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澳洲打工度假-打工经历

amian

她的澳洲四年流浪计划实现了!

第四期嘉宾 Nicole 她在澳洲流浪四年,这四年里她实现了自己来澳洲的所有心愿清单 Nicole是在澳洲第一批拿到三签的whv,受到疫情影响目前已经是她第四年在澳洲流浪,这四年里她实现了自己来澳洲的

红儿

快乐的Vivian咖啡师也有委屈难过到偷哭的时候~

红/儿/旅/拍/进/行/中 单纯善意地活着,是给自己的祝福。(庆山《月童渡河》)  「 PART  ONE」 K小姐是和我同时间入职的另一位咖啡师。在入职前,其实我们两个都算是没有任何咖啡工

黄晓茵

入职五个月,我要求加薪了

4月下旬,回国机票突涨至1万5,8月份回国计划再次被搁浅。 加之澳洲大城市疫情的反反复复,让我也放弃了7月底移动至达尔文的想法。 So,我决定,继续留在Broome。同时调整了下工作生活节奏,正式结束

Parker刘念

3年半,我的澳洲打工度假&学习经历

2017.10.20-2021.07.11,这三年多的时间我在澳洲打工度假然后转了学签边学习边工作。重新编辑一下这篇文章,完整回顾三年半的澳洲打工度假和学习经历。 我是国内研究生毕业后在越南工作了近3

amian

我放弃设计师的工作跑去南半球流浪了

第三期嘉宾 插画师Skylar 她曾经在国内担任设计师,后来裸辞前往南半球间隔年变身hold住全场的咖啡师。 Skylar是17年-19年的澳洲WHV。间隔年她最初从墨尔本到凯恩斯,第二年再到珀斯,并

LauHuiYee

我好像本来就是个无聊的人

不知不觉,回国都半年了。 居然这就半年了,真的不可思议。原来融入了新生活之后,时间就开始过得飞快。 入职第一个月我还挣扎在交接的焦头烂额中。 在澳洲我几乎一个月换一个工作也能适应得很快,只需要一两周基

任飘零

梦幻的澳洲“2元店”收银员体验

华人招工平台中的黑工机会 在华信地产“学习”的同时也在看其他的工作机会,偶然间在今日澳洲上看到离正在换宿的milk bar很近的一个工作机会,自称是“2元店”的收银员,原来澳洲也有2元店,到那一看,商

amian

播客| 结束间隔年的小伙伴现在都怎么样了

导语 之前我已经慢慢地把自己曾经在路上的经历用文字的形式展现出来,但是最近我突然有了一个新的灵感,我想要尝试着通过声音的形式采访那些年我遇到过的间隔年背包客们。 一方面我想这会是对很多人都很有帮助的事

赵欣Grace

在全澳连锁寿司店sushihub上班是什么体验?

2020年2月从塔斯马尼亚大学退学之后回到了珀斯,疫情稍微好转之后找到了一份寿司店的工作,这次进入寿司店算是第一次真正进入澳洲的服务行业。 广告语 So fresh So good So eat no

赵欣Grace

入职澳洲大卖场——Kmart!

2021年6月13日离开了工作了一年多的sushihub找到了新的工作Kmart。 该工作是朋友推荐的,也可以上官网投简历。 Kmart临时工 我应聘的是casual 俗称临时工。 *入职合同 主管面

Avery

橘子富士康‘2PH’,一段想删又不想删的记忆

想来时间过的果然是快,这一下,2PH的日子已经是快一年前的事情了。 自打离开2PH,意识便进入到了一种自欺欺人的状态,哄骗自己没有过那段时光,也不曾有过那些快要窒息的感受,但记忆是无法抹去的,感受也都

赵欣Grace

在珀斯找咖啡工作有这么难吗?

三月份的某一天我在背包客圈里看到了一篇关于自学成为咖啡的文章之后,激发了我想要成为一名咖啡师的想法,对咖啡师一直就好奇的我,也想试一试,而后我在网络对比查询后在Harvey Norman购买了一台Br

何梦恬

澳洲打工旅行,距离珀斯40mins,攒钱好地推荐!

来到澳洲做过多份工作,目前这份工作是我在澳洲以来赚的最多且最轻松好赚的工作 1.澳洲邮政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澳洲邮差,这份工极力不推荐,赚的不多,车技不好反而要赔钱 2.胡萝卜厂 第二份工作就是集二签、

地转

土澳两年,我彻底野生了

环澳是刚落地澳洲给自己心里栽种的心愿,愿望就是攒钱买个破车,一个人也好一群伙伴更好,停停走走整个海岸线。 运气也算好,在这里的第一份工作就很顺利地攒到了钱,买了人生的第一辆车,不大不小,不破不美刚刚好

LauHuiYee

一文告诉你如何找到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

梦里啥都有 做人要务实点,一个普通人要什么飞机。 此文请配合作者前文食用,效果更佳,传送门: 流浪三年 重新开始貌似是我的强项 其实我觉得我从毕业以来在面试,特别是群面这一块算是比较有心得的,毕竟曾经

肯尼儿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好久没码字了。自从回来重新投入工作后,好像有一根画笔把现在和澳洲的生活划了一条清晰的分界线。明明才短短几个月,有些地名和曾经熟悉的人名都开始渐渐模糊了起来。不得不承认,会害怕那些记忆甚至是细节从脑海里

土澳老张

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

我每天超过一千公里的极限驾驶,这样开了三天,终于在20年的最后一天成功到达了这个西澳和北领地的边境小镇,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小镇的时候,依然让我出乎意料,小镇的破乱无序让我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担忧。 &nb

我比姚明高

姚明在澳洲的商业合作| Merlo 咖啡车

来爱丽丝泉已经五个多月了,几乎一直在上班,导致我的公众号都延更了很久。 这里的一切都很稳定,朋友很稳定,完全不会像其他地方,每个月甚至每周都在离别和适应新的人。工作选择很多,想要什么,基本都可以得到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