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周更失败!真的是因为村里网太差了,拉低我进度!😭


『  FROM MEL TO SYD 』
(从猫本到雪梨)
  
在墨尔本结束了一天两夜简单的休息,整个大部队在4月28日一大早就一路往新州方向开去。这一次的目的地,也是澳洲最有名的城市——SYDNEY(悉尼/雪梨)。
其实我原本也习惯叫这座城市悉尼的,奈何团队里的台湾朋友们每天都是雪梨雪梨的叫着,久而久之,我也开始习惯这种叫法了。Anyway,“雪梨”这个名字还是很好听很可爱的。
一如既往,我和澳洲小哥Daniel以及他的阿根廷女友Anna三人一台车。由于前不久刚在塔斯发生了Daniel驾驶没有上保险的租赁车倒霉撞到袋鼠那事儿,他对开车这事儿比较谨慎了。他就说这次就先不要我来帮忙换着开了,万一出事儿,我作为司机也是要承担罚款的,于是长达9个小时的行程就全靠Anna一个人了。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Driving from MEL to SYD


其实如果我不开车的话,一般都会在车后座睡死过去。偶尔在休息站,会醒来稍作休息,下车活动筋骨,吃吃麦当劳/肯德基。偶尔碰到还不错的景色还是会忍不住咔嚓两张。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View in a rest stop
  
Anna开车其实是属于那种很稳的,妥妥的安全第一Style。所以我们在路上实际消耗的时间比地图显示的时间会长上一两个小时。我们在快到新州的时候也在半路上看到美丽的日落景色。

sunset glow in the halfway



『 VERY METROPOLIS 』
( 十足的国际化大都市)
  
真正的旅途永远都是在到达的第二天早上正式开始。在雪梨三天四夜的时间里,每天都在市中心里来回穿梭。  “Very Metropolis( 十足的国际化大都市)”是我对雪梨的最大的印象。
在我自己看来,城市化和繁华这点,雪梨还是比猫本更胜一筹的。但墨尔本确实也有更加浓厚的文化特色,两个城市总被拿来计较,但最后无非是各有千秋罢了。

/Sydenham Station/
乘坐Subway/Tram/Bus是在城市里出行的最好方式,雪梨的Subway竟然是两层的!这我可是第一次见。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ydenham Station
 
Sydenham这一站是我每天从民宿到city centre往返必经换乘地铁/巴士的一站,拍下这张照片倒也是有些纪念意义。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ydenham Station
  
Sydenham这里其实算是比较suburb的区域了,周边也皆是矮矮的小房子。其实在澳洲的大城市里,也只有市中心还是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Near Sydenham Station
 (在这里提醒一下大家,雪梨的公共交通是可以刷银行卡/apple pay的,开始可能只扣一点钱,后面就会一下子扣很多。还是建议办一张交通卡,会有更多优惠,比较划算。)

/City Centre-Town Hall 市中心-市政厅/
 “Museum Station”是我到达city centre的第一站,从这里下车我便感受到浓厚的都市气息。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Downing Centre Local&District Court
  
从地铁站下了车,一路经过小公园,再就是熟悉的城市商业街,再不久就到达Town Hall,附近全是一看就知道一定会是著名景点的地方。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Street in SYD city
 
就这么一小段路,风格就从都市往复古的风格迅速转变来了。虽说风格还是有些不同,但并未让我感到违和。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ydney Town Hall
  
市政厅和维多利亚女王大厦这一片建筑有浓厚的艺术气息,我会不禁怀疑自己是走到了某个欧洲城市的街头。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Queen Victoria Building(right)
 
下面这张照片是我自己在悉尼拍的所有照片中最喜欢的一张。
人们走在城市街头,秋天的微风迎面把发丝微微吹起,他们都是往何处而去呢?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treet in front of Queen Victoria Building

第一天在到达Town Hall后,我便往Darling Harbour(达令港)方向漫步去。中途刚好会有一家评价还不错的咖啡店,我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kittle Lane Coffee
 
