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半个多月,我才准备好告诉你们我到底是怎么回悉尼的。

上次讲到我在墨尔本待着难受至极,一心想要逃回悉尼。可是900公里的距离,我看了看昂贵的机票还有火车票,真是要把人给憋死了。这里没有滴滴顺风车,听说大巴线路也少的可怜,焦急地在脸书上找能share油费的便车,一无所获好不好!深深感受到什么叫做”在澳洲,没车就像没脚。”我也不是没想过一路搭车回去,可是我对这里不熟,没有提前做攻略,城里面搭车还真是没谱,我考虑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只剩唯一一个听上去好像勉强可行,只是要冒点险,大概是大脑一热,反正生死由命,那还不如租个车开回悉尼。

于是,我把这辈子第一次开车,第一次开车就开12个小时,献给了澳大利亚!这奇怪的右舵和靠左行驶的国家。会开车的人是完全无法感同身受的。

驾驶技术:三年前拿的驾照,此后三年碰车的时间加起来不足一个小时,看不懂交通标志,信号灯面前会熄火,不会加油,看不懂左转右转,连远光近光雨刷我都不知道怎么按。总之,下面这句话,可以完美概括:


租车文件:国内驾照+国际翻译件+带visa或是master双币或全币种信用卡,预授权扣款。

租车公司:Hertz,国际大公司,门店多,有保障,专业但略贵。

费用:目前算来油费加租赁费用共180AUD,(加上汇率损失,一天大概RMB 1000.)


(不满25岁,扣了个25岁以下驾驶员费用)


(崭新的小白,工作人员一个劲儿地给我夸这车多新性能多好)

整整12个小时的车程,内容堪比一部”澳囧”。早上用携程海外租车预定了下午1点的用车,悉尼还车。手机上支付完成后,我还在想左转右转要怎么看。于是提前一个小时到达了门店,办好手续后,工作人员告诉我车要一个小时后才能取,我看着那位热情的工作人员,紧张地一直手心出汗,心里想着这么多年没开过车,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我到底要怎么把车开出城去,会不会有什么意外。于是借口出去吃午饭,找到一个十字路口,在那儿硬生生站了一个小时,观察来往车辆转弯,还总结出了口诀。是的,我就是这样学会转弯的。哈哈哈。


(在这个路口吹了一个小时的风学转弯,也是醉了)

回到门店,假装轻松地验完车(害怕他发现我不会开车就不租给我啊),支走了热情的小哥,坐在驾驶座上深呼吸了好久,一直不敢踩油门。是真的紧张!看了下导航,要出城,上高速,再换另一条高速,接着再进入悉尼城区,整个路程大约10小时左右,意味着我要开到夜深了。还没想好夜里怎么开车,我就鼓起勇气将车并入了车流。

如我所料,后面的车辆忍无可忍一直按我喇叭,我转弯的时候大概也是闯错了灯,气得好脾气的澳洲人死劲拍喇叭。跟着该死的英文导航在城里一直堵堵停停,每次遇到要转弯的红绿灯我都很紧张,没有箭头实在是看不懂啊。车窗前面的雨刷一直刮来刮去,而我不知道要按哪个键让它停下来,索性就一直让它刮着直到高速。在一条路上跟着导航绕了4个圈,好像是走错了辅道,此处不能调头,反正就是拐不上我要走的路。脑袋瓜聪明一点,反正都绕了1个小时还在这个区域打转,干脆换条路走,反正是那个方向就对了,毕竟路是通的嘛。好嘛,我正在庆幸自己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个困扰我1个小时的地方,紧接着就不小心在一个像太阳一样多条车道汇入的地方(原谅我词穷,看不懂那是什么),一脚开到了对向车道上,和对面来车差点撞了个满怀,幸好速度低,透过车窗,我看到对面驾驶的白人大哥整个脸都懵逼了,大概从来没遇到过吧,我说了声抱歉,想把车退回去,可是,技术不好,直接倒上了花坛动不了了。于是,我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堵了一条主干道~摊手~

探出脑袋,我对着他大喊,”不好意思,你能帮我开出去吗?我动不了了。”旁边一位路过的帅气小哥,对,他有着中东人深邃的面孔和浓密的睫毛,身上还有好闻的香气,尝试着指导我打方向盘把车倒出去,可是我看见对面被我堵住的长长一串车流,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焦急地望着他。好吧,他妥协了。带上他的朋友一起,帮我把车倒了出去,还把我载到前方的加油站停好车,嘱咐我详细的线路,并且让我慢慢开,不要着急。

哎,真的不敢开了,也不想开了。一路把别人的路堵着走,英文导航也烂的不行。可是没办法,射出去的箭哪有收回的道理。加油站休息一会儿,我跌跌撞撞终于开上了绕城高速。突然一下,单向五车道迎面而来,周围的车速度都好快,我在最右边的车道上龟速行驶,因为印象中不是左边第一条是快车道吗。谁知,后面的车一个劲儿地按我喇叭,气得我跺脚。我开我的,你闹什么!开了大概半小时,发现不对,为什么左边车道的车老是被超,不对啊,好像这里右边是快车道诶。反应过来,迅速把路让给了后面的车。呼的一声,被我堵住的车流瞬间释放,他们大概在车里骂了我一万遍了吧。真的很抱歉。

