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季来临,许多小店都开始招工。加上我目前的工作也已持续几个月,略有写烦闷,于是联系到了一家正在招人的咖啡店。

这家咖啡店在距离镇外15分钟车程的地方,与我之前换宿的农场较近。虽然地方偏僻,但镇上的许多人周末都很乐意开车来这里。




之所以接受这份工作,主要是老板面试时跟我保证会让我上手做咖啡。我的主要工作是做奶昔以及咖啡。

想着在墨尔本也算是学习了一个咖啡课程,但是一直都没有派上用场,加上老板不嫌弃,愿意培养我,也不介意我要提前下班去上另一份工作,于是就壮着胆子去了。

然而第一天上班,就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

由于老板的预估失误,在极其繁忙营业额高达$3000的周六,只安排了四个人上班,两个厨师,老板,我。

还没有被培训的我,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了。

于是原本被安排来学习做奶昔和咖啡的我,被迫成为all rounder,除了本职工作以外,还要帮忙跑进跑出拿东西,端盘子上菜以及回收脏盘子。

整个厨房每隔五分钟就会响起我的名字,一转头就会看到老板狰狞着给我布置任务的脸。到现在想起来还在后怕。

老板好似一只气球,随时都在充气,就等着某一刻爆炸:

要做咖啡的牛奶没有了,老板对着我大叫“milk, milk”

我:不好意思,我不知道牛奶在哪。

老板:在coolroom啊!赶紧拿给我!

我: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coolroom在哪。

老板(怒气冲天):推开门后面有个仓库,就在仓库里自己找!

我(内心os):我TM第一天上班,哪知道coolroom在哪

客人点了一杯奶昔,老板把单甩给我叫我做。

我:不好意思,我没有做过奶昔。(面试的时候就告诉过你呀)

老板一把抢过单,示意我跟着她到做奶昔的工作台,在五秒钟内加了各种牛奶冰淇淋奶油可可粉之后,跟我说看到没,奶昔就这么做的,等下你自己做

我(内心os):可以,反正做出来又不是我喝。


客人点了小蛋糕,老板左手一挥,让我在一堆盘子里找出最是装蛋糕的盘子,右手一指,让我拿出柠檬蛋糕。

我: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哪个是柠檬蛋糕。

老板:啧,就那个黄的啊!

我:谁TM第一天上班还没有经过培训就知道啊。

把蛋糕装进盘子,准备上桌。老板急急叫住我:你还没有摆盘!

我(内心os):那你TM也要教我摆盘才行啊。


6小时的工作,心里已经攒了21600MMP想要说给你听。

终于熬到1:30下班,刚好碰上老板去镇里买东西,于是载了我一程。

开车路上老板又开始跟我道歉,说哎呀,我不知道你第一天上班就这么忙,都没有培训你就让你做这做那

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2点钟赶回去在之前公司上班,一去到公司,老板就开始关心我上午上班怎么样,累不累。

我跟香港经理说,Rachell跟咖啡店老板一对比,简直就是天使。

后来我跟朋友讲起这件事,我感慨看一个人,还真不能看她心情好的时候对你怎么样,而是看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如何对待你。

想起香港经理跟我讲起公司的一位常客,非常粗鲁,每次都要提各种我们没办法实现的要求,还要当着其他客户的面对着我们大吼大叫。

我当时就对她说,我觉得做服务业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平常客人怎么对我们,往往也反映了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别人是怎么对他的。

第二周之后,我便辞去了这份工作。

受气倒是其次,我最害怕的是,跟脾气差的人一起工作,久而久之,自己也会负能量满满,变成一个不定时炸弹。


转载自公众号:

廿廿风尘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