

下一批名额即将到来

的信号呢?

这不是没有没有理由的猜测,请看过去三年的名额开放时间,如下图:


可以看出,名额可能真的快要来了,毕竟历史遗留的100个人也处理得差不多了。  但人家移民局会不会任性地再拖几周,也是说不准的。大家还是没事就刷刷移民局官博吧,消息都以官博为准  

我是官博(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

https://www.weibo.com/imagineaustralia?topnav=1&wvr=6&topsug=1&is_hot=1

如果你想要随时了解签证新消息,比如名额开放等,可以到以下链接留下信息,有任何新消息我们都会推送通知。

链接:

http://inform.auwhver.com/

澳洲具体开放日期每次都是提前1-7才公布,比较急。

到那时候才开始准备材料很可能会来不及,因此建议提前开始准备一部分材料(如:雅思、护照、大学成绩单等)

以下是喜闻乐见的攻略链接:

开放时间:http://auwhver.com/time

资格条件:http://auwhver.com/26512

材料清单:http://auwhver.com/7705

英语成绩:http://auwhver.com/7807

表单填写:http://auwhver.com/7742

递签攻略:http://auwhver.com/7723

体检流程:http://auwhver.com/7732

电调攻略:http://auwhver.com/7739




继续阅读 » 评论 (0)

澳洲从7月份开始到次年的七月为一个财年,在此期间陆续放出名额。土澳每个财年发放5000个澳洲打工度假名额给我们天朝优秀好青年,从15/16财年到17/18财年,按每年5000个来算,我们已经有15000个幸运鹅拿到了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虽说天选的幸运鹅,但拿下签证的过程中遇到的破事儿可真的和幸运儿子沾不上边了!

例如最近这几天才下签的100+人。

100多号人都是拿到2018228日批次的名额,也就是17/18财年的最后一批,他们抢到预约信的递签日期都是在比较靠后的日期,区间大概在3.27-4.4号不等。

他们已经苦苦等待了近四个月,终于在近几天开始下签了。不完全统计已经有90+人下签了,下签日期都在7.23-7.26,绝大部分人都是同一位签证官给的下签信,此处掌声献给优秀的officer —— Zoe,祝贺Zoe走上花路,C位出道!

移民局的官网上标注着462签证审理需要的时间,这个时间是按照日历日来计算的,而在等待了一个多月之后还没有下签的朋友们悲剧的发现自己不是75%也不是90%,而是倒霉的成为了10%


于是大家建立了微信群,这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了家的100多号人聚集在了一起,互相抱团取暖,积极的和签证中心、移民局联系,本以为人多力量大会引起上面的注意,结果却等来了官方的无情回复:

"17/18财年5000名额已满,没下签的下个财年再发"


????????????????????????????????????????????????????????????????????????????????????????????????????????????????????????????????????????????

我有一句mmp现在就要讲!

为什么你们发超了名额,这个锅要别人来背?

FUCK说啊简直!

于是大家都怒了,但还是要保持冷静,所以之后的几个月大家编辑了一些文明用语在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的微博下面回复,例如下图:



希望可以引起官方的注意和重视,可能也是起到一定作用了,新财年开始后,723号当天下签了61+人,后面几天又陆陆续续下签了几十个,这100多号人现在依旧没下签的朋友也是用手指勾勾就能算出来。

在倒霉孩子抱团取暖的微信群里,下签的人的群昵称前面会添加一个星星,所以群成员页面是这样,有一些人还没有添加星星,或者星星在名字的后面...


100多号人经历了从担心到愤怒到害怕拒签然后开始无奈到麻木到最后石头落地。我开玩笑的对他们说,他们这一帮人可以包机去澳洲了。

从移民局批量下签的这一行为来看,不得不让人怀疑...

这是不是

下一批名额即将到来

的信号呢?

这不是没有没有理由的猜测,请看过去三年的名额开放时间,如下图:


可以看出,名额可能真的快要来了,毕竟历史遗留的100个人也处理得差不多了。  但人家移民局会不会任性地再拖几周,也是说不准的。大家还是没事就刷刷移民局官博吧,消息都以官博为准  

我是官博(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

https://www.weibo.com/imagineaustralia?topnav=1&wvr=6&topsug=1&is_hot=1

如果你想要随时了解签证新消息,比如名额开放等,可以到以下链接留下信息,有任何新消息我们都会推送通知。

链接:

http://inform.auwhver.com/

澳洲具体开放日期每次都是提前1-7才公布,比较急。

到那时候才开始准备材料很可能会来不及,因此建议提前开始准备一部分材料(如:雅思、护照、大学成绩单等)

以下是喜闻乐见的攻略链接:

开放时间:http://auwhver.com/time

资格条件:http://auwhver.com/26512

材料清单:http://auwhver.com/7705

英语成绩:http://auwhver.com/7807

表单填写:http://auwhver.com/7742

递签攻略:http://auwhver.com/7723

体检流程:http://auwhver.com/7732

电调攻略:http://auwhver.com/7739




收起阅读 » 评论 (0)

你在澳洲WHV签证申请过程有什么值得分享的经验吗?

回复

澳打君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103 次浏览 • 2018-10-07 10:10 • 来自相关话题

好多人已经顺利下签啦,希望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经验。

比如你在材料准备,英语考试,递签等环节,有没有独特的经验值得大家借鉴。

好多人已经顺利下签啦,希望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经验。

比如你在材料准备,英语考试,递签等环节,有没有独特的经验值得大家借鉴。

Whver们如何在澳洲预约HPV九价疫苗?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44 次浏览 • 2018-10-04 12:19 • 来自相关话题

HPV九价是什么?

打了有什么用?

多少钱?

这些问题宝宝们可以在百度上找到相关答案。

接下来我说一下打针流程。

我在达尔文同一家诊所打了两针,诊所地址:

1/5 Westralia St, Stuart Park NT 0820

药房就在隔壁:

1/5 Westralia St, Stuart Park NT 0820

步骤一

■ 预约医生

给诊所打电话预约医生,一般会问你的last name first name addressmobbile number.

步骤二

 拿处方单

提前十分钟到诊所,问前台拿一个表格填写你的个人资料,类似于国内的病历本。填好后把单子递给前台,告诉前台你要打HPV Gardasil 9,前台一般会问你有没有医疗险,一般我们都没买,你说没有。

记得说你买了bupa
打完要报销的。

如果你没买bupa,买了安联,你就和医生说你买了travel insurance
你要医生给你开个证明,你以后回国报销。

跟医生说你要打HPV Gardasil 9,医生一般会问你,有没打过,有没有对药物过敏,有没有来大姨妈,大概几个简单问题,然后给你一个处方单。

步骤三

■ 买疫苗

拿着这个处方单去药房买疫苗,一般诊所附近就有药房(注:如果有现货,拿了就去诊所打,如果没现货药房会帮你订货,过几天到货了再拿着疫苗去诊所打)。

护士一般会问你是不是打第一针?有没有对药物过敏?

问你打哪只手,胳膊放松,问你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来缓解你的紧张感,蹭你不注意,""的扎进你的胳膊,其实总共也就10秒时间,前3秒没啥感觉,到了第5秒的时候有点胀痛,然后医生给你一个止血贴,叫你休息15分钟再走。

打完去前台交看医生的诊费,交完后给你一个收据。

这时你会有两个单子,拿好去报销。

一个是诊所咨询医生的单子。


另一个是药房买疫苗的单子。


HPV 九价疫苗


步骤四

■ 报销

拿着这两个单子去bupa中心报销,带上ID,银行卡。

我打第一针费用:疫苗$201  医生诊费$50  护士打针$20

合计:$271

Bupa报销60刀,

报销之后总共花了$211

我买的是最便宜的bupa,一个月$49.5那个。

报销几分钟就搞定,核实下你的个人信息,确认你的银行卡和报销金额,在单子上签个字。回去就等报销到账了。

打完之后有的人会手臂酸痛两三天,酸痛感会自动消失的。

以上就是正常的预约流程了。

我打了两针,为了省时间和精力,我的操作和上面的不一样,你们可以也打电话试试。

前几天我打电话问遍了达尔文市区的药店,全部没现货。

也就意味着我要跑两次,一次找医生拿处方,拿着处方去药店预定疫苗。

第二次去药房取疫苗然再去诊所打针。

我打电话给药房说,能不能帮我先订一支疫苗,等疫苗到了,我再找医生拿处方去打针?
我一定会去的,态度好一点,诚恳一点。

药店的人非常好,他们答应帮我先订货,药店的人留了我全名,电话号码,然后到了货给我打电话。

到货之后我再打电话和医生预约,

预约当天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去药店拿疫苗,再回诊所打针。

一次性搞定,不用跑两趟了。

对于没现货的情况下大家可以试试我的操作,但是不是每个药店都愿意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帮你订货。可以试试Stuart Park那家。

注意:

避开周末去,周末算consult after hours,比平时贵,看医生和打针三五分钟的事花了$90,心好痛!

第二针总共花了:$285

疫苗:$195 

诊费: $90

兴高采烈的跑去Bupa报销,结果人家周日不营业。

达尔文 Casuarina Square Bupa营业时间:

Mon - Fri 9.00am - 5.00pm

Saturday 9.00am - 2.00pm

Sunday  Closed

这些英语可供参考:

Can I get HPV Gardasil 9 vaccine?

我可以打hpv 九价疫苗吗?

Do I need to make an appointment?

我需要预约吗?

Can I get the reimbursement for medical expenses?/pharmacy expenses?

我可以报销医疗费用吗?

Are you allergic to any medications?

你对药物过敏吗?

好了,我知道的全部都写出来了,有其他问题留言吧。

附送另一位小姐姐打hpv疫苗的相关文章:

不用不知道,原来澳洲Bupa保险有那么多羊毛可以薅!

Abby | 作者

公众号:Abby的日记 | 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继续阅读 » 评论 (0)

HPV九价是什么?

打了有什么用?

多少钱?

这些问题宝宝们可以在百度上找到相关答案。

接下来我说一下打针流程。

我在达尔文同一家诊所打了两针,诊所地址:

1/5 Westralia St, Stuart Park NT 0820

药房就在隔壁:

1/5 Westralia St, Stuart Park NT 0820

步骤一

■ 预约医生

给诊所打电话预约医生,一般会问你的last name first name addressmobbile number.

步骤二

 拿处方单

提前十分钟到诊所,问前台拿一个表格填写你的个人资料,类似于国内的病历本。填好后把单子递给前台,告诉前台你要打HPV Gardasil 9,前台一般会问你有没有医疗险,一般我们都没买,你说没有。

记得说你买了bupa
打完要报销的。

如果你没买bupa,买了安联,你就和医生说你买了travel insurance
你要医生给你开个证明,你以后回国报销。

跟医生说你要打HPV Gardasil 9,医生一般会问你,有没打过,有没有对药物过敏,有没有来大姨妈,大概几个简单问题,然后给你一个处方单。

步骤三

■ 买疫苗

拿着这个处方单去药房买疫苗,一般诊所附近就有药房(注:如果有现货,拿了就去诊所打,如果没现货药房会帮你订货,过几天到货了再拿着疫苗去诊所打)。

护士一般会问你是不是打第一针?有没有对药物过敏?

