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都离开农场快一个月了。特别怀念山里的夜晚,天气好的时候我就拉着朋友们看星星。

这是我在澳洲的第一份工作,有苦有泪。从初到田里的腰酸背痛,到后来的散漫无志,山上没日没夜地下雨,刮风、打雷,大太阳,真是个挥洒青春的好时候。

来了澳洲你就知道,供打工度假签证选择的工作不多,基本都是农场、包装厂、肉场、工厂、工地、餐厅、清洁人员等等,全是重体力活。

和台湾背包客名额无限制相比,国内出来的人经过英文、资产的筛选,绞尽脑汁拿下5000个名额中的一个,自然都是各种牛逼,在家干过活的估计没几个。

我这种漫山遍野乱跑的野丫头虽然也做过些体力活,但和在田里摘草莓比起来那可真是太远了。

既然来了,就要放下之前的骄傲了。


都说农场存钱最快,我们在一个迷茫无助的夜晚,通过Facebook联系了一个远在山里的草莓农场,搭飞机,转火车,再等工头来接我们,整整折腾了一天。迎着黑夜在盘山公路上左拐右拐,很晚才抵达了一个亮着灯的小山头。就像一个人在野外走了很久,突然发现了一个隐藏在深山老林里的部落。

准确地说,这是一群台湾背包客的狂欢。因为农场里,我们的台湾工头势力最大,山上山下两个草莓场,全年有工,采草莓拔草撒农药种草莓,就怕你不想赚钱。工头刚来澳洲的时候也是背包客,后来看着比台湾好赚,自然就留下来承包了农场的采果工作,不用干活,只要找人来采草莓,按件付钱,手下至少100个人每天给他干活,农场每天按大家的工资付5%的提成给他。他说不是抽的成,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一样道理。


除此之外,还有干起活来不要命的越南团队,那些阿伯大叔阿姨啊,可真是下过地的人呐,每天干活像狂奔的野牛一样,不仅速度快,我采2tray,旁边的阿伯哼哼哈嘿十几tray,完全无压力碾压我。在我每天和那个又重又笨不会转弯的草莓车厮杀的时候,阿伯大哥们已经推着车前往下一片田了。




(这个笨重的草莓车,装满草莓,可以要了我的命你信不信。重啊,还没法转弯。)

OH MY GOD,还有日本团队,农场直属团队,应该还有些影响力更小的团队我没留意到,反正这山里聚集了好几百人,各自隶属于不同的工头,俨然一部笑傲江湖。

我说的江湖是从每天早上抢草莓车,抢空tray开始的。早上5:40左右,大家就得吃完早饭或者空腹出门,穿好衣服,跑去抢到草莓车,才能推着它开始一天的工作。没车就意味着没法工作,可是农场提供的车有限而且很多又是没有维修过的破破烂烂的车,反正他计件制,并不关心你用的工具是否顺手。我每天睡眼惺忪地出门,基本都抢不到,抢不到也开心,正好有了休息的借口,若不是我那群真的想要拼命挣钱的台湾朋友可怜我,常常早去帮我占着车子,我可能对自己更没要求了。才来农场的那几天,新鲜好奇,工时又长又做的腰酸背痛,后来下雨、打雷也在田里顶着大雨采,常常浑身湿透,我无数次地问自己为什么要来受这个罪呀,好奇心一过,就彻底放弃了挣钱的念头了,每日采个78tray,勉强抵扣房租钱,便溜走了。坦白讲,我是去农场体验生活了,除了有一天放着佛经采了10个小时,一口气采了40tray外,其余时间,我大概都在田里插科打诨,要么,睡觉。


(下雨淋傻,屁股还开了,好可怜)

我们台湾团队那么多人,风风火火就把车全瓜分掉了,其余的团队占不到多的田,又拿不到工具,自然心里不爽。大家又都有各自的语言,一拨人就是一个圈子。虽然每个人都会见面问你今天采了几tray,有人老实讲,有人敷衍,有人撒谎,亦真亦假,还真是个小社会。収果的人要么是老板的亲戚,要么就是别的团队的人,每次都会在交果的时候克扣几tray,他们大概也是以这种方式排解下心中苦闷吧。


(最恐怖的除草,大太阳下一株株蹲下移动,扯掉烂叶,这就是真男人的战场)

除此之外,农场还有个自己的直属团队,归农场主管理。这位叫George的柬埔寨人,特别有钱,他的农场叫I LUV FARM,真的是满眼我爱农场。来的时候,我以为老板会是位本地Aussie,结果看到这位走路带风,骂人带风的柬埔寨老板时,我给了他一个同为亚洲人的微笑:)

当时,他请大家BBQ,全农场烤肉喝酒特别嗨皮,他带着中国的包装合作伙伴来参观,有一种来,看看朕的江山的既视感。我和那几位大陆老板聊得挺愉快,老板看我这么能交际,一个劲儿地给我递啤酒,还说让我留下来帮他忙,给我5%提成。搁这儿,就算打了个眼熟了。他开员工大会的时候,大骂那些不讲规矩,破坏居住环境的背包客们,说英文的时候,老是盯着我,我只能一个劲儿的点头表示,是的,老板,我帮他们都听懂了。

他看到我白天不上班,问我今天采了多少,我只能悄悄说了个他很鄙视的数字。后来估计也看出来我是来混的了,在提前两周通知离职过后,我基本就放飞自我了,没事儿就和他儿子玩儿,毕竟大家都去采果了,也没人和我玩儿。他作为老板,一直想扩大直属团队的人数,这样就可以省下那5%的佣金,可是又没有这么多精力来管理庞大的用工人数,各团队之间的明争暗斗,老板一定心中有数,偶尔看那个团队不顺眼了,还给穿一下小鞋,就静静地看着大家斗,坐收渔翁之利。


(谢谢Lee的不杀之恩,任我偷懒放肆。)

当然,自然界有食物链,放在一个小江湖中自然也有鄙视链。老人鄙视新人,新人也鄙视老人,哈哈哈,我谁都不鄙视谁,因为我就处于该链条的最底端,被新人鄙视的采果最少的人!我羡慕那些弯腰一整天,一株一株草莓苗除草的老包们,这毅力和忍耐力要靠长年累月的体力活才换得来,有些人大概是肩上担子很重,压力很大,小小年纪还要寄钱回家,我从心里佩服他们,也为自己竟然有这么多选择而感到惭愧。

电影里的江湖不仅有打打杀杀,动人心魄的大场面,它之所以成为江湖的一个原因是重情义,讲感情。虽然工作上竞争激烈,但是下了班后,无论哪个团队的人都能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更重要的是,我在这里认识了一群待我如亲妹妹的朋友,承蒙各位的照顾,我才能打架后安然无恙,偷懒时没人举报,开开心心地在农场浪。他们每个人都对我展现了无限的包容,任我调皮捣蛋,嬉笑打闹,肆意妄为。纵使,路上相遇也仅是缘分一场,分别之后,那些日子就被一阵风吹向身后,可是,某些年后,也许在某个消极沮丧的时刻,在某个坚持不下去的节点,一阵风吹过,回想起当年那种微风拂面的感觉,我又会积蓄力量,跬步前行。

偷偷告诉你,我在农场混了个草莓之花的称号,每天嘻嘻哈哈。还自称小时候看过大炮,于是,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几位草莓老将认我做帮主,即刻,军火帮成立。几天后,自行解散。哈哈



祝好!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