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这是一篇19年的回忆,在还没有疫情的年代,以下整理自个人日记。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我们要追寻真心,做一个自己想成为的人。去发现自己喜欢的性质品格,弄清楚想要的是什么,然后带着那样的心态去生活。

不要被别人的期待轻易动摇。



赶在一签结束的尾巴(点击此处获得前情提要《一签结束回国,间隔年的休止符?》),我再次回到澳洲,在悉尼度过了半年,这半年是我生命里发着光的美好回忆,我遇到了美好的人,接触和学习了心理学,听苏格拉底的话,好好认识了自己。


生活中会有很多这样的问题,你不细想也不影响你的生活,但细想了,你会对自己有更多的理解和调整。


【关于悉尼】

提起悉尼,我会想起小时候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星座测试,测试结果说我最宜居的城市是悉尼,于是我马上去查悉尼在哪。我知道星座是仅供娱乐,但是就因为这个测试结果让我记了这座城市好久好久。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当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离开悉尼很久了。当我站在距离悉尼足够远的地方,也站在距离那个时刻足够远的未来,因为足够远,我看得足够清晰,因为足够清晰,我可以揪起那根把往事串联成记忆的叙事线,去总结这段经历带来的影响和意义。记忆就像是会损失细节的压缩包,我们时常容易站在某个时点间上去给过去做出总结和,可这些总结一旦被标签化,就容易失去活力。



我在悉尼的时光被压缩成了一篇文章,标题就被描述为非常美好,可当我打开我的日记,才发现过去几年里有很多当时觉得过不去的坎,满满的写着焦虑纠结迷茫不安,里面每一天都过得有血有肉,有抱怨也有感恩,有泪水也有笑容,有厌倦也有喜欢,有迷茫也有坚定。满满的美好缝隙里常常塞着小瑕疵,譬如永远在修路的市中心,譬如狼狈忙碌的返澳第一周。但此时此刻回忆起那段时光,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幸运和感恩。果然当下不仅能改变未来,还能改变过去。


【返澳第一周】

刚回到悉尼的时候,我住进了一个公寓改建的背包客栈,价格是青旅的一半,但除了地段很方便,在市中心,也没什么其他优点了。


第一天我忙着申请二签,此时距离我一签过期只剩2天。有一些资料是一遍过(80表格需要用心花时间填写,因为涉及到的信息很多,需要有连续的历史住址,填好了三签的时候可以不用再操心),来不及反复检查。提交完收到过桥签那一刻,我松了一口气。


当我高兴地跟小柒分享我的过桥签信时,小柒提醒我今天市区会有彩虹游行,有空可以去玩一下。我很感兴趣,马上跑下楼,沿路看到与活动相关的招贴,超惊喜。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我马上加入了彩虹游行的围观队伍,还认识了新的一群小伙伴。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在公寓睡我上铺的妹子也是whv,她叫Jessica。

Jessica是个上海女生,英国读完硕士,是个刚入境的新包,但从她身上,我一点都看不到自己刚来的影子,一点新手气息都没有。她做什么事都很独立,也不会一直来问这个要怎么做,很多事基本都是自己解决,而且做事非常从容淡定,跟她相处我感到非常舒服。

我们会约着一起去看GP,预约打HPV。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也会一起去逛周边的小镇,从一个站散步到另一个站,聊有趣的事情。也会一起迷路。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走出去的好处在于,你可以遇到很多人,你会看到他人在你想象之外的样子,你会感到惊喜,也会喜欢他们某些气质,还可以从每一个欣赏的人身上学走点什么。可分别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直到她刚离开,离别的感觉把我拉回来了,我才发现我们居然一张合照都没有!


来悉尼的第一周,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关于火车的故事】


我最常去的地方是火车站,因为坐火车总有目的地,总有任务要完成,那些在火车上的时刻,我是充实而安心的。我喜欢在每周休假的时候从小镇坐火车去市中心,最长记录一天有8个小时在火车上度过,并不是要去远方,而是来回坐同一趟车,只是为了享受坐车的时光。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我把在火车上的时间叫“ME TIME”,这段时间是完全属于自己的,我有时会忽略所有找我的信息假装火车上没有信号,我可以有时间想很多不切实际的问题。早期我喜欢戴头戴式的耳机,听同一个音乐歌单。


