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9点多,前往Mildura的长途巴士从墨尔本南十字星车站开出,渐渐驶离灯火璀璨的城市,穿越郊区,一头扎进无边的旷野。窗外的灯火由明到暗,直至消失不见。公路上不见其他车辆,巴士就像一头夜行的兽,独自在黑夜里奔走。车上乘客不多,我一人占两个位子,将座椅放倒后,边听歌边酝酿睡意。隔着过道,一姑娘蜷着身子在座位上睡着了。后排一疯疯癫癫的男人忽然大声唱起歌,仔细听,竟是披头士的《黄色潜水艇》。

过了很久也没有睡意,可能是下午喝了咖啡的缘故,我想。今天从迪亚哥的公寓搬走后,又去了湖南妹子的咖啡店,吃汉堡,喝冰咖啡。阿姨知道我要去农场打工,嘱咐我千万注意安全,还有回墨尔本后,一定要再来这里玩。我说一个月后就回来了,已经订了一张516号梵高画展的票,到时一定再来这里喝咖啡。出发去车站前,阿姨还塞给我一瓶水,给我路上喝。在墨尔本待了十九天,不算长,但足以让我爱上这座城市。


其实也是可以在墨尔本找工作,只是这段时间有点心烦意乱,没什么动力去扫街、投简历,只想找一份能立即上岗的工作,先干一段时间再说。那天在Facebook看到有葡萄园在招工,有点心动。只是听有些人说,葡萄园工资低,又辛苦。去微信群咨询大家意见,碰巧有个叫Echo的中国女生刚刚抵达Mildura。加了她微信,她说她不在外场采葡萄,而是在工厂包装葡萄,之后两三天,日工资都有一百刀左右,这就坚定了我去Mildura的决心。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终于抵达Mildura车站。一夜无眠的疲惫,在下车后瞬间被清晨的寒气驱散,这时候如果能喝上一杯热咖啡就好了。我、SunnyRachel三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候车室等人来接,她们两个是我上车前认识的结伴来澳洲打工度假的中国女生,不过我们并不在同一个农场。SunnyRachel不仅是好朋友,还都是已经被常春藤大学录取,下半年就要去美国读书的准研究生。想来也是有趣,学霸们都跑来澳洲当农民了。


工头Jason开车来接我,和SunnyRachel告别后,就被载到住的地方,一座带庭院的大house,院里的草看起来很久没有修理。见到了就要出门做工的Echo和另外两个大陆人玉琦、靖哥,还有台湾人KevinLeoShane,韩国人Gil,没想到住着这么多人。吃了一碗Echo的麦片,就回房间补觉。下午Jason开车载我去Coles采购,买了近一百刀的食物。住在墨尔本的时候不好好吃饭,好不容易长的肉又掉了,痛定思痛,化悲愤为饭量!

傍晚,大家陆续下班,整座房子又变得热闹起来。一起在厨房做饭,很拥挤,也很开心。这样一想,自己一个人待在墨尔本的日子确实寂寞了点。吃了Echo做的饭,这还是我来澳洲后吃的第一顿像样的中餐。因为怕麻烦,自己都是做西餐吃,牛排、鸡胸肉、三明治、汉堡,省时省力。一直以来都偏好面食(明明是南方人偏偏长了个北方胃),所以即使长时间不吃米饭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Mildura昼夜温差很大,白天三十几度,晚上降到个位数,房间没有暖气也没有被子,睡觉的时候只好把衣服盖在身上,第一晚就被冻醒好几次。第二晚把棉毛衫棉毛裤穿上,又把带来的衣服全部盖上,后半夜还是被冻醒。第三晚索性把全部衣服穿上(信不信我穿了三双袜子!),依旧无济于事。天杀的,快被搞得神经衰弱!第四天下班后立马去K-Mart买了床被子回来,又用衣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才终于睡了个安稳觉。只是每天早上起床,别人都是穿衣服,而我脱衣服就要脱半天(囧)。

来之前,以为自己的工作是采葡萄,没想到第二天就被Jason安排进了工厂做包装。工厂离住所还有一段距离,会有专门的人开车接我们上下班,每天7刀车费。进工厂需要穿上荧光色的马甲,戴上一次性发套。厂不大,只有几条很短的流水线。我们四个大陆人和台湾人在一条线上,其他线上还有韩国人、马来人、日本人等,基本都是来澳洲打工度假的年轻人。

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外场采回来的葡萄,一串串拿起来,剪掉烂果、软果,然后装进特定的塑料盒或塑料袋。因为是计件工作,赚多赚少全凭手速。刚来的时候被分配到和KevinLeo一组,他们在这里干了快一个月,速度已经非常快,尽管我努力跟上,还是只有拖后腿的份。不过他们真的非常nice,丝毫不会责怪我。有时候包装好的葡萄因为有烂果被退回,他们还会主动担责,说是自己不小心,搞得我都不好意思。

因为一天到晚站着,手又忙不停,导致浑身肌肉酸痛,每天下班看到床就想躺倒。上班的时候就在心里默默鼓励自己,就权当是锻炼身体了,谁让你以前天天坐办公室也不运动。有时候全身肌肉都在抗议吃不消了,反而越做越起劲,有一种自虐的快感()。身体上的不适倒是小事,最难熬的还是机械般不断重复的无聊,如流感病毒一点点消磨你的意志,就像Bruce Chatwin在《巴塔哥尼亚高原上》一书中写的:当人类不在狩猎时,黄金时代也就走到了尽头,从此,人类居住在四墙之内,日复一日忍受着生存的压榨。所以工作的时候我就经常做梦,幻想自己正开车驰骋在西澳的公路上,或在黄金海岸冲浪,或在大堡礁潜水,想着想着就又来了动力。

一个小插曲,Sunny发微信跟我说,她和Rachel所在的农场这几天都没活干,问我这边还缺不缺人。我把她们介绍给Jason,第二天两人就过来采葡萄了。Sunny采葡萄真是一把好手,每天都能赚一百五六十刀,看得我羡慕不已,也因此萌生了去外场采葡萄的念头。工厂工作虽然稳定,不受天气影响,但工资太低,干了六天,每天只有八九十刀,有时候碰到不赚钱的活,比如贴标签什么的,就更少了。在SunnyEcho的鼓动下,和Jason说了下周要去外场采葡萄,从国内带来的农场装备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To Be Continued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