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打工换宿,让我开始反思教育(下)






GAP YEAR 我的第二次换宿体验



接上篇我在新西兰看到的教育:

我在新西兰的第二家换宿是在北岛的Tanguga,之前在丹尼尔他们家的时候尽管看见了他们自己修建的木房子已经让我感到十分震撼,但我每天生活着的时候心里也总在暗想「或许因为丹尼尔是个非常厉害的建筑师,所以房子修的如此美观也不那么令人匪夷所思」。但是这次来到格兰达的房子后,我才彻底认同了新西兰人的动手能力。

新西兰打工换宿,让我开始反思教育(下)
格兰达和约翰的家

第二次的换宿申请也别有一番趣味,第一次换宿已然深深感受到了新西兰人对于孩子的教育,第二次我想着不必非要需要家里有小小孩了,或许也可以尝试看看当地夫妻生活的样子。于是凭借着自己申请时填写的——我们会做十分美味的中餐,很快获得了嘉丽一家的邀请。

新西兰打工换宿,让我开始反思教育(下)
获得一致好评的中餐

他们家也是在一片很空旷的山上,山上遍布树林和草地。由于先天地理位置的优势,让新西兰人都能过着一种非常与世隔绝但又十分有格调的生活。格兰达一家有五口人,和她的丈夫约翰,他们有三个小孩,最大的儿子距离他们住的不远,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后代;第二个女儿刚与一个英国人结婚不久,现在居住在英国;第三个男孩汤姆现在还在读高三,住在家里,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我睡的房间是他们女儿的房间,非常舒适温馨。格兰达他们把我们当作了自己的女儿一般,每天除了大家一起上山工作外,其它时间会带我们一起去家附近玩,看萤火虫、帮我们做温泉浴,晚上的时候能够在室外泡在热气腾腾的大桶里,格兰达会往里头加一些味道很舒服的植物叶子,边泡澡的时候一边抬起头就能望见满天繁星。

新西兰打工换宿,让我开始反思教育(下)
我的日常工作


#1/ 家里的每一样物品都有它们的故事


格兰达每天都会带我们上山去森林里砍树、清理植物、粉刷新房子。他们家现在正在住的大房子也是约翰自己建的,我听闻的时候立刻问他:“你是个建筑师吗?”约翰笑着说,不是。但是看到我很诧异的表情后,他跟我解释“新西兰是个离大多数国家都非常遥远的国度,所以我们必须要有很强的动手能力,创造出更多的东西。”

他说他们家的车库就是小儿子汤姆在高中的暑假自己建成的。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我们在坐着的桌子,“这个就是我和汤姆自己做的”。桌子旁边镶嵌着的石头,是我们之前在旅行的途中收集回来的。「我们想让家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有一点故事。」

说着说着,他便开始领我们参观起了这个神奇的家。墙上挂着的每一个挂饰,椅子上的配件,家里大大小小的物品,几乎都有着“各自的故事”。汤姆在旁边解释道,“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常带着我们去不同的国家旅行,在路上我们都会带几样自己觉得最有意义或者最喜欢的东西回家,然后自己会在动手的过程中将这些元素融入进去。”汤姆很小的时候也开始一个人去不同的国家旅行了。他说自己去年圣诞节刚去英国找了姐姐玩。父母从小到大就会培养他储蓄和理财的习惯,所以汤姆说,自己目前已经存了一小笔旅行资金了。

墙上除了那些在不同地方带回来的物件之外,还有很多非常有创造力的儿童画。约翰说,这些都是孩子们在童年时候画的画。我在门廊边还看见了很多幅写着字被裱起来的画框挂在墙上,约翰解释说“这些都是孩子们小的时候无意识说过的一些很有趣的对话,那时候我想帮他们记录下来留给长大后的他们,于是我就在当时让他们马上自己用笔写下这些对话。我把他们都印了出来,现在挂在了家里的墙上。”

