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可怕的应聘经历-澳洲狱警



本文仅为个人感受。





背景


安定在墨尔本之后就开始研究工作的事情,由于之前的工作都是一些客服行业,没有什么发展前景,在澳洲漂这几年根本没有干与自己专业或者从前国内工作相关的工作,导致造成一个很大的gap,所以30多岁不得不重新开始规划路线,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自己的家庭情况可以说是小公务员世家,从我奶我爹我叔我堂姐全部是小公务员,从小没有大富大贵,也没饥寒交迫,觉得自己没有做生意那脑子,也没干销售的脸皮,所以合计认认真真地再重新把书捡起来,然后看看能不能进个澳洲体制机构或者类体制机构里划划水。


就在研究读什么专业的时候,突然在应聘网站上看到一个政府系统中的一个机构正在招人,看了一下要求,发现诶呦,并没有像其他职位那样有各种专业或者工作经验要求,这个职位就是澳洲狱警。不知道大家看没看过著名美剧-《越狱》-prison break, 这个招聘信息就是在招聘-Prison Officer, 类似美剧里面的狱警,当时我看了一下要求,发现要求并不是很高,心想好歹也算是公务员路线,怀着随便搞搞的心态就点击的Apply。


一次可怕的应聘经历-澳洲狱警

 




流程


毕竟也算是政府系统内的招聘,虽然这个职位的硬性要求不是很高,但是招聘流程还是挺繁琐的。首先是网申,就是在网站上填写自己的相关资料,审核通过后会再给你发一个类似道德和情景测试的东西,里面有选择题还有一些简答题。提交审核通过后,相关部门再给你发一个链接,链接里面有5个问题,其中4个是录像问答,1个简答题,录像里有人提出对你的问题,然后给你限定时间回答,回答完后,系统自动上传,整个过程由于对方是提前录完的,所以没有互动,你就在限定时间内对着摄像头回答录像中对你的提问即可。


在截至日期之前一次性答完所有问题上传等待审核,审核通过后,对方会给你发几个链接,一个是类似国内公务员考试的行测题,里面有什么抽象图变化找规律还有阅读理解,算数之类的,限定时间答完,之后还有个链接是让你确定互动面试的时间,这次面试大家都是即时互动的,可以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面试,里面有小组面和模拟情景,单面,之后就是背景调查,体检,这些都没问题就是最后面-也就是最后的boss面,虽然我还没走到最后一步,但是个人觉得这一步就是你和boss简简单单的交流交流,只要别太作,基本差不多了。


一次可怕的应聘经历-澳洲狱警

招聘构成





经历


我在申请流程第一步和第二步的时候,也就是网申和道德和情景测试 当时草草地完成上交的,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等过一周对方邀请我进行流程三步,也就是4道口头回答问题,1道简答题,此时我开始有点上心,或多或少地准备了一下。在上传的那天也就是截止日,电脑还出现了些状况,紧急换个旧电脑,匆忙地答完上传了,那道简答题,由于电脑太慢了,我都没来的急纠正拼写错误就上传了。当时心想这回凉凉了,研究下一步计划吧….


可万万没想到,隔了一周,对方给我发个邀请让我参加行测和真正的互动面试,我当时就开始把这个申请当回事了,因为眼看着离最后一关越来越近了,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相关信息,了解了一下招聘单位,工作流程,当时我看的都是些官方宣传资料,感觉并没有那么差,毕竟也算政府系统内的一个职务,待遇不说大富大贵,但是的确也不是很差,开始好像是34刀/小时,之后每年都会涨,平时晚班,加班或者节假日都会有premium,然后休假也比正常职位多一些,当时看的我还有点小激动,毕竟对于没有很高专业要求的工作,薪水待遇已经很不错了