不知道看过我上一篇推送的你们还记不记得我的点单标配呢?
 对啦,就是Flat White with Oat Milk。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My Daily Order——Flat White With Oat Milk
  
一是咖啡店里人满为患找不到座位,二是我自己也是更喜欢户外的环境。买了咖啡我就离开了店里,开始边走边喝模式。如果某个街边的长椅正好有了空位,我也愿意停下脚步,坐下好好品尝一口的。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Enjoy My Coffee On the Street

/Darling Harbour达令港/
悉尼这一趟,我来Darling Harbour达令港四五趟是有的。在不同日子里和不同时分,Darling Harbour给我的感受各不相同。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Darling Harbour
 
白日里的Darling Harbour还是相对比较冷清的,不多的行人往返于桥上。除了我这样鲜少的游客,几乎无人在桥上停留。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Darling Harbour
 
Darling Harbour的两侧皆是酒店,餐厅或是酒吧。不说你们应该也猜得到,热闹的会是太阳下山之后。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Darling Harbour

 Darling Harbour

Darling Harbour

 
在白日里我是不会在达令港待上许久的,一般不是往Darling Square那去找些食物来吃,便是沿着Pyrmont Bridge往Sydney Opera House走去。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Walking on Pyrmont Bridge

/Sydney Opera House悉尼歌剧院/
没来过悉尼歌剧院怎么能算是来过悉尼呢?
在悉尼的三天时间里,我没有一天是不来这里的。我也每天都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站在不同方位、不同角度观赏这座雪梨乃至整个澳洲最有名的建筑。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City View From Sydney Opera House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City View From Sydney Opera House
  
在第一天大中午到悉尼歌剧院时,碰巧还碰到了团体里的其他小伙伴,当时还特地发了个朋友圈。不过也就是短暂相逢,交谈两句我们便又按照自己的行程“各奔东西”去了。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ydney Opera House
而恰好在码头另一侧的当代艺术博物馆,正是中午时分悉尼歌剧院的完美拍摄点。有时候选择离开比待在原地等待会有更大的惊喜。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ydney Opera House
  
悉尼歌剧院边上便是面积并不小且与海相连的Royal Botanic Garden。在来去悉尼歌剧院的路途中我常从此中间路过。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Pic taken in Royal Botanic Garden
   
不少当地人在此散步或是运动,确实是放松身心的好地方。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Pic taken in Royal Botanic Garden

/City View in Sydney 雪梨城景/
我曾说过很多次,一个人出来旅行最大的优点就是自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在哪儿停留就在哪儿停留。不去看任何人的脸色,随着自己的心意走。我行走在雪梨的三天时间里,一如既往维持自己的风格。大多时间里,不刻意找景点,走到哪儿便是哪儿。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City View in Sydney

大概是在城市里生活了太久,我自己本身是没有那么喜欢城市的。在旅行之时,城市往往并不会太吸引我。但是不得不说,雪梨在那三天时间里还是把我拿捏住了。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City View in Sydney 

雪梨这座城市是好拍的,拍摄过程也是令我感到愉悦的。这里线条感明显,在拍摄时能够明显感受到这座城市的中心是有被好好organized过的,而我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日本旅行之时。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City View in Sydney 

写到这儿,其实我还挺想问问即去过墨尔本又去过雪梨的大家伙儿们,这两座城市二选一,你们会选啥呢?其实仅站在旅行这个角度,我会默默给雪梨投上一票。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City View in Sydney 


『  Attractive Sunset&Nights 』
( 绝美日落&夜晚 )
 
追寻那些绝美的日落是我热衷的一件事情。我总觉得看日落的时候,我的内心总能短暂地平稳下来。雪梨的夜晚是也够迷人的,我总是要等天黑了许久才舍得回家的,在雪梨,确实每天都在早出晚归。

