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进入樱桃厂了。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因为疫情的关系,每天都需要量体温,带口罩以及酒精消毒。

每天上班前,记得把自己工作开始的时间写在本子上,下班以后也要记得再写一次。根据本子记录的时间结算工资。

强烈提醒:手机拍照自己的工时,因为经常弄错工资。最夸张的一次,少算了我整整一天的薪水。

cherry exchange这个厂是一个非常“old school”的厂。他们发工资不通过银行转账,而是通过cheque(支票)的形式,非常非常麻烦。每次拿了支票需要去银行存钱,而支票又有滞后性,大概存进去4,5天以后才会到账。

因为需要提前准备支票,老板马修会要求提前一周提离职。不过事实证明,他们都是离职前一天才准备支票,因为最后一天才知道你所有的工时。

樱桃季是没有休息的,除了下雨天。所以整整一个月,我只有休息了一天。爆果期,每天都要站着弯腰10-12个小时。

如果工时在8小时左右,老板马修会克扣一个smoko,让员工一天只休息一个15分钟的smoko和30分钟的lunch。这个比较坑,毕竟smoko是要给钱的,lunch是没有的。超过8小时,会给两个smoko。





1


介绍一下工厂的机器流程


我也第一次见到这个庞然大物,听Adm说全young小镇只有两台这样的机器。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樱桃装在这样的bin里,用叉车运上传送带,倒入洗樱桃的水池。然而大多数时候,樱桃被放在一个一个的小筐里,这时候就是男生的苦力时间。需要一筐筐倒进去,而且速度要慢,防止樱桃倒入的时候损坏。

招聘的时候,说的是sorting(挑拣)的工作,不过其实是女生专属。男士都是负责倒樱桃,给樱桃箱子盖上盖子,搬上trolley,推去冷库。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多余和小王因为是新人,基本就是被安排去了最辛苦的倒樱桃的工作。手上起了好几个水泡。

樱桃会在水池里清洗,由传送带往上送,中途还会有圆筒刷子刷一下樱桃表面。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经过camera的拍照分析,根据每个樱桃的尺寸,颜色,有无伤口,分配到不同的出口。

一开始我觉得很神奇,不过后面发现camera的出错率非常高。经常把好的坏的分到一起,导致我们sorting的就很辛苦,要仔细挑。Adm和另一个伙伴需要不停检查每一条产线的樱桃是正确的。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到达我们sorting的产线前,樱桃会进入这种白色的放入某种chemical的水里消毒。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系统分拣出的rubbish果会掉入垃圾桶。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一些分拣错误的樱桃还需要回炉重造。

这个就真的很讨厌。因为这样我们就不能吃垃圾桶里的樱桃,(垃圾桶里会有一些品相还不错的樱桃,不过我被老员工告知不可以吃,要吃也需要和supervisor报告。)因为他们会二次分拣。防止有掉落在地上的品相好的樱桃被浪费。

不过对于嘴馋的姚明来说,规定说不可以吃,就真的不吃了吗?

too young too simple!每天一边sorting,一边选最完美,最大颗的往嘴里塞,因为有口罩的掩护,谁也看不出我在吃。除了有一次吃太急,樱桃在嘴里爆浆了,口罩都染成了红色,急得我赶快换了一个口罩。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每天樱桃都以这样的频率密密麻麻地来,产线的高度又非常地低,你必须一直弓着背挑果,非常伤腰和颈椎。之后我采取了扎马步式,每天扎5分钟,站起来休息会,再接着扎。这样可以平视产线,保护我的颈椎。顺便练个翘臀,嘿嘿。

我这条线是second等级,最差的樱桃都在我这。人手不够压根不会有人来帮你,因为second不值钱。特别惨,没有人给我sorting,果都还是最烂的。但是supervisor对你的要求丝毫不减,每天还是会过来检查你的盒子里有没有包进烂果。我刚来的第三天就被批评盒子里有好几颗烂樱桃,想想也是委屈,别人的产线,果比你少三分之一,但因为是一等果,还给配一到两个专门挑果的人员。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让樱桃流进盒子里,称重,再放到下一个产线,这样无限地重复。两个小时以后,人就完全陷入机械模式,脑袋一片空白。不能听音乐,我就只能唱歌消磨时间。从一开始的随便唱到后面每天唱一个歌手的歌。一个月,基本是把港台内陆我熟知的歌单全唱了一个遍。





2


樱桃的种类


马修的厂比其他厂都复杂一些,樱桃分为:

●first(一等果,表面完美,尺寸较大,颜色较深。供wws等大型market。)
●compession(中等果,有轻微瑕疵,供小型market以及路边小摊。)
●second(二等果,一般做果汁,果酱,供小型market以及路边小摊。)
●rubbish(垃圾果。)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爆裂开口的这种叫stem cracks,是因为水分过多,而导致果肉爆裂。
左边比较小的,可以放comp级别,右边太大太丑就放second。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不同产线的樱桃颜色也不同,由粉红色到大红色到深红到黑色。
尺寸也从20mm到36mm不等。越大越贵,颜色越浅越便宜。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这种double,triple的樱桃非常可爱,每天都像找寻四叶草一样收集。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因为我是个好奇宝宝,每天有很多问题,周围的员工都在奋力包樱桃,一问三不知,所以我只能问每天在各个产线检查的工程师,他就是Adm。从他口中我知道了机器的运作,樱桃的种类,名字,瑕疵的形成。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他告诉我,我们厂会包装15种左右的樱桃,每种樱桃的形状,颜色,水分,口感,甜度都不同。

于是实践出真知的我每天都在吃不同品种的樱桃。总结出几点:

●SIMONE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品种,KORDIA也不错,都是皮薄,汁多,酸甜感都很均衡。吃多了不会明显觉得喉咙齁甜地难受。(我们会把品种做成贴纸贴在盒子侧面,买樱桃的时候可以仔细看一下。)

●个人不喜欢REGINA,皮比较厚,咬起来比较脆。当然也有人喜欢。口味是比较单一的甜味,基本没什么酸味。

●送情侣会推荐sweetie,全称是sweet heart,是加拿大最早开发的Van和Newstar品种的杂交种。听名字就知道很甜蜜啦,但是我没吃过,我们只见过一次。

●并不是越大越好吃,我长期吃36mm的樱桃,但是发现没有30-32mm左右的樱桃口味浓郁,可能是越大,水分越多,甜味和酸味都被稀释了?





3


鸡肋的产线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后面机缘巧合,我被分到了这条自动装樱桃的产线上。一开始觉得很爽,因为我的任务只要负责在产线上放空盒子,保证樱桃落下有盒子接住。不过后面觉得这条产线真的很鸡肋。

缺点:

●慢。之前的产线一盒装满,只要一分钟,这个经常几分钟都装不满一盒。
●烂果太多。机器没办法分仔细,烂果太多,还是需要人为地挑果。
●经常故障。不是没装满一盒就送出去,就是传送带被樱桃卡住。
●经常不忙,会被其他员工使唤来使唤去。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女生的产线。

老板马修虽然是一个oz,但是完全被华人员工给惯坏了,一直让工程师把产线开快一点,还会对着已经忙得焦头烂额的员工喊着faster,faster。虽然一直笑容满面,长得也非常帅气,但是就是一个压榨员工的资本家。

这里的台湾老员工都非常尽职尽责,一个人看两三条线都可以。对新人要求也很严格,哪里忙就会让你立马去支援,帮着挑果。如果传送带速度太快,会要求把果装进箱子,等会再重新倒在传送带上。常常一片混乱,大家急吼吼地跑来跑去。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和马修谈,让他在爆果的时候把传送带速度放慢。但是马修不想这么做,他需要效率,最快的速度把最多的果装进箱子,最少的工时内完成。

一开始的时候,常常6个小时就把应该8小时才包完的果给包完了。然后马修会催促大家赶快离开,因为慢一点,就要多付一点薪水。

每天结束的清洁工作基本都是给老员工完成,因为可以多赚一个小时左右的薪水。内容是拖地,清空机器内的樱桃,清洁机器等。如果你想做,可以和马修谈。因为有老员工会赶你走。这里就要提到一个非常讨厌的台湾男生:AJ。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男士负责装箱。后面的箱子就是要一层一层垒上去的。需要14层才可以推入冷库。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有时候机器会突然出故障,这时候大家就会一起去折纸箱。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纸箱和产线的金属边都很容易刮破手,需要小心。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一般来说摆箱子是男生的活,不过因为我这条second线没人关注,求助过耍废男生,结果得到的答案是:你可以自己一箱一箱慢慢搬。于是索性不求人,由我自己摆。强迫症的我要求每个袋子都要绑得一样紧,不会散开,也要求一个方向。这样看起来爽爽的。





4


目中无人的AJ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AJ和其他男生一样都是负责包装樱桃,因为去年已经来过这个厂,熟悉细节,加上他的确做事动脑,老板很信任,Jenny(我们的迷糊supervisor,二老板的女朋友)也经常什么事都会问他。导致AJ什么事都喜欢插手,这让大家都很不满。