准备面试


收到邀请后,我每天都在准备可能会问到的问题或者遇到的情况,了解狱警的工作状态。


在面试前几天我收到邮件,里面提供了相关面试信息,包括面试流程,先是welcome introduce 然后和其他应聘者组队研究解决问题,之后进行一对一的role play,就是模拟真实场景,招聘一方扮演犯人,我扮演狱警,力争不卑不亢地解决问题,同时也要表达出你的同理心,说白了就是你不能高高在上地命令他,在模拟场景中要体现出你的控场能力,整个过程所有应聘者单独完成,无法看到其他应聘者的应聘过程。


一次可怕的应聘经历-澳洲狱警

面试构成


面试那天终于来了,我们这个group算我一共5个应聘者,1个印度人,1个澳洲人,1个新西兰人,还有个女的我没听懂从哪个国家来的,而且是2个孩子的妈妈(我现在感觉她在经历role player之后估计会跑路,不然她真是个超强的superwoman…),还有就是我。之后面试官简单的介绍下流程,大概就是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还有如果让你有一种超能力,你选择什么 (不知道这个问题搞什么鬼,反转当时我说的是time travel…) 。之后就是小组讨论,给出个问题,大家一起讨论,然后达成个一致方案,比如有些哪些地方,你觉得能把监狱管理地更好之类blabla….,全程我有实时记录,但是由于他们不允许公开,所以我只能自己看,方便看看自己什么地方可以提高的。总之,大家都是应聘者,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家,但都受过教育,整个过程,气氛很融洽,没有压力,感觉时间很快,很轻松地就完成了这个环节。





高潮与反转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方向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完成小组面试后,大家要休息40分钟的样子,然后准备开始role play


估计是以前role play招聘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状况,所以对方提前给应聘者发个email通知,大意就是这个场景测试真的是很真实哦,而且很可能是狱警的日常,对方会扮演一个情绪失控,精神不好的犯人,你会扮演狱警,友情提示,此过程中会出现一些极端词汇!!!!当时我看到后,也有那么点心理准备,心想毕竟是模拟场景嘛,能有多过分?!


一次可怕的应聘经历-澳洲狱警

官方的高能狱警


在等待面试的过程中,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语言细腻轻容,很礼貌地问我愿不愿意作为第一个提前20分钟role play,我当时心想闲着也是闲着来吧,无所畏惧,对抗恐惧的方法就是直面恐惧!欧力给!

很爽快地说没问题,我们5分钟后见。


5分钟后,一个女性面试官出现在我面前,给我讲了一下规制,就是给你个场景,一边读场景内容一边给我展示文字版,大意就是一哥们,名字我忘了(我对外国人名有识别困难症,除了那几个大众的名字比如麦扣,吉米之类的,其他的我统统秒忘,这点我在接下来的场景测试中也吃亏了)。内容大意就是 一个犯人刚来进监狱没多久,脾气比较波动,平时给他安排在监狱面包房工作,表现的还算不错,和其他犯人处的还行,家里有亲人得了重病,有一天他朋友来探访他,偷偷地给他带了些违反规定的物品,被我们发现了,所以作为惩罚,我要去告诉他,由于你俩违反规定,你和你朋友6个月内再也无法进行探访活动,而且你在这6个月的时间里要参加纪律培训课,这样之后你才可能恢复探访的权利。


了解完情景后,女面试官给我7分钟准备时间,期间我可以用笔和纸做笔记,这7分钟其实对我来说挺抓瞎的,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是在本子上写了一下基本情况和我要告诉他什么事情,乱七八糟地一通乱写,7分钟很快过去了。


此时此刻!我们的男主角登场了,我你妹,虽然我有他当时的录像,但是由于政策原因只能文字描述,这哥们长的活脱就尼玛一黑帮成员,估计是特意那么打扮的,一寸头,精瘦,目露凶光,脸也不是很光滑,没有摸任何东西,有些坑坑洼洼,我看一眼,都不想在和他对视第二眼,怕他问我你瞅啥…


我以为就像美国有些节目中成年犯人吓唬未成年犯人那样让他们好好做人,我当时真真地觉得他是监狱里表现良好的犯人过来友情出演。


7分钟后,没有任何预警或者提示,他直接出现,我开始以为大家是不是先来个small talk ,互相寒暄一下,尼玛,拳击比赛,双方开打之前,还尼妹互相碰拳呢…..


