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回顾:
“哇,第一次青旅换宿耶!”——凯恩斯租房日记1.0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5月14日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
每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时就拼命告诉自己。

昨晚楼梯上那群人达到史上最吵,我太生气了。都怪我这该死的责任心,说了让每晚11点去提醒外面吵闹的人安静,提醒了就好了嘛,非得竖着耳朵听,有风吹草动又忍不住要去提醒。
但这群人似乎总是在和我作对,越提醒他们越闹得欢。

好讨厌这样的工作,感觉回到了上学当班委不得不去管闹事的坏学生一样。

房间里有很多小蚂蚁小飞虫,时不时就觉得被咬一下,皮肤很疼。睡得不好心情也差。

就做两周,不要犹豫,下周开始看房,我暗下决心。

今天天气比较好,多云没有太晒。吃完午饭叫上刚来凯恩斯的一个妹子一同出门,竟然发现一家外文旅行社门口贴了“stuff wanted”,感动万分,这是这段时间看到的第一个招聘信息。立马冲进去。只有一个黑黑的女生在,不知道哪个国家,可能是希腊人吧,凯恩斯好像很多希腊人。女生闪着要飞上天的睫毛微笑着说她们要招销售,顺便问了问几个问题,同行的妹子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敢说,我这段时间脸皮倒是厚了三分,听到招的是销售,心虚得不得了,但也依旧保持镇定的态度,说我对凯恩斯旅游业是比较了解的。然后希腊妹子说她也不是老板,老板下周会回来,她会把简历递上去。

我当然不相信她,我下周会再去一次。

7点45去找Thari告状,她说只要我十一点说了就行了,如果那群客人还在吵闹,就请他们立刻离开!

又是一个魔鬼11点。

对面青旅的吵闹声,楼道上等着我一会儿去制止的音乐声,嬉笑声,巨大的冰箱声,扰得人烦躁不安!

坚持,握了握拳。
工作尚且远,但总会有的!

一把抓起床上不知名的大黑虫子往床下扔去,睡不好的人哪还有什么怜悯心,死一边去。 


5月17日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中午的时候,火警警报器突然响了。

我迟疑了片刻,意识到现在是无人值班时间。

在尖利警报声催促下跑下楼,发现所有人都从房间出来了,惊恐地看着我。

问了下原来是有人在厨房做饭烟太大了触发了警报器。于是我赶紧回忆了Thria教的开火警控制箱关警报的步骤,然后用广播通知大家不要紧张,是假警报。

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专业,但是还是听到广播里自己被人掐着嗓子一样又尖又虚弱的声音。

一番操作下来,终于回归平静。踱步回屋,关门,赶紧把抄下来的火灾警报器说明书再看一看,OK,没问题。心依旧突突突跳个不停,庆幸不是真火警,否则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最近不知是不是天气转凉了的原因,楼梯上没有再吵闹。

昨晚按例巡逻楼梯,发现只有长发男一个人在,我问他你朋友走了吗?

他一副无辜的样子问是谁,我说前几天和你在一起,在这边听音乐很吵的啊。他说他并不认识。

难道我误会他了?

一直以为他们是一起的,所以每次都挑看起来最讨厌的长发男教训,难道我一直错怪他了?

我心里嘀咕着,默默回了屋。

正当我准备美美入睡的时候,一阵熟悉的笑声从窗外传来!

一听我就知道是那个失踪了几天的吵闹女生回来了!

我三步并两步冲到楼梯间,刚才还说不认识她的长发男正和她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你叫什么名字!“
“Luna~”
“OK,Luna,你听着,上周有人投诉你,你影响了别的客人休息。 所以你如果再吵闹,我会回来叫你离开,你们所有人都是!”我凶巴巴地扫了一圈,特别狠狠瞪了虚伪的长发男一眼。

不知道是我的话第一次起了效果,还是他们累了,终于没有再吵闹。

想一想,今天跑出来的人里面也没有见到吵闹女,可能昨晚是来和朋友道别的吧。       


5月20日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昨天失眠到三点,起床上厕所的时候,发现长发男开着巨大声的音乐在楼梯上自high,见到我又是一副真诚道歉的样子,我骗他说有客人打电话投诉!请他马上离开! 