问你打哪只手,胳膊放松,问你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来缓解你的紧张感,蹭你不注意,""的扎进你的胳膊,其实总共也就10秒时间,前3秒没啥感觉,到了第5秒的时候有点胀痛,然后医生给你一个止血贴,叫你休息15分钟再走。

打完去前台交看医生的诊费,交完后给你一个收据。

这时你会有两个单子,拿好去报销。

一个是诊所咨询医生的单子。


另一个是药房买疫苗的单子。


HPV 九价疫苗


步骤四

■ 报销

拿着这两个单子去bupa中心报销,带上ID,银行卡。

我打第一针费用:疫苗$201  医生诊费$50  护士打针$20

合计:$271

Bupa报销60刀,

报销之后总共花了$211

我买的是最便宜的bupa,一个月$49.5那个。

报销几分钟就搞定,核实下你的个人信息,确认你的银行卡和报销金额,在单子上签个字。回去就等报销到账了。

打完之后有的人会手臂酸痛两三天,酸痛感会自动消失的。

以上就是正常的预约流程了。

我打了两针,为了省时间和精力,我的操作和上面的不一样,你们可以也打电话试试。

前几天我打电话问遍了达尔文市区的药店,全部没现货。

也就意味着我要跑两次,一次找医生拿处方,拿着处方去药店预定疫苗。

第二次去药房取疫苗然再去诊所打针。

我打电话给药房说,能不能帮我先订一支疫苗,等疫苗到了,我再找医生拿处方去打针?
我一定会去的,态度好一点,诚恳一点。

药店的人非常好,他们答应帮我先订货,药店的人留了我全名,电话号码,然后到了货给我打电话。

到货之后我再打电话和医生预约,

预约当天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去药店拿疫苗,再回诊所打针。

一次性搞定,不用跑两趟了。

对于没现货的情况下大家可以试试我的操作,但是不是每个药店都愿意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帮你订货。可以试试Stuart Park那家。

注意:

避开周末去,周末算consult after hours,比平时贵,看医生和打针三五分钟的事花了$90,心好痛!

第二针总共花了:$285

疫苗:$195 

诊费: $90

兴高采烈的跑去Bupa报销,结果人家周日不营业。

达尔文 Casuarina Square Bupa营业时间:

Mon - Fri 9.00am - 5.00pm

Saturday 9.00am - 2.00pm

Sunday  Closed

这些英语可供参考:

Can I get HPV Gardasil 9 vaccine?

我可以打hpv 九价疫苗吗?

Do I need to make an appointment?

我需要预约吗?

Can I get the reimbursement for medical expenses?/pharmacy expenses?

我可以报销医疗费用吗?

Are you allergic to any medications?

你对药物过敏吗?

好了,我知道的全部都写出来了,有其他问题留言吧。

附送另一位小姐姐打hpv疫苗的相关文章:

不用不知道,原来澳洲Bupa保险有那么多羊毛可以薅!

Abby | 作者

公众号:Abby的日记 | 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收起阅读 » 评论 (0)

打工度假,我在澳洲过了一整年夏天!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9 次浏览 • 2018-09-29 20:51 • 来自相关话题


918日是我抵达澳洲整一周年,拖了几天才写完这篇总结。之前有朋友在考虑移民澳洲,打听这边的生活工作情况。

工作稍后再谈,这篇先讲生活方面。

我这一年里,除了周六日双休外,由于主客观的原因,有2个半月休假闲逛的日子。

曾经很羡慕当老师的人,一年有寒假暑假3个月不上班;我缺乏耐心,也不想关在象牙塔里,从来没想过要去当老师。

澳洲1年的时间线如下:


09.18-10.02 

昆士兰州Mareeba换宿2周(差2天);


10.02-10.26 

昆士兰州Cairns 游荡了近一个月,工作断断续续;


10.26-03.17 

昆士兰州Heron Island, Gladstone 岛上工作4个月多9天(03.02结束工作);

工作期间请了一周假出去玩。


03.17-04.11 

在路上,昆士兰州,飞布里斯班去Hervey Bay,住了将近3周,飞去New Castle,再RoadtripHervey Bay;


04.12-9.18 北领地Darwin工作了5个月多1周。

工作期间请了一周假出去玩(到9.29,工作6个月差9天)。

由于我只在昆士兰州和北领地度过,其他各州没去过,以下叙述并不具有绝对的准确性,仅供参考。

通过写公众号认识了一些朋友,有一些未曾谋面,但是也在微信上偶尔聊天。听闻有些小伙伴遭遇挫折每每有些灰心丧气,想逃回国去。

对于身在澳洲的种种,我也有不少要吐槽的,但是比起整体的幸福感都不算什么。我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万事不可能完美,只要符合自己的心意就满足了。

来之前大致做了全年计划,今天来看,并未完全实行。原本我的计划是跟着气候走,待在暖和的地方。这可能源于在北京工作的七八年,受够了北京每年近乎5个月的冬季。

第一站抵达凯恩斯的第二天我就去邮局把冬天的衣服悉数寄回了国内。在澳洲的这一整年,我一直都在过夏天。半年在阳光明媚的昆士兰州,南半球冬季昆士兰微寒的时候,我立即北上到了北领地。



来澳洲后很少逛街了,衣服太难买了。一是码数偏大,二材料太次,三太暴露,四价格太贵。

我没在悉尼/墨尔本等大城市待过,以北领地首府达尔文为例,这边的服装店不管价格高低,除了宴会装,日常服装一水的大妈风。码数太大可以理解,当地人大块头高个子多。

衣服的材质以聚酯纤维为主,衣服挺括有型,但是穿着不够透气,并不舒服。我买衣服一般都会看标签,选择棉麻,(内衣锦纶,氨纶),睡衣瑜伽服也会选竹纤维,再生纤维,莫代尔材质。

这边的衣服上身后背,胸,肚脐,大腿各种部位大幅暴露,在国内穿这种衣服出门估计回头率得98%以上了。这种设计的衣服我这种平板身材也撑不起来。

当地不少晚装店,可能由于party太多太频繁。

不得不说,人种差异,西方女孩只要不肥胖,随便抓一个,身材都没得说,大小腿匀称,曲线玲珑,看脸,眉眼深邃,鼻梁高挺,从东方人的审美来看都是美女了。只有一点美中不足,很多西方人,不论男女,全身各处毛发太发达,毛孔自然也大些,体味重,年龄稍长,皮肤便显得粗糙。

衣服价格有贵有便宜,有些衣服从材质上判断,随便一件衣服折合人民币四五百根本不值。

唯一的优点是服装的剪裁,做得非常到位,尤其是裙装,肩膀,腰线收得很惊艳。



在澳洲生活的各方面,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吃的东西。澳洲的食材质量非常好,但是澳洲人真的很不会做饭,感叹了无数次当地人暴殄天物,浪费食材。当然澳洲人通常生活粗糙,心思本来也不全放在吃上。澳洲人在吃上省了很多时间。

澳洲早餐必然少不了咖啡,不少人早餐什么都可以不吃,就喝一杯咖啡。喝茶放糖和牛奶,感觉像自制奶茶。

午晚餐是炸土豆条,土豆块,鱼排,烧烤牛羊肉,蔬菜一般都生吃,种类也不多。看重食材的原汁原味,肉类不放生姜,闻着腥味还在,调料也很少,甚至有时连盐都之后加。有些人烧烤牛肉会放红酒感觉主要也不是为了去味而是上色。

可能正餐有些"食不知味",澳洲超市的零食大多都是重口味。第一次吃到Salt&Vinegar薯片的时候简直惊呆了,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零食。之后发现饼干也难逃厄运,不是一点味道都没有就是咸得要死。花了好一段时间当小白鼠,才终于找到一种觉得还OK的饼干。蛋糕本来是我的大爱,来了这边之后每次买蛋糕都战战兢兢怕踩雷,甜到掉牙,尤其是有些蛋糕最上面一层Topping,咽下去觉得比直接吃了一大口白糖还粘腻。

晚上大街小巷酒吧哪都不少,在国内去酒吧的以年轻人居多,在这里各个年龄段的人都爱去酒吧来一杯。

在国内很少吃冰淇淋,来这里之后发现冰淇淋很好吃。



澳洲地大人少,很多所谓城市还不如中国的一个城镇大,人口多。大部分城市都没有摩天大楼,广大的乡镇地区房子一般以一层楼为主,占地面积大。

房屋功能分区齐全:客厅,厨房,卧室,卫生间,洗衣房,阳台,院子,车库,游泳池。澳洲家庭一般养育三四个孩子,因此房子也都配三四个卧室以上,卫生间两个。

对于卫生,最深有感触的是卫生间,澳洲所有公共场所和住所内的卫生间,马桶纸都直接丢进马桶内冲走,放到垃圾篓的只有女士用的卫生斤而已。很多酒店还专门提供包裹卫生间的小塑料袋,即便没有塑料带,绝大多数人也会很自觉地包好,这样清洁工和客房服务员工作相对容易,生理和心理上好接受些,也不容易滋生病菌。之前去日本也是如此,只不过日本做得更细致,马桶坐垫都是可加热的,方便完还有冲洗和烘干屁屁的装置,简直极致!

国内由于人多和技术不到位,绝大多数的卫生间纸巾还都扔垃圾桶,视觉上难堪,也很容易细菌蔓延。

不过我个人有点心理障碍,在澳洲,所有的公共场所卫生间都只有坐便,又没有像日本那样提供消毒剂,使用起来总不免担心疾病传染。国内不少地方和家庭会安装蹲便器。

到目前为止,我住过的酒店,旅馆卫生都比较好,也听有些背包客说过卫生很差的住处。不过昆士兰和北领地都暖和,有不少人都反映过蟑螂的问题。

所有的旅馆按法律规定也必须有几间供残疾人入住的客房和洗手间,房间多处装有扶手。当地看到残疾人坐轮椅逛街逛超市。



澳洲大街上私家车为主,豪车比较少。不会开车就等于少了一条腿(说得好像就是我啊!)城市因为停车收费,有些停车场大车都进不去,所以人们开小车;乡镇上的车以排量大的车居多,各家各户车库也大,不少人车库都会预留两个及以上的车位。

公交车比较空,在偏远地区城市,坐公交车几乎看不到白人面孔,都是外国人和当地土著。车内部各处安装停车按钮,乘客要下车按一下就好,人少,车内一般都很安静。

残疾人带轮椅也可以坐公交,车门处有踏板可推轮椅,司机会下车帮忙。



此前看过一篇文章,专说澳洲人的"简单"。生活上各种习惯性从简,也可以说是"偷懒"。但是说到玩,澳洲人绝对懂享受,没辜负当地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

当地人最喜欢的度假方式是开车出去露营,前文提到的澳洲人不慕豪车,喜欢大车也跟这有关系,很多人在车顶安装帐篷,随便开到海边或公园里就可以度一个周末。四驱越野车最不受限制,哪都去得。

报当地旅游团的以国际游客和当地的老年人为主,其他的更愿意自己安排,毕竟旅游团的价格也是不便宜。澳洲不少人都没怎么出过国,走了很多国家的当地人要不就是老年人有钱有闲,要不就是特别爱旅行甚至为了猎奇。旅游公司卖得最多,对当地人来说最划算的是去巴厘岛,新西兰,好比中国人去东南亚一般,便宜实惠。

