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L之后,
我通过朋友的介绍,去了她所在的农场。

姑且叫这个农场:sam farm吧。(老板叫sam。)
地图上并不能搜到这个名字。

地址:Address: 1250 Beerburrum Rd, Elimbah, QLD 4517

可以住在农场里,农场有农舍,环境不错。
价格:120刀/周,没有wifi。
之前看别人写文是不要押金,不过这次朋友住进去就收了200刀的押金。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客厅也很干净。

负责住宿的是一个新西兰的大妈,看起来5,60岁了。
我们喊她Big MAMA。就好像芝加哥里的MAMA,有趣又戏剧。
(本次的背景音乐就是来自芝加哥的这首When You’re Good to Mama。)

MAMA很有意思,年纪不小,长相粗旷,身材也是圆胖,
耳朵上带着一朵巴掌大的花朵,红的,黄的,白的,每天都不重样。
从来不缺男朋友。

她总是得意地说着自己澳洲年轻的男朋友,
时不时男朋友也会来接她,撒一波狗粮。
每到此刻,我们都发出惨绝人寰的嫉妒声。

想来这个农场可以联系她:
Tel: 0420379858 Big Mama

我们的工头是一个叫Wayan的印尼人。
她总是喜欢骗我们下班时间,
每次说马上马上,然后拖着时间,又是一小时。

别看她老江湖的样子,其实马虎的很,问了年纪,知道原来才28岁。
每次记包草莓的盒子都粗心的很。
要知道少了盒子她是要倒贴钱的。

经常记账本子随便丢,很多packer自己随便写数量,导致最夸张的时候,一天她要垫付600个以上的盒子。吃了亏,才开始长记性,本子随身带,也不让人自己记了。

Wayan很可爱,每次大家包的又累又饿,她就会说:I love u~
然后我们集体说:I hate u!!
她再接着:No~~~ I love u~
如此反复。每次都以她沙哑的类似鸭子叫的超难听笑声结尾。啊嘎嘎嘎嘎嘎……

天气热了,我们被闷得一身汗湿,大吼着我们要吃冰淇淋!

她也真的就去买了一箱回来。

在大家都在选彩色水果味道的时候,我看中了最低调的那个梦龙,美滋滋地跑一边吃起来。等大家都觉得彩色水果味儿只是好看不好吃,发现我的看起来就很赚到的样子,才开始一个个跑过来央求蹭吃一口。哈哈哈哈,农场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又快乐。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Wayan嫁给了当地的澳洲人,
这应该是很多想要留在澳洲的女性最直接的方法。

Wayan每次调侃其他的大姐是不是又去找新的男朋友了,(她们的语言喊大姐叫bo gei ,两个都是轻声,听起来特别搞笑。)就会委屈地说自己不可以做任何这样的事,他的澳洲丈夫会夺走她的一切,这一切包括她的澳洲身份和她的孩子。

之前和朋友讨论,在澳洲可能真的有这样的产业链。

很多东北的女性就被送到了澳洲偏远的地区和当地年纪很大的澳洲单身男性结婚,得到身份,给他们干活生小孩。这几年内都得小心翼翼,因为一旦老公不满意,就可以离婚,夺走你的身份和小孩。所以很多女性都隐忍不发,直到规定年限过去,真正成为澳洲人的时候。

而我的工友也遇到过对亚洲女性不尊重的房东,用有些鄙夷的口气说着你们就是想要通过结婚要澳洲的身份之类的。害,其实中国来打工旅行的大部分都是偏向国内中产阶级的人群了,因为语言和存款就已经是个不小的门槛了。(这和台湾,香港,日本,韩国都不同,他们完全没有门槛,这点真的很羡慕。)还真不care和糟老头子结合要身份。读书,雇主担保,买配偶签早就已经条条大路通pr了。

Wayan最近即将去斯坦索普继续做草莓,
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跟着去。
Tel: 0412703466




臭臭厂


接着说一下这个sam farm吧。
我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臭臭厂。
就是字面的意思,非常臭,也很脏。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每天包装筛选下来的烂果都要丢进这个大坑,晚上会焚烧。
白天天一热,就会有成群的苍蝇飞舞。

草莓也会发出甜腻的酸馊味,把第一天去的Kristine直接给逼吐了。
整个厂飞沙走石,灰蒙蒙的,每天上完班,回家都跟个民工一样,脏兮兮的。
这和之前的五星农场的环境比简直是差到倒贴星了。