以下截取一部分对话均是原话,没有任何粉饰和夸大


我看到他刚想和他说句 how are you ?


他还没等我开口 直接一句:who the fuck are you ?! 来问候我


我尼玛当时气场全无,直接萎了….,心想尼玛这也太突然了吧…


之后我试着向他解释情况,这是其中一部分对话


我:Hey, man ,I am trying to help you, I am your friend not your enemy,


他咆哮:Don’t fucking call me man ! You are not my friend!


当时的我已经属于懵逼状态,英语已经退化到初中水平,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磕磕巴巴地在说车轱辘话,初中生估计都比我说的好。


我:Ok, man ,what you wanna me call you?(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我当时读材料的时候就应该记住他的名字,现在我完全想不起来,尼玛就记得他名字是J开头的,所以胡乱地给这货起个名字 杰森….所以就变成了这样- Ok, man ,what you wana me call you? Jason?)


他继续咆哮:Call me man again,I fucking slaughter you!


此时的我已经变成智障了,由于我之前一直是干customer service的,尼玛此时此刻脸上出现居然职业尬笑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


他吼道:What are you laughing at ?! I fucking cut you !


之后我又磕磕巴巴地说一些估计他也听不懂的英语。


他之后说了一句:My cousin is dying…,然后就把脑袋埋在胳膊里 哭了….,(尼玛,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这货开始是不让我说话,我说一句他怼一句,现在是在那哭,我说啥,他都在那哭…当时我只剩下拿着我的小本子在那像个傻x一样朗读我当时笔记的份了…


就是这样凶残的对话持续了将近10分钟,整个过程,我磕磕巴巴,无言以对,呆若木鸡,哑口无言,简答地讲就是懵逼!英语水平瞬间退化到小学水平,到最后好像也没告诉他要参加纪律培训课,


这10分钟我尼妹感觉像过了半个小时,结果他估计是看时间到了,瞬间说了一句:”this is role play”


来结束这场“闹剧”,就好像你受到严重惊吓之后,对方突然笑着和你说了句:“surprise~!“


之后这哥们像换了个人,说话超级轻柔,这才让我意识到原来他就是开始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提前role play的那个人,好佩服他在角色之间能这么自由的切换,简直就是戏精本人…,他说完this is role play, 他瞬间出戏,而我还完全出来,本能地长舒一口气,感叹地和他说 you are a good actor..。之后他和那个女面试官问了我两个问题,而我当时还是震惊状元,没听懂第一个问题,我说我没听懂,他又解释了一下,我稀里糊涂地答了,不知道啥问题了,第二个问题,我又没反应过来,然后驴唇不对马嘴的地答了一通,之后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啥,之后又问我有没有啥想问的,我当时大脑已经不转弯了,直接说:没有,来之前我做了一些调查,但是今天的role play 让我发现实际情况可能和我想的不一样…。之后他们核查了一下我的证件告诉我过段时间告诉我结果 ,大家互相说 have a good day就匆匆离开了,当时我如释重负…


虽然我当时role player 录了像,想留给自己看,之后发现根本不想再看第二遍,主要是他说话太难听了..。视频里就好像一个恶棍在bully一个弱智…,当天晚上,由于我久久不能释怀当时的role play,居然失眠了..。如果这真是prison officer日常的话,那还是饶了我吧,爱谁干谁干…就像我朋友之后和我说的这工作让你去你都不应该去,去了之后得抑郁,给的钱还不够治病的….






一次可怕的应聘经历-澳洲狱警

投稿微信:adj-helper3

一次可怕的应聘经历-澳洲狱警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头像

    身强体壮不表示强大,犯人情绪波动是个大问题,疫情期间无法探视和减少放风时间会积累很多不可控制的暴动因素,很好的人生经验,欢迎再次尝试justice工作的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