我的音乐歌单是按时间来排列的,这是一种记忆的方法,就像日记一样,当重新听几年前的歌单,旋律会把我的记忆自动带回到那段日子,音乐唤起的记忆不如气味,但一定比文字更生动。


后期我开始专门用这段时间来学心理学,听课程和看书,超快乐的。还记得在讲恐惧的时候,我听到一句话“在我不能控制的范围之外,有一个善意的你。”接着抬头发现,车窗外出现了双彩虹。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我搬离小公寓的那天有点狼狈,因为遇上周末的火车路线调整,我只能坐临时巴士。我按照google地图的指示,却一直找不到巴士站,原本设有巴士站的地方,因为在修路而围起来了。悉尼中心永!远!在!修!路!据说这路已经修了四年多,不知道2022年是否竣工了。


大概是看着我一个人拿着大包小包行李有点困难,一个Aussie 过来问我要不要帮忙,心里很暖但我不好意思,觉得自己还能坚持走一路,就谢过了他,我们一起走了一小路,他告诉我从另外一个口过去坐巴士会比较方便。这时又有一个热心的Aussie问我要去哪,我告诉他我要去坐巴士,他热心地把我带到了一个巴士站,虽然这并不是我要去的地方。


我在悉尼车站遇到好次Aussie热情帮助,男女老少都有,他们总是先问你要不要帮忙,或者问可以为我做些什么吗。


有一次我在上火车前接到一个电话,忘了电话说的什么了,前面一位老太太回头看了我一眼,我那时候刚好在笑,并跟她的眼神对上了,于是老太太也对我开心地笑了一下。那一刻我觉得很温暖,只是一个微笑而已,别人会像镜子一样回以同样的表情,这是一个可以令生活变得更暖的瞬间,真的有超级大的力量。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还有一次我拽着大背包连奔带跑地赶去火车站,眼睁睁地看着站台上的火车关了门,我好难过但又带着兴奋,当时心里想的是,天啊,虽然我赶不上火车,但是我已经尽力了,我觉得自己帅得像拍电影,尽管还是差几秒钟。但我没想到的是,更像电影的是,列车长打开了车头的门,招呼我赶紧过去,让我从列车头上车!当场感动哭!


火车上度过的时光,让我发现自己是喜欢独处的。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爱热闹且爱依赖他人,原来只是未曾有足够多的情景去体验独处,尝不到独处的快乐,多元的生活会让人更了解自己。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关于工作】


回澳的第一周我拼命去找工作和试工,后来也获得几个不错的选择,最后还是决定随前任泰餐经理Kitty(点击此处可获得前情提要:《Berry小镇,见证一场餐厅革命》)去北边的小镇Golsford一起工作。


就是这份工作,让我有了第二个“家”。


面试我的是老板,他叫Dom,是一个泰国人,老板娘叫Kob,他们有一对超级可爱的双胞胎女儿,我来的那天刚好是她们的4岁生日。我超喜欢老板娘,她像一个姐姐,但她总说我是她的大女儿。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双胞胎长得不太像,姐姐叫Tanya,性格像爸爸,稳重内向,不爱说话,妹妹叫Anita,性格像妈妈,外向热情,友好温暖。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不忙的时候Kob会告诉我很多有趣的事,也会试图帮助我适应这里的生活。她给了我很多力量,从第一天我入住时,她精心为我铺了床,她说Anita把她的玩具给了我,怕我一个人,给我当朋友。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每次一到家,Anita会冲过来拥抱我,会被她温暖的小手握住,她们就像小天使,真的好治愈。这也是我第一次跟孩子相处这么长一段时光,体验着孩子们带给一个家庭的力量是无法被他物取代的,也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经历。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在Kob身上我也学到好多,她是个有超能力的妈妈,有时候两个孩子咿咿呀呀说些什么,不像泰文也不像英文,但她总能听懂且翻译准确,可能这是妈妈才有的读心术超能力。她近乎全能,全职妈妈的同时,还兼顾餐厅的工作。