旅游碰到的最糟心的是被蚊子沙蝇咬,这玩意儿细小得很,不像国内,看到打死便是。通常都是咬完奇痒无比才察觉,这种氧忍无可忍,即便抓破出血也忍不住继续挠。

我在国内是很不招蚊子的,来了这边也未能幸免。今年2月在Gladstone被蚊子咬了好多处,将近一个月才见好,期间试了4种不同的药膏,泰国的,马来西亚的青草膏,澳洲诊所开的止痒药膏,我自己去药店买的药膏统统不顶用,最后到达尔文了才买了一种管用的。被咬处结痂了还留了疤,幸好我不是疤痕体质,疤痕慢慢也会淡的。



澳洲人生活简单很大程度上源于购物渠道和商品选择单一。偌大的澳洲,全国公认的大超市就两个:ColesWoolworth,大小城市,乡镇都有分布。超市商品的陈列简单明了,沿墙壁四周一圈,中间几个纵向排列的货架,通道宽敞,指示牌明确,找东西很方便。细看大类商品厂家,一个手能数完。因此多有钱,吃在嘴里的,用的身上的,也就这些东西。

看澳洲乡镇的房子外观,样式和颜色(白,灰,卡其色为主)也相差不大,可见各种装饰材料,涂料选择也差不太多,倒是间接地提高了大众审美。

国人在各类商品上的选择过多,又有凡事都想高出一头的心理,标新立异,导致多处的杂乱无章,适得其反。



澳洲人最大的娱乐方式就是去泡吧喝酒聊天。国内过来的老年移民在大城市的唐人街还好些,如果居住到这边的小城市,多少会不适应,没人跳广场舞,打太极拳,打字牌,按摩泡脚又太贵,语言也不利索,尬聊都没得可聊。

想去邻居家串门,很多乡镇所谓邻居都隔了几里路。电视打开也听不懂,总不能天天闷在家里看电影吧?

如果想把父母从国内接过来度假行,长住的绝对要三思。

Melody Jane | 作者

公众号:澳新间隔年 | 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继续阅读 » 评论 (0)


918日是我抵达澳洲整一周年,拖了几天才写完这篇总结。之前有朋友在考虑移民澳洲,打听这边的生活工作情况。

工作稍后再谈,这篇先讲生活方面。

我这一年里,除了周六日双休外,由于主客观的原因,有2个半月休假闲逛的日子。

曾经很羡慕当老师的人,一年有寒假暑假3个月不上班;我缺乏耐心,也不想关在象牙塔里,从来没想过要去当老师。

澳洲1年的时间线如下:


09.18-10.02 

昆士兰州Mareeba换宿2周(差2天);


10.02-10.26 

昆士兰州Cairns 游荡了近一个月,工作断断续续;


10.26-03.17 

昆士兰州Heron Island, Gladstone 岛上工作4个月多9天(03.02结束工作);

工作期间请了一周假出去玩。


03.17-04.11 

在路上,昆士兰州,飞布里斯班去Hervey Bay,住了将近3周,飞去New Castle,再RoadtripHervey Bay;


04.12-9.18 北领地Darwin工作了5个月多1周。

工作期间请了一周假出去玩(到9.29,工作6个月差9天)。

由于我只在昆士兰州和北领地度过,其他各州没去过,以下叙述并不具有绝对的准确性,仅供参考。

通过写公众号认识了一些朋友,有一些未曾谋面,但是也在微信上偶尔聊天。听闻有些小伙伴遭遇挫折每每有些灰心丧气,想逃回国去。

对于身在澳洲的种种,我也有不少要吐槽的,但是比起整体的幸福感都不算什么。我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万事不可能完美,只要符合自己的心意就满足了。

来之前大致做了全年计划,今天来看,并未完全实行。原本我的计划是跟着气候走,待在暖和的地方。这可能源于在北京工作的七八年,受够了北京每年近乎5个月的冬季。

第一站抵达凯恩斯的第二天我就去邮局把冬天的衣服悉数寄回了国内。在澳洲的这一整年,我一直都在过夏天。半年在阳光明媚的昆士兰州,南半球冬季昆士兰微寒的时候,我立即北上到了北领地。



来澳洲后很少逛街了,衣服太难买了。一是码数偏大,二材料太次,三太暴露,四价格太贵。

我没在悉尼/墨尔本等大城市待过,以北领地首府达尔文为例,这边的服装店不管价格高低,除了宴会装,日常服装一水的大妈风。码数太大可以理解,当地人大块头高个子多。

衣服的材质以聚酯纤维为主,衣服挺括有型,但是穿着不够透气,并不舒服。我买衣服一般都会看标签,选择棉麻,(内衣锦纶,氨纶),睡衣瑜伽服也会选竹纤维,再生纤维,莫代尔材质。

这边的衣服上身后背,胸,肚脐,大腿各种部位大幅暴露,在国内穿这种衣服出门估计回头率得98%以上了。这种设计的衣服我这种平板身材也撑不起来。

当地不少晚装店,可能由于party太多太频繁。

不得不说,人种差异,西方女孩只要不肥胖,随便抓一个,身材都没得说,大小腿匀称,曲线玲珑,看脸,眉眼深邃,鼻梁高挺,从东方人的审美来看都是美女了。只有一点美中不足,很多西方人,不论男女,全身各处毛发太发达,毛孔自然也大些,体味重,年龄稍长,皮肤便显得粗糙。

衣服价格有贵有便宜,有些衣服从材质上判断,随便一件衣服折合人民币四五百根本不值。

唯一的优点是服装的剪裁,做得非常到位,尤其是裙装,肩膀,腰线收得很惊艳。



在澳洲生活的各方面,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吃的东西。澳洲的食材质量非常好,但是澳洲人真的很不会做饭,感叹了无数次当地人暴殄天物,浪费食材。当然澳洲人通常生活粗糙,心思本来也不全放在吃上。澳洲人在吃上省了很多时间。

澳洲早餐必然少不了咖啡,不少人早餐什么都可以不吃,就喝一杯咖啡。喝茶放糖和牛奶,感觉像自制奶茶。

午晚餐是炸土豆条,土豆块,鱼排,烧烤牛羊肉,蔬菜一般都生吃,种类也不多。看重食材的原汁原味,肉类不放生姜,闻着腥味还在,调料也很少,甚至有时连盐都之后加。有些人烧烤牛肉会放红酒感觉主要也不是为了去味而是上色。

可能正餐有些"食不知味",澳洲超市的零食大多都是重口味。第一次吃到Salt&Vinegar薯片的时候简直惊呆了,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零食。之后发现饼干也难逃厄运,不是一点味道都没有就是咸得要死。花了好一段时间当小白鼠,才终于找到一种觉得还OK的饼干。蛋糕本来是我的大爱,来了这边之后每次买蛋糕都战战兢兢怕踩雷,甜到掉牙,尤其是有些蛋糕最上面一层Topping,咽下去觉得比直接吃了一大口白糖还粘腻。

晚上大街小巷酒吧哪都不少,在国内去酒吧的以年轻人居多,在这里各个年龄段的人都爱去酒吧来一杯。

在国内很少吃冰淇淋,来这里之后发现冰淇淋很好吃。



澳洲地大人少,很多所谓城市还不如中国的一个城镇大,人口多。大部分城市都没有摩天大楼,广大的乡镇地区房子一般以一层楼为主,占地面积大。

房屋功能分区齐全:客厅,厨房,卧室,卫生间,洗衣房,阳台,院子,车库,游泳池。澳洲家庭一般养育三四个孩子,因此房子也都配三四个卧室以上,卫生间两个。

对于卫生,最深有感触的是卫生间,澳洲所有公共场所和住所内的卫生间,马桶纸都直接丢进马桶内冲走,放到垃圾篓的只有女士用的卫生斤而已。很多酒店还专门提供包裹卫生间的小塑料袋,即便没有塑料带,绝大多数人也会很自觉地包好,这样清洁工和客房服务员工作相对容易,生理和心理上好接受些,也不容易滋生病菌。之前去日本也是如此,只不过日本做得更细致,马桶坐垫都是可加热的,方便完还有冲洗和烘干屁屁的装置,简直极致!

国内由于人多和技术不到位,绝大多数的卫生间纸巾还都扔垃圾桶,视觉上难堪,也很容易细菌蔓延。

不过我个人有点心理障碍,在澳洲,所有的公共场所卫生间都只有坐便,又没有像日本那样提供消毒剂,使用起来总不免担心疾病传染。国内不少地方和家庭会安装蹲便器。

到目前为止,我住过的酒店,旅馆卫生都比较好,也听有些背包客说过卫生很差的住处。不过昆士兰和北领地都暖和,有不少人都反映过蟑螂的问题。

所有的旅馆按法律规定也必须有几间供残疾人入住的客房和洗手间,房间多处装有扶手。当地看到残疾人坐轮椅逛街逛超市。



澳洲大街上私家车为主,豪车比较少。不会开车就等于少了一条腿(说得好像就是我啊!)城市因为停车收费,有些停车场大车都进不去,所以人们开小车;乡镇上的车以排量大的车居多,各家各户车库也大,不少人车库都会预留两个及以上的车位。

公交车比较空,在偏远地区城市,坐公交车几乎看不到白人面孔,都是外国人和当地土著。车内部各处安装停车按钮,乘客要下车按一下就好,人少,车内一般都很安静。

残疾人带轮椅也可以坐公交,车门处有踏板可推轮椅,司机会下车帮忙。



此前看过一篇文章,专说澳洲人的"简单"。生活上各种习惯性从简,也可以说是"偷懒"。但是说到玩,澳洲人绝对懂享受,没辜负当地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

当地人最喜欢的度假方式是开车出去露营,前文提到的澳洲人不慕豪车,喜欢大车也跟这有关系,很多人在车顶安装帐篷,随便开到海边或公园里就可以度一个周末。四驱越野车最不受限制,哪都去得。

报当地旅游团的以国际游客和当地的老年人为主,其他的更愿意自己安排,毕竟旅游团的价格也是不便宜。澳洲不少人都没怎么出过国,走了很多国家的当地人要不就是老年人有钱有闲,要不就是特别爱旅行甚至为了猎奇。旅游公司卖得最多,对当地人来说最划算的是去巴厘岛,新西兰,好比中国人去东南亚一般,便宜实惠。

旅游碰到的最糟心的是被蚊子沙蝇咬,这玩意儿细小得很,不像国内,看到打死便是。通常都是咬完奇痒无比才察觉,这种氧忍无可忍,即便抓破出血也忍不住继续挠。

我在国内是很不招蚊子的,来了这边也未能幸免。今年2月在Gladstone被蚊子咬了好多处,将近一个月才见好,期间试了4种不同的药膏,泰国的,马来西亚的青草膏,澳洲诊所开的止痒药膏,我自己去药店买的药膏统统不顶用,最后到达尔文了才买了一种管用的。被咬处结痂了还留了疤,幸好我不是疤痕体质,疤痕慢慢也会淡的。



澳洲人生活简单很大程度上源于购物渠道和商品选择单一。偌大的澳洲,全国公认的大超市就两个:ColesWoolworth,大小城市,乡镇都有分布。超市商品的陈列简单明了,沿墙壁四周一圈,中间几个纵向排列的货架,通道宽敞,指示牌明确,找东西很方便。细看大类商品厂家,一个手能数完。因此多有钱,吃在嘴里的,用的身上的,也就这些东西。

看澳洲乡镇的房子外观,样式和颜色(白,灰,卡其色为主)也相差不大,可见各种装饰材料,涂料选择也差不太多,倒是间接地提高了大众审美。

国人在各类商品上的选择过多,又有凡事都想高出一头的心理,标新立异,导致多处的杂乱无章,适得其反。



澳洲人最大的娱乐方式就是去泡吧喝酒聊天。国内过来的老年移民在大城市的唐人街还好些,如果居住到这边的小城市,多少会不适应,没人跳广场舞,打太极拳,打字牌,按摩泡脚又太贵,语言也不利索,尬聊都没得可聊。

想去邻居家串门,很多乡镇所谓邻居都隔了几里路。电视打开也听不懂,总不能天天闷在家里看电影吧?