他连连点头道歉,还拿纸给我写他电话号码,说他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他现在去车库听,如果有人再投诉就给他打电话。 

对这种人真的没辙,我拿两手指捏着他递过来不知道哪儿掏出来的纸无奈地走了,算了,看过入住单,他也就住这两晚了。 

不知几点睡着,早上开了门回来,又很不安稳地睡到8点多就醒了。

心里想着住宿的事情根本睡不着,躺床上在Facebook上看租房信息,联系了几个人,有回的有没回的,不过房子都不合适。只有一个在Carins central后面的单间比较合适,虽然看照片不是非常满意,还是房东约了下午去看。

接着又不停蹄处理找人接换宿的事,原本和Thari定了一个女生明天过来面试,但她昨晚临时说要去农场不能来,头疼死了。

想了想,在凯恩斯群里发了个换宿消息,原本以为一定超级多人愿意,结果竟然只有两个人加我,还好第二个人比较靠谱。一合计,乘热打铁,告诉她离12点经理下班还有十多二十分钟,让她马上过来,先来先定。女生答应说马上出门,于是我立即飞奔下楼找Thari。

“Thari,昨天给你说的那个女生想马上过来,早一点,如果你不满意,我好找其他人!”
“当然,如果她15分钟内可以到,因为我12点离开。”Thari并没有因为我临时改了时间又这么紧急通知她而生气。
“可以可以!”我赶紧应下来。

女生准时到了,挺成熟的样子,口语很好,聊了两句Thari便说OK了,我在心里默默松了口气。

后面才知道她是托福老师,wow。

中午在青旅吃了个方便面,和MIKI约一起去看share house,Miki是刚来凯恩斯一周的日本女生,拿着工作度假签来学习,也在CCEB。她真的是我见过出国英语最差的人,基本无法开口,说什么她也不懂,但是因为她像我表姐阿晶,便莫名生出亲切感和喜爱之情,看着她,就像看到了姐姐,泪眼。

Cairns Central后面有几条平行的街,都是当地人用小二层改的share house,看起来总觉得像中国的安置房。先去一个中国房东那边,在看到房子第一眼的时候,我和Miki对视笑了,因为……太像危房了!蓝色的漆,破旧的门,还剩下两个单人间可以选,小小的感觉不是很通透,整个房子也是有点暗。不过很干净,房东也住这里,她每天都会打扫。

“我这边主要是短租,现在是淡季,后面就很难有房间了。”房东大姐很热情。
“另一个房子是140,你能给便宜点吗。”遇到中国人,杀价的兴趣就出来了。
“哎呀,现在淡季,140给你了,也不收你押金,先交两周,之后一周周交。想走也不用像其他房子要提前两周说,随时告诉我就行了。”房东大姐也爽快。
“好吧,我朋友还有另一套房子想看,我们看完后才能做决定,今天之内会告诉你。”

从房子出来,看到一条街都是一样的两层小楼,便想说随便走一下看有没有贴了电话出租的。刚走两步便看到一个在学校见过的大胡子男生,正推着自行车进到一个漂亮的白色小楼。

“嗨,你好,我们在学校见过,这是你住的share house吗?“我两步冲上去,或许是我和Miki眼中的精光吓到了他,大胡子有些戒备地看着我们:“是,是啊~~”
“还有空房间吗。”直接说出了目的。
“好像没有了,你们可以在网上看看。”大胡子指了指门口。

我一看恍然大悟,这是凯恩斯官方的一个share house,有自己的网站,房子很好,但是也属于凯恩斯比较贵的,主要是学生在住。双人房每人145每周,单人房185,我当时在官网上预订过,结果有空房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换宿了,便作罢。

“你喜欢吗,想看看吗?“我问Miki
 ”嗯!!“她眼放精光。
 ”嗨!”我喊住要逃走的大胡子,“我们能进来看看吗?“你就说我们是你的朋友”我趴在栏杆上厚脸皮笑。
“那,那好吧。”大胡子犹豫了两秒,开了门。
“果然贵就是好啊,通透!“我一边看一边连连感慨。

出去后,我们绕到街的另一面主道上,cairns share house的办公室在那,可是周末竟然不上班!要等周一。

我等不了了,我沮丧地想,真的是一天也不想在青旅多呆,而且周一学校晚上有活动,我必须明天白天搬走,况且这个share house不是随时都有空房,要是耽搁几天,我又得多受几天的折麽。算了算了,就第一个吧,也就一两周的事,反正这边这么多房子,看到有好的再搬。一番内心活动后,做出了决定。

结束看房,和Miki散步去海边喝个咖啡,顺便也叫上了替我换宿的女生,我始终记不得她那拗口的英文名,“ 你干脆叫我范老师吧!”在我第数次问她名字后,她无奈地说。这下一下记住了!

喝咖啡时给房东大姐说我明天搬过去,完了大家道别回家,范老师问我要不要去吃一家冒菜,我留着口水过去却发现星期天关门,这该死的星期天怎么到处都关门!

最后吃了一家中餐馆的回锅肉套饭,猪肉味道怪怪的。

最后一晚了,明天解放,坚持了两周,还是给自己点个赞!