完全没有制度


如果只是环境差倒也罢了。

这里简直就是狂野生存,没有制度,意味着怎样都可以,就看你做不做的出来。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垒的无比高的tray

这在TSL是绝对不可以的,必须放好,不仅危险,还会影响其他人走路。
在这里,没人管。宁可多包一盒,也不会花时间把tray放好。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掉的满地的草莓。

这在TSL是绝对不可以的,必须马上捡起来,防止被踩的乱七八糟。
在这里,没人管。每天被踩成草莓酱,都不会来收拾。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抢果。

每天快结束的时候,快手们都会抢果。
有的人一口气抢10tray左右的草莓放在自己身边。
我们新人刚开始一脸懵逼,还可以这样?
我可是一筐草莓都没有了,他们居然抢走了所有的草莓!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挑果。

第一周的时候,我一直在奇怪为什么我包的果永远是又小又烂,
那些快手的永远是又大又鲜亮。
观察了发现,她们每次都会挑果。

在tray boy把草莓推车推出冰柜的时候,所有快手都会去把最好的tray都挑出来,
藏在自己的位置边。差的就推给前面的新手包。
更夸张的是,有些快手把每tray里最好的几个草莓拿走,
然后把剩下的草莓tray推给前面的新人。
这里是台湾女生的天下,她们人数最多,也无限打破下限。

我身边的台湾女生每次都会把传送带的tray一层一层翻开看,
看到好的,就抽出来拿走,不好的就丢给别人。
本来想制止她的我,在看了一整天这边的规则和操作以后选择放弃。




又快又好,不可兼得


快手们的招数还不止这些。
为了赚更多的钱,良心也是要藏起来的。

每天我们都要去倒垃圾,我发现我一早晨已经倒了两桶烂草莓了,
快手们一个上午,垃圾桶里才只有薄薄的一层甚至几颗草莓。

没错,烂草莓她们会尽可能地藏进盒子的贴纸下面。
既减少丢草莓的次数,又最大限度地用有限的草莓包更多的盒子。
掉在递上的草莓也继续捡起来包,甚至是扫到簸箕里的草莓。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这样引发了checker和packer巨大的矛盾。
checker不停地喊packer上去重新包,包的太差,包太多烂果。
packer则觉得被针对,嫌弃checker的标准太严格。

然后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针锋相对。
packer人数众多,checker只有三四人。

有一次,我看着一个台湾女生非常傲慢地对负责的checker说我觉得你胜任不了这份工作,那个checker女生一下子哭出来的时候,我的内心也是很复杂。

做过其他草莓厂就会知道这里的标准已经非常低了,那个checker其实也是在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但是因为老板不做恶人,所有的压力都在checker身上,这群packer又非常厉害,checker变得非常被动。

有一次,老板说拿出4个包的最差的packer的名单,开除她们。
这群台湾快手里有一个上了黑名单,
快手们直接放狠话,开除一个,我们集体离开。

这时候的卡布丘已经没有多少packer了,走了这批人,这个厂基本就废了一大半的劳动力。

最后,开除行动不了了之。

我还挺佩服她们的狂妄和团结的,这在背包客里非常难得。只不过老板就倒霉了,退板退到哭泣。(包太多烂果,商家就把一整板的草莓都给退回来了,只能降价处理。)

不过checker们也不是吃素的。
Big MAMA也会在老板不在的时候拍照,让老板去查监控之类的举动。

(所以台湾packer超级讨厌她,觉得她是个good actress。Big MAMA坐在第一个包草莓,每次坐后面的台湾packer都会把最烂的果tray推前面去。Big MAMA一看,垃圾果,我不要!再推回后面,台湾packer就会撒娇说:MAMA~Good fruit! 再推前面,如此反复几个回合。其他人都笑的前仰后合。)

工头wayan也经常被老板排挤,老板不喜欢她和她带来的我行我素的人,但是今年的疫情,又不得不依赖她的人。

总之对立面的两个阵营,小斗争总是不断。




互相陷害,与我无关


还有一个很糟糕的就是一线和二线的互相陷害,这个是管理上很大的漏洞。
每个人在自己的盒子上面画上属于自己的颜色,
比如我是1 black,就用黑色马克笔画一条黑色线。

这个画线的工作在TSL是只有supervisor做的工作,让你来领取画好线的盒子。
但是在这里,是每个人自己画,但是又没有人来督查。
这个就非常糟糕了,会有投机的人画了不属于自己颜色的盒子,
这样她可以随便包,然后被checker查到喊的永远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我一开始就奇怪自己经常被checker喊,拿到的盒子都不是自己包的,因为我既拿不到这么好的草莓,包法也和自己的不一样。

