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德莱德到珀斯,行程将近三千公里。第一天,我们一路向北,前往距离阿德莱德三百公里远的奥古斯塔港(Port Augusta)。因为想着路途不远,我们临近中午才出发。没想到一上路,就因为不习惯交通规则而逆向行驶,惊出一身冷汗(澳洲继承了英联邦的靠左行驶制度,与国内相反)。幸好对面没有来车,也没有被交警发现,赶紧灰溜溜逃走……

渐渐驶离城市,袋鼠国开始显露出她的真面目:一望无际的平原,低矮的植被,间或点缀着几栋白色的房屋。看起来确实如高中地理课本说的那样,澳大利亚是个地广人稀的国家……77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生活了2400万人口,在这里,人比袋鼠还稀有。


就这样在荒郊野外行驶了近两个小时,突然右手边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湖泊,我和Echo两人都不约而同尖叫起来,旅途的第一个惊喜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出发前没做任何攻略,想着就沿一号公路开,遇到好看的好玩的就停下来。美其名曰未知的才有惊喜,其实是我们两个人都太懒了。幸好这片土地对我们毫不吝啬,懒人也有眼福。


看了谷歌地图知道这个湖泊叫Bumbunga LakeBumbunga来源于土著语Parnpangka,意思是‘rain water lake’(雨水之湖),想来也有点浪漫。

走近才发现这个湖泊已经接近干涸,水深不过十几厘米,湖底厚厚的的盐壳清晰可见,踩在上面还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而它之所以呈粉红色,据说是拜盐壳里的细菌所赐。因为盐壳表面还覆着一层薄薄的水,所以湖面会产生镜面效果,类似于玻利维亚的天空之镜,只是没有后者这么摄人心魄。


从雨水之湖再驱车一个半小时,就到奥古斯塔港了,今晚我们将在这里落脚。找到一个收费的房车营地,打算就地搭帐篷露营。营地内配有充电桩、自来水以及公用的厨房、浴室、卫生间,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搭好帐篷后,我和Echo就外出闲逛。


夕阳西下,海湾两侧的风景非常漂亮。去Woolworth买了烤鸡和可乐,坐在海边吃的时候吸引了一群海鸥前来围观,有几只甚至跳上椅子,试图抢夺袋子里的食物,让我哭笑不得。不远处,一对情侣在沙滩遛狗,画面温馨而美好。来澳洲两个多月,我发现最让我羡慕的还是这里的生活环境。不管大都市还是小城镇,总会让人产生一种在这里生活一定很幸福的感觉。




公路旅行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早早钻进帐篷睡觉。后半夜的时候感觉下雨了,一摸头发都是湿的,猛然惊醒。钻出帐篷一看,满天星斗,才发现原来不是下雨,而是帐篷内壁凝结了太多水汽,正一滴滴往下滴落。从车里拿出毛巾擦了擦头发,又擦了擦帐篷,倒头继续睡。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第二天早早上路,沿途的景色变化也昭示着我们的确在往更荒凉的西部进发。从阿德莱德到奥古斯塔港,沿途都是成片的牧场,路上车辆也多。但今天,牧场已被满目的荒原和原始森林取代,沿途车辆寥寥,很多时候只有我们一辆车在走,到最后连手机信号也消失了,真正的无人之地。


这才是我心目中公路旅行的样子嘛!我不由得雀跃起来。可能是美国西部片看太多的缘故,对公路旅行我总是抱有浪漫的幻想。人越少越好,景色越荒凉越好,如果此时车里传出埃尼奥·莫里康内的音乐,那我一定觉得自己就是年轻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随时准备行侠仗义了。


在路上的感觉真好,好到让我不想停下来。除了加油,我就这么一刻不停地开,从清晨到黄昏。那时我正行驶在一段据称是全世界最笔直的公路上,路两旁是望不到尽头的荒野,眼看着太阳在我右前方缓缓落下。这时车里正好响起许巍的《故事》,他唱:也许是出发太久,我竟然迷失在旅途……我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是一瞬间穿越回五年前,独自搭车去新疆的那个夏天。

 

To be continued



 

转载自公众号:frank的海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