5月21日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来凯恩斯第一次哭,却并不是因为什么大事。

原是忍耐了两周青旅换宿的折磨,想着终于换到安静的房子了,结果去了,发现安静过头了,房东阿姨林姐是个华人,自己住楼上,楼下改成很多间拿来出租,大多是短租还有日租的,像旅馆一样。

和我想象中的share house完全不同,可能是淡季,完全没有人,黑乎乎的房子里,我的屋子似乎是新隔出来的,墙板的味道特别重,昨天看得着急,也没有注意这个问题。厨房挺大,但是也很暗,整个屋子就给人很不透气的感觉,压抑。

“不能带朋友回来做饭,记得随时关灯,空调现在天冷了不要用了,浪费电……”林姐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太小气了!”她走后,陪我一起去的一个小伙伴Miu忍不住说。”和房东住一起就是不好!“
“算了,就这样吧,”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先住吧,找到其他的再搬。”我说给她听,也安慰自己。
 “那我走了,你保重,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了。”Miu和我依依惜别,她今天要去其他地方工作了,陪我搬家也算给我道别。算起来,我们也只在一起呆了来凯恩斯的头三天,但是是因为一起来的,现在各奔东西,总是有些感伤。

送走Miu,我站在屋子里,甲醛的味道冲的头疼,屋内一点人气也没有,屋外隔壁院子里两个鬼佬的声音却大得像有两个崔莎(我的新老师)在我面前尖叫!

忍着头疼,打开箱子,开始把东西往外拿,真的,搬一次家好累。

我蹲在地上,突然眼泪就流出来了,即便现在在上课,我总觉得自己无法安然享受学生时光,总是有这些奇奇怪怪惹人心烦的事情,想说让自己住好一点,可是却一次比一次更糟。在这个冷冰冰的房子里,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巨大的孤独感把我笼罩起来,来了快一个月,第一次这么伤感。

伤感完还是得爬起来给自己做饭吃,拿咖喱粉煮了个面,和想象中一样难吃。吃完很晚了,先在昏黄的灯光下做作业,觉得眼睛都要瞎了,以后还是在学校做完回来吧。

和在布里斯班的朋友纳纳聊微信,她让我学叉车,说很好找工作,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5月23日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下午去学校参加Job hunting club,结果就是大家做简历,老师检查,然后免费给打印,彩打也可以,wow。
      
结束后和Miki继续去看房子。
     
昨天我们已经看了三家。先是去的凯恩斯官方的share house Office,接待的女生很耐心地帮我们找,然后开车带我们去看,但是现在只有一个房子有空,在娜缇和珍妮(和我关系最好的两个智利同学)家对面。除了房间位于进门处会担心吵之外,其他都很满意,价格虽然贵了一点,但是环境是真喜欢。
   
出来后去找娜缇聊了会儿,心情愉悦地去下一家。
   
第二家是个本地人家庭,老婆亚裔面孔。房间倒是很大,大床,但是,总觉得,异国文化氛围太重,比较脏乱。很奇怪的感觉。说不上不好,但是就是奇怪。出来后我和Miki都是一样的感觉。觉得还是第一间好。
    
第三间,我太喜欢了!是个日本人的公寓房子,屋子就住三个人,一进去就是家的感觉!和之前那些旅店式的完全不一样,我真的好喜欢。可是房东只要会讲日语的,不然交流不方便,好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看了第三间后,第一间在心里也变成了将就。
   
于是今天继续去看,是很早之前联系的一个华人房东。
   
两层白色小楼,只住女生,楼上三个房间,有宽敞的客厅厨房卫生间,外面的楼梯直接到二楼。楼下四房二卫,厨房在院子里,是一个很大的开放式厨房,干净整洁。院子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晾衣架,围墙边养着很多小绿植,阳光洒在院子里,生机勃勃的样子。有一个澳州女生住在楼下,帮忙打扫厨房和看管房子。
    
空房间在楼上,挺大,也干净敞亮,价格也合理。于是和Miki定下,我先搬,楼下有空房间了,她再从寄宿家庭搬出来。
   
回去就告诉了林姐我要搬走了,房间我会按之前说好的按日租结给她。她瘪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一直在嘀咕没住多久还要给我洗被子,中午十二点不搬走就要加收钱什么的……
   
我闭上耳朵假装没听到。
 
  
5月27日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搬到新的share house了!
    
辗转了一个月,终于找到了喜欢的可以长住的房子。
    
楼上的室友是两个很友好的泰国女生,客厅里传来的电视的声音和她们做饭的声音,都让我觉得很快乐。
     
下午从屋子去Coles买东西的时候,因为好近,一路走过去,买了东西走出来,没有走大门,从停车场穿过,看着夕阳,突然好幸福呀。


后记:
     
后来我在这个房子住了三个月,然后去了墨尔本。
     
和墨尔本动辄三百起的房租相比,我才知道凯恩斯不管是140还是185的房租,都太便宜了。
     
在墨尔本的时候一直住的是公寓,我时常会怀念这个白色的小房子,和我可爱的室友们。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再不搬走我要疯了!”——凯恩斯租房日记2.0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