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呀,珀斯
21号下午,终于从家里出发。晚上 11 点半的 机,家里人在5点半就迫不及待地把我送到 机场,本来打算陪我在机场坐会儿 ,结果停车限定3分钟,于是他们果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丢出了我的行李箱,然后扬长而去,留我在机场自生自灭,甚至没来得及演一出感天动地送别情。


百无聊赖地在机场坐了一会 ,我拿出了刚买的摆渡人开始看,嗯,差不多五分钟吧,就觉得饿了。读书使我犯困,读书使我饥饿。 吃完饭出来,机场的半壁江山已经完全被跟团去新加坡泰国的大妈大爷们攻陷 。于是转去托运区等,柜台的笑姐姐问我姓李箱里有没有锂电池打火机,我自信地回答到没有,我又不抽烟怎么会有打火机,至于锂电池……那,是什么?很好,正当我疑惑的时候, 姐姐就打断了我思考的脚步,跟我说警报响了,行李箱里面有充电宝。

What ? ?? 所以 …… 锂 电 池 !

就 是 充 电 宝?!

那个我打算在吃不起饭的时候拿去卖!

发家致富的充电宝?!

然后,我的尴尬play就开始了,小姐姐让我现场表演绝活开箱。

当我打开箱子,硕大的电饭锅出来的那一瞬间,人们看我的眼神都变……

那一刻,我的机场艳遇梦碎了一地。


我是坐的新加坡胜安航空,别的不说,空姐的颜值还是可以的!

因为是红眼航班,一上飞机就开始发夜宵,我墙裂建议朋友们多要两杯橙汁,真的敲好 啊! 机上基本都是新加坡人,坐我旁边的是一个大爷,超级健谈的那种。他的口音真的很重,拉着我聊了两个小时吧,他应该觉得我都听懂了,可能是我比较擅长通过他的表情正确使用 cool ,wow that’s amazing,really 或者 Ummm sounds terrible 进行回复,很明显他非常嗨,甚至最后下飞机还意犹未尽。 因为新加坡常年都比较热,我在随身背的包 准备了一套夏天的衣服,果然一下来就用上了。转机就跟着transfer的标志,走到有电子屏幕的地方看要去哪一个Terminal。我是去Terminal 1转,还要乘坐几分钟他们的skytrain 才能到,反正都有标志,所以找起来也很方便。


借一个猥琐小姐妹吉言,在新加坡飞珀斯的飞机上坐我旁边的是个韩国小帅哥,单眼皮高个子经典复古圆框眼镜你懂的。从上飞机开始我们就没有任何交流,直到我填入境卡,他可能是实在看不下去我的愚钝操作 ,就过来指导我,这种机会我怎么会放过? 勤奋好学脸立马上线!然后顺理成章地聊的起来。本来可以说是相谈甚欢,直到留联系方式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没有Facebook,wechat,line or what’sapp 中的任何一种,他只用email ,于是我就开始调侃他”ha la by ji “,嗯……然后就忘了正事,最后在过海关的时候走散了,也没来得及留个邮箱,看来只能有缘漂流瓶联系了。写到这 ,我发现我好像偏题了,这应该是篇攻略而不是如何撩小哥哥之韩国篇不是吗。

好的,那我们继续说下飞机以后的故事。

到珀斯机场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珀斯是真的破, 澳是真的土。澳洲的签证是电 签,不会在你的护照上盖章的那种。是不是感到很绝望,以后吹牛逼的时候怎么证明你去过澳洲呢?朋友们甚至不需要打印签证,到时候是直接把护照塞进一个机器里,会自动识别,记住,一定要狠狠地往里塞才会有反应。

出海关之后就能看到换币和办电话卡的地 ,我选的Telstra,40刀28天,6个g的流量,打电话回国也是不限时免费的,按照我和我妈一天一次,一次两小时的打电话频率,40刀  …… Emmmmm  不过分。 