如果想把父母从国内接过来度假行,长住的绝对要三思。

Melody Jane | 作者

公众号:澳新间隔年 | 来源

澳打君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点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收起阅读 » 评论 (0)

澳洲三年回顾:打工度假及后WHV时代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1 次浏览 • 2018-09-27 12:39 • 来自相关话题

2013年,新加坡

我在一家国际非营利机构的新加坡总部做青年国际志愿者项目经理,每年两次送志愿者出国前,我会给大家做一个一天的培训以便让大家做好应对不同文化和生活环境的准备。其中一个部分是让大家了解文化适应的五个阶段:蜜月期(honeymoon)-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逐渐调整适应期(gradual adjustment)—二元文化视角(biculturalism)-母国文化冲击(reverse culture shock)。那时候的我告诉大家,从一开始的兴奋好奇到受到文化冲击遇到一些挫折产生一些负面情绪是正常的过程,并推荐了一些应对文化冲击的tips。


图:2013年在新加坡举办的国际志愿者出国准备会(作者第一排中间)


图:我在新加坡的5国多元文化团队

2015年7月,北京

我辞掉了在北京新东方做雅思老师的工作,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当时我做的是国际商务拓展,第一次出差,途径香港谈成了一笔业务后,飞到巴厘岛谈项目。有一天傍晚,微风吹拂着窗外的椰子树,远离都市的喧嚣,我问自己:为什么人建造了一座座钢铁森林住在里面却越来越不快乐?出差回国后,一些强烈的情绪开始发酵。在一个团队内竞选leader的早上,我起了个大早迎着日出坐公交到景山公园,当我登顶景山俯瞰晨雾(霾)中的紫禁城时,内心仿佛多了许多勇气:历史大浪淘沙,最后留下的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当天我起草了辞职信,离开了读书工作5年的北京。

2015年8月,西部小城

离开北京后在家休整,某一天突然看到澳大利亚即将开放对中国第一批打工度假。我在大约2012年就读过吴非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的那本书《打工旅行:一年实现一个梦》,对打工度假签证很好奇。而澳大利亚对我有着独特的意义:来自六线小城的我,在初一的时候经过外教的推荐,受到澳洲本地一家教育基金会赞助,去墨尔本当地游学。那一次澳洲之行,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走向世界的种子。所以高考那年报的全是北京上海的大学,希望能离外面的世界更近一些。大学期间也努力争取各种交换、国际比赛、国际会议或者志愿者的机会去过亚、欧、北美等10余个国家。抢到签证预约的那一刻,其实心情是有点复杂的:一方面因为未知而好奇激动,另一方面又没有明确的目标而有点焦虑。当时我收到了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面试,也收到了世界联合学院UWC的工作面试。不过最后,大家可能都猜到了,我选择了那条充满未知的道路。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图:上:2004年我第一次来澳洲游学遇到的朋友于墨尔本当地小学;2016墨尔本重逢

2015年年底,悉尼

我与澳洲的再次相遇之蜜月期。
在我刚登陆悉尼的那天下午,我就乘火车去了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见到了彼时还在读法律博士的大学室友。那天她带着我一路走过海德公园、悉尼中央商务区,一路上的感觉就是悉尼这座城市干净又有秩序。随后几天我好奇心爆棚,每天日行万步,在海德公园和皇家植物园漫步时总会感叹:原来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可以和自然这么和谐,这么美!周末去邦迪海滩晒太阳,跟三五好友去蓝山徒步,学游泳,跟朋友一起做饭,享受生活的种种美好。回想那之前的都市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偶尔的聚餐,熬夜、压力、焦虑常有,却没有时间好好生活。在悉尼住过一个北部富人区带泳池的大房子,小时候看《小鬼当家》系列的小小梦想算是体验了一回。这大概就是蜜月期。


图:拜访悉尼的野生动物园,眼前是动物,背景是悉尼城市天际线,也是很神奇

2016年初,悉尼&墨尔本

被culture shock。

在悉尼散漫地当了几周游客,过了圣诞节元旦之后,一想到乘以5的汇率,还是觉得要赶紧找工作。刚开始目标很高,毕竟自己英语过关,又有英语国家工作经验,只是不知道从何入手。后来某一天突然大开脑洞,竟然得出的结论-作为一个华人我的比较优势就应该去华人聚居区找工作...然后,估计大家都猜到了。没错,雅思口语8.5的我在悉尼做过远低于最低法定薪资的工作,即所谓"黑工"。第一份工作是chinatown的面包店,工资低到只有8刀,真是应了那句"悉尼墨尔本的华人店工资不过八九不离十"。在连续上班两天,每天站了11个小时,却不知道何时能拿到薪水,我开始怀疑人生。当时店里的香港WHVer除了这份工还有在一个酒店做housekeeping,她说那边的待遇好很多。而店里的印尼和中国留学生干了很久,当我问他们老板给这么低的工资他们怎么可以干这么久,她们说虽然工资低但老板包午饭,工时稳定所以劝我我应该知足。后来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辞了这份工作。后来也在连锁奶茶店试过工,培训期间算是满足了好奇心,但工资依然很坑,培训期间6刀,转正之后12刀。我记得那时候我去一家Chatswood的中餐厅面试,老板还语重心长跟我说什么因为华人餐馆恶性竞争,整体定价没法提高,利润微薄,所以华人餐馆工资低是不可避免的。现在回头看,觉得当时的自己真傻,竟然差点信了这些话。后来在悉尼市中心一家连锁英语培训机构找了一份雅思老师的工作,时薪25刀,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总比那些"黑工"好多了。只是我内心却又一次问自己:我辞掉北京新东方的雅思老师工作,跑了这么一大圈来澳洲又来当雅思老师,何必这么折腾呢?


图:在悉尼皇家植物园树下沉思的我

现在有时我也会看一些打工度假的经验分享,看到那些在海岛、滑雪场、观鲸船上工作等炫酷的经历,也会感叹生不逢时。我们第一批打工度假资讯远远没有现在发达,思路也比较受限。假如我能重新再来一次澳洲WHV, 我希望自己思路更开阔,不要给自己设限那么多,不要怕失败,多去尝试新的领域,以及对内心那个不断自我批判"You are not good enough, you can't do that"的声音说"I'm not gonna listen to you"。

离开悉尼,在12年后重新回到墨尔本时,却发现它并不如记忆中那般美好。阴沉的天气,不想再做"黑工"但竟然有些羡慕拿着12刀薪资中餐馆卖苦力的WHV小伙伴--毕竟总比只花钱没收入好,大概由于汇率差,那时候觉得12刀其实也不是很糟糕,但又不知道好的工作该从哪里下手。后来通过Helpx到一个爸爸是澳洲人妈妈是新西兰人的家庭换宿,打算以此来节省一些开支。这个家庭爸爸主内妈妈主外。我到的第一天住家爸给我展示了家里的空间,以及各种清洁工具的使用方法。然后接下来的两周,我晾衣收衣做饭打扫卫生,有时跟小朋友们玩,那期间做了我长那么大以来最多的家务。有一天当我又抱着一大桶他们全家四口的衣服出去晾时,我又问自己:这样整日为家务琐事忙碌,是我想要的生活吗?那时候的我越来越迷茫,不知道来澳洲打工度假是否是个正确的选择。


图:在大洋路阿波罗贝背包旅行登高望远

来澳洲已经是我第四次非短暂旅行的海外生活,然而即使明白文化适应阶段的理论,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仍然会不淡定和迷茫痛苦。

2016年4-12月,珀斯

逐渐调整适应期。

在跟珀斯的一个WHV小伙伴通了一通电话后,我逃离了天气阴沉让我觉得有些压抑的墨尔本,因为她告诉我说珀斯不仅晴天多,而且她做的两份工都是合法薪资的"白工"。带着许多期望,我在短暂的两周日本之行后来到了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西澳珀斯。第一次知道珀斯这座城市是2015年在家休整时追《爸爸去哪儿3》,还因为诺一去学了一阵子法语。然而,我来到珀斯前在离开成田机场时丢了钱包…当我回到澳洲发现钱包丢了的时候,我当时心想:在澳洲的一切都如此不顺利,也许我做了个错误的选择?当时真的有冲动想买张机票就此结束打工度假,回国找份工作。不过最后幸运的是,当我联系上成田机场失物招领服务,他们说有人捡到了我的钱包,我觉得我应该再试一试。


图:和下午茶店的同事们聚会打保龄球

在漫长的等待钱包从日本寄回来的过程中,我开始在珀斯找工作。其实我运气可能真的不太好,来到珀斯的时候是4月中,那时候入秋的珀斯也没有很多晴天,更糟糕的是工作也不好找。我记得有一天,租住的sharehouse里很阴冷,我跑到外面晒太阳想暖和暖和身子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要不我北上去达尔文吧,逃离这个看似没有希望的珀斯。不过当时真的没钱再移动了,所以还是硬着头皮找工作。其实很多时候,在WHV的前提下,英文好并不是最重要的找到工作的因素。像我这种英文虽好,但脸皮薄又习惯自我否定的人,天知道最后能去扫街找工作得鼓起多少勇气。转机出现在一份西餐厅抛出的橄榄枝。我刚到珀斯住YHA时,认识了一位聊的来的荷兰姑娘,后来她说她要离职了建议我去他们店试一试。结果我去投简历那天,发现这是一家在CBD的商务西餐厅,就是那种我扫街根本没勇气进去的那种高级西餐厅...但还是fake it until I make it,简单面试之后安排了试工。其实试工那天我是很懵的,虽然之前在网上看过一些经验贴,但毕竟没在西餐厅工作过。从了解菜单,到用电单系统,到serve酒水和菜,再到吧台服务…那晚我本来以为我这么小白,肯定是没戏了,强撑到最后,经理说"今晚干得很不错,你被录用了",就这样得到了第一份时薪22刀多的"白工"。其实那份工作并没有做多久,但是成为后面再去做其他合法工作的跳板。后来我在西澳度过了我WHV剩下的八个月,在下午茶店、现代韩式餐馆、连锁咖啡厅Dome、Royal Show皇家秀工作过,也在西澳西南部的小镇Balingup静修中心换过宿。


