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澳大利亚打工度假签证

我比姚明高

去xx的bushfire志愿者骗局

到目前为止, 真心觉得澳洲对我不太友好, 一路坎坎坷坷,  稳定和幸运和我都没太大关系。 寿司店被辞退, 让我意识到我已经不可能再找一份类似的工作, 因为我的签证只剩2个月, 没有店家会接受

Kkkate

我是如何用whv签证把厨师职业评估做完?

最近一直在忙职业评估的事情停更了一周,现在给大家讲讲我是如何兜兜转转花了两年时间完成厨师职业评估。 想必很多来澳洲想通过职业技术移民的小伙伴, 都了解过厨师技术移民的道路。但是对于网上说的具体怎么申请

李圈圈

疫情之下·传说周薪破千的Costa农场体验日记

在还没来澳洲之前,就听说了Costa农场。在一篇推送上看到一个“澳洲五星级农场”的头衔,所以充满了好奇,而且最重要的,它可以集二/三签。 所以三月份就在官网提交了第一次工作申请,但当时还没有买车,所以

LAVA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用一个夏天想念另一个夏天的, 落日沙滩,露天影院,红色礁石,恐龙脚印。 离开铁红色的皮尔巴拉,横跨八十英里滩,绕过罗巴克湾,我们终于在金伯利第一大镇——布鲁姆,找到了一点绿色。   *San

澳打君

疫情期间,造出我的小森林

7月10日,刚回到原来工作的岛屿,我就把从布里斯班带来的种子们又种下了,期待了一周,种子们很给面子的发芽了。正满心期待的等着它们壮大,没成想一夜过后便被岛上的动物给糟蹋了。 *认真发芽的种子们 *被袋

澳打君

拒绝背包客享受免税额,法院:歧视?不存在的!

昨日(8月6日),联邦法院判定政府有争议的背包客税不具有歧视性,背包客税依旧有效。 这项决定推翻了2019年10月30日的一项裁决,该裁决称该税收具有歧视性,ATO(澳洲税务局)继续向所有背包客征收1

Rebecca

那些Aussie教会我的澳式俚语 1.0

哈喽大家好,我是萝贝卡小姐。 记得我一个人刚踏入澳洲的时候,听澳洲人说话都是似懂非懂,一度不敢开口,甚至怀疑自己的英文能力…然而,随着我的工作从农场到蔬菜包装厂到现在的肉厂,公司越来越“澳

莫克

签证过期,变成黑民黑在澳洲到底会怎样?

欢迎继续收听whv频道,这里是莫克在澳洲哔哔第一频道,今天谈一下在澳洲变黑民的问题。 先来说说黑民的定义: 指非本国公民通过非法的方式跨越国家边境而非法进入该国的“移民”。 主要包括两大类: 一是非法

莫克

在澳洲打黑工受剥削,为什么这么多人还坚持?

欢迎继续收听whv频道,这里是莫克在澳洲哔哔第一频道。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关于在澳中国留学生打黑工被剥削的问题,其实不单单是留学生,打工度假等签证一样是重灾区,今天来聊聊关于黑工这个话题。 先来解释两

Frank

疫情全国lockdown了?那就造个房车吧!

不知道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刚开始接触的时候可能并不觉得他们有什么特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发现这个人越来越有意思,甚至让你忍不住感慨:原来 TA 是这么酷的一个人啊!在我认识的朋友里面,Shawn

sherry

我是怎么从卡布丘坑,跌进邦德堡坑的……

我是怎么从卡布丘坑,跌进邦德堡坑的…… 2020.07.19 从卡布丘一路向北,我来到了邦德堡。 都说邦德堡坑,一开始我并没有把这里列为我下一站的候选项。决定从红莓厂辞职后,我给自己一个周的时间,拼命

我比姚明高

再也不见——gladstone

初到宿舍 来的第一天,是凌晨2:30, 到家3点多,怕吵到其他员工, 所以就在沙发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老板让我再休息一天, 隔天开始正式上班。 于是休息的这一天, 一个人在家搭起了床。 虽然说明书显

amian

种族歧视这件事原来离我们一点也不遥远

01 我曾经也是一个对种族歧视的话题几乎可以谈的上的是漠不关心的一个人。所有的了解都只是像百度百科上的一个词条的解释,指的是它是对某些特定人种、肤色的一种歧视。我也看过一些影视关于这个沉重的话题,但是

Frida

从打工旅行到读硕读博,我的青春不迷茫

*打工旅行结束后,Tina曾在悉尼读硕士 PART1: 吃着泡面刷到澳打名额 2015年下半年,澳大利亚第一次向中国开放打工旅行签证,在发放名额的前一周,Tina刷朋友圈偶然看到一篇关于打工旅行签证的

September

跟着老爷子逛土澳,忘年友的信任就这么建立

上篇文章发表后的第二天,老爷子Dennis就进了医院。在shed里敲敲打打了一整天,没怎么休息和吃饭,下午老爷子突然说头晕犯昏,于是我赶紧陪他去医院。路上,他半开玩笑地说,我可能要“死”在路上了。 好

木子

悉尼亲测Drive through核酸检测,你值得拥有!

没有耐心的小伙伴看过来,先划个重点:不用电话或邮件联系诊所或医院!不用预约!不用推荐信!只要你觉得有必要检测,直接过去,免费!不限制检测人数! 有时间的小伙伴可以继续看细节~ 疫情蔓延到了家门口, 但

迪迦潘

她在最难的州,做着让人湿热的工作

这是一个红红火火的故事, 让人湿热的橘子。 故事分享人 疯狂的小猪 我今年还是18 工作:摘橘子时薪:想太多,是计件 地点:维多利亚州 GTR FARM 进澳快半年, 当初选择的间隔年打工度假随着疫情

栗子酱

好运爆棚的澳洲搭便车之旅…

来澳洲一直想体验搭便车 *和司机的合影 文化背景 在澳洲,搭便车是一种文化,因为澳洲地大物博,外出车辆是必备,不然随随便便去个超市就是30分钟的路程,基本上,人们的生活习惯是去一趟超市备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