不过我运气不是很好,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护照信息对不上,然后机场的店员让我给总部打电话,总部让我直接去city的办公室,好嘛,我拖着28 的大行李, 背着书包在珀斯的炎炎烈日下去找公交 。造福大家,我也在这里说一下公交站台的位置,出门左转就好。巴士司机真的炒鸡nice,这儿的公交车司机是被锁在一个小门里的,看到我拿不动行李,特意从小门出来帮我,39度的天,我的心里加温暖了。

Telstra 的店在市中心, 公交一路开过来,我觉得我的眼泪都要忍不住掉下来 ,昨天在中国的村里,今天在澳洲的村……村里?关于电话卡我就不赘述 ,给大家提个醒,机场工作人员可能会给你boost的卡,虽然手机上显示是Telstra ,但实际他们是两家,不要办boost的套餐,非常不划算! 市区Telstra 很好找,就在GeorgeStreet,精神好的朋友,电话卡办完就可以直接去对面ANZ顺便把银行卡办了。


从店里出来就开始找青旅,遇到一个 grandma,看见我手上拿着纸条,大包小包上还挂着一件羽绒服,同情地过来给我指路,还热情地陪我在毒日头下走了好长一段,真的说不出的感动。 路上都有陌生人跟我 say hi,可能这是我落地后对于这个城市和国内的不同最直观的一点感受吧。因为东西太多,就直接打的回青旅。然后……可能外地人特征过于明显,就被的士司机坑了,5 分钟车程收课我15刀  ,15刀啊朋友,我特意问了一个韩国妹 ,妹子说这个距离最多 5刀不得了了好吗,多出的10刀,买两桶酸奶,我又可以多享受两天美丽人生!所以,哪里都有好 ,哪里也都有坏人。 到青旅以后,我强行倒了一把时差,睡了大概三个小时吧,一觉醒来就是7点多 ,去工作的室友已经下班回来了。我住的是混间,6人间,有法国人德国人日本人,加我一个中国 ,当年的八国联军已经凑齐了三国,可以说是非常刺激了。


第二天早上,睡到自然醒就出门去逛传说中的 Woolworth,所有的东西乘以 5以后,都觉得好贵,好贵!像我这种没有工作的人,可能只配在青旅喝点白开水,吃点free food 吧。有一个小哥哥跟我说,等我开始赚钱,就不会习惯性地换算 ,我诚心诚意地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超市逛了个遍,买了牛奶,饼干,面包和纯净水,这大概就只是为了……活着吧。

直到我回去以后吃了一个面包,觉得它连吊命的水平都没有达到。这边的超市结账都是机 器,每一件商品上都有条形码, 大家扫一扫条码,然后刷卡就行。所以,不要带太多现金!我带了300, 基本没有怎么花,带身上还每天都怕被抢劫, 看到街边的流浪汉,花臂哥花臂姐都紧张地捏紧我的钱包。



中午吃完饭,就坐在青旅和我的法国室友 Fabio 闲聊,第一天见面打招呼,他说了一堆我没听懂,我还为自己的听力自卑了好久。后来才发现,他的英语是真的非常非常神奇,还经常试探性的跟我说法语,希望我能听懂。不过据说他说法语的时候,其他法国人也听不懂,他说他想找工作,所以让我帮忙改简历。想到当初一想到要和欧美国家的人竞争,紧张到寝食难安的自己,觉得真是太单纯可爱了。

我跟他建议 要太执着语法,别人能听懂就好了。他也执着地不听从我的建议,要求我帮他修改语法。每次他问我某个句子对不对, 我回答 I can understand you,that’s okay 的时候,他就会执着地要求我告诉他正确的句子。于是我开始理解了以前每次我让我的德国美国朋友帮我改语法的时候有多么annoying ,不禁在心里对他们的不删微信之情多了几分感激。 

作为回报,晚上 Fabio 带我逛了珀斯,尤其重点逛了唐人街,看到小笼包子都要 20刀的菜单,我心里默默地发誓,一定要努力在这里扎根,和我爸妈一起开一家川菜馆 。