图:在珀斯皇家秀Royal Show的游戏摊位工作

在这期间因为有了稳定的收入,生活慢慢步入正轨。以前都是脑力工作,现在做做体力工作好像也是难得的人生体验。记得那时候我在下午茶店,周六周日特别忙,很多baby shower或者hens party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士们,一波又一波品尝着精致的茶点,我们就要快速要高质量地服务。我记得刚开始因为我手很小,专业侍酒的动作我都拿不稳酒瓶。高端餐厅需要手端三个盘子我刚开始也做不好。那时候觉得压力特别大,整天担心我会在侍酒的时候把酒瓶砸到桌子上,或者盘子掉地上之类的惨剧。那时我的澳洲经理鼓励我说:你用心练习,练多了就会锻炼出hospitality muscles(服务业人员特有的肌肉) ,这些技术活就会容易了。那期间一个很有趣的文化观察是:下午茶店的员工很多元。经理是本地人,大学读的是法律,但因为当时珀斯法律毕业生不好找工作,他就继续做上大学时就开始做的服务行业。下班后有时大家员工聚会喝点啤酒或者香槟,他还热衷于给我们讲澳洲法律。店里的员工当时有一个法国WHV, 一个爱沙尼亚WHV转伴侣签的女生,两个本地西人大学生,还有我。下班后闲聊时,得知店里的本地大学生员工,不仅学习还要打工挣钱还要做不给工资的实习,那时候觉得澳洲学生太厉害了。

结果一年后,当我也开始在学习实习打工之间奔波的时候,我才发现人不被推一把真不知道自己潜力有多大。


图:在珀斯Scarborough beach学习冲浪

这期间,我也在工作和活动中认识了一些聊的来的WHV或者留学生伙伴,大家有时候会聚餐,去海滩,去公路旅行…在郁金香开放的季节,我的韩国朋友教会了我滑滑板。那时候我渐渐有一种把珀斯当成在澳洲的家的感觉。

然而好景不长,WHV期间认识的一些聊得来的朋友终归要离开。后来因为转了学签自己留了下来,有一阵子感觉大家都离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因为不断告别感觉不想再打开心扉去结交新的朋友。那时候才深深感受到文化适应的阶段并不是线性前进的,而是不断反复。像是在我逐渐适应澳洲生活的过程中,还是会因为经历越多,越遇到一些以前不曾遇到的新情况和挑战。


图:和各国WHVer在海边烧烤聚餐

2017年初-至今,珀斯&布里斯班

WHV转学签,在逐渐适应基础上依然遇到新的挑战和挫折,开始发展二元文化视角

2017年初开学之前因为一个比较大的项目上遭受了挫折,再加上和德国前任感情上不顺,整个人经历了很长时间的低谷。但还是要每天带着面具去上学去打工,回到居住环境不理想的合租房,感觉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让我真正放松下来的。那时候其实已经到了有些厌学的程度。我学的是社工,社工因为主要服务的对象都是社会最边缘最脆弱的群体,所以经常会看到社会很多阴暗面。我当时的心态真的是:我自己的生活已经够糟糕了,我怎么还能去帮助别人?自我怀疑和强烈的逃离感,让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继续把这个社工硕士读完。刚开始我内心还在挣扎,因为以前在国内对于心理健康mental health了解很少,又因为人们的误解和污名化(stigmatise)很严重, 所以宁愿憋在心里也不想去心理咨询。


图:在澳洲本地学校做社工实习

在学校里,又是经历新的文化差异。我读的社工硕士课程很多mature age学生,也就是大家是本科毕业后有了工作经验再回来读书,所以很少人是我的同龄人。虽然多元的年龄文化专业背景让我受益多元的视角,但也少了一些在国内上学时和同学们做社团或者很燃很青春的事。澳洲这边的学生很少住(因为住校太贵了!想象一下自己租房一周平均150刀就算加上吃饭一共250刀,住校一周400多刀还可能只包1餐是什么感受)。学校里的一些社团办的活动又大多针对本科生,这种不高不低的处境搞得自己有点socially isolated…感觉像个局外人。Social isolation是影响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在我面临多重压力源,负面情绪没有出口,又没有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时,那时候整个人都糟透了,真想像鸵鸟一样找个洞把头埋进去。后来,终于打破那些犹豫,跟学校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聊过(这个心理咨询服务对学生免费)之后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虽然生活中挑战仍在,但也许是有了一种新的看待生活的视角,也开始做mindfulness正念练习,让自己的大脑不会胡思乱想太多而引发不必要的负面情绪。


图:我在西澳大学小组作业的同学们

再后来,在课堂上我们学习了社会心理生理等综合因素对于人的影响,包括后来还有制度性的安排对个体的wellbeing(比如有些社会制度会让贫者更贫,或者遭受代际创伤的土著群体不断将创伤延续落入恶性循坏的圈套)的影响,才发现以前自己看待问题太狭隘。也从那时起对于心理健康更感兴趣,在学校参加了同辈健康教育志愿者(peer health educator)推广提升心理健康的方式。


图:在西澳大学进行心理健康同辈教育推广

再后来因为自己对于澳洲历史的进一步了解和平时对主要社会议题和新闻的关注,越来越能跟本地同学站在同一个高度看问题。而从这之中我也进一步提升了主动学习、批判思考的能力。当我了解到英国殖民澳大利亚对于有着超过5万年历史的土著人的文明和生活方式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一手制造了"被偷走的一代"这样的时代悲剧,给土著人造成了深重的代际创伤,而如今土著人在各方面的问题其实都与这个有关。想到初来澳洲时听到的"阿宝很危险"的说法,意识到这种说法一方面非常有歧视性(阿宝来自于以前英文中对澳洲土著人的歧视性称呼Abo, 正确地称呼土著人的名词是Aboriginal people或者Indigenous people, 如果是托雷斯海峡的土著人还有另一个专有名字Torres Strait Islander),一方面又显示出对历史的无知而可能造成更多的隔阂和伤害。如果我们从未深入地了解澳洲的历史,而只是在附和那个"阿宝很危险"的刻板印象,那我们就是在无意识中成了无知的种族主义者,也错失了一个机会去了解澳洲的核心问题。


图:在珀斯Cottesloe beach参加年轻人发起的非土著&土著和解活动,手里拿着的牌子上是土著语

在后来越来越深入了解澳洲文化社会的过程中,我也更加积极地参与到社区建设中。我在本地中学做过学校社工实习,也在几间不同的非营利性组织做过志愿者。比如针对丧失亲人的小孩子的死亡和哀悼支持教育,针对生活在家人有精神疾病的家庭中的孩子的支持服务,针对重病儿童的支持服务、给难民发放过生活物资、探访过社会孤立的弱势群体、也在五星酒店为儿童基金会年度筹款活动助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了解到了许多有创意的公益服务,比如通过冲浪来丰富自闭症儿童的生活,通过骑马和航行来支持残疾人建立自信和发展社会技能等。我在参与社区服务的过程中,见到了来自多元背景的志愿者,也从服务他人的过程中丰富了自己的人生,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


图:在澳洲本地人家感受澳洲圣诞传统

开始上学后,我切身感受到了作为国际学生的种种挑战。一开始也只是感到无奈,有时和同学朋友吐吐槽。但当我上学期学了社会政策这门课,更深入了解了澳洲的主要社会议题和Advocacy方法之后,我的态度转变了。 I don't wanna be just complaining and part of the problem, but I wanna be part of the solution。于是我申请了我们学院的student council,也即将在10月初竞选我所在的昆士兰大学学生会的国际学生代表。


图:在TEDxUQ团队做志愿者

回头看,如果我不去探索打工度假之外的澳洲社会,也许我不会在2016年年初参加悉尼大学的Open Day—我至今仍记得那个下雨的早上放着哈利波特背景音乐的悉尼大学哈利波特楼和那个可能改变了我后来在澳洲轨迹的关于社工的学科讲座。

如果我不去积极了解澳洲的文化和社会运作,我不可能像今天一样可以在社工这门非常本地化的学科里和澳洲同学深入讨论社会议题,也不可能有知识和勇气去参与政党竞选制度下的学生会并且做学生社区调研和竞选团队政策讨论。

如果我没有去拓展自己的视野,可能我WHV结束的那一年就会离开澳洲,并且带着表层的理解"这个国家人口少国内市场不大没什么发展空间华人很难融入主流社会"而错失了许多机会去了解这个社会值得我们学习的人性化设计和实践。

如果没有那么多尝试,可能我不会有从文化冲击阶段向更高层次的文化适应和二元文化视角进阶。

看完我的故事,知道了文化适应阶段理论的你,是否会在你的打工度假和后打工度假留学时代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呢?如果我有什么建议,我会说:保持开放的心态,遇到不同不要急于基于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下结论好与不好,而是尝试去理解一种新的视角,更积极地了解所在地的文化和社会运作方式,建立自己的支持网络,从新的文化中学习成长。


如果你也有兴趣了解更多澳洲的历史文化社会和时代背景,我和澳打君平台合作推出了趣味澳洲文化课,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学习,提升自己的眼界和批判思考能力,了解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在澳洲把握更多机会,

丰富自身体验。

make the most of your time in Australia!

请点击"阅读原文"或复制下方链接查看详情:

https://m.weishi100.com/mweb/series?id=1023575

9/29(周六)之前报名,还可以获得40元微信钱包返现(也就是88元=8节课!)以及一次一对一whv咨询机会:第一站选择哪里落地?如何快速找适合自己的工作?修改简历,等等接地气的技能,帮你一一搞定!

如有任何关于课程的问题,欢迎添加天天老师微信: ttlovelife365
关于课程的详细信息,可以点击下方链接:

澳洲打工度假者必懂的趣味澳洲语言文化课 | 2.0

Sarah天天 | 作者

公众号:天天探索世界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继续阅读 » 评论 (0)

2013年,新加坡

我在一家国际非营利机构的新加坡总部做青年国际志愿者项目经理,每年两次送志愿者出国前,我会给大家做一个一天的培训以便让大家做好应对不同文化和生活环境的准备。其中一个部分是让大家了解文化适应的五个阶段:蜜月期(honeymoon)-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逐渐调整适应期(gradual adjustment)—二元文化视角(biculturalism)-母国文化冲击(reverse culture shock)。那时候的我告诉大家,从一开始的兴奋好奇到受到文化冲击遇到一些挫折产生一些负面情绪是正常的过程,并推荐了一些应对文化冲击的tips。


图:2013年在新加坡举办的国际志愿者出国准备会(作者第一排中间)


图:我在新加坡的5国多元文化团队

2015年7月,北京

我辞掉了在北京新东方做雅思老师的工作,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当时我做的是国际商务拓展,第一次出差,途径香港谈成了一笔业务后,飞到巴厘岛谈项目。有一天傍晚,微风吹拂着窗外的椰子树,远离都市的喧嚣,我问自己:为什么人建造了一座座钢铁森林住在里面却越来越不快乐?出差回国后,一些强烈的情绪开始发酵。在一个团队内竞选leader的早上,我起了个大早迎着日出坐公交到景山公园,当我登顶景山俯瞰晨雾(霾)中的紫禁城时,内心仿佛多了许多勇气:历史大浪淘沙,最后留下的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当天我起草了辞职信,离开了读书工作5年的北京。