AJ也非常人精,倒果这类的工作按理都是男生轮流去,不过他是从来不会接这种活的,永远交给新人,在最后清扫的时候,AJ也会把我们这些新员工赶走,让自己的女朋友跟他一起做一些扫尾的工作,增加工时。

因为我负责的自动产线有时候果不会很多,所以在空闲的时候,我会跑来帮男生做一些包装。AJ就会非常傲慢让我回去,不许帮,他说:他们速度慢,是他们的事,你来帮他们只会让他们越来越懒。

这让我非常不满,我们不是一个team work么?一共21条产线,每条产线一个女生,男生只有4个人,要负责包所有的果,爆果的时候来不及是很正常的。但是AJ就是会强硬地把你顶回去。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用来测量樱桃尺寸的量尺

AJ不允许插手男生的工作也就算了,女生的产线也是随时巡逻。他对我的产线尤为上心。经常跑过来让我不要顾自己的产线,去其他更忙的线帮忙。我很气愤,我自己的果虽然不多,但是机器经常坏,烂果也很多,需要挑,不能没有人。AJ则会冷漠地说:无所谓,没人在意second果。你给我去帮其他人。

这个厂乱就乱在有AJ和其他一些乱指挥的老员工。本来每人守好自己的线,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就是喜欢让人跑来跑去。而我们的supervisor Jenny太过好说话,她给的高标准,经常被AJ篡改,导致大家不知道听谁的。

有一次Adm跑来跟我说今天的机器有问题,会把好的和坏的果都混在一起集中到我的产线,可能会很难sorting。在Adm走之后,AJ走过来说:“不要讲话!”我当时没听清,说你说什么。他吼道:“我说你上班不要讲话!”气得我把樱桃盒子重重地放在他面前,继续工作。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过了一会马修过来了,隔着一段距离看到AJ和马修说了什么,马修开始打开我产线的樱桃箱子一盒一盒检查,然后走过来,跟我说:你放了太多垃圾果在箱子里了。我只能解释,因为这次的产线有一半是好果,我必须要挑出来,但是速度太快,烂果我的确还没来得及检查。马修只是说下次注意。

经过这件事,我明白AJ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虽然我不确定AJ说了什么,但是至少,被他盯上没什么好事。也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很讨厌他,但是表面都还客客气气。因为马修的确吃他那一套。

看他和其他同事一边包装一边说说笑笑就很来气,真的是不许百姓点灯的双标男。





5


小天使Adm


在无聊的工作里,向Adm了解樱桃是我每天最开心的事。他总是乐于分享他知道的一切。他和我一样充满好奇心,发现有趣的樱桃,会像捡到宝藏一样跑来给我看,在我想要这个樱桃的时候,又会像孩子一样把樱桃用双手藏起来,不给我拿走。惹得我哈哈哈大笑。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美丽的双色樱桃

Adm总是会做一些让我很感动的事来帮助我。

他发现我经常被其他老员工使唤来使唤去,跑的大汗淋漓。就跑来问我,为什么总去帮别人,我说因为我产线的果不太多,所以只能去帮其他果更多的产线。Adm一听,这好办,你等着。结果过了一会,我的产线的果开始变得超级多。Adm得意地跑过来对我说:”I made it! “ 原来他修改了电脑的程序,把其他产线的二等果也挪了一部分到我的产线。他说要是还不够,再掺合点一等果给我。让我对他默默地竖起了好哥们,够意思的大拇指。

有一次我在帮一条爆到不行的产线sorting,产线的樱桃已经密密麻麻到看不到传送带的颜色。Adm立马跑过来问需不需要帮忙,然后立马更改了程序,把这条产线的果一分为二,给另一条线匀过去了一半。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不同尺寸的樱桃

Adm年纪虽然比我还大,但是我常常怀疑他的社会经验值是零。

特别有趣的一次是我的产线有很多烂果,他看我挑得急急忙忙,说你需要帮助吗?我随口抱怨了一句,果太多啦!结果他居然把我们二老板的女朋友,Jenny给拖了过来。Jenny一脸懵逼,问是什么情况?我一看是Jenny,赶快低头,认真挑果,心想这个Adm怎么把领导给带过来了?Adm没心没肺地说:”她这条线太忙了, 你可以帮她挑果吗。“我此刻的白眼估计可以旋转一周:要死了啊,你让领导给我挑果,你个智障啊!

