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上了2天班,10.5个小时+6个小时,今天终于有一整天的空档,赖在床上把字敲完。

曾经和领导聊天的时候,我说如果不是来上海读大学,而是出来打工,那么我应该做的是服务员之类的吧。我想那时候我一定对服务员有什么误解,认为是一件极其容易的工作。现在这种想法已经完全改变了。

我曾经也不觉得服务员还需要经验,虽然现在也觉得还好,但是对于招人者来说,就是明晃晃地写着需要经验。而且曾经我也不知道应征服务员还需要试工,董小姐说我无知,当然要试工,不然怎么面试。大概就是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特点吧。

没有经验的我,一点都不挑,工资低就低呗,虽然还是有些不情愿。

每次看到招工信息,发消息给别人,都直白地写出我没有经验,但是很努力,试图打动每一个老板,嗯,我也是努力的。

我一共试了两家餐厅,一个小笼馆,一个鱼薯店。这两家其实也都是缺人,在我发出消息后立刻回复的那种。


试工餐厅/壹号

小笼馆,嗯,上海小笼馆,看着那些熟悉的生煎锅贴宫保鸡丁,我的内心还是比较愉快的。小笼馆试工一个钟头,店里有10张桌子,但是会有很多拼桌的情况,店面不大,人流量却很多。从招呼客人,点单,上菜,买单到收拾桌子。该给客人上哪些餐具,每张桌位的命名,每道菜在哪个分类中,如何使用点单机,如何买单,收下去的餐具放在哪里。大概这个试工到过程也就是看你是否聪明,手脚是否麻利吧。

嗯,我觉得我是一个聪明+手脚麻利的人,而且绝对是那种事情越多,干劲越足的人。

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得超级超级快啊,结束后,给了我12块试工费,问我可以上班的时间,然后就可以走了。

相比鱼薯店店坎坷,小笼馆简直一气呵成。



试工餐厅/贰号

真的就像是第一次找实习一样,每一次面试的机会基本都不会错过,再何况那是在大洋路,多好啊,每天出门都可以看到波澜壮阔的海和漫天的星空。

 

从墨尔本坐火车到吉朗,再坐公交到Apolo Bay,单程差不多4个小时的时间。出发前一天,鱼薯店老板说,如果你行李不多,可以带过来,就不用来回跑了。但是,对于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我还是不喜欢的。本来就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还是不要把自己逼到非去不可的状态了。

从墨尔本出来就一直在广袤的大地上行进,绿的黄的的草地,还有卷起的垛草,竟一时分不清是那个季节。

大洋路超美啊,湛蓝的水面闪着银光,黑色的岩石映衬出的颜色,各种颜色相互闪耀。



这一张总觉得是在电影剧目中穿梭


走到海里去~

鱼薯店里只有2个人,一个店长,一个印度人,两个人基本都是什么都做,从收银到炸东西。


中巴车后面就是小小的鱼薯店

 

由于基本都是外带的,基本没有盘子和杯子之类的,除非有人特别要求。用纸一包,就结束了。

一下午的时间,装塔塔酱,番茄酱,烤肉酱,做肉饼,牛肉饼,我直接用手来,其实可以戴手套,我开始觉得没什么啊!但是!后来,我就后悔了!真的!味道太重了!!!满手都是牛肉味,闻着就想吐!

洗刷各种东西,补饮料,关店,大家吃晚饭,都结束居然也要9点半了。我拿到了50块的试工工资。 (其实真的,真的超级心酸的)


但是这份工作太孤独了,如果有小伙伴,如果住宿条件不错,一切应该可以吧。

于是乎,来澳11天,两次试工,赚了人生中第一次的澳币,62块。


走吧,走吧~


桌说,这一张是顶天立地


开始卖小笼包

12月中开始工作,服务员小妹持续了差不多两个月,工作了近500个小时,收入了6000多块钱。过程中没有感觉,回头看看,还是蛮多钱的,虽然都是工时堆积出来的。

曾经以为做服务员很容易,是个超级简单的工作,只有当自己真正做一个服务员之后,才发现其实也不简单,而且也不轻松,这也不是一个你想做就能做的职业啊。

怎么会轻松呢?从11点到9点,每天10个钟头,不停歇的站着,走着。不知道身体适应长时间站立和行走的过程是多久,2个月不够,5个月也不够,不知道不知道。

从开始的新鲜感到不想上班,到无所谓再到整个人快要崩溃,可谓是起起伏伏。


优秀的小笼包小妹

我也说不清为什么最初的时候特别不想上班,大概是工资实在无法说服自己,有几天,都是靠着巧克力作为动力,然后去上班。

我很幸运,没有过多的经历新人被嫌弃的过程,而且有同时一起开始的新人;也没有经历和同事的不愉快,虽然有过争吵,但也都是很快的结束;最幸运的或许是遇到了一些可爱的同事,暖心的伙伴。

很小的店面,十张桌子,基本停不下来的客流,每天都能走到万步的我们。


相比起无事可做,我更喜欢忙碌,时间过得快些,人跑得快些,心也更快乐些。但我就依旧是那个不喜欢加班的我,所以,白天如何忙碌都无所谓,但是晚上是万万不想加班的,虽然也会出于责任心留下来,但内心恐怕是千万匹草泥马奔过了。

店里有很多常客,所有人都认识他,都知道他会点什么。


有鸡虾鸡汤水饺可乐的外国大叔,有只吃椒盐排条饭的中国大叔,还有每次一份小笼包的老奶奶,好多人爱的生煎包+酸辣汤的组合,哦哦,还有师傅的超级粉丝麻婆豆腐饭,还有吃好饭要擦上半个钟头眼镜的眼镜哥。

有个爱吃小笼包的外国大叔,每次来都说,我每次都吃小笼包,这次要换些不一样的,你有什么推荐么?纠结半天之后,就又变成了,算了,还是小笼包吧。直到有一次终于点了其他的,多聊了几句,送我两张卡片,说这是他们工作室的作品,告诉我他在哪里,哪个是他爸爸,可爱至极。


吃小笼包的老奶奶因为某次我把手机借给她,之后便会和我们多聊上几句,说她自己不会做饭,以前都是老伴做饭,但是老伴去年去世了,所以现在都出来吃。老奶奶现在貌似专业代购,掌握各个超市奶粉上新时间,呼唤儿子一起来买奶粉。

我们都怕和话特别多的新加坡奶奶聊天,实在是无法结束。奶奶某天和我们说,你们需要床么,我要回新加坡了,如果你们要,可以送给你们。其实奶奶说的是:I am going to die in Singapore.

有碰到蛮不讲理的客人,也有碰到暖心通情达理的客人。和所有的服务业一样,有苦有甜,有崩溃有兴奋的时候。不过这份工作最大的收获就是善待每一个人吧,不要成为自己讨厌的人。

2017/12/162018/2/21,做了两个月的服务员,不知道这是否会是我人生中唯一的服务员工作,但应该是很难忘的一段工作经历吧。



 

 

 

转载自公众号:于娇娇的碎碎念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