我想到,当现在已经有家庭的大儿子,远在英国的女儿,还有已经上了高中的汤姆,每当他们回到家路过门廊的时候看见自己童年时的笔迹。这些对话会让他们一下子就会到童年,还是会让他们一直心里都清晰的知道,他们的家在哪里。

我深深的带入着格兰达家那些孩子们的世界,我想不论他们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都会一直清楚的看见,自己有一个非常温暖的家。

新西兰打工换宿,让我开始反思教育(下)

约翰是个非常有趣的老头,他每天都会告诉我们可以尝试着将哪些食物结合在一起才会更美味。阳光温暖的午后他常常带着我们把食物放在家门外草地上的桌子享用,每天我都看见他非常有能量而热情的状态,似乎生活里的每一件小事都可以是带来快乐的源泉。

他也常常对我说,每天醒来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感恩,因为今天的我们又能看见太阳。

我生活在这里,常常满心以为自己成为了他们的女儿,我也暂停在了这个世外桃源,只是享受着另一个看似跟我毫不相干的家庭带给我的热情和温暖。


#2/ 饭桌上的每一次对话,或许都是一场教育 

在读高三的约翰每天晚上才会回家吃晚饭,他会与父母讨论今天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我常听到他说“马上就要考试了,考试后他想着和朋友们怎么开一场派对。”我下意识的反应是,或许父母该在这个时候让他专注于学习吧。但约翰和格兰达倒是很少过问他课业上的事情,如我前面所提到的那样,约翰是个很有趣的老头,每当他听到儿子提出自己的派对方案时,他都会马上开始脑暴给儿子一些更有趣的建议。那天汤姆说“我想要在结束高考后在家旁边的河面上把我们家的几艘船一起放着然后冲过瀑布。”

他们家旁边有一条非常漂亮的小河,午后我们睡醒的时候格兰达会让汤姆带着我们去划船。我听到的时候,觉得这应该会是一个无比美妙的派对。然而约翰却跟他说“或许你们可以尝试着将几艘船都绑在一起,这样冲下去的时候才会更刺激。”我常常会在晚餐的时候听到这样有趣的对话。我也常在某一刻恍惚了神,约翰并不像是一个父亲的角色,反倒像个朋友。汤姆与他的父亲总是无话不谈。

新西兰打工换宿,让我开始反思教育(下)
约翰家门前的小河


还有一次,我们在吃午饭的时候格兰达突然告诉我们,今晚家里会有客人来。我问道是谁,她说是汤姆的女朋友。我非常的震惊,我说在我们国家,尽管越来越多的父母能够接纳高中生谈恋爱,但是带回家吃饭我却是第一次听说。她笑着说“但是他也去过女朋友家里吃饭,而且这个女朋友相比起他的前女友我会更喜欢一些。”格兰达说,汤姆的前女友很喜欢管着他。“这不让他做那不让他做。”最后,听说他的前女友是个中国人后我们笑翻了。

我说,在我们国家,很多父母会觉得自己的孩子在高中时期谈恋爱是“早恋”。

格兰达很惊讶,她说,“可是他正常的情感发育就是在这个时候,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从未谈过恋爱,我会怀疑他是不是同性恋而选择不告诉我。”

我再一次笑翻。

那天,我们见到了汤姆的女朋友,看见了他们和汤姆的父母之间很平常普通的相处。吃过饭后汤姆带她去玩了。我还在回味着,这真是一个很不同的文化差异,但也让我更加深度地看见了这里的教育。


#3/ 我们与亲家的友谊,与孩子无关 

格兰达和约翰的女儿远在英国,她似乎是一个非常优异的小孩,我们现在住在她的房间里,墙上贴满了她的奖状、挂满了奖杯。格兰达说她在英国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后来也遇到了她的男友,前段时间他们结婚了。格兰达说,也是因为她与男友的相爱,让她和约翰能够结识一对非常好的夫妻朋友。


