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台湾也一阵子了。

第一次从澳洲回到台湾的感觉,就像是一列脱轨的列车,不断回归,如环环相扣的齿轮般,卡卡地走上原本该走的轨道。像是从体内唤醒熟悉的肌肉记忆,学习如何用正确的节奏刷卡出捷运站,重新学习如何加值悠游卡、一卡通,学习判断何时是可以擅自过马路的时机,学习在小七排队结帐时要提早把零钱准备好的时间,学习走路要靠右边,学习到柜檯买东西不用先嘘寒问今天你好吗、只要理直气壮的说自己要点什麽就好,学习走路的时候寻找遮阳的阴影,最好都可以在有冷气的地方生存,学习在热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到饮料店买一杯半糖少冰的冷饮,学习在飢饿的时候在摊贩说老板我要一份乾麵。

在文湖线上行进中的捷运车厢往外望时,看到了熟悉的敦化南路被两排的高楼大厦夹著,大马路上车来车去,捷运站裡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匆忙,彷彿默默遵循一种看不见的秩序,台北是一个停不下来的进行曲,每个人就这样被推著前进,日复一日。害怕被卡进轨道之后就会丧失自我了,却也不得不融入这样的节奏以在日常生活。我沉默对于城市的喧嚣,一个人与一个人相处的时光结束了,回来见了一个又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

和朋友谈起他的你的我的生活,关于工作、关于感情、关于生活,我们笑闹的热度都一样,不一样的是,当我讲起在牧场与农场的生活,在办公室的你们突然插不上话了,「哇!原来如此啊!」,「对啊。」,我淡淡地笑著,有时没有兴趣不能多加评论也是没有办法的,而更多的是,你们用你们所了解的片面知识开始问起我是与否,我一开始兴高采烈的说著那裡的生活,有多快乐、又有多苦,直到我意会起我所过的生活也只是片面之词,便不再大力鼓吹或认真劝退,毕竟我也无法为你的人生选择负责。

但如果你还是想问说:

所以你会推荐去那边打工度假吗?

我目前的回答会是:

看你的目的设定呀,如果想要体验生活,我大力推荐,觉得非常值得;如果想要赚钱,现在已经不比以前好赚了。

回忆起这九个月、282天,认识了好多朋友、去过了好多地方:

来澳洲的这一年,

我在面向南极的沙滩上看过南极光,

我和各国的朋友在公园凉亭下的BBQ台一起烤过肉,

我在澳洲最南端的公路旁挖过生蚝与淡菜,

我在塔斯的民宿吃过民宿主人当天潜水抓回来的螃蟹与龙虾,

我在Casino赌场旁边的帆船港口和从台湾来澳洲工地赚钱的大哥一起钓鱼,

我在皇家植物园和朋友一起野餐渡过悠閒午后,

我在威灵顿山上过了一个充满伸手不见五指浓雾的跨年倒数,

我在墨尔本市区的草地上躺著发呆什麽也不做,

我在Warrnambool的笔直公路上一边开著车一边看著满天星星与银河,

我在没有电没有水没有厕所的营地露过营,度过极天然的一个晚上,

我在布鲁尼岛上看著银河入睡、听著海浪声入睡,

我曾经把生蚝当作早餐第一餐吃,

我在澳洲最大蓝莓农场工作、蓝莓用一把抓来吃不用钱,

我在塔斯最大樱桃农场工作,第一次吃从树上第一瞬间摘下来的樱桃,超级甜超级好吃,

我在供应澳洲两大超市的鸡蛋场工作,第一次握到刚从母鸡体内生出来的鸡蛋,触感还很温热的奇妙感觉一直存在脑海中,

我在供应澳洲两大超市的生菜包装厂工作,不爱吃生菜的人也能一一喊出每一种生菜的名称,

我在供应澳洲两大超市的牛奶牧场工作,第一次发现原来每天习以为常的牛奶生产过程竟然这麽複杂,

第一次嚐到刚从母牛身上挤出来的生乳,味道非常甘甜但不能喝太多会拉肚子,

我第一次目睹小牛出生的过程,也看过母牛难产而死的模样,

我第一次看到出生第一天的小鸡们茫然的模样,

我第一次参与日常食物的生产过程,深深感觉到自己所得到的每一份食物都来的极其珍贵,

我第一次陷入深深的思考关于经济动物与人之间的关系,

我开始关心自己买的鸡蛋是否属于free range的放牧鸡,还是关在终不见天日的三层铁笼裡日复一日只下蛋的笼养鸡,

我开始思考为何人类这种动物在成年后仍要喝奶,而让母牛一再怀孕只为了取其奶,

我住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房间望出去就是一片草绿,与吃著草的安格斯黑牛与绵羊们,