刚来前两天,还觉得不太适应。第三天起床,解决了电话卡问题就满血复活了,在这里,我一定要狠狠地感谢一下我的亲人文艺帆,因为护照信息一直对不上简直焦躁得怀疑人生,最后 Telstra 员工跟我说可以找在澳洲的朋友用别人的信息再买一张卡,然后帅气善良的文艺帆就帮了我这个大忙,可以说是拯救了我在澳洲的生活 !试问税号银行卡面试,哪个不需要电话号码??!与此同时,他还跟我介绍了一波珀斯的信息,听完以后,我觉得是时候动起来了,于是坐到大厅里有模有样地拿起笔记本开始写攻略。

正在申请税号,有个韩国小伙子Sean 过来跟我打招呼,刚好我遇到一丢丢的问题,他热心地帮我解决了以后我们就开始又聊了起来。 他说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以为我是韩国 ,但是听口语又不像,我得意地问他是不是因为我讲英语太像 native speaker  ,他诚实地回答到 that’s too much,but very close,他可能不知道第二天会感冒需要问我拿中国神药 999 吧。 下午的时光,他让我认识到,看韩剧并不是一无是处,从韩剧中学到的韩语足够震惊他们了。然后我就装作韩国人,热情地跟每个这里的韩国人打招呼。有个被我搭讪两次的欧巴可能实在受不了了,我还没有开口,他就说, 好的我已经吃过饭了,你的韩语说得很好。还有一个耿直 boy,竟然深信不疑,我告诉他我是朝鲜人,他一脸同情地看着我问了一堆问题,还非常隐晦欲言又止又忍耐不住好奇心地跟我打听金三胖以及朝鲜生活。


本来一开始 Sean 说他晚点打算去IGA逛逛并明确表示拒绝和我一起去 Woolworth,后面聊嗨了,他还是从了我。买了意面和披萨,满心欢喜地吃了起来,然后……治好了我多年来迷恋披萨和意面的病。一起吃饭的时候,有个印度尼西亚的小哥跟我们一桌,可能是看我的橱柜太寒酸,大方地送了我一堆印尼泡面,并且关照我说一定要多加点水,很辣的。

那种程度,怎么说呢,说喝火锅汤是欺负他,红烧牛肉面已经能吊打他们了,不过味道还是可圈可点的,Woolworth里卖的好吃太多 !国内的朋友,不是开玩笑,多吃点好吃的再来,午夜梦回时打个嗝有中国菜的味道也是幸福的。


以前总觉得金发碧眼的都好帅好帅,现在满眼望过去都是那样的,审美很快就疲劳得不行了,多年的看脸综合症在这里终于也被治愈。现在在我眼里,最帅的是每天给我买泡面买橘子做晚饭,老是用炒鸡天真无邪的韩国腔问我”li e li”(really)的中央空调 Sean,在我的 999 治好了他的重感冒后,我们可以说是发展成革命友谊 。他以为昨天是我的生日,晚上拉着我去买菜,然后做一顿超棒的spaghetti给我吃,真的超感动的啊~


我,原本想靠一身厨艺震惊鬼佬们,没想到最后竟靠一副塔罗牌震惊了他们。没错,我的 神棍事业在澳洲发展起来了,我说了什么,技多不压身,对不对?对不对?!


今天呢,是来澳洲的第 6 天,早上去扫街了试试看,这真的是最有效也最有趣的方式啊,挨家挨户地去问,有一家理发店老板,非常真诚又遗憾地跟我说,我也很想雇你的,但是店里生意确实不太好。我妈说,感觉就像以前那些要饭的,遇到好心人家,也会说类似很想给你施一碗粥,不过我也快吃不起饭了之类的话,莫名觉得这个比喻很贴切……


最后,在这里祝自己22岁生日快乐,第一个在南半球的生日,第一个在夏季的生日~

想要 的礼物是,一个好工作~ Wish me good luck!

还有,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爱你们!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2条评论

  1. 头像

    可爱的妹纸,期待你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