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抵达凯恩斯住了一晚hostel, 次日办好邮寄,银行卡,保险,买完笔记本,从旅馆取完行李,刚好搭最后一班车前往Mareeba,开始我的第一次异国换宿。

车走途中,手机信号时有时无,抵达Mareeba天已经黑了,我下车给Host Frank打电话没人接,我有点担心,不会放我鸽子吧,没人来接??开始脑补各种意外,正准备问同车下来的泰国女孩,我一转身看到一个胖老头,”你是Jane?”。”嗯,你是Frank?””对,我是Frank。”

我跟在他后面,他把我的行李箱搬到后备箱。我坐上副驾驶,路上我们聊天,我问上午你说希望我3点多到,晚到是有什么不方便吗?他说如果3点多到可以一起吃晚饭。

5分钟车程就到了,车直接开进车库,Frank妻子Ginetta帮忙卸的行李箱,2条狗冲过来叫个不停,吓我一跳。Ginetta喝退了它们,带我去房间,路过厨房看到两张东方面孔,两个年轻女孩。我跟她们打招呼说我叫Jane,其中一个女孩笑着说,”我叫Yasu。”

我放完箱子,Ginetta招呼我吃晚饭,”对,你吃素”,她在自言自语。餐盘摆好,青菜,茄子,豌豆玉米炒饭,蛋糕,木瓜,不用吃西餐我很开心。吃饭的时候Yasu坐我对面,她问了我很多问题,对旅行和瑜伽很感兴趣。她和另外1个女孩都是日本人。

英语/日语/中文

Frank家里最常接待得是日本人,台湾人,德国和法国人,只接待女孩。Ginetta可能觉得男孩脏乱,家里里里外外都很干净。我在的时候开始只有2个日本女孩Yasu和Chinatsu,我快走之前来了另外一个日本女孩Saki。

我只能跟她们讲英语,她们之间有的时候会讲日语,Frank跟她们说,你们要学英语互相之间就不要老讲日语,我能理解,如果让我跟认识的中国人讲英语我也会觉得别扭。

我日语只会说最简单的,谢谢,对不起,拜托,没事。我想起一个笑话,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寒假在一个日式餐厅兼职,经理要求服务员和厨师都要说点日语。本来要求给我们递菜的时说” おねがいします(拜托的意思)”。厨师是觉得很麻烦,慢慢就省略成了” します”,最后变成了” ます”。Yasu说 します”和”ます”没有实际意义。

Frank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发音不准,词不达意闹笑话,他没怎么学也不怎么会说,还总是尝试。有一次跟服务员要水,服务员问他,”你是夸我帅吗?Handsome?”。”水”和”帅”他发音不准,而且外国人听起来觉得没区别,汉语的四声他们听起来都差不多。外国人学中文发音有声调但不够干脆,总带着英语的腔调。Frank坚持让大家叫我的中文名字,刚开始听觉得怪怪的。


吃饭这件事

Frank一家对待”吃饭”这件事,很认真,花在”吃”上的时间和精力很多,谈论的话题很多也跟做饭和吃食有关。如若不是,我会严重怀疑这家人有”积物癖”。

家里有两个厨房,外厨房半连着室外,有咖啡机和烤肉台。沿一面墙一排柜子冷藏1抽屉啤酒,1抽屉果汁,1抽屉雪碧,1抽屉红酒白酒。另一面墙是水槽,这面墙抽屉里都是餐具,颜色跟内厨房不一样。

内厨房炉子下方是烤箱。旁边有一间储藏室,放各种面条米粉调料。

餐具非常多,非常多:1抽屉各式盘子,1抽屉浅口碗,1抽屉玻璃杯,1抽屉茶杯,1抽屉刀/叉/勺,还有木制/不锈钢/塑料各式长短不一的筷子!!1柜子各式层层叠叠排列放置的大小号锅,1柜子塑料/不锈钢大小不等的洗菜盆,1柜子玻璃/陶瓷/塑料深口大碗。有天晚上做日式寿司,Yasu突然从上边拿出2个装酱油的两层玻璃瓶,我才发现,原来上边的柜子还有好多餐具。

2个双开门的大冰箱,2个大号冰柜,放满了蔬菜瓜果肉质品。

3张长条形餐桌,6人以下可坐靠近吧台的餐桌,7到10人就得坐靠近休息室的餐桌,再多人就得外厨房的长桌。

大部分时候是Ginetta和Yasu做饭。每天吃饭,3个人收拾,1个收桌装盘放冰箱,1个洗,1个擦干,再分类放入抽屉和柜子。感觉不是在吃,就是在吃的路上,要不就是在吃完收拾。


