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莱德与厂妹日记



从塔州移动到阿德完全是计划之外的决定,靠着“去雪山之前尴尬的过渡期”这样的念头,来到了一无所知的阿德莱德。听说南澳的Baiada鸡肉场工时稳定,靠近city,对工厂也一无所知的我们就这样开启了日夜颠倒的鸡肉场流水线女工生活。





做厂妹的血与泪


Baiada通过APG和Chandler Macleod两家中介公司进行招聘,流程是网申-中介面试-鸡厂面试-正式入职,大概持续了一个月左右,前期的确需要等。(互联网上有很多攻略,介绍得非常详细)


进入工厂的第一天,忍不住感慨,果然“白花花的鸡在天上飞”,新世界的大门又被打开了。刚3开始是被分配在portion 3班,上班时间是下午三点到晚上6,7点左右,忙得时候会提前通知上班,每周工时在30h左右这样,本以为是轻松养老班,没想到第一天作为新手任务-挂鸡,手就给挂残废了,当下立马就有辞职的念头,最后还是向贫穷低下了头颅。新手任务完成后,supervisor会随机调配到本部门不同的位置工作,就比纯挂鸡轻松多了。


一个月后突然收到中介的通知被调到1班,真正的噩梦就此开始。1班的上班时间通常是周日至周四23:00-7:00,周五23:00-9:00,周六4:00-12:00,但其实周一到周五没差,因为每天2班的supervisor都会问要不要多加2h班,有时候甚至4h,这样一来,就是完全与正常生活错开的节奏了,不管怎样倒时差,在白天总是睡不好觉,晚上又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工厂肝,日复一日,直到额头长满了痘,眼袋快到掉到下巴,每天吊着一口气在上班,现在想来,我是真的这么需要这份工作吗?


对流水线绝望的包括但不限于,挂到死也挂不完的鸡,冻到手掌发麻都摸不完的鸡胸肉,传送带上掉下来的鸡腿砸到手背的疼痛感,爆线的时候怎么也接不完的鸡腿鸡肉,某一天坐在休息室抬头发现窗外的日出很美。


能在鸡场摸到鱼,便是一天中最快乐的事情。


阿德莱德与厂妹日记


但有一说一,大夜班工时稳定工资高,overtime多,不考虑猝死情况的话,的确是可以赚到爽的班次。





阿德印象


阿德莱德被称作“The Festival State”,各种大大小小的艺术节让这座城市常常笼罩在艺术的氛围中,连偶遇的街头表演也让人眼前一亮,而central market的烟火气息好像又可以马上把人带回柴米油盐的生活,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虽然80%的时间都被工作侵占,翻了翻手机相册,居然也能找到一些在生活的零碎片段。

🐷去Hahndorf吃德国猪肘和酸菜却意外觉得芝士香肠热狗超好吃,念念不忘但因为没有时间变得没有回响。

🍁Stirling飘落的枫叶和热可可配上松软的草莓华夫饼,是温暖的岁末的秋天。

🍑在Port Willunga Beach的洞穴里等来一场蜜桃色的日落。

🐰Victor Harbour复古的马拉电车,万圣节会悄悄变成小兔子。

🐨Gorge野生动物园里有可爱的嘤嘤怪水獭,抱到了从山火救助的考拉,很重,但真的超可爱。

🌭Costco便宜管饱的热狗可乐套餐,是周六下班后的快速能量补给包。



上班的日子总是漫长且煎熬,回过身来看也就三个月而已,匆匆的来又匆匆的离开,对于南澳还有未完成的愿望清单,在未来的某一天再相见吧。


PS:视频来自@青青青青小,我只是一个点点转发的搬运工😉






阿德莱德与厂妹日记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