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完25岁生日的第五天,我离开Mildura,前往阿德莱德。一早天还没亮,Jason开车送我和Echo去车站。我们两个拖着行李站在路边,四下黑暗无声。澳洲公共交通欠发达,特别是远离大城市的地方。从Mildura开往阿德莱德的长途汽车一天一班,错过了就要耐心等下去。

所幸这个司机比较守时,在预定的时间和地点,顺利把我俩载上车。汽车比我想象中要小,是一辆三菱ROSA小巴士。车里倒是坐满了人,这个点,大家都是一脸困倦。入座后带上耳机,酝酿睡意。此番行程预计耗时六七个小时,足够我好好睡一觉。但当汽车驶出城市驶入荒野的时候,我却完全被窗外黎明前的景色吸引,竟睡意全无。

从头顶到目力所及的平原尽头,整片夜空闪烁着无数大大小小、璀璨如钻的星斗。越靠近地平线,星星就越贴近大地,像是正从天空坠落下来似的。不知是真实还是幻觉,我看到好几颗流星划过夜空,消失在地平线上。而随着黎明的到来,天边渐渐泛起橙色的霞光。星垂平野阔,第一次如此直观地在现实中感受到古诗里的意境。


注:图片来自网络

这一走,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有些地方,有些人事,就这样成了漫长人生中的一小段回忆。在Mildura待了一个半月,干了来澳洲的第一份工作,攒了一笔小钱,也结识了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甚至找到了结伴展开下一段旅程的伙伴。对这一切我心怀感恩,即便拿着比澳洲法定工资标准低得多的薪水,即便工作环境恶劣,我也没有感到愤愤不平。既然决定把打工度假之旅当成一次冒险,那不管好的坏的,我都坦然接受,因为这都是冒险的一部分。

终于抵达阿德莱德,迎接我们的是满城秋色。阴天,秋风,落叶,古老的建筑,让这座城市看起来是金色的。



这是一座有艺术感的城市,比如你在街上漫步,走着走着,忽然就看见披头士乐队在市政厅二楼向你挥手。披头士唯一一次澳大利亚巡演,第一站就选在阿德莱德,那已经是50多年前的事了,据悉当时有30万市民上街迎接他们的到来。而他们四个就像这样站在市政厅二楼阳台上,向热情的歌迷挥手致意。抬头看着他们,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当年万人空巷的盛况。



阿德莱德是南澳大利亚州的首府,南澳大利亚州也被称为”Festival State”(节日之州),所以阿德莱德全年都有无数大大小小的节日活动,涉及电影、文学、歌舞、美食、美酒等等。在Airbnb上订了房间,女主人Julie一见到我们就早有准备似的拿出一份自己制作的地图,在上面圈圈画画,告诉我们哪里有音乐会,哪里有画展。而我等俗人,听完只会摸着肚皮问一句:那么哪里有好吃又便宜的餐厅呢?

Julie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面不改色,干净利落地在地图上画了个圈,用手指着说:这里!仔细一瞧,Chinatown。还用说吗?好吃又便宜,莫过于唐人街的中餐馆了。太久没吃”正经中餐”的我们早已按耐不住饥肠辘辘的胃,迫不及待想飞奔去唐人街大吃一顿了。

阿德莱德唐人街位于Gouger Street及Central Market两个购物热点附近,是一条南北向的步行街,两端各有一个中式牌坊,北端牌坊上书”唐人街”,而南端则是”中华门”,两侧牌坊下均有石狮子镇守,充满浓郁的中国传统气氛。


唐人街及附近的街区分布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中餐馆,在阿德莱德的这些天,这里就成了我们的食堂,水饺、炒年糕、麻婆豆腐……虽然在Mildura也会做中餐吃,但因为食材的关系,总是做不出正宗的味道,而这次终于如愿以偿,过足了瘾。

再说回Airbnb的房东夫妇,男主人Duncan和中国颇有渊源。上世纪九十年代,Duncan曾被公司外派到上海待了两年,这期间他还和朋友一起骑着摩托车去中国的西南部游玩了一圈。翻开他的相册,扑面而来一股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味道。他家的陈设也点缀有许多中国元素,比如墙上挂着的中国少数民族服饰,比如一张写着”热烈欢庆香港回归”的海报。没想到竟能在一个南半球的白人家里,重拾些许中国的旧时光。





得知我们不会在阿德莱德待太久,Julie极力推荐我们来一次城市骑行:从市中心出发,然后沿着托伦斯河一路骑到海边,最后搭乘火车返回。按她的话说,不仅沿途风景如画,而且这也是短时间内探索这座城市的绝佳方式。我和Echo听了都非常有兴趣,决定一试。