搞这么多工具,饭做得怎么样呢?我只能说种类很多,味道按中国人的口味,应该是一般,当然我没好意思说出口。Ginetta做澳洲本土菜,也做意大利菜,Frank一家是意大利移民,他7岁跟母亲过来澳洲。很多菜没有盐味,清淡,比如炒土豆片,看起来有食欲,放了不辣的辣椒上色,吃起来没味道。天天吃生菜,直接倒植物油在里面,没有其他调料。有些东西又特别咸,Ginetta常常用西兰花和面粉煎饼,有点像中国用红薯煎饼,但是又咸又油。

我到的当晚他们就问我喜欢做饭吗?我很坦白地说,不太喜欢,但是我在国内周末基本都自己做饭。Ginetta说如果你做饭,要给我们大家做,不只做一个人的饭,我说那当然。

我在他家12天一共做了3顿饭,因为实在太想换换口味,食之无味不能持续太长时间。

第1次:

培根卷心菜

番茄鸡蛋

可乐鸡翅

Frank听说我要做饭时就问我做什么菜?我说平常的中国菜,番茄鸡蛋,他说在中国吃过。我说,对,最简单,可能中国的小孩子能做的第一道菜就这个。

Ginetta说培根卷心菜好吃出乎我的意料,我本来是问她要猪肉,她去外厨冰柜里翻,我想从冰柜拿估计化冰都来不及,打开内厨冰箱看到一包培根,跟她说这个可以用。Ginetta问我具体怎么炒?我告诉她的时候她听得很认真。实话说,中国菜除了油烟大一点,做起来都蛮简单的。

可乐鸡翅在国内只做过一次,开始Ginetta去超市问我,我说要鸡腿后来想起不对,应该是鸡翅,还好她回来的时候鸡腿和鸡翅都买了。第2天Yasu接着做鸡腿。


第2次做了6个菜:

花菜

蘑菇炒肉

宫保鸡丁

豌豆炒肉

小白菜豆腐

凉拌木耳

Frank吃饭时跟我说,你不吃肉但是你做的肉很好吃。我说因为2年以前是吃的,我也不介意给别人做荤菜。Ginetta从冰柜里翻出上一次包的饺子,微波炉热了端到桌上。问我会不会包饺子,我说会包不会和面,中国北方人吃饺子比较多,我是南方人,不喜欢吃饺子。

今天有什么”草”吃?

周五,我炒过一盘马齿苋。我们在做weeding时,我看到一小片马齿苋,跟Ginetta说这个可以当蔬菜,她摇头说这是野草,不是菜。我说这个可以吃的,我把马齿苋拔出来放在一边。我们干完活之后我带回厨房。

Ginatta在左边炉子炒菜,我把马齿苋洗好,在右边炉子开火,只放了盐/油/蒜瓣,炒完后我尝了一下,马齿苋自带的一点酸味。我们在桌上坐下来吃饭的时候,开始只有我在吃,我觉得比他们的菜好吃,可能他们觉得是草吃不得吧!我也没说话。

Frank坐我旁边突然问,”你吃的什么?”我不知道马齿苋的英文是什么。Ginetta说,”我们除草的时候,她带回来的草。”Frank夹了很大一把,塞到嘴里,我没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他转过头去对Ginetta说,”还不错啊!”又去夹,然后转回来对我说,”如果我吃死了,I willlove you forever.” Ginetta也尝了,说不错耶。我说这个草可以是药,你知道中国人治病常用草药的。饭桌上我不好说马齿苋是治拉肚子的。


次日中午吃饭的时候,Frank问我,”今天有什么草吃?”我说没有,只看到很少的,不够做菜,不是什么草都能吃。Ginetta说这种”草”这里长得不多。

有天晚上家里来了客人,当晚吃日式火锅,我切了香菜,花生米,蒜瓣,拿了醋,Ginetta从凯恩斯买来的芝麻酱。我拌了酱料,2个日本女孩也照着我做的拌了酱料,客人很好奇,我给他们也拌了一碗。席间Frank跟他们说,”她前天炒了一盘”草”给我们吃。”那两人很稀奇地转头看我,Frank接着说,还挺好吃的。


日本女孩Yasu常常帮忙做饭,她自己也说自己做的不好吃,事实也是这样。最常做的菜就是洋葱土豆泥,炒西葫芦,豌豆玉米炒饭。

不过有一天晚上3个日本女孩一起做了寿司,很简单很好吃。只要把各种蔬菜,鱼切好,虾煮完剥好,上桌后紫菜片加米饭,蔬菜自己卷,形式有点像吃北京烤鸭。Ginetta说自己卷比较快,如果卷好再吃,卷要5个小时,吃只要5分钟。