我花了大概4个小时才出了城,上了高速。镜子里,身后的天空从取车时大白天变成了泛黄的晚霞,景色也一路从钢筋混凝土变成了大片的农场,牛羊。开着开着,路上就只剩我一个人了,停在路边,用手机百度要怎么关雨刷,近光远光是哪一个?要怎么用?还有什么行车灯?夜晚马上就要来临,我还没准备好一个人迎接接下来的8小时路程。毕竟之前的4个小时里,我堵了一条主干道,还迷了路,向无数的个陌生人寻求帮助才得以开上高速,车子也该加油了,而我还找不到加油站,最糟糕的,油要怎么加呀?


跌跌撞撞,好不容易用刚百度的雨刷和灯光使用方法熬过了一场猝不及防的磅礴大雨,一个人行驶在荒凉又漆黑的夜里,的确有些害怕。路上很少看到车辆,只有偶尔几辆大货车的装饰灯告诉我,嘿,遇到新朋友了。偶然遇到辆小轿车,我在后面跟着默默学习它超大货车的模样,逼近,闪下远光灯,加速超车。哈哈,跟着它学会了超车技能!此后跟着这位大哥一路狂飙,它超车我就超,他减速我也减速,反正路上也没什么朋友,索性跟着它好了。这哥们儿把我拼命死守的110限速直接带到了130。我在国内可是100都没开过得人啊,什么摄像头,电子眼我也不管了,困得不行,还有那么多路要赶,反正我也看不到哪里有摄像头,于是全程130跟着人家超了无数的小货车,可惜后来还是被大哥给甩掉了。

夜安静地可怕,隔着后视镜里的如死亡一般的黑夜,我也能猜到现在依旧行驶在土澳荒凉的土地上,正如我来时坐墨尔本大哥的车一样,坐车的疲惫,现在换做开车的我可不敢再怠慢了,自己和自己说话,加油打气挨过了漫长的黑夜。夜里人少,开车总是容易些,出来在高速上一路狂飙,除了在加油时,找不到加油站,不知道要加多少升,油枪不会用,又迷路,问了下路以外,其他还算顺利。但是,真的累,没开过车的人,第一次就开12个小时,而且还是在全程紧张戏剧的环境下。当我看见前方的黑幕突然变成星星点点地灯火时,整个人都来了兴致,全然不顾已是夜里12点的疲惫。

进入悉尼城区的时候,又兜兜转转。把车安全停在GLEBE YHA门外时,已是夜里1:30.

12个小时里面,我大概寻求了十几位路人的帮助,没有他们,估计那天墨尔本某个街区的交通会因为我而瘫痪。大家都挺善良,庆幸我遇到的都是好人。没有为自己的鲁莽买单,又和命运打了个擦边球。其实,过程比文字描述的紧张刺激多了,一路上状况百出,但好在都被我一一化解了。流水账一般地写了这么多,不想写了,只是想回忆下当时的感受罢了。会开车的朋友一定很难感同身受,我事后想来虽然后怕,但是因为这个举动,我学会了在澳洲开车,权衡一下,好像也是件好事儿呢。至少,日后回国,我就是开过12小时的”老司机”了?!让我开车,再也不怕了。哈哈哈。


疲惫的生命旅途,点缀着你的是那些热情或坏脾气的陌生人。三生有幸,总是能得到陌生人善意相助,这大概也是我这么个不爱设防的人福气了。第二天一早起来还车,抱歉,就在租车公司车库门口把路给堵了!从后面帅气的奔驰跑车上下来一位长腿大帅哥,流畅地帮我把车倒好了。没办法,右舵侧方位停车你来呀?


(凌晨的街道)

有时,我在想,之所以这么白痴是不是为了看帅哥~~哈哈,不要像我一样鲁莽,平安抵达算是侥幸的话,我那还在路上的罚金账单估计是逃不掉了,听说土澳交通违章随随便便就是200AUD(约RMB1000),回想下我一路超的速,乱停的车,还有阻碍的交通。呵呵,只有向上帝祈祷了。我其实也害怕,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这般敢放胆的。


(Hertz的车库,有专业人员验车,完成交接手续。再见了,小白。)

愿大家平安、健康、快乐!叶子妹儿由衷地祝福!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2条评论

  1. 头像

    这种心态真是没有其他人了,忍不住笑着看完了全部,是有点对自己生命和对其他人不负责,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的态度,真的。

  2. 头像

    老实说看到这篇文章我觉得笔者挺不负责的 没开过车又不去找点当地教练朋友带一下 就这样肆意堵塞交通还给他人造成不便 没造成交通事故都算好了 怪不得外国人老说中国人开车违规 感觉你们确实完全不c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