有时候我会认为Kob太辛苦了,但她从不抱怨,总是很乐观。她告诉我双胞胎是人工授精的,为了怀她们,费了蛮大劲,生完孩子她患上了Babyblue(产后抑郁症),有一段时间都变得厌世和暴脾气,常常会哭,她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主动去看医生,最后治愈了。在跟她相处的日子里,她用行动教给我很多。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泰餐店是在中央海岸区,在Golsford的Saratoga,我到的时候,老板正在装修分店,分店是在一个海边景区Terrigal,原计划我是要去新店工作。但我到的时间有点早,装修还没完工。他们为了能让我有收入,我当起来半个babysitter,住在他们家里,辅助老板娘工作,偶尔也帮忙带两个可爱的孩子。他们给了我一辆专属的车子,让我开去上班,还给我报销油费,每次都是Kob付钱加油。虽然车子看着有点破,我跟它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新餐厅非常漂亮,有非常浓郁的泰国气息,艺术感很强,很多路过的人都以为这里是个小小的博物馆。可惜的是,20年的疫情,Dom不得不关掉了这家店,以2000刀的价格转让。他花了很多心血,我很心疼,但这也是非常无奈的事。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当餐厅处于装修的收尾阶段时,我去帮忙清洁。我们收了一整卡车的垃圾,Dom问我丢过垃圾吗?我有点懵,怎么没有呢?Dom说,是去垃圾场的那种。还真没有!于是Dom决定带上我一起去体验丢垃圾。


我还真是第一次到澳洲的垃圾场,原来建筑垃圾要到专门的垃圾场,需要自己处理。垃圾场设在城市周边的郊区,需要收费才能进门,一辆车一次22.59刀,收费是按扔掉垃圾的重量,在门口收费的地方会有专门的称重。像Godsford这样的城市规模,周边就设了2~3个。


垃圾还会有分类,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家具大件垃圾、厨余垃圾、工厂垃圾…我们扔的算是建筑垃圾,没有废弃电池什么的,收费是6刀每公斤。


我们把车开到指定地点,工作人员说随便扔地上吧。Dom说,你把垃圾随意弄下车就好了,暴力点没关系,就像这样。刚说完就丢了一个大箱子,我目瞪口呆。因为卡车有点高,这个高度把垃圾丢下车真是太爽了,激发了我的破坏欲。我从前干什么都是小心翼翼,怕弄坏也怕弄出噪音,第一次这么暴力丢东西,感觉就像在丢烦恼,使用掉被自己压积的愤怒,真的感觉不要太有趣!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我的人体验清单又丰富了,花钱体验丢垃圾的快乐,嘿。继续进入神奇体验清单行列的还有很多想都没想过的事:比如跟着Dom和Kob去投选票。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比如上班的遇到一个嗑药的迷糊男子没有点单,但是却取了别人的餐,还付了钱。


比如在大街上看到别人在遛鸟,我忍不住在人家背后谈论那只鸟可爱,对方突然回头问“要摸吗?”,我吓了一跳,然后他直接把鸟放到了我的肩膀上,让意识到没礼貌的自己忽略了尴尬,心直接融化了。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比如散步闯进别人的农庄,还爬上别人的树屋躲雨;比如看到三彩虹。


我以前认为,当人处于幸福的时候,很难有快速和惊人的成长,生命力总是在被压抑的环境中显得更加迷人。但我发现其实还可以爱上压抑和忙碌,这一段日子,我活在纯英语环境,身边完全没有讲中文的伙伴,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孤单,但口语进步飞快。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新餐厅开业的时候没怎么做宣传,每天人很少,Dom就趁机休假回泰国,然后再运过来一些装修用品。Kob在努力考车牌中,他走后我承担起家里司机的角色,我跟kob的上班时间不一样,通常我需要早上去开店做准备,忙完午餐时段回家去接孩子,晚上去另外一家店工作。我需要每天奔波在两家店与家之间,呈三角形路线。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一段时间后,新餐厅变得很受欢迎,每天晚上非常忙碌,但是我们的人手不够,常常是晚上剩一堆脏碗没人洗。有时实在太累了,Kob会让我先回家休息,剩下的她待会来收拾,那真的是超可怕的工作量啊。也是因为人手不够,我尝试了很多工作,发现自己学习能力超快的,文能做账单结算,武能做菜,虽然只是餐前点心。


我的同事里有一个非常可爱的泰国姐姐,叫Aon,虽然她儿子跟我一样大,但看上去她也跟我差不多大。她很喜欢跟我开玩笑,很会活跃气氛,她知道我一个人来这边,没有亲戚,让我多跟她玩。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可能店里没有招过全职的外国人,他们都会对我格外关照,我在这里感受到非常多的爱。尤其在用餐上,他们很喜欢投喂我,会花心思做不一样的正宗泰国菜式让我尝,我的体重在这段时间达到了历史高位。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关于不愉快】