2015年8月,西部小城

离开北京后在家休整,某一天突然看到澳大利亚即将开放对中国第一批打工度假。我在大约2012年就读过吴非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的那本书《打工旅行:一年实现一个梦》,对打工度假签证很好奇。而澳大利亚对我有着独特的意义:来自六线小城的我,在初一的时候经过外教的推荐,受到澳洲本地一家教育基金会赞助,去墨尔本当地游学。那一次澳洲之行,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走向世界的种子。所以高考那年报的全是北京上海的大学,希望能离外面的世界更近一些。大学期间也努力争取各种交换、国际比赛、国际会议或者志愿者的机会去过亚、欧、北美等10余个国家。抢到签证预约的那一刻,其实心情是有点复杂的:一方面因为未知而好奇激动,另一方面又没有明确的目标而有点焦虑。当时我收到了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面试,也收到了世界联合学院UWC的工作面试。不过最后,大家可能都猜到了,我选择了那条充满未知的道路。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图:上:2004年我第一次来澳洲游学遇到的朋友于墨尔本当地小学;2016墨尔本重逢

2015年年底,悉尼

我与澳洲的再次相遇之蜜月期。
在我刚登陆悉尼的那天下午,我就乘火车去了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见到了彼时还在读法律博士的大学室友。那天她带着我一路走过海德公园、悉尼中央商务区,一路上的感觉就是悉尼这座城市干净又有秩序。随后几天我好奇心爆棚,每天日行万步,在海德公园和皇家植物园漫步时总会感叹:原来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可以和自然这么和谐,这么美!周末去邦迪海滩晒太阳,跟三五好友去蓝山徒步,学游泳,跟朋友一起做饭,享受生活的种种美好。回想那之前的都市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偶尔的聚餐,熬夜、压力、焦虑常有,却没有时间好好生活。在悉尼住过一个北部富人区带泳池的大房子,小时候看《小鬼当家》系列的小小梦想算是体验了一回。这大概就是蜜月期。


图:拜访悉尼的野生动物园,眼前是动物,背景是悉尼城市天际线,也是很神奇

2016年初,悉尼&墨尔本

被culture shock。

在悉尼散漫地当了几周游客,过了圣诞节元旦之后,一想到乘以5的汇率,还是觉得要赶紧找工作。刚开始目标很高,毕竟自己英语过关,又有英语国家工作经验,只是不知道从何入手。后来某一天突然大开脑洞,竟然得出的结论-作为一个华人我的比较优势就应该去华人聚居区找工作...然后,估计大家都猜到了。没错,雅思口语8.5的我在悉尼做过远低于最低法定薪资的工作,即所谓"黑工"。第一份工作是chinatown的面包店,工资低到只有8刀,真是应了那句"悉尼墨尔本的华人店工资不过八九不离十"。在连续上班两天,每天站了11个小时,却不知道何时能拿到薪水,我开始怀疑人生。当时店里的香港WHVer除了这份工还有在一个酒店做housekeeping,她说那边的待遇好很多。而店里的印尼和中国留学生干了很久,当我问他们老板给这么低的工资他们怎么可以干这么久,她们说虽然工资低但老板包午饭,工时稳定所以劝我我应该知足。后来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辞了这份工作。后来也在连锁奶茶店试过工,培训期间算是满足了好奇心,但工资依然很坑,培训期间6刀,转正之后12刀。我记得那时候我去一家Chatswood的中餐厅面试,老板还语重心长跟我说什么因为华人餐馆恶性竞争,整体定价没法提高,利润微薄,所以华人餐馆工资低是不可避免的。现在回头看,觉得当时的自己真傻,竟然差点信了这些话。后来在悉尼市中心一家连锁英语培训机构找了一份雅思老师的工作,时薪25刀,虽然不是特别高,但总比那些"黑工"好多了。只是我内心却又一次问自己:我辞掉北京新东方的雅思老师工作,跑了这么一大圈来澳洲又来当雅思老师,何必这么折腾呢?


图:在悉尼皇家植物园树下沉思的我

现在有时我也会看一些打工度假的经验分享,看到那些在海岛、滑雪场、观鲸船上工作等炫酷的经历,也会感叹生不逢时。我们第一批打工度假资讯远远没有现在发达,思路也比较受限。假如我能重新再来一次澳洲WHV, 我希望自己思路更开阔,不要给自己设限那么多,不要怕失败,多去尝试新的领域,以及对内心那个不断自我批判"You are not good enough, you can't do that"的声音说"I'm not gonna listen to you"。

离开悉尼,在12年后重新回到墨尔本时,却发现它并不如记忆中那般美好。阴沉的天气,不想再做"黑工"但竟然有些羡慕拿着12刀薪资中餐馆卖苦力的WHV小伙伴--毕竟总比只花钱没收入好,大概由于汇率差,那时候觉得12刀其实也不是很糟糕,但又不知道好的工作该从哪里下手。后来通过Helpx到一个爸爸是澳洲人妈妈是新西兰人的家庭换宿,打算以此来节省一些开支。这个家庭爸爸主内妈妈主外。我到的第一天住家爸给我展示了家里的空间,以及各种清洁工具的使用方法。然后接下来的两周,我晾衣收衣做饭打扫卫生,有时跟小朋友们玩,那期间做了我长那么大以来最多的家务。有一天当我又抱着一大桶他们全家四口的衣服出去晾时,我又问自己:这样整日为家务琐事忙碌,是我想要的生活吗?那时候的我越来越迷茫,不知道来澳洲打工度假是否是个正确的选择。


图:在大洋路阿波罗贝背包旅行登高望远

来澳洲已经是我第四次非短暂旅行的海外生活,然而即使明白文化适应阶段的理论,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仍然会不淡定和迷茫痛苦。

2016年4-12月,珀斯

逐渐调整适应期。

在跟珀斯的一个WHV小伙伴通了一通电话后,我逃离了天气阴沉让我觉得有些压抑的墨尔本,因为她告诉我说珀斯不仅晴天多,而且她做的两份工都是合法薪资的"白工"。带着许多期望,我在短暂的两周日本之行后来到了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西澳珀斯。第一次知道珀斯这座城市是2015年在家休整时追《爸爸去哪儿3》,还因为诺一去学了一阵子法语。然而,我来到珀斯前在离开成田机场时丢了钱包…当我回到澳洲发现钱包丢了的时候,我当时心想:在澳洲的一切都如此不顺利,也许我做了个错误的选择?当时真的有冲动想买张机票就此结束打工度假,回国找份工作。不过最后幸运的是,当我联系上成田机场失物招领服务,他们说有人捡到了我的钱包,我觉得我应该再试一试。


图:和下午茶店的同事们聚会打保龄球

在漫长的等待钱包从日本寄回来的过程中,我开始在珀斯找工作。其实我运气可能真的不太好,来到珀斯的时候是4月中,那时候入秋的珀斯也没有很多晴天,更糟糕的是工作也不好找。我记得有一天,租住的sharehouse里很阴冷,我跑到外面晒太阳想暖和暖和身子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要不我北上去达尔文吧,逃离这个看似没有希望的珀斯。不过当时真的没钱再移动了,所以还是硬着头皮找工作。其实很多时候,在WHV的前提下,英文好并不是最重要的找到工作的因素。像我这种英文虽好,但脸皮薄又习惯自我否定的人,天知道最后能去扫街找工作得鼓起多少勇气。转机出现在一份西餐厅抛出的橄榄枝。我刚到珀斯住YHA时,认识了一位聊的来的荷兰姑娘,后来她说她要离职了建议我去他们店试一试。结果我去投简历那天,发现这是一家在CBD的商务西餐厅,就是那种我扫街根本没勇气进去的那种高级西餐厅...但还是fake it until I make it,简单面试之后安排了试工。其实试工那天我是很懵的,虽然之前在网上看过一些经验贴,但毕竟没在西餐厅工作过。从了解菜单,到用电单系统,到serve酒水和菜,再到吧台服务…那晚我本来以为我这么小白,肯定是没戏了,强撑到最后,经理说"今晚干得很不错,你被录用了",就这样得到了第一份时薪22刀多的"白工"。其实那份工作并没有做多久,但是成为后面再去做其他合法工作的跳板。后来我在西澳度过了我WHV剩下的八个月,在下午茶店、现代韩式餐馆、连锁咖啡厅Dome、Royal Show皇家秀工作过,也在西澳西南部的小镇Balingup静修中心换过宿。


图:在珀斯皇家秀Royal Show的游戏摊位工作

在这期间因为有了稳定的收入,生活慢慢步入正轨。以前都是脑力工作,现在做做体力工作好像也是难得的人生体验。记得那时候我在下午茶店,周六周日特别忙,很多baby shower或者hens party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士们,一波又一波品尝着精致的茶点,我们就要快速要高质量地服务。我记得刚开始因为我手很小,专业侍酒的动作我都拿不稳酒瓶。高端餐厅需要手端三个盘子我刚开始也做不好。那时候觉得压力特别大,整天担心我会在侍酒的时候把酒瓶砸到桌子上,或者盘子掉地上之类的惨剧。那时我的澳洲经理鼓励我说:你用心练习,练多了就会锻炼出hospitality muscles(服务业人员特有的肌肉) ,这些技术活就会容易了。那期间一个很有趣的文化观察是:下午茶店的员工很多元。经理是本地人,大学读的是法律,但因为当时珀斯法律毕业生不好找工作,他就继续做上大学时就开始做的服务行业。下班后有时大家员工聚会喝点啤酒或者香槟,他还热衷于给我们讲澳洲法律。店里的员工当时有一个法国WHV, 一个爱沙尼亚WHV转伴侣签的女生,两个本地西人大学生,还有我。下班后闲聊时,得知店里的本地大学生员工,不仅学习还要打工挣钱还要做不给工资的实习,那时候觉得澳洲学生太厉害了。

结果一年后,当我也开始在学习实习打工之间奔波的时候,我才发现人不被推一把真不知道自己潜力有多大。


图:在珀斯Scarborough beach学习冲浪

这期间,我也在工作和活动中认识了一些聊的来的WHV或者留学生伙伴,大家有时候会聚餐,去海滩,去公路旅行…在郁金香开放的季节,我的韩国朋友教会了我滑滑板。那时候我渐渐有一种把珀斯当成在澳洲的家的感觉。

然而好景不长,WHV期间认识的一些聊得来的朋友终归要离开。后来因为转了学签自己留了下来,有一阵子感觉大家都离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因为不断告别感觉不想再打开心扉去结交新的朋友。那时候才深深感受到文化适应的阶段并不是线性前进的,而是不断反复。像是在我逐渐适应澳洲生活的过程中,还是会因为经历越多,越遇到一些以前不曾遇到的新情况和挑战。


图:和各国WHVer在海边烧烤聚餐

2017年初-至今,珀斯&布里斯班

WHV转学签,在逐渐适应基础上依然遇到新的挑战和挫折,开始发展二元文化视角

2017年初开学之前因为一个比较大的项目上遭受了挫折,再加上和德国前任感情上不顺,整个人经历了很长时间的低谷。但还是要每天带着面具去上学去打工,回到居住环境不理想的合租房,感觉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让我真正放松下来的。那时候其实已经到了有些厌学的程度。我学的是社工,社工因为主要服务的对象都是社会最边缘最脆弱的群体,所以经常会看到社会很多阴暗面。我当时的心态真的是:我自己的生活已经够糟糕了,我怎么还能去帮助别人?自我怀疑和强烈的逃离感,让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继续把这个社工硕士读完。刚开始我内心还在挣扎,因为以前在国内对于心理健康mental health了解很少,又因为人们的误解和污名化(stigmatise)很严重, 所以宁愿憋在心里也不想去心理咨询。