为方便游客骑行,阿德莱德政府还提供了自行车借还服务,游客只要凭借有效的护照或驾照就可以在Bicycle SA免费借到一辆自行车。Bicycle SA位于富兰克林街111号,服务时间为上午9点至下午5点。

顺利借到自行车后,我们就开始了骑行计划。阿德莱德市区规划有专门的自行车道,因此不用太担心机动车的影响。跟着谷歌地图一路向北,穿过几条街区,就到了托伦斯河畔。托伦斯河自东北向西南流入印度洋,河两岸被市政府规划为河畔公园,种满各种植物并铺设有专供市民散步、跑步、骑行的小路。


我们大约花了两小时才从市中心骑到海边,一开始置身于美景中,只觉得心旷神怡、浑身充满力量,边骑还边和相遇的陌生人打招呼,但后来渐渐体力不支,只觉得大海远在天边,而大腿已经叫苦连天。所幸一路风景的确美不胜收,奇怪的是,明明城里已经入秋,走到海边却还是夏天的样子。




靠海的城市总是自带度假胜地的属性,阿德也不例外。不过随着夏天的结束,海边也逐渐冷清了下来。海景别墅的主人已经离开,游艇安静地泊在港口,很快西风就会从海洋带来潮湿气流,多雨的冬季即将来临,地中海气候的冬季总是很难留住那些喜爱阳光和户外运动的澳洲人。




该到返程的时候了,我们按照Julie指示的那样,准备去搭市内火车,却一不小心被谷歌地图带去了电车站,这下尴尬了,因为有规定自行车不允许带上电车。无奈只能先导航去火车站,却再次被地图上复杂的线路搞得晕头转向,询问路人也没有个所以然,而此时离归还自行车的时间越来越近。一怒之下,俩人决定再骑回去得了,但这次不走原路,而是走了一条穿过闹市区的近路。

路人看到我们这样面红耳赤、龇牙咧嘴地在闹市骑车,一定诧异极了,但我们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在五点前到达Bicycle SA。四点五十几分的时候接到一通工作人员的电话,那时我们已经在目的地附近,但我还没开口讲话,手机就因为电量不足关机了!机了!了!(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下好了,导航没了(此时Echo的手机也莫名其妙失去了信号),还可能被人误会没礼貌、没信用。真是千头万绪,简直想把自行车一摔,坐在地上哭起来。

而神迹也多在这种时刻显现,本来我们都已经准备放弃还车,大不了花25刀租一晚,第二天再来还就是。可就在我们没了导航胡乱骑的时候,转过一个路口,惊讶地发现不远处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心中大喜,急忙飞奔过去,在工作人员关门的最后时刻终于抵达,一看时间,正好五点。感觉连累的力气也没有了,去附近车站洗手间洗了把脸,又在公园长椅上坐了很久,才终于缓过来。至今想来,两腿还瑟瑟发抖。

此次阿德莱德之旅,除了吃喝玩乐,还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买车。为了节省时间,我们直接在谷歌地图上搜二手车店,然后去现场看车、试驾,但去了几家,始终没能找到中意的。其实网上买车更方便,比如Facebook、Gumtree等网站就有很多二手车买卖信息,而且大部分都是车主自行发帖,没有中间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巧合的事来了,因为之前告诉过Duncan和Julie我们要买车,一天早上,两夫妇在餐桌上留了张字条,意思是说Duncan的老母亲要出售自己的车,一辆2001年的丰田凯美瑞,问我们有没有意愿看一看。当我读到这张字条的时候,冥冥中就有预感,我会买下这辆车。说不清为什么,是出于对房东夫妇的信任?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只觉得如果买下车,那一切就有了水到渠成的感觉。


约了时间和Duncan的父母见面,两位老人都是体面人,特别是Duncan母亲,虽然年事已高,仍不失美丽和优雅。她说她年纪大了,已经不怎么开车,所以打算出售。这辆车她用了十几年,平时也很爱惜,卖了还真有点舍不得。试驾之后感觉各方面都不错,2000澳元的价格也还能接受,我果断出手买下,也算给此次阿德莱德之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第二天Duncan父亲带我们去车管所办了过户手续,之后我和Echo又去置办了一些公路旅行的物件:食物、帐篷、睡袋等等。在阿德莱德待了五天,期间一直在烧钱,所以我们急需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找工作。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即将迎来在澳大利亚的第一次公路旅行,有点激动有点忐忑,但我相信这一定是段终生难忘的旅程。

 

 

转载自公众号:弗兰克的海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