之后我才知道我这个1 black是大家都不太愿意拿到的颜色,太过简单,谁都可以冒充。快手们都会给自己选择最复杂的颜色,比如三蓝一黑,三红一黑。这个冒充起来太过明显,排查起来也容易。

之后我留了心眼,开始把黑色画在盒子的四个角的位置,这样画在正面和侧面的就都不是我的,暂时杜绝了被别人坑的情况。



虽然台湾的packer是最大势力,各种挑战规则下限,但是坐在她们之中的我在相处中觉得她们其实很可爱。

最搞笑的君君

在台湾packer里,最有趣的就是君君。
只要她在,每天都骚话连篇,欢声笑语。

君君的经典语录

日久见人心,越看越恶心。
隔墙有耳,隔墙还有婊子。
人在天堂,钱在银行。
神农尝百草,xx尝百鸟。
一哭二闹三上悠亚。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皮天下无敌。
你好dirty~,你好thirsty~

她每次都帮着其他人抢果,把好的果给朋友。
自己总是吊儿郎当的,包到最后,就让朋友帮她包。

又非常有爱心。
每次抓到草莓的虫子就爬上墙角的燕子窝上给小燕子吃。
抓到小青蛙,一边喜欢想带回去,一边又忍痛放生。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还有指甲盖这么大的小青蛙哟

最孝顺的诗雅

被大家称作最没有良心的packer,
一整天桶里都没有几个垃圾果。

但是非常非常孝顺。由爷爷奶奶带大的诗雅总是把赚到的钱寄回去给老人家们。
是公认大家见过最孝顺的孩子。

最贪心的一婷

一婷真的是被checker叫的最多次的packer了。
最夸张的时候一分钟可以连续叫,刚上台把盒子领回来下一秒又被叫上去。

我们常常开玩笑,没有一婷包不进的东西。在她退回来的盒子里,有大毛毛虫,有一整颗都烂了的草莓,甚至有半只塑料手套!

一婷又非常贪心,最后的抢tray环节总是第一名。把后面的果拿完还要跑到前面去把其他人面前的果给拿走。但是每次都包不完,然后再分给我们。她总是说果是要抢的,不能输!

一婷非常会照顾人,到最后一车草莓的时候,就会戳戳迟钝的我:草莓要没有了,赶快抢!每次我不好意思多拿tray或者已经没有果可以包的时候,会把自己藏好的特别好的草莓递给我。也是她在我没有司机送上下班的时候帮我问了她的朋友们,来接我。非常感谢!

最懂得维权的Salina

算是我们厂的厂花。韩国人,大长腿,从来不素颜。我们来了臭臭厂就再也不化妆了,因为觉得这个臭氛围配不上我们的化妆品,但是Salina从来都是美美地来上班。

每次超过4小时不休息,就会第一个跳出来喊要休息,这个是违反澳洲法律的。
老板Sam来降盒子的价格,也是第一个跳出来和他理论。
在大家热的时候,也会吵着要吃冰淇淋,然后大家就都有了冰淇淋吃。
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生。

最会偷懒的佩佩

我想能这么偷懒的一定是非常不缺钱了。
每天大概一半的工作时间都在抽烟,休息。

最夸张的一次,人直接消失了几个小时,最后快结束了才回来,原来是去星巴克喝下午茶了。




最丑的草莓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臭臭厂有我见过最丑的草莓。
丑到我觉得就应该直接扔垃圾桶,不过很遗憾,它们都是second。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我在sunny bank的亚洲超市,卡布丘的market都看到有卖。
反正打折我也不会买的。

澳洲第三大超市ALDI居然来我们厂引进草莓,好吧,ALDI的品控也太差了,难怪最便宜,再也不会买ALDI的蔬果了。




最赚钱的农场


既然都这么多缺点了,为什么还要呆呢?
当然是因为赚钱啦。

可以肯定地说它是我在卡布丘见过最容易赚钱的草莓农场。
要求最低,管理最松。想休息就休息,想放假就放假。

我在TSL拼死拼活地包也只能17~19刀/小时,
在这里我最快的时薪是36刀/小时。

也是坐着包草莓,可以听音乐,大家可以大声讲笑话,随意给自己安排smoko,
每天回家也不怎么累,真的是自由者的天堂,除了臭和灰。
就看你能不能忍了。




老油条养成


了解了这里的生存法则,那就迅速地适应。
我和朋友们在臭臭厂展开了厚脸皮的快速进阶状态。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你抢3tray,那我就抢4tray。