图:在澳洲本地学校做社工实习

在学校里,又是经历新的文化差异。我读的社工硕士课程很多mature age学生,也就是大家是本科毕业后有了工作经验再回来读书,所以很少人是我的同龄人。虽然多元的年龄文化专业背景让我受益多元的视角,但也少了一些在国内上学时和同学们做社团或者很燃很青春的事。澳洲这边的学生很少住(因为住校太贵了!想象一下自己租房一周平均150刀就算加上吃饭一共250刀,住校一周400多刀还可能只包1餐是什么感受)。学校里的一些社团办的活动又大多针对本科生,这种不高不低的处境搞得自己有点socially isolated…感觉像个局外人。Social isolation是影响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在我面临多重压力源,负面情绪没有出口,又没有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时,那时候整个人都糟透了,真想像鸵鸟一样找个洞把头埋进去。后来,终于打破那些犹豫,跟学校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聊过(这个心理咨询服务对学生免费)之后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虽然生活中挑战仍在,但也许是有了一种新的看待生活的视角,也开始做mindfulness正念练习,让自己的大脑不会胡思乱想太多而引发不必要的负面情绪。


图:我在西澳大学小组作业的同学们

再后来,在课堂上我们学习了社会心理生理等综合因素对于人的影响,包括后来还有制度性的安排对个体的wellbeing(比如有些社会制度会让贫者更贫,或者遭受代际创伤的土著群体不断将创伤延续落入恶性循坏的圈套)的影响,才发现以前自己看待问题太狭隘。也从那时起对于心理健康更感兴趣,在学校参加了同辈健康教育志愿者(peer health educator)推广提升心理健康的方式。


图:在西澳大学进行心理健康同辈教育推广

再后来因为自己对于澳洲历史的进一步了解和平时对主要社会议题和新闻的关注,越来越能跟本地同学站在同一个高度看问题。而从这之中我也进一步提升了主动学习、批判思考的能力。当我了解到英国殖民澳大利亚对于有着超过5万年历史的土著人的文明和生活方式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一手制造了"被偷走的一代"这样的时代悲剧,给土著人造成了深重的代际创伤,而如今土著人在各方面的问题其实都与这个有关。想到初来澳洲时听到的"阿宝很危险"的说法,意识到这种说法一方面非常有歧视性(阿宝来自于以前英文中对澳洲土著人的歧视性称呼Abo, 正确地称呼土著人的名词是Aboriginal people或者Indigenous people, 如果是托雷斯海峡的土著人还有另一个专有名字Torres Strait Islander),一方面又显示出对历史的无知而可能造成更多的隔阂和伤害。如果我们从未深入地了解澳洲的历史,而只是在附和那个"阿宝很危险"的刻板印象,那我们就是在无意识中成了无知的种族主义者,也错失了一个机会去了解澳洲的核心问题。


图:在珀斯Cottesloe beach参加年轻人发起的非土著&土著和解活动,手里拿着的牌子上是土著语

在后来越来越深入了解澳洲文化社会的过程中,我也更加积极地参与到社区建设中。我在本地中学做过学校社工实习,也在几间不同的非营利性组织做过志愿者。比如针对丧失亲人的小孩子的死亡和哀悼支持教育,针对生活在家人有精神疾病的家庭中的孩子的支持服务,针对重病儿童的支持服务、给难民发放过生活物资、探访过社会孤立的弱势群体、也在五星酒店为儿童基金会年度筹款活动助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了解到了许多有创意的公益服务,比如通过冲浪来丰富自闭症儿童的生活,通过骑马和航行来支持残疾人建立自信和发展社会技能等。我在参与社区服务的过程中,见到了来自多元背景的志愿者,也从服务他人的过程中丰富了自己的人生,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


图:在澳洲本地人家感受澳洲圣诞传统

开始上学后,我切身感受到了作为国际学生的种种挑战。一开始也只是感到无奈,有时和同学朋友吐吐槽。但当我上学期学了社会政策这门课,更深入了解了澳洲的主要社会议题和Advocacy方法之后,我的态度转变了。 I don't wanna be just complaining and part of the problem, but I wanna be part of the solution。于是我申请了我们学院的student council,也即将在10月初竞选我所在的昆士兰大学学生会的国际学生代表。


图:在TEDxUQ团队做志愿者

回头看,如果我不去探索打工度假之外的澳洲社会,也许我不会在2016年年初参加悉尼大学的Open Day—我至今仍记得那个下雨的早上放着哈利波特背景音乐的悉尼大学哈利波特楼和那个可能改变了我后来在澳洲轨迹的关于社工的学科讲座。

如果我不去积极了解澳洲的文化和社会运作,我不可能像今天一样可以在社工这门非常本地化的学科里和澳洲同学深入讨论社会议题,也不可能有知识和勇气去参与政党竞选制度下的学生会并且做学生社区调研和竞选团队政策讨论。

如果我没有去拓展自己的视野,可能我WHV结束的那一年就会离开澳洲,并且带着表层的理解"这个国家人口少国内市场不大没什么发展空间华人很难融入主流社会"而错失了许多机会去了解这个社会值得我们学习的人性化设计和实践。

如果没有那么多尝试,可能我不会有从文化冲击阶段向更高层次的文化适应和二元文化视角进阶。

看完我的故事,知道了文化适应阶段理论的你,是否会在你的打工度假和后打工度假留学时代做一些不一样的尝试呢?如果我有什么建议,我会说:保持开放的心态,遇到不同不要急于基于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下结论好与不好,而是尝试去理解一种新的视角,更积极地了解所在地的文化和社会运作方式,建立自己的支持网络,从新的文化中学习成长。


如果你也有兴趣了解更多澳洲的历史文化社会和时代背景,我和澳打君平台合作推出了趣味澳洲文化课,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学习,提升自己的眼界和批判思考能力,了解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在澳洲把握更多机会,

丰富自身体验。

make the most of your time in Australia!

请点击"阅读原文"或复制下方链接查看详情:

https://m.weishi100.com/mweb/series?id=1023575

9/29(周六)之前报名,还可以获得40元微信钱包返现(也就是88元=8节课!)以及一次一对一whv咨询机会:第一站选择哪里落地?如何快速找适合自己的工作?修改简历,等等接地气的技能,帮你一一搞定!

如有任何关于课程的问题,欢迎添加天天老师微信: ttlovelife365
关于课程的详细信息,可以点击下方链接:

澳洲打工度假者必懂的趣味澳洲语言文化课 | 2.0

Sarah天天 | 作者

公众号:天天探索世界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投稿



收起阅读 » 评论 (0)

澳洲WHV材料补交出新招,快来get攻略吧!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5 次浏览 • 2018-09-27 09:58 • 来自相关话题

签证开放时间越长,一些申请流程也越来越规范了,例如这次新出现的材料补交办法。

这一次的补交依旧可以是网上补交和邮寄两种,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去签证中心交了。现在我们在说说这次新出现的网上补交,其实网上补交一直存在,但是之前都是直接回复邮件就行,而这次移民局出了个新的流程,简单来说就是:将需要补交的材料上传到移民局系统,并在上传时附上你的个人信息。

我们猜测这是之前出现过纰漏,所以这次统一这样操作了,更安全更快捷。

下面详细说下补交的流程。

被通知要补交材料的朋友会收到一封这样的邮件,淡蓝色字体部分是你需要补交的材料,如下:


这一部分是进入补交系统后需要遵循的步骤。

选择"China",再选择"work and holiday visa",之后再提交信息完成剩下的步骤,。


进入网页后:

https://www.homeaffairs.gov.au/about/corporate/information/forms/online/australian-immigration-enquiry

你会看到如下页面,整个补交过程只有一个网页,首先我们把两个勾选的钩上,表示你读了以及读懂了这个页面。


接下来按照上面的规定选择"China"+"work and holiday visa",然后把你要补交的材料的名称,也就是邮件里面提到的淡蓝色字体的要求复制上来就好,接着把你准备好的补交材料的高清扫描件上传,建议制作成pdf档。



最后就是个人信息的部分,按照要求如实填写完你的个人信息。

注意,因为下方的identifier type list中的选项我们只有一个file number,这个号码也就是我们底前完成之后签证中心给我们的发票上的VLN号码的中间的数字部分,它就是file number,如何分辨呢?很好找。

VLN No.长这样:AUX-CN-03-95270-X,中间的红色六位数字就是我们的file number,而其中开头的03则表示广州签证中心。01是上海02是北京03是广州04是成都。

而其他的TRN/IRS...等等号码我们都没有,那是要下签了之后会显示在下签信当中的。

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在上面的步骤中有一个email tracking number,在我们首次通过移民局这个系统补交材料时是不需要提交的,而如果我们完成了首次网上补交材料时系统会蹦出来一串号码,那个号码就是email tracking number,而那个号码是方便你查询以及用于再次补交材料的(是的,还有人多次补交...)。

最后将护照信息填好(一定确认无误哦),点击验证最后提交就好。


澳打君 | 出品

 加微信:au-whver | 稿



继续阅读 » 评论 (0)

签证开放时间越长,一些申请流程也越来越规范了,例如这次新出现的材料补交办法。

这一次的补交依旧可以是网上补交和邮寄两种,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去签证中心交了。现在我们在说说这次新出现的网上补交,其实网上补交一直存在,但是之前都是直接回复邮件就行,而这次移民局出了个新的流程,简单来说就是:将需要补交的材料上传到移民局系统,并在上传时附上你的个人信息。

我们猜测这是之前出现过纰漏,所以这次统一这样操作了,更安全更快捷。

下面详细说下补交的流程。

被通知要补交材料的朋友会收到一封这样的邮件,淡蓝色字体部分是你需要补交的材料,如下:


这一部分是进入补交系统后需要遵循的步骤。

选择"China",再选择"work and holiday visa",之后再提交信息完成剩下的步骤,。


进入网页后:

https://www.homeaffairs.gov.au/about/corporate/information/forms/online/australian-immigration-enquiry

你会看到如下页面,整个补交过程只有一个网页,首先我们把两个勾选的钩上,表示你读了以及读懂了这个页面。


接下来按照上面的规定选择"China"+"work and holiday visa",然后把你要补交的材料的名称,也就是邮件里面提到的淡蓝色字体的要求复制上来就好,接着把你准备好的补交材料的高清扫描件上传,建议制作成pdf档。



最后就是个人信息的部分,按照要求如实填写完你的个人信息。

注意,因为下方的identifier type list中的选项我们只有一个file number,这个号码也就是我们底前完成之后签证中心给我们的发票上的VLN号码的中间的数字部分,它就是file number,如何分辨呢?很好找。

VLN No.长这样:AUX-CN-03-95270-X,中间的红色六位数字就是我们的file number,而其中开头的03则表示广州签证中心。01是上海02是北京03是广州04是成都。

而其他的TRN/IRS...等等号码我们都没有,那是要下签了之后会显示在下签信当中的。

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在上面的步骤中有一个email tracking number,在我们首次通过移民局这个系统补交材料时是不需要提交的,而如果我们完成了首次网上补交材料时系统会蹦出来一串号码,那个号码就是email tracking number,而那个号码是方便你查询以及用于再次补交材料的(是的,还有人多次补交...)。

最后将护照信息填好(一定确认无误哦),点击验证最后提交就好。


澳打君 | 出品

 加微信:au-whver | 稿



收起阅读 » 评论 (0)

久等的澳洲whv下签雨!今天,你被淋了吗?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3 次浏览 • 2018-09-12 17:14 • 来自相关话题

813批次whv名额的第一场下签雨,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刀郎附体)


今天距离813日批次whv名额开放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按照以往的情况对比这时候应该已经下签了不少签证了,但是直到今天早上才传来了本批次首封下签信。

今早11:13,澳打君群里出现的第一个下签的小伙伴,就在前一秒大家还在吐槽为什么签证审理的这么慢,叮!一个消息炸开,下签雨开始了。



在这之前的批次可是有申请人经历过提前体检+材料齐全,递签后1天下签的场面,所以这次大家纷纷在群里吐槽说会不会像上一批那样等5个月才下签?或者说要开始严格起来把材料不齐的都一刀切拒了?