他们是女儿伴侣的父母,也就是国内所谓的亲家。


他们每次来新西兰都会找格兰达他们,那天他们来的时候,格兰达和约翰非常开心。他们在河边的草地上生了篝火,还特意空出了一天的时间和他们一起相处。起先我并不知道他们是格兰达的亲家,我以为他们是相识多年的故友。好像总有聊不完的天,格兰达提起他们的时候满脸都是笑容。

后来格兰达告诉我,因为女儿与她伴侣的相爱,才让他们认识到这么好的朋友。而他们的友谊,与自己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格兰达也告诉我,他们非常喜欢她的女儿,他们结婚的时候男孩的父母为他们举办了一场非常盛大的海边婚礼。汤姆在旁边赞叹道“真的是一场超级棒超级酷炫的婚礼!”格兰达说,只要有机会见面他们就会玩得非常开心。那天晚上,他们四个人在草地的篝火边玩到了很晚。

「这与家庭的结合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孩子,我们多出了一对非常相见恨晚的好友。」


#4/我们未必需要粘合,但我们都清楚的爱着对方

格兰达和约翰的大儿子有时也回带着妻子孩子回家,他们的小孩还在怀里,特别可爱。格兰达每次也都很开心,但好像又与我所想的那种亲昵不太相同。她会抱抱小孩,然后就还给大儿子。她说,他们平时偶尔回家一趟,圣诞节也会回家。

我问道,“你不希望每天都能够见到自己的孙子吗?”她一脸惊恐,“那也太可怕了吧!”她开玩笑道“他很可爱,可是我并不想失去我的生活。圣诞节的时候大家能聚在一起就很棒了,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我的生活可不是带小孩。”

「我们好像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距离,可是我们都彼此明白对方都深深的爱着自己。」

很多时候我会开始思考人的边界,是否长期粘合就代表着是爱。爱是否有很多种不同的表现形式呢?如果彼此贴合,但是生活中却让双方难以找到自己,那么是否可以尝试着拉开距离。

我想,他们的孩子不管生活在哪里,也都始终会记得家里门廊上挂着的,父亲为他们印刷出来的童年的有趣语录。


因为距离与爱没有关系。

甚至爱与对象都没有关系。我在格兰达的家里感受到了他们对我们深深的爱。他们为我们准备的晚餐,带我们去不同的地方玩,与我们分享自己的旅行见闻。那都是一种深切的爱。

新西兰打工换宿,让我开始反思教育(下)

离开的前一晚,格兰达给我看她年轻时候来中国旅行的照片。那是70年代的中国,我非常诧异的看见了在我们父母辈都没有能够用照相机记录的年代,格兰达却拍下了那时候中国的样子。她说,那时候自己身边的朋友都觉得自己很勇敢,能够一个人跑到那么遥远,甚至是个看似与新西兰非常不同的国度。

她说,就如同现在的你们一样,你们又来到了这里,勇敢的探索另一个国度。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旁边的壁炉里烧着火。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思绪也一下被拉到了格兰达和约翰的家,他们家门前那片布满阳光的小山坡。他们的笑容,他们给到我那么深那么深的教育。

我想,那也不是教育,那只是爱而已。


后记

写完了这两篇换宿故事,我意识到尊重与平等的重要,自身完整的重要。我开始觉察到,人所谓需要的完整与精英教育无关、与自身阶层无关,更与成绩无关。而是是否能够全然地接纳孩子就是孩子本身而已,能否让他们感受到爱与温暖。所有的这些,源头便归结于,我是否能够让自己常常感到被爱,常常尊重并认可自己身而为人的存在,常常平等心的看待自己的身心。

我希望得到这样的完整后,才会去「自然而然」的发生“我渴望拥有一个孩子”的愿望。

接纳每个人存在的样子。

感谢新西兰的换宿,让我学习到关于教育最重要的一课。








新西兰打工换宿,让我开始反思教育(下)

投稿微信:adj-helper3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新西兰打工换宿,让我开始反思教育(下)

添加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