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来澳快四个多月了,我还清楚得记得两个月前那段灰暗的时间,工作无望,打击不断,一个人在路上其实要考虑的事情其复杂程度不亚于经营一家公司,且没有一个团队能帮你分担,你自己就是一支队伍。财务风险,外部风险,更别提还要在此生存下去。人们只羡慕我到处走走停停,可他们没见我一整月深夜痛哭流涕,哭累了第二天一早醒来依然蒙着被子继续啜泣,遇到的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困难都没人能够大手一挥帮我挡掉,坚强如我,可偶尔,也不想做无敌的美少女。

我这在沙漠旷野里的人尚且如此,那些在城市里的朋友们又何尝不是躲在一片灯红酒绿之下,借着昏暗的灯光酒精,释放心中的不甘和委屈。你当他是醉了开始说胡话了,可是,这可能是他唯一能够放过自己的方式了,那个意气风发,积极自律的他,那个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他,都不及此刻的他来得真实。所以,到底谁又能比谁过得更好呢?

几日前,和老妈通电话。她依然催我赶紧归家,何必在外受苦,再等几天,我就该过24岁的生日了,老妈的原话是什么年纪就做什么年纪的事。她大概是希望我工作稳定,婚姻美满,子女成群,其实我挺理解她的,随着我逐渐长大成人,每一个决定都是为自己,想着怎么能让自己开心,父母身体健康,打打麻将,骑骑车,心情好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可是,作为父亲母亲,他们担心的远远多于此。有朋友给我留言羡慕你,你的父母就像你的翅膀,而我的父母就像我的牢笼。我其实能够感同身受地体会这种难处,一方面是做父母的,一方面是关于做儿女的。你要理解他们也不是生来就会做父母的,是因为我们的出现才让他们一步步学会照顾人并且承担责任,他们努力工作把最好的都给我们,大概是想修一座城堡的,养的这么漂亮的女儿,怎么舍得她在外受伤或是冒险。做儿女的,与其抱怨为什么父母给了你一座铁笼,更不如问问自己,你何时给他们展现过你的独立和勇气,或是真诚并且坚持不懈地和他们沟通,关于你作为一个成年人的梦想和权利。这自由多么来之不易,都是我不断从城堡出逃,并且平安归家,路上和父母分享一点一滴的感悟得来的。别忘了,你也是他们的眼。

电话那头的母亲问我,你有什么收获?

我说,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卑微和渺小,更谦逊,更自信,很少抱怨生活。渺小不是因为我见过了发达国家的花花绿绿,超豪们的阔绰生活,而是因为,我看见了,哪里都有平常人的苦乐。在澳大利亚这个移民国家,寄居者有寄居者说不出的苦,本地人也有本地人言不明的痛楚。

那个陪女儿在异国他乡求学的成都阿姨,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女儿身上,她大概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像我妈那样,结束了养育成人的责任,就该为自己而活了。

那位住我下铺的福建大姐,就算每日早出晚归做保姆清洁,一早也必须画个浓烈又卡粉的妆,提着艳色的包包,里面穿好塑身衣再出门。她的目标向来明确,她要留下来,享受这个国家的生活和福利,可是英文都说不了几句,没什么特长,想要留下来谈何容易。一位稍有风韵的四十岁的女人,能想到的捷径大概也只有结婚入籍了。她无数次地问我怎么才能嫁给当地人,有没有合适的本地人给她介绍,甚至她愿意付对方点钱,假结婚也可以,只要能拿到PR(俗称绿卡)。她不想再回到福建那个重男轻女的家,还有对她拳脚相加的前夫,宁愿死在异乡。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菲律宾女性。我认识了好几位嫁给比自己年长30岁以上的大姐,有的甚至本身才刚刚30岁出头,她们的丈夫无一例外都是些垂垂老矣的老年人。这大概是彼此各取所需吧,为了这个绿卡和背后的福利,政府无意识地帮一群老年男士解决了养老问题,菲律宾女性大多都是拿着工签入境澳大利亚来当菲佣,本身有点英文底子,又有菲佣的美名加持,本地的孤寡老人大概还是愿意的。可是,我以为她们做如此的选择,是为自己而活的决绝。可惜,是为了出来赚钱打给国内的儿子、亲戚、一大家人。

那么本地人了?

这边的小孩1718岁就被赶出家门,独立生活。大部分人都是从15岁左右开始打零工挣钱,因为政府福利好,自热催生了许多不想上学的孩子,那就随随便便干点活儿,拿着补贴,喝喝酒,潇潇洒洒过嘛。你跟他讲AI、比特币、区块链、无人驾驶,他会觉得你实在无趣。聊聊网球、明星、赛马多好。父母早早放手,甚至是迫切地赶走孩子,上学要自己申请贷款很多人大学一毕业就负债了。

父母呢,他们大多不和孩子们住,甚至联系也只是偶尔,养大了,生活就是孩子们自己的了。我看到许多独居的孤寡老人,儿女们也没有带在身边照顾,养老院也分有钱的穷人的,朋友告诉我偶尔,也有虐待老人的现象出现。子女成家立业,老母亲或是老父亲相依为命,要不然就是在外漂泊,我问一位母亲为什么要四处租房子,退休的年纪为什么继续打工不好好养老,儿女们为什么不帮你。她说他的子女生活都很好,各自成家,那是他们自己的小家庭,不愿打扰,所以就这样倔强地一个人生活着。我和母亲讲,这一切都有因有果,你信不信?这种看来有些淡漠的母子关系,实际上是孩子们17岁甚至更早就被赶出来独立生活,父母责任尽到,晚年,他们倒是又像那被赶出家门的孩子了。

和一位搭车旅行的背包大叔聊天,他和我讲南非的小社会,白人的地位和权利被逐渐压制甚至是反制,前所未闻,严重更新了一遍自己的认知。我和他聊中国的发展和机遇,当然也有平常老百姓的生活琐碎。中年离异、从新西兰到南非,在南非待了20年,婚姻就这么走不下去了,放弃了一切,带了几百刀,一路从悉尼搭车环澳。这到底是有多不开心,才需要用此方式疗伤。

……

太多太多的人和故事,无论是在澳洲还是中国,我总是喜欢去接触那些和我一样普通的人,我的勇气都来源于这些出现在我生命里的陌生人。逆境时,安慰自己一句至少我没有一个欠下几百万赌债的爹,我现在的生活全是为了让自己快乐,我比他们拥有很多,实在是很幸福了。嘚瑟时,再敲打自己一下,身边的朋友比你优秀,比你努力,你有什么好得意。

从什么时候起,你不再抱怨生活。

答案是:现在、此刻、当下。


谨以此文送给自己作生日礼物。

叶子妹儿,希望这些闪闪发光的陌生人能够成为你心里的一团火,带给你快乐和逆流而上的力量。勿忘初心。

既怀心中之茂林,

何惧炎之亦精。

祝好!

P.s 妹子生日快乐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