今天截止到下午6点不完全统计下签了约35
人,集中在27-29号递签的申请人当中,北上广成都都有下签,其中广州居多,下发签证的签证官都是同一位——ADA WANG




还出现了如下现象:




那么转回正题了,是这次审理的速度真的慢吗?

在澳打君看来,并不是的,而是之前的审理速度太快了。

澳洲的签证审理时间是会根据他本有的签证申请数量改变的,审理时间会不定时的变化,但对比下来这一次做出的时间改变和前面几次公布的时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本次签证审理预计用时,于2018822日更新,如下图:


明天是否又有ADA WANG的下签雨呢?

或者说CATHY/ZOE...也会发力呢?

拭目以待咯!


下签了的小锦鲤们不要忘记找淘宝客服领免费的驾照翻译和保险优惠券啊!

详情点击:

澳洲WHV|名额代申请
抢前仅需88
更送豪华大礼包!


澳打君客户 | 素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继续阅读 » 评论 (0)

813批次whv名额的第一场下签雨,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刀郎附体)


今天距离813日批次whv名额开放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按照以往的情况对比这时候应该已经下签了不少签证了,但是直到今天早上才传来了本批次首封下签信。

今早11:13,澳打君群里出现的第一个下签的小伙伴,就在前一秒大家还在吐槽为什么签证审理的这么慢,叮!一个消息炸开,下签雨开始了。



在这之前的批次可是有申请人经历过提前体检+材料齐全,递签后1天下签的场面,所以这次大家纷纷在群里吐槽说会不会像上一批那样等5个月才下签?或者说要开始严格起来把材料不齐的都一刀切拒了?

今天截止到下午6点不完全统计下签了约35
人,集中在27-29号递签的申请人当中,北上广成都都有下签,其中广州居多,下发签证的签证官都是同一位——ADA WANG




还出现了如下现象:




那么转回正题了,是这次审理的速度真的慢吗?

在澳打君看来,并不是的,而是之前的审理速度太快了。

澳洲的签证审理时间是会根据他本有的签证申请数量改变的,审理时间会不定时的变化,但对比下来这一次做出的时间改变和前面几次公布的时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本次签证审理预计用时,于2018822日更新,如下图:


明天是否又有ADA WANG的下签雨呢?

或者说CATHY/ZOE...也会发力呢?

拭目以待咯!


下签了的小锦鲤们不要忘记找淘宝客服领免费的驾照翻译和保险优惠券啊!

详情点击:

澳洲WHV|名额代申请
抢前仅需88
更送豪华大礼包!


澳打君客户 | 素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u-whver | 稿



收起阅读 » 评论 (0)

100多号人等4个月才下签!澳洲移民局靠得住 母猪能上树

澳打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5 次浏览 • 2018-07-29 21:42 • 来自相关话题

澳洲从7月份开始到次年的七月为一个财年,在此期间陆续放出名额。土澳每个财年发放5000个澳洲打工度假名额给我们天朝优秀好青年,从15/16财年到17/18财年,按每年5000个来算,我们已经有15000个幸运鹅拿到了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虽说天选的幸运鹅,但拿下签证的过程中遇到的破事儿可真的和幸运儿子沾不上边了!

例如最近这几天才下签的100+人。

100多号人都是拿到2018228日批次的名额,也就是17/18财年的最后一批,他们抢到预约信的递签日期都是在比较靠后的日期,区间大概在3.27-4.4号不等。

他们已经苦苦等待了近四个月,终于在近几天开始下签了。不完全统计已经有90+人下签了,下签日期都在7.23-7.26,绝大部分人都是同一位签证官给的下签信,此处掌声献给优秀的officer —— Zoe,祝贺Zoe走上花路,C位出道!

移民局的官网上标注着462签证审理需要的时间,这个时间是按照日历日来计算的,而在等待了一个多月之后还没有下签的朋友们悲剧的发现自己不是75%也不是90%,而是倒霉的成为了10%


于是大家建立了微信群,这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了家的100多号人聚集在了一起,互相抱团取暖,积极的和签证中心、移民局联系,本以为人多力量大会引起上面的注意,结果却等来了官方的无情回复:

"17/18财年5000名额已满,没下签的下个财年再发"


????????????????????????????????????????????????????????????????????????????????????????????????????????????????????????????????????????????

我有一句mmp现在就要讲!

为什么你们发超了名额,这个锅要别人来背?

FUCK说啊简直!

于是大家都怒了,但还是要保持冷静,所以之后的几个月大家编辑了一些文明用语在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的微博下面回复,例如下图:



希望可以引起官方的注意和重视,可能也是起到一定作用了,新财年开始后,723号当天下签了61+人,后面几天又陆陆续续下签了几十个,这100多号人现在依旧没下签的朋友也是用手指勾勾就能算出来。

在倒霉孩子抱团取暖的微信群里,下签的人的群昵称前面会添加一个星星,所以群成员页面是这样,有一些人还没有添加星星,或者星星在名字的后面...


100多号人经历了从担心到愤怒到害怕拒签然后开始无奈到麻木到最后石头落地。我开玩笑的对他们说,他们这一帮人可以包机去澳洲了。

从移民局批量下签的这一行为来看,不得不让人怀疑...

这是不是

下一批名额即将到来

的信号呢?

这不是没有没有理由的猜测,请看过去三年的名额开放时间,如下图:


可以看出,名额可能真的快要来了,毕竟历史遗留的100个人也处理得差不多了。  但人家移民局会不会任性地再拖几周,也是说不准的。大家还是没事就刷刷移民局官博吧,消息都以官博为准  

我是官博(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

https://www.weibo.com/imagineaustralia?topnav=1&wvr=6&topsug=1&is_hot=1

如果你想要随时了解签证新消息,比如名额开放等,可以到以下链接留下信息,有任何新消息我们都会推送通知。

链接:

http://inform.auwhver.com/

澳洲具体开放日期每次都是提前1-7才公布,比较急。

到那时候才开始准备材料很可能会来不及,因此建议提前开始准备一部分材料(如:雅思、护照、大学成绩单等)

以下是喜闻乐见的攻略链接:

开放时间:http://auwhver.com/time

资格条件:http://auwhver.com/26512

材料清单:http://auwhver.com/7705

英语成绩:http://auwhver.com/7807

表单填写:http://auwhver.com/7742

递签攻略:http://auwhver.com/7723

体检流程:http://auwhver.com/7732

电调攻略:http://auwhver.com/7739




继续阅读 » 评论 (0)

澳洲从7月份开始到次年的七月为一个财年,在此期间陆续放出名额。土澳每个财年发放5000个澳洲打工度假名额给我们天朝优秀好青年,从15/16财年到17/18财年,按每年5000个来算,我们已经有15000个幸运鹅拿到了澳洲打工度假签证。

虽说天选的幸运鹅,但拿下签证的过程中遇到的破事儿可真的和幸运儿子沾不上边了!

例如最近这几天才下签的100+人。

100多号人都是拿到2018228日批次的名额,也就是17/18财年的最后一批,他们抢到预约信的递签日期都是在比较靠后的日期,区间大概在3.27-4.4号不等。

他们已经苦苦等待了近四个月,终于在近几天开始下签了。不完全统计已经有90+人下签了,下签日期都在7.23-7.26,绝大部分人都是同一位签证官给的下签信,此处掌声献给优秀的officer —— Zoe,祝贺Zoe走上花路,C位出道!

移民局的官网上标注着462签证审理需要的时间,这个时间是按照日历日来计算的,而在等待了一个多月之后还没有下签的朋友们悲剧的发现自己不是75%也不是90%,而是倒霉的成为了10%


于是大家建立了微信群,这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了家的100多号人聚集在了一起,互相抱团取暖,积极的和签证中心、移民局联系,本以为人多力量大会引起上面的注意,结果却等来了官方的无情回复:

"17/18财年5000名额已满,没下签的下个财年再发"


????????????????????????????????????????????????????????????????????????????????????????????????????????????????????????????????????????????

我有一句mmp现在就要讲!

为什么你们发超了名额,这个锅要别人来背?

FUCK说啊简直!

于是大家都怒了,但还是要保持冷静,所以之后的几个月大家编辑了一些文明用语在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的微博下面回复,例如下图:



希望可以引起官方的注意和重视,可能也是起到一定作用了,新财年开始后,723号当天下签了61+人,后面几天又陆陆续续下签了几十个,这100多号人现在依旧没下签的朋友也是用手指勾勾就能算出来。

在倒霉孩子抱团取暖的微信群里,下签的人的群昵称前面会添加一个星星,所以群成员页面是这样,有一些人还没有添加星星,或者星星在名字的后面...


100多号人经历了从担心到愤怒到害怕拒签然后开始无奈到麻木到最后石头落地。我开玩笑的对他们说,他们这一帮人可以包机去澳洲了。

从移民局批量下签的这一行为来看,不得不让人怀疑...

这是不是

下一批名额即将到来

的信号呢?

这不是没有没有理由的猜测,请看过去三年的名额开放时间,如下图:


可以看出,名额可能真的快要来了,毕竟历史遗留的100个人也处理得差不多了。  但人家移民局会不会任性地再拖几周,也是说不准的。大家还是没事就刷刷移民局官博吧,消息都以官博为准  

我是官博(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

https://www.weibo.com/imagineaustralia?topnav=1&wvr=6&topsug=1&is_hot=1

如果你想要随时了解签证新消息,比如名额开放等,可以到以下链接留下信息,有任何新消息我们都会推送通知。

链接:

http://inform.auwhver.com/

澳洲具体开放日期每次都是提前1-7才公布,比较急。

到那时候才开始准备材料很可能会来不及,因此建议提前开始准备一部分材料(如:雅思、护照、大学成绩单等)

以下是喜闻乐见的攻略链接:

开放时间:http://auwhver.com/time

资格条件:http://auwhver.com/26512

材料清单:http://auwhver.com/7705

英语成绩:http://auwhver.com/7807

表单填写:http://auwhver.com/7742

递签攻略:http://auwhver.com/7723

体检流程:http://auwhver.com/7732

电调攻略:http://auwhver.com/7739




收起阅读 » 评论 (0)
打工度假经验分享会 | 情侣档失学儿童澳洲打工度假流浪记!,2018年08月11日(周六)北京时间晚上7:00准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