/ Sunset in Mrs Macquaries Point /
其实第一天我就跑去了皇家植物园中的Mrs Macquaries Point。在前往目的地的过程中,天色就已经在不断变化。其实在从city到那儿那半路中,就能捕捉到许多不错的颜色与光影。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unset View in the City  
  
从地图上就可以看得出来Mrs Macquarie Point必定会是远眺悉尼歌剧院和悉尼海港大桥的绝佳之地。本以为去的时候会是人满为患,没想到也是寥寥数人罢了。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Google Map-Mrs Macquarie Point
 
当天色渐晚,夕阳的余晖洒下,偶尔会有船只在海上来回。从远处看去,几乎看不到人影,倒是使得歌剧院和海港大桥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ydney Opera House&Harbour Bridge

Sydney Opera House&Harbour Bridge

   
在Mrs Macquarie Point不同角度望去又是不一样的景色,除了歌剧院和海港大桥,同样可以看到City里高楼大厦的景色。看到这般景色会感叹道,果然身在其中和远处观望之时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unset View from Mrs Macquarie Point

/ Sunset in Harbour Bridge& Night in Darling Harbour /
在雪梨游玩的第二天恰逢周六,而这一天晚上8点半在Darling Harbour会有烟花表演可以看,这种限时的活动若是能赶上也会是特别的一种体验。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Instagram-Darling Harbour
   
其实到了四五点那会儿我已经觉得想去的地儿都去的差不多了,开始了真正毫无头绪乱走的状态。那会儿我从恰好经过岩石区的市场,一路走到了Harbour Bridge之下,海风吹来我倒是觉得舒适惬意,便在这里停留,也正好这里的日落景色也是值得留恋的。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unset in Harbour Bridge
 
海港大桥对面正好是Luna Park,虽说我没有近距离的经过,但在桥对面远远看过了几眼。恰逢这时我在ig上看到团队里的Chris、Winnie还有Nico几分钟前刚好有发他们在桥上的照片和视频,就跟他们打去了电话,本想问问他们能够在桥上看到我,没想到他们已经下桥到了另一头了。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unset in Harbour Bridge
  
在海港大桥下日落时分看歌剧院确实又是不一样的模样,橘色的光辉洒下,倒显得柔和。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ydney Opera House

 Sunset View from Harbour Bridge

  
太阳下山之后温度骤减,再次沿着海边走回到Darling Harbour便开始瑟瑟发抖。那时海港边上的酒吧和餐厅已经逐渐热闹起来,外面也不少人手上拿着啤酒或饮料和朋友相谈甚欢。我这样一个人穿梭于他们之中倒显得有些孤独了。

Night View in Darling Harbour
  
在与寒风抗争一个多小时之后最后终于等来了烟花,而这时我刚好也和同样计划要来看烟花的Chris他们一行人碰上了头。其实这烟花也没有多令人惊艳,但时隔许久才看到一次也是会让我有点小兴奋的。
Firework Show in Darling Harbour
/ Sunset in Manly Wharf /
最后一天在雪梨的时候出门就已经是下午了,前两天的时间里,City里我但凡感兴趣的地方已经都去过或是去了许多次了。其实原本我们团队是有租游艇出海玩的计划的,但可惜预定太晚计划泡了汤。来雪梨之时又恰好有被朋友推荐坐轮渡去Manly Beach,想着游艇没体验到,这里的轮渡我还是可以坐上一坐。于是我就赶在日落之前跳上轮渡,而这次我又能在船上观赏已经十分熟悉的歌剧院和海港大桥。

Taking Ferry to Manly Beach

 

也就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到达Manly Beach,下了船便是小酒馆和餐厅,那时已经热闹得不行。不过,在这样的景色旁开一家店也很难生意不好吧。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Manly Beach Wharf

 

Manly Beach码头边上的房子和city里风格又不一样,不算高不算矮,橙红色的色调倒是给人一种古典的感觉。Anyway,是我喜欢的风格。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Manly Beach Wharf

 