个子不高,那我就站在椅子上包!Wayan看见我这个小个子都快戳到房顶了,就会嘎嘎嘎嘎大笑。

挑tray当然也得是专业的。
跟着最会挑的一婷时不时去后面掠夺一番,
又大又美的果一筐筐搬回来。
姿态贪婪又丑陋,和菜场挑挑拣拣的大妈没有区别。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遇到超级恶心的草莓。
 品控这么次的厂,当然连采果都很不负责任啦,各种恶心,烂透了的草莓都会丢进tray里。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而且这个厂的草莓拔掉草莓蒂,都是空心的。
 整个草莓普遍重量比较轻,反正我是不会吃的!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有时候会在草莓上看到像钢珠一样的球。
 不知道是不是什么昆虫的卵。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有一阵子是毛毛虫爆发的时期,
每个tray都可以找到七八条毛毛虫。
我们厂的草莓开始喷农药,第二天就采下来包起来了。
嗯……农药味好重……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毛毛虫们的小别墅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孤独的瓢虫

我还抓了毛毛虫想回家观察变成飞蛾的过程。
不过它们每天都要太多新鲜的草莓了,
有一天没上班,没有草莓替换,
第二天虫子就都蔫掉了,很快就死了。

它们的粪便真的很有趣,一边吃草莓,一边快速拉出一颗颗晶莹的红色草莓便便。
好了不说了,舍友看见只会想把它们全部都丢出去。




季末啦


到最后的两周,每天基本就上4小时左右的班了。
我也准备和小伙伴们离开卡布丘去roadtrip了。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再见吧,有趣的又活生生的小伙伴们。



最后还要讲一个去客串了一天的草莓厂:

sunny ridge strawberry farm

一开始听说它们的丢丢盒非常好包,只要丢进去就可以了,13cent/盒。

谁知道去的那天改成包cube了,方盒18cent/盒。

这个厂也挺奇葩的,包丢丢盒的时候,最多只能拿两tray。一个tray也就只能包三盒左右,意味着我包几盒又得跑几米远去拿草莓。但是他们的老员工都是4tray,5tray地拿,supervisor视而不见,对我们来兼职一天的就一直强调我们只能一次拿2tray。之后草莓没有了,我的朋友把最后两tray放桌子上,一回头,居然被老员工拿走了,也没人管。

因为我是作为一天兼职去的,对方负责人sophie是个不知道菲律宾还是哪里的孕妇。

在我去的第一天什么也没跟我交代,就让我开始包了。果不其然就出了问题。

老员工每天都是有一个硬性指标的,就是要包满20个4乘4的盒子。

不包是要扣20个盒子的钱作为惩罚的。我们第一天去,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负责人说,就莫名其妙扣了20个盒子钱。

本来约定好是当天给cash,也在结束后找不到负责人的身影,拖了一个礼拜,每天催促,才说转账,等转好了,发现比实际的又少了20多刀薪水。

我扣了足足80多个方盒的钱,问sophie,她非常没有礼貌地说因为我只知道放垃圾在草莓里,只关心钱。

最无语的是,就算放了垃圾果,每个盒子都是要退回来现场重新包的,怎么可能包了80多盒垃圾?checker都没有退回来让我重包,直接就给我扣了80多个盒子的钱?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最嚣张的是我说我会找fairwork来处理纠纷,sophie非常傲慢地说你去找啊!完全不在怕的样子。让她对不负责任的言论向我道歉,也再也不回复信息了。

卡布丘变成恐怖丘真的大部分原因都是工头和这种幺蛾子的人在作祟。

而介绍我们进这个厂兼职的工友也被辞退,给的理由也是包太多烂果。

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个工友是我们这条线退盒子退的最少的人,所以只能说这个厂为了开除人真的随便编个理由就可以了。

他们的草莓也是供coles,有一说一,草莓的卖相还是不错的,也有红梅,非常好吃。

不过负责人人品真的是一言难尽。

也算是给大家排排雷了。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不过在这个厂可以实现草莓自由。
草莓随便拿,没人管。

Any way,任何体验都是成长。
拜拜啦,卡布丘。




为了赚更多的钱,把你的良心装进冰箱吧!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