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春季的南半球

褪去了冬日的萧条

灌溉机、播种机开始活跃在复苏的土地上

九月到十一月

我参与了与种植相关的工作

比如种植前的准备工作

切割用作种子的土豆以及百合花苞

这类工作的地点是在农场边的棚里

因此不受天气的影响






用作种子的土豆通过传输带进入到切割机

仍有未被切割到的整颗土豆

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挑选出

进行人工切割

经处理后的土豆将被埋在土地里

熬过日月风雨

成长成一颗合格的土豆

用在经典名菜

fish&chips里


如果你好奇百合花苞厂的工作

点这里

除去这两项工作外

其余的都是在不同的地里

用不同的方法锄不同的植物

这个时候的画风是这样的







菜地风景AAAAA级

但是大多数时候

地里的露水湿重

尤其是下雨之后

于是午餐前的时间是大家集体晾脚时间

基本步骤是先把雨鞋里的水倒出来

把袜子脱下来拧干

然后边晾脚边吃午饭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

下午回家一定要

喝姜汤!

喝姜汤!

喝姜汤!

有过一次过敏体验的我深刻体会到

资本主义国家看医生太贵

误工损失太大

千万不能生病

这也是在有一天工作中

我跟一个德国男生达成一致罢工四小时的原因


事情是这样的

岛国气候变化多端

天气基本预报不准

有一天工作中突遇下雨

没有提前做防雨措施的我们

已然被淋得瑟瑟发抖

休息时间工头给老板打电话

却被告知今天必须在雨中继续工作

一同工作的二十人

有四人选择了拒绝工作呆在车里

另外两人是本地的一对夫妻

故事的最后是

下午回家工头打电话来道歉

在之后的工作中也准备好了防雨的装备

以确保大家能正常工作



新西兰是农业高度发达的国家

机械化现代化

比如下面这个种菜的机器

对我来说就很新鲜


种子公司的人会把菜苗运送到菜地边

我们把菜苗的培养皿取出后放在种菜机的架子上



在耕种过程中

我们只需要将培养皿里的菜苗拔出

不断放在金属罐子里就行

这个罐子会按顺时针旋转

到达正前方时

会有金属拨片打开罐子底部

菜苗就会顺势往下

进入到地里

两边的轮轴会在移动过程中

将松动的泥土覆盖在菜苗底部





这三个月的农业季节工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

新西兰农业生产各个环节分工的细化程度高

比如劳动力这一块

私人农场主或者公司

在需要人力的时候

由专门的农业用工中介机构来提供

专业化程度也很高

对工具不断的更新和改良

较高学历的人愿意从事农业相关工作

农民在新西兰也是高收入的群体

但是过度的灌溉

也造成了河流干涸气候变化等环境问题






工作期间的生活极其简单

早上五点半起床

午餐席地而坐和同事闲聊

吃简单的便当

累的时候抬头看看南岛中部的雪山

在另类健身的过程中

也没有了刚开始时的肌肉酸痛

变化的还有买东西时大脑的计算公式

在国内任性的时候

“买了开心=买买买”

而现在是

“这要在地里劳动X个小时=不买”

花钱变得更加理智谨慎



在地里工作的时候

是我最贴近自然的时刻之一

真切的踩在土地上

分辨花的雄雌

感受风吹过麦浪

思考着河流冲击而成的这片平原所带来的可能

以及人类世代积累的生存智慧

哪怕双肩扛着沉重的麻袋

或是烈日灼目

双脚尽湿

依然感激能参与这道自然的循环

回到存在本身


从这篇文章开始

互动环节来了

下面两张油菜花的照片

留言告诉我

哪张是雄花哪张是雌花

以及你们分辨雄雌的方法

(get奇怪新技能的时刻到了)

答对有奖励哟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