我也不曾走远,就静静坐在码头边上等待日色渐暗下来,也不在乎这地是否会弄脏我的白裤子。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Sitting by Manly Beach Wharf

 

轮渡一座接着一座的行驶而来,送下一群人,又接走另一批离去。孩子们在海边抓鱼,不知道他们是否收获满满。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Manly Beach Wharf 

 

天色黑了,我便没有再继续停留的理由,转头坐上接下来的一班船离去。等我回到city码头,那周遭就和我出发那会儿是完全不一样的样貌了。这也是我此行最后一次再看一眼海港大桥和歌剧院了。


Night View in Sdyney



『 Artist Schedule 』

( “艺术家”行程 )

  

我喜欢雪梨,有很大的一个原因是这里的博物馆或是艺术馆的数量、规模都还是相当不错的。这极大的满足了我这个热衷于艺术但实际上又不太懂艺术的“伪艺术家”。

 在雪梨这几天的日子里,我不刻意去找博物馆或是艺术馆,但是一旦让我“偶遇”到,我都是一定要进去瞧瞧的,然后在里面一待便是一两个小时。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ustralia 澳洲当代艺术馆/

我是在地图上找到的这家艺术馆,与悉尼歌剧院分别坐落在码头的两侧。很适合和悉尼歌剧院的行程安排在一起。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ustrali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ustralia

  

正如其名,这座艺术馆里多是现代/当代的艺术作品,许多艺术品都与现如今一些社会现象或是问题相挂钩。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Art Works i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ustralia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

按道理说,以州命名的艺术馆规模应该会更大一些。新州美术馆虽说艺术收藏品也是不少,但和维州比起来还是小气了一点点。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的艺术作品从年代上来看也更加久远,风格更加统一。正因为在不同的美术馆看到了不同风格的艺术品,我一点也不会觉得无聊。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Art Works in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新州美术馆里的袜子周边真的还蛮可爱的!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


/Powerhouse Museum 动力博物馆/

动力博物馆是我在雨天路上行走以及被几乎淋湿之时碰巧偶遇到的地方,在那天这儿于我而言就像是一个避风港般的存在。碰巧这也成为我在雪梨逛到的最喜欢的一个艺术馆/博物馆。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Powerhouse Museum

Powerhouse Musuem的主要特色就是“Power”,大多藏品或是作品都与此主题有关。但是每一层和每个展厅都有特别不同的“特色”。在这里我待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每一个展厅都仔仔细细逛到了。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Art Work in Powerhouse Museum

  

在Powerhouse有个类似亲子馆的地方,在这里几乎都是大人带着小朋友来一遍玩一边探索科学的地方,就类似一个小型的科技馆。虽然已经是个大人了,但一个人也是可以在里面开开心心玩蛮久的。


Powerhouse Museum


/Glebe Markets 格力伯市场/
我其实对集市这种地方还是很有探索欲的,想我之前长期跑泰国也是在local market这种地方能搜罗到不少可爱的小玩意儿。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Glebe Markets

  
Glebe Markets是我在网上搜索到的目的地,这个集市仅在周六开放,而我在雪梨正式游玩的第二天恰好是周六,还是有所期待和目的的去了。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Glebe Markets

 

果然有期望就越容易失望,格力伯市场的规模还是很小的。那些炸鱼薯条披萨我是没什么太大兴趣的,而其他stalls贩卖的内容也着实没有特别吸引到我的东西。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再加上天公不作美,雨一直下个不停,在雨中被淋了好久的我最后失去了耐心,决定不再浪费时间,一走来之。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Glebe Markets

  

在我离开之时发现其实在Glebe Markets门口那条街上还是会有一些值得探索的小店的,尤其有些Brunch店排着长队。下次如果再去到雪梨,我应该是会回到这里再来探索一番的。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Outside Glebe Markets



『 Meeting Friends 』

( 和朋友见个面吧 )