有一段时间,店里的员工出现了一点矛盾,可能有人在的地方总是会有很多难以避免的问题。有一次是节假日,当天工作会有surcharge,会付给员工。因为我帮Kob做账,于是大家管我要钱。我心里一万个尴尬,夹在中间。我的责任只到记账而已,我并不管钱。我只好保持沉默。


也是这段时间,我心神不宁,每天都发生一点小意外,第一天是超速被罚款,第二天是闯红灯,第三天把餐厅的锁弄坏了,第四天忘记关车灯,小破车没电了……


有时候餐厅非常非常的忙,忙到没有人做事,Aon要请儿子当外援来帮忙,她会非常生气。感觉大家认为我住在老板家,有时会把气撒到我身上。我知道老板跟员工有矛盾,但是我真的是无辜的。


压垮我的是一只该死的海鸥,我不开心去海边散步,一只海鸥不怀好意朝我叫了一声,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它突然疯了似的向我飞过来,我眼睁睁看着它朝我撒了一泡屎,躲都躲不开。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然后我就去买了张彩票。


那段时间过得很压抑,会梦到一些奇怪的事。有一个朋友告诉我她梦到我了,“床是空的,我看到很多金色的CU小星星,可是这些小粉末没办法拼成一个完成的CU。”刚好在学心理学,我会学着解梦。


还有一次我梦见我在国外,有一个非常苛刻的房东,我下课回家睡觉,突然外面狂风,我依然睡得很安稳,梦里我醒来发现房间墙倒了,露出了一个角,没砸到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开心,然后跑去课室告诉我的同学墙倒了可我平安无事,还拉着朋友们来看我房间看,刚想发朋友圈的时候,我就醒了。


夜里我跑出去,发现kob在客厅喝酒解压,我就跑过去跟她一起喝,我喝了半瓶红酒,开始聊一些店里的事,她说她很能理解我的处境,希望我不要在意。这场对话很有意义,我突然明白了在我梦里那堵墙倒了的寓意——我对Kob有不满,我也住在她家,所以让她家墙倒了,梦里我很开心,因为我报复成功了,同时也因为这场对话,意味着我们之间隔阂消失了,心里的委屈被抚平了。


谁都有伤心难过的时候,但是请耐着性子等一等,说不定你看到故事全局的时候,你的不安与委屈也会散去。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关于心理学】

我以前看过很多与心理学有关的书,也选修过相关的课程,不仅是在理工,而且在北电也修读过,但没有哪一次是真正上心的。我一次次地与心理学擦肩而过,可能是没到时候,可能是听懂了没有体会也是无效的,直到在合适的时候再次相遇,直到擦出火花,直到我抓住了它。


人生中那些重要的事情不会因为一次错失而不再来,因为足够重要,它一定会一次又一次地出现,直到被你觉知。不要为一次选择失误而懊悔,那些遗失掉没有再出现的,一定是不足以在你生命停留那么久才会被筛掉。


或许遇到正确的事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因为有过足够多的体验,我听心理课时有很多感慨。


从去年开始,我整个人像觉醒了一样,先是死亡,再慢慢重生。这一切都是关于心灵的,但环境是澳洲。或许是离开了生活的文化背景,自己体内的自我不再被压抑,开始想要重生。从准备签证开始到出国一年多,我就一直在做一个关于高考的梦,不是压力大,而是充满期待,觉得自己有一次新的机会。遇到的一切都是有意思的安排,学着去体验一切发生的事情,不抗拒不强行控制。


我认知中的心理学,像心灵鸡汤一样,能带来力量,但真正学习以后,才发现带给你力量的不是外来鸡汤,而是自己,要相信自己的力量。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对于想继续学习心理学这件事,我能感受到内心深处涌动的强大能量。据说自我呈现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图像,一种是文字,我很确定我脑海里的是图像而不是文字,不仅仅是图像那么具体而局限,甚至是气味,是声音或者气压,是某种心跳的频率,我很难用文字去形容,但它们都是我能具体用身体五官去感受到的一种具体存在形式。


于是我开始研究留下来,但很快被泼了冷水,因为中介告诉我,澳洲修读心理学需要从本科开始,不接受非本专业的研究生申请。


(未完待续……)






关于悉尼的疗愈之旅(上)

投稿微信:adj-helper3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