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澳大利亚打工度假签证

赵欣Grace

西澳Bunbury,三天两晚自由行攻略

班伯里(Bunbury)是位于西澳大利亚州西南海岸的的滨海小城,距离西澳大利亚州首府珀斯(Perth)约175公里车程,开车约2小时车程。 住宿:BackBeach Bungalow 我们是在ins上

Melody Jane

澳洲住了4年,我生活中如何省钱?

来澳洲整四年了,打工度假的两年和留学的两年基本没什么物欲,出门shopping只是去超市买基本的食材和日用品,chemist warehouse买基本的护肤用品。衣服只在必要的时候(工作需要居多)买过

李圈圈

今天睡车里|每段旅程都是一盒巧克力

2021年4月26日 刷小红薯🍠看到别人发的游记分享坐观光小飞机,非常心动!!!😍 兴高采烈的去预订,结果被最低要求两人起给拦下了。 尝试在微信群里征人无果后,特意起了个大早去打电话给运营公司,问能不

网络作者

King Island ,仅有2千人口的小岛生活记~

一 这份工作是从之前农场一起工作的朋友处得知的,他说轻松又好赚,何况又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生活,心向往之,便默默记下了。 当Erika再度联系我,说已经可以开工的时候,我便毅然辞去了刚干一周,我也爱的

a'ben

在大堡礁77次潜水的不完全记录

在Airlie beach很快就找到了住的地方,房东是一个中国女生,叫Ashley,和她台湾的男朋友Yen。我的室友也是一个台湾女生,她们在镇上最大的游船公司工作。 适逢疫情,Airlie作为旅游小镇

李圈圈

今天睡车里|滴滴滴!此路不通

2021年4月24日 正当我愉快的驾驶着小红🚗向Kalbarri前进时,我被拦停了🤚。 虽然沿海的台风结束了,但由于造成的损害太大,所以Kalbarri进入灾后重建模式,除非必要的资源输入,严格把控只

朱二木

两年十个月我在新西兰干了啥?

– 前言 – 前段时间因转载而来了一些新的关注,为了让新朋友更容易了解这个公众号,编辑了这篇文章。它像是一个目录,同时也标志了我在新西兰第二个阶段的结束,不知接下来的

李圈圈

今天睡车里|免费的未必就是不好的

2021年4月20日 换胎耽搁了时间,导致没能如愿赶到Geraldton,路过Cue Roadhouse加油⛽️钱包➖$59.50,秉持着天黑不赶路的原则,我在Mount Magnet住下啦。 📍Mo

Chloe Li

2022年的伊始,澳洲疫情大爆发

元旦前夕,大家还在兴高采烈的跨年,悉尼举世闻名的跨年烟火如火如荼。我在的Hamilton Island(汉密尔顿岛)也有热闹的跨年烟火,员工们客人们同乐同庆。 紧接着,澳洲疫情前所未有的大爆发,每天都

Bigflower

土澳墨尔本二手车购买攻略及香港驾照在澳使用说明

澳洲那么大,为什么要选择去维州墨尔本买车呢?首先,因为博主的最终目的地是塔州,塔州地少车少,而且车辆的价格比本岛更贵。此外,塔州的二手车过户是不用做车检的,那么这就意味着如果车子发动机有什么故障,小白

老胡

Bremer Bay的海浪、沙滩及做披萨的生活

– 1 – 来澳两年后,在爱丽丝泉整天除了拼命上班搞钱就是抓紧时间睡觉。每天都昏昏沉沉,麻木度日。 别人:你的背包,背了十年还没烂 我:我的鞋儿,穿了一年就烂穿(耸肩) 终于在

Bigflower

澳洲三年,存款60万,可是然后呢?

不经意间,来澳洲已经三年了。趁着2022年新年到来之际,在家里整理起了过去三年的点点滴滴,看着刚来时照片里那无知的90后,不禁感叹时光飞逝。从最开始对澳洲的一切事物都充满好奇、举足无措,到现在对大部分

小明_Ming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内篇)

首篇 ▼ 那些花儿、枝儿、叶儿啊(国际篇) Wing 举止文雅、落落大方,便是Wing。 就是瘦瘦高高地像个电线杆子,所以在农场我一直叫她“大虾”。为此,她很是懊恼,天天扬言要增肥。 去农场

我比姚明高

新冠快速抗原测试剂盒 | 使用指南

2021年12月15日,澳洲的国境终于大开,州与州之间也纷纷解禁。面对维州几千的新增,我们旅行的目的地塔斯也不甘示弱,几十到几百的新增,只用了两个周的时间。阿德也有了将近700多的病例。 我们买的回程

hi瓜栗

2021年度复盘,少了些冒险,多了些平稳生活。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是2022年的第一天清晨,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窗外偶尔有鸟鸣,吊扇一圈一圈转着,两个房里的室友都还在沉沉地睡着。 昨天整理了相册和日程本,过去的一年没有太多变动和冒险,更多的是平稳和

慧猪猪

澳洲笔记 | 我的2021年

回 / 望 / 2021 在2022年的第3天,我终于把2021年的总结写完了。巧的是,这是我写的第21篇关于澳洲生活的文章,2021年对我来说是收获满满、意义重大的一年。 关键词:成长,健康,自我挑

Bigflower

在澳洲受工伤,连续4个月每周赔税后1000刀

故事的开篇 在国内生活了20几年的我,做梦都不会想到在澳洲的这短短几年时间里尽然会到需要找律师的地步。 这是我来澳洲的第3年了,就在我计划着好好工作,趁着肺炎澳洲到处缺人的大好时机,存个二十万回国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