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餐厅端盘子,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01


最近,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相继新增确诊病例,搞得人心惶惶。海岛的雨季从圣诞节开始,每天都湿哒哒,游客也越来越少。不知不觉,人的心情,就像墙壁一般,开始发霉。

酒店入住率骤降,不需要这么多员工,我和部分同事被安排去岛上的餐厅上班。


去餐厅做服务员吗?负责客人点餐吗?

不不不,一下子我还到不了那级别。

现阶段,如果对面的客人直接点餐,我压根不知道ta叽里呱啦说的那一大串,是什么鬼,甚至不知道那是一道餐,还是很多道餐,是纯吃的还是吃的加喝的。说来惭愧,虽然学了多年英语,但在餐厅,完全应付不来。菜单于我而言,甚至像天书一样。即使对着菜单,很多单词都不知该怎么读,不懂都是些什么东西。菜单上没有任何图片,更是难上加难。

在澳洲餐厅端盘子,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家餐厅的菜单算简单的,午餐和晚餐是同一份。
 有的餐厅,早中晚3份菜单完全不同,让人抓狂


在澳洲餐厅端盘子,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如果每道菜,能配上图片,该有多好


在澳洲餐厅端盘子,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02


那怎么办?先从clear清洁做起。每次客人用完餐,迅速过去收拾碗碟杯盏,擦干净桌椅;把脏的碗碟杯盏分门别类,放到相应的区域,再时不时搬去厨房清洗;应对客人的简单需求,比如拿餐具、送番茄酱、送水。

一段时间的清洁之后,有时会被安排做Food runner/Drink runner,就是送餐或者送酒的服务员。这俩职位,稍微复杂一些。


要记住每张桌子的编号;要能够同时端3个盘子,稳稳地上下楼;要记单词,记住这道餐长什么样子,像小孩学图文一样,能够把名字和实物对上号;要记住酒的名字,这个太难了。我对酒完全无感,啤酒/红葡萄酒/白葡萄酒/伏特加/鸡尾酒/朗姆酒(Beer/Red wine/White wine/Vodaka/ Cocktail/Rum)……货柜里琳琅满目,每种酒都有N种品牌,来自各个国家,比如伏特加,来自俄国、爱尔兰、法国加拿大等等。每每望着一排排摆满酒的货柜,我就觉得头晕,比醉了更晕。

03


很多事情,在做之前,难以预料会遇到什么问题。

比如收盘子的过程中,刀叉容易掉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比如食物送错桌,战战兢兢地端着3个盘子,3个盛满食物的盘子,好不容易走到客人桌前,客人说ta们没有点这道餐;比如,边走边重复菜/酒的名字,终于走到客人面前,对方一问,脑子瞬间短路,想不起自己端的是什么;比如,望着茫茫人海,却找不到对应的桌号,端着又重又烫的食物,无处安放很尴尬;比如,食物送上桌,客人说不是按照ta要求做的,需要端回厨房和厨师解释;


比如,在意大利餐厅,送红酒上桌,需要把酒放在单只胳膊上,胳膊上搭一块干净的折叠白布,或者需要放在冰桶里,或者需要倒给客人试喝……种种讲究。

比如,每次在厨房或者吧台穿梭,从同事背后经过的时候,要喊”Backs/Behind”,以免转身撞到对方,撞翻碗碟杯子;

身处尴尬情景的时候,我就用抖音上的那句话自嘲,“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做人,脸皮不能太薄,不能玻璃心。

除了Clear、Food runner/Drink runner之外,还有点餐服务员Waiter/Waitress、收银Cashier、传菜员、吧台Bartender、厨房帮工Kitchen Hand、厨师Chef……用餐高峰期,每个人都忙得团团转。


你能想到,俗称的“端盘子”,并不只是端盘子,那么简单吗?在国外,想要成为能够应付客人点单的服务员,都挺有难度的。我相信,如果老外去中国,什么宫爆鸡丁/外婆菜/糖醋里脊/水煮鱼……轻轻松松ta也会被搞懵圈。





在澳洲餐厅端盘子,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