比较特别的是,她们没有把虾头扔掉,煮汤,煮完把虾头捞出来,放入海带和金针菇,味道有点怪但蛮好喝。寿司的米饭一锅饭放了一大碗白醋,醋里加了一些白糖,然后2个人拿书在那里扇,1个人拌米饭,刚开始白醋的味道很难闻,过一会儿就没有味道了,醋挥发得很快。”Sokka,It’s magic!” 原来寿司的米饭里要加白糖和醋啊!再有他们用酱油,白醋和糖调得料,蘸寿司卷吃;吃日式火锅当天也调过这种料,味道很好。金枪鱼和三文鱼很好吃。


我离开当天中午给他们做最后一顿饭,7道菜。

醋溜土豆丝

青椒肉丝

红辣椒炒鸡胗 

葱花煎鸡蛋

炒青瓜

凉拌海带

凉拌蕨根粉

早上Ginetta又跟前两次一样,给纸和笔让我写要用的食材和调料,我前一次跟她去过超市,蔬菜品种不多,有些她家冰箱就有。我不想写了,跟她说我去看冰箱和冰柜,有什么做什么。

拿菜的时候随手拿得太多了,当时想得是第1次做了3个菜都吃完了,然后第2次做了6个菜刚刚好,今天多1个人做6个菜应该也差不多,不过切了装盘发现分量过多了。青瓜切了三四个,2个大土豆,青椒红椒都切了五六个,鸡胗一盒全切了,猪肉切了半斤,炒完菜,盛出来都得用大碗。只有凉拌菜分量不算太多,蕨根粉和海带。

Yasu说,不是6个,今天7个菜。我一看,妈呀,Ginetta会不会以为我浪费!Saki说,没事,今天多2个人,而且Frank第一天就跟我们说如果吃不完或者不想吃不要勉强,倒掉!

我之前一直想找酸豆角炒鸡胗,跟Ginetta解释半天酸豆角,内厨房外厨房冰箱冰柜翻找,有腌制的茄子,腌制的黄瓜跟中国的有点像,但是居然是甜的。我说用不了,她带我去超市,也没有找到酸豆角,榨菜这些东西,最后我只能用红辣椒。

2个日本女孩帮我切菜,我告诉她们怎么切,除了土豆丝,其他都切得很好。土豆丝切得很粗,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切了大半了,不好改刀。我说这个最后炒,你们有时间慢慢切,我先做其他的。改完切的跟我一样细长条,但是切菜花了将近1个小时。我炒菜的时候Yasu一直在灶台边看。

我炒菜的时候才意识到,菜切得太多不太好翻炒。自然时间也花得更多,自找麻烦。

菜全部上桌后,Frank先尝了凉拌粉条,说这个好吃。Ginetta觉得凉拌的海带好吃,问我做法,她以为是炒出来的,但是她买回来就是湿的,水泡几次过滤盐分,直接切丝就凉拌了。


Saki和Yasu觉得葱炒鸡蛋好吃,Chinatsu说都好吃,我每次做菜,她不吃米饭光吃菜。吃到一半Frank突然停下,”我很认真地说,不开玩笑,在所有来过的中国女孩里,你做菜最好吃。”哇,”真的吗?””真的,我不是开玩笑的。”这话一听,我开心得很。Yasu坐我对面对我点头,”对,你炒菜真好吃。”飘飘欲仙,啊哈哈。Frank说,”不过你走了我要饿肚子了!”

下一句又说,”今天晚上你还做菜,做什么菜?”我说,”我要走了。Yasu今天一直在旁边看,她应该会做了。”中国菜做法都差不多。我跟他们解释得简单粗暴,做肉要放生姜,老抽,Frank说他们做肉放酒,我说中国放料酒,但是Mareeba超市没有,(凯恩斯超市里料酒写Chinese Wine),啤酒可以放鸭肉里,红酒可以放牛肉里。

Frank说,对,我们做牛肉也放红酒。我说,做蔬菜放蒜瓣,(这个好像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干),番茄炒蛋可以不放,凉拌菜把干辣椒和蒜瓣开小火过油炒一下,浇到上面,放陈醋不要放白醋。Frank说这样听起来是挺简单的。我跟Yasu说你试几次就好了。”Ginetta说,”那今天晚上Yasu做中国菜。”Yasu一脸苦相。