Jenny看了我的产线一眼,说现在还可以,她一个人可以应付,就离开了。此刻的姚明真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因为我负责的是全场最大尺寸的樱桃产线:36mm,所以每天都吃到胃酸。真的很爽,肉多,汁水多。澳洲本地人都吃不到的,因为都出口啦。





6


没事画个樱桃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小熊🐻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最性感的屁股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嘤嘤嘤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A trip to the moon

这种表面坑坑洼洼的就是被冰雹打过的,很多樱桃都被打落,导致今年的工时少了将近三分之一。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





7


姚明的朋友们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Will you marry me?
 Yes, I do.
 💍

Sohyeon是我们的团宠,她是个可爱的韩国姑娘。梦想是当一名歌手,但是因为家里不允许,她打工赚钱,继续自己的梦想,并且还需要时不时给家里一些钱支持弟弟上学。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眼巴巴地看着微波炉。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Sohyeon总是很容易饿。常常在午餐前的smoko就把便当吃完了。我们常常笑着捏捏她的小肚子,说有很多的cloud。

她的语言能力非常强,日语,汉语,法语都会一些。记忆力特别好,我只要说一遍,就可以记住,并且发音非常标准。而我每天跟着她学韩语,也只记得一句:内巴(明天见的意思。)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Masa是一个台湾女生,我的司机,每天来接我上班。非常nice,只肯收我2块钱的车费,还常常带我去采买以及逛街。她喜欢用筷子夹薯片吃。喜欢和我讨论时政的问题,我从她的角度了解了更多台湾年轻人的想法。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691960210451447812″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每天回家的路上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我们会唱《 country road 》,一直到把歌后Sohyeon送回家。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问马修花了20刀买了樱桃,做了果酱,给朋友们准备了芝士樱桃三明治。(马修也是很严格,平时不可以直接从工厂买樱桃。最近快季末才允许。)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累的时候,连成一排,彼此捶背,是工友们简单的马杀鸡了。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每周五是发工资的日子,不过经常会延期,变成礼拜六。每次我都会打印一张小票,因为机器会把支票打印成一个缩小版在小票上,留着做纪念很不错。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一个月的樱桃季很快就结束了,大家合照留念。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一起做最后的打扫。

没想到马修也是个很神奇的老板。他一直模凌两可哪一天是最后一天工作日。在这一天,他突然宣布今天是最后一天工作,结算完工资以后的第二天他留了几个老员工又回到了工厂做了一些收尾工作,然后一起开了一个ending派对,一起采樱桃和吃披萨。看着那几个员工po图片在ins上,我们其他员工都很不愉快,完全就被排除在外了。Ending party难道不是大家一起过的吗?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离开前给Adm送上我的礼物,希望一切顺利。




8


medina&co


马修的厂结束以后,我们在wombat找到另一家樱桃厂,接着做了一周。

老板娘Nada:
电话: 431830034

Nada是一个穆斯林年轻女人,嫁给了农场主。说话非常温柔,人也非常美丽。

真的是不比不知道,这类的小型樱桃厂真的非常轻松,简单。

农场主只要求你大概地挑拣一下,就可以装箱。类别上,他们只有一等果和rubbish这两个规格,非常容易筛选。最爽的是,可以听音乐,可以聊天,大家都非常友善。

缺点:smoko不算钱。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这个传送带看得乍舌,这样几颗樱桃居然还每条产线配一个sorting的员工,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啊!老板你真的赚钱吗?马修真应该看一下其他厂,看看他每天push的员工给他创造了多大的财富。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sorting的员工以老太太为主,都慢悠悠,笃定定。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两个小可爱在smoko的时候打哑谜,猜歌名。

每天会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是一起折箱子。这样会比马修的厂好很多,因为马修厂的盒子都是机器包装的,所有时间都是弯腰包樱桃。而在这里箱子也是员工来包,会相当于换个姿势工作,对身体轻松很多。同时,在下雨天的时候,马修厂因为天气恶劣导致樱桃减少,只工作6小时,而在这里因为还需要包盒子,不受天气影响,也是保证了工时。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马修厂的折盒子机器。纸板进去,一个立体的盒子就出来了。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在这里真的实现樱桃自由。Nada让我们随便拿,垃圾桶里全是comp档次的樱桃,他们真的好浪费啊,使劲儿拿。(哪像马修那里都需要花钱买。)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圣诞节的时候和朋友们一起去chinese garden野餐,结果超市都关门,只有麦当劳解馋。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因为樱桃季的结束以及新州越来越严重的疫情,我也准备离开young,去其他州。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离开前和Masa,Sohyeon一起吃了最后一顿晚饭。我给她们送上我准备好很久的礼物。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我们第一次聊的这么深入,聊了梦想,聊了未来。

把我送回家时,看着Sohyeon快落泪的样子,我狠狠心快速地道别,跑回了家。

Life in Young is shit, but you r the only sunshine,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希望大家都顺利,我们会再见面的。




在young小镇吃樱桃吃到胃酸的日子|工作篇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