我也住过往外望就是山与海超美景緻的山上,

我住过离无人海滩只要走路五分钟的小木屋,每天下班直接走去海边游泳,再全身湿透透的回家洗澡,躺在阳台吊床上吃著冰泣淋看著天空发呆,

我曾一个人开著车,开心的时候大声唱著歌,累了就停在路边睡觉,时速开到140,却还只是一个极为渺小的移动在这广大的土地上,

我曾一个人搭著飞机大移动,结果下一个班机取消,而在雪梨机场多待了一夜,

我曾当天决定,大隔天搭上八小时的巴士,移动到我连住宿都还没有找的小镇,

我曾开著车搭上一艘大船,坐了八小时的塔斯马尼亚精神号横越塔斯曼海峡抵达本岛,

我曾在开车路上看过活的和死的袋鼠、无尾熊、袋熊、狐狸、各种鲜豔的鸟类与宠物鹦鹉、浣熊、野兔,

我第一次看到野生的企鹅?,发现这麽可爱的生物也有不住在动物园的时候,

我第一次和德国人、荷兰人、柬埔寨人、韩国人、日本人、法国人、智利人、秘鲁人、西班牙人、中国人、澳洲人、加拿大人、美国人、辛巴威人、菲律宾人一起工作。

在欧洲的那半年,我学到什麽叫做生活,

在澳洲的这一年,我学到什麽叫做享受人生。

离开澳洲之前,去了一趟英国和西班牙,回味一下老地方,看了一些老朋友(趁大家还在欧洲赶快去白住一下),被努力进取的朋友们激励,遇到了重要的人,改变了一些想法,所以改变原先的计划(本来打算待到签证结束然后去纽西兰玩~),提早返回台湾。

离开澳洲之后,每个月每个月过后再回头看那段时光,回忆起的滋味越是不同。回来三个月了,在澳洲的时光愈发模糊,而那些回忆却隐隐在心中发酵著。

回忆在澳洲认识的朋友们,从还没出发就在群组上认识的阿展、熊、小酷、包子、右民,很开心能有这麽好的同期生群组,能在这一年内一起分享一样的心情,一起成长,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能有一群互相帮忙照应的朋友,真的是在幸运不过的事了。


在Corindi Beach採蓝莓时一起住、一直感觉很像妈妈在照顾我们的 Mia 和Andrew,还有在Foxtrot组一起工作认识的酷酷的刺青师 aka 会对海水过敏的游泳教练 Bora、壮壮又可爱的 Seungho、煮牛肉麵给我们吃分享很多人生哲理希望你能跟法国男朋友一直很好的 lay lay。


到塔斯之后在民宿认识来来去去一堆朋友,一起往墨尔本打拼的Fisher姊姊,谢谢你一直照顾我让我常常有好好吃的便当~还有May、建中、Limiya、Rosalie、Momo等等等一大堆人让我在冷冷的塔斯也有温暖的台湾小家,虽然有些名字没提到但是我都有在脸书上默默地发漏大家,还有在生菜场认识的韩国姊姊 Yeyeon 欧腻,想念只要没上班就组团拍极光、挖生蠔、露营、拍照的日子,谢谢你们让塔斯变成我在澳洲的家。


在墨尔本的鸡蛋场短暂相遇的朋友们,还有最重要、在 Woolthorpe 牧场认识的你们:阿方、蜜啊、Abbie、Tobey、Tory欧巴、Ken哥、阿文哥、海银妹(终于有比我小的了),在牧场每天四点到九点、三点到八点工作的辛苦日子,如果没有你们这些这麽好的同事跟室友,每天都互相煮分享好吃的台湾美食给彼此吃、一起看剧、一起干谯公司,可能真的一个礼拜都撑不下去,想念每天只要有人出门就要帮大家一起买东西的日子XD


在澳洲背包客的日子,人与人只要能相遇,就是一件很有缘份的事情,也许只是一个瞬间,而我们也好好把握了短暂相处的日子,还有很多好朋友没提到但是都在我心裡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这些日子,也许有好的事情,也有坏的事情发生。也许有些期望的结果没有发生,也许有些没想过的事情却发生了。我不能评断这趟旅程是好还是坏,但我能说,我不后悔做出这些决定,这趟旅程让我狠狠的跨出了同温层,认识了好多在台湾可能根本不会碰到的人,做了好多没想过自己会做的辛苦工作,认识自己的能力与极限在哪裡,也学会感谢好多事情。

最后谢谢最支持我的家人,毕业后不找工作还任性的跑去澳洲打工度假,爸爸妈妈虽然担心我却也支持我的决定,(可能也不能不支持),这趟旅程也让我跟弟弟更接近,因为我们都做过一样的工作了XD(在牧场挤牛奶)

想念在澳洲流浪的日子,虽然还有很多地方没去到,大堡礁、乌鲁鲁、纽西兰,也许在旅程中留些遗憾,才有藉口让自己再去一次吧哈哈!

#RoyxAUwhv

澳洲打工度假 

2016.10.20-2017.07.31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