 / Old but New Friend-Ann /

Ann是在四五年前我读大二还是大三那时在外面上英语课的同学,那时她好像还是个高中生来着。短暂的一起上过几次课,加了微信。那时她学习紧张,而我也有诸多自己要忙的事儿,课后就不曾聊过天了,从此这么多年我们只是活在彼此朋友圈里的朋友了。这姑娘后来来悉尼大学读本科,刚好今年4月也回悉尼继续上学,我们就在朋友圈突然约上了。我也是没想到我们两个武汉人认识这么多年后第一次见面是在澳洲。于我而言,她既是旧相识也是新朋友。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Chat with Ann


其实我这么对年以来我都以为这姑娘是比较高冷不太好相处的人,这次私下见面才发现是特别可爱还和我一样有点小话唠的女孩。刚好她也这几天不太忙,我们一口气连着见了三天。

第一天在我逛完澳洲当代艺术馆后初次碰头,一起去看了看其他的博物馆和美术馆,还在Mrs Macquarie Point看了日落。虽说这趟旅途我们没有留下任何一张合照,但在同一点位拍了类似的照片。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Gray&Ann in Mrs Macquarie Point

  

其实在整趟旅途中我是没有照顾好自己的,没有充足的睡眠同时也没太好好吃饭。幸亏有Ann一起,我才会想着一起去哪里吃点好吃的。三天时间里,像样的两顿饭也就是和这位可爱的姑娘一起吃的。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Mango Coco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The Potting Shed

   

和Ann在一起短暂相处的时间是真的非常愉快,两个话痨在一起真的是一句接着一句的聊。我们在参加酒局之后还继续在她家聊到了凌晨四点,也感谢她那天让我能够留宿在了她家。我总感觉冥冥之中皆有注定,和她的会面是我整趟悉尼之行最有意义的事情,其实她可能并不知道,她对我说的某些话,对我而言是多么重要。她在那时的某一瞬间曾经点燃了我,感谢她让我有过那样的感觉。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Weibo-ColorMeGray_


 / Totally New Friend-Corey&Henry /

与Henry和Corey相识是在蛇口前往香港机场的船上,那个时候他们坐在我左边的位置上,他们的行为举止让我严重怀疑他俩是一对Gay来着。后面在香港机场我们也终于搭上了话,发现都是乘坐通过一趟航班去新加坡转机入澳的人儿们,只不过他们的目的地的是悉尼,而我是墨尔本。简单聊聊一起在香港机场赶了饭就告了别,当时还说有机会在澳洲一起耍,没想到这一天来的比我想的要快。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Chat with Corey


和他两本说是要约饭结果没约成,最后没想到在我看完烟花的周六晚上在他们家约成了酒局。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Chat with Henry


他们带了一群同样悉大的朋友,而我叫上了同时悉大的Ann。各位都没我想的那般能喝,其实没多久都各自回家了。作为一个背包客的自己突然混在了一群留学生之间,倒是有种自己又年轻了两岁的错觉。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Gaming&Drinking



『 Last Words 』

( 写在最后 )


其实雪梨之行是我自己从离开Mildura一路到昆州这段旅途中最喜欢的一部分。与塔斯相比,更加专注于旅行本身,也更多自由更少遗憾;与墨尔本相比,多了些新鲜感,也多了些探索欲。

每天我都行走在City同样的道路之中,好在我通过了不同的方式与角度发现了这座城市诸多不同的面孔。雪梨的白日、雪梨的夜晚、雪梨的艺术、我在雪梨相见的人…都让我在这座城市的短短三天丰富起来。

去过雪梨之后,我才意识到,其实我也没有那么不喜欢大城市,我又打破了一个自己的“stereotype”。

其实我明年极有可能还是会再回到新州的。希望明年再回去那会儿,在这座城市里又会有些新的体验和故事。

这一次就先到这儿,我们期待明年再见吧!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VERY METROPOLIS | WAlKING IN SYDNEY 行走在雪梨

投稿微信:adj-helper3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