我心想:自己做菜还可以,但是不至于说特别好吃。外国人觉得好吃可能是因为他们做的东西太不好吃。


科普我的养生经

第一次下午茶的时候,他问我你喜欢吃什么?我说,你应该问我不喜欢吃什么?我喜欢吃的多了。他问,那你不喜欢吃什么?我说洋葱,日本女孩立马大喊,为什么不喜欢吃洋葱。Yasu几乎每次做饭都会有土豆泥拌洋葱。我说洋葱味道太重了,我记忆里只有一种情况下洋葱是好吃的——铁板烧的黑椒牛排里的洋葱。

Frank接着问,还有什么?我说胡萝卜。很多时候买回来的胡萝卜水分少,很难切,比较干也不好吃。临了,又补一句,但是我主要白天不太吃胡萝卜。他们追问,为什么是白天不吃。”因为胡萝卜喝柠檬一样,维生素C吃多阳光暴晒要长斑。”

Frank说我额头上最近长了个小红点,我说那说明你还你还年轻,长青春痘。

“还有什么不喜欢吃”,我还真说不上来,”呃,我不喝茶,不喝咖啡,不喜欢喝啤酒,白酒。红酒OK。”从那之后,beer time他们喝啤酒,我喝红酒,后来的女孩Saki也喜欢喝红酒,能喝3瓶,惊讶到了!

有一天晚饭时Frank说昨天胃觉得不太舒服,刚好我在跟Chinatsu说不要饭后马上洗澡,最好一个小时以后洗。Frank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你的血液要跑到胃里去消化食物,立刻洗澡血液就会活动起来。他又问,那饭前呢?我说饭前没什么关系。Ginetta说那可能你昨天晚饭后马上去洗澡有关系。Yasu说那做瑜伽的话,呃?我说饭前可以做瑜伽,做完过1个小时再吃饭。如果饭后做最好隔2个小时,做完瑜伽也至少隔1个小时再洗澡。


10天胖1公斤

我住到第10天,早上起来刷牙心血来潮称了一下体重,因为前一天晚上听Frank说Yasu刚来他家时很瘦,但是现在看微胖。我在想我有没有长胖,结果一称吓一跳,胖了1公斤,有点不敢相信,Yasu在他家住过1年半,我才来10天,我觉得可能身体代谢,早晚体重会不一样吧。下午又去称,还是一样的结果。

我那一整天都在念叨这件事,Yasu安慰我说,没事,你10天1公斤,我1周1公斤,2周2公斤,听得我心惊肉跳的。晚上睡觉前我跟Chinatsu明天早上早餐我跟你一样,不吃那么多了。她每天早上早餐只喝一杯茶,吃一块饼干。我每天早上一杯牛奶,一块蛋糕或面包,有时还煎个鸡蛋,一个橙子或一根香蕉,她之前总说我早餐吃得多。

我说明天不吃这么多了,她又说,你不用担心太多,你又不会住很久。我说我要是住很久就会变成大胖子,”I will be a giant”,她听了哈哈大笑,说你不可能变成giant。在这边街上走,有时看到的当地人用giant来形容真不过分,货真价实的大胖子。


开始有点喜欢小狗了

Frank家里有两条狗,小黑狗3岁,叫Winnie,小黄狗叫13岁,叫Honey,还有一只日语名字Yamachan的猫。(外国人提到狗,都不会用动物指示代词它it,而是按狗的性别用人的指示代词,说他He和她She。)我到的第2天一早她就去我房里了,一直跟在我后边去洗漱间,厨房。我还跟Ginetta说可能是因为她一身黑毛,我刚好那天穿了一身黑衣黑裤。Ginetta笑,Frank说她可能以为你是它同类,我说有可能。

当然我不是天天穿一身黑,也穿白色/灰色/米色,不管是我坐瑜伽,洗衣服或是吃早饭,小黑狗winnie常常在我旁边,如果我去摸她,她就会仰起头或是躺地上翻身,时不时舔我一下。然后我就得起身去洗手,Frank说,我的狗喜欢你,但是你不喜欢我的狗。我说不是,我现在有点喜欢Winnie,但是不太喜欢Honey,也不喜欢Yamachan(猫)。

在这之前,我不太喜欢动物,我觉得动物黏人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我很讨厌猫,虽然猫的毛比狗顺滑舒服得多,有些人喜欢猫,因为猫比较独立好养。但是有时养猫的人不放好猫砂,猫的排泄物很熏人。对狗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比猫好很多。猫狗老掉毛,虽然我也掉头发。

(未完待续)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