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居土土,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正在几万米的高空,飞机舷窗外橘黄色的夕阳照的人满脸通红,这架飞机由布里斯班飞向悉尼,机票是前几天临时买的,所以去悉尼这个决定也是仓促中做出的选择。


(落地悉尼第一拍)

距离从上海辞职,已经快3个月了,这三个月,我每周都在用VLOG记录琐碎的生活,因为希望有一天,当我离开这个国家的时候,能够把这一年的日子从头看到尾。视频下面常常有不少网友给我加油打气,当然也不乏很多人羡慕我做出改变的勇气。但其实,做出改变的那一刻,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

一半炸鸡,一半焰火

理想和现实之间的鸿沟

来澳洲之前,我看了很多网上的文章,好的坏的都有,大概是太想换一种方式生活了,所以留存在我脑袋里的,只有别人那些美好的经历和故事。4月底的时候,我落地布里斯班,第一次一个人坐这么久的长途的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我告诉自己,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然而现实给了我一个大大的耳光。


在布里斯班的第一周,我几乎是在焦虑和拖延中度过,焦虑是因为害怕自己找不到工作,而拖延症又再一次加强了这份焦虑。一周后,我总算找到了一份奶茶炸鸡店的工作,老板是华人,让我去试工的第一天,只有两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没有工资,但是两个小时后,我的手竟然磨破了皮,整个人也感觉快要散架,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才两个小时的工作,而且我只是在切肉和切地瓜而已。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做过体力活儿了吧,之前的三年,我一直在上海办公室里,是个无忧无虑的小白领,突然做起厨房的工作,真的很不适应。好在试工结束后,我获得了留下来培训的机会,我在澳洲的第一份工作也就正式开始了。


《一半炸鸡,一半烟火》这条VLOG就是在我落地澳洲第二周的生活状态,当时的我已经在炸鸡店工作了三天,但是我却无比怀疑这一切的意义。

没有朋友,没有熟悉的玩乐地点,没有重复的生活节奏,或许这就是人不得不体会的孤独。

我在澳洲996

体力工作真的适合我吗?

有段时间,我强烈地自我怀疑,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情绪,是因为那段时间,我又找了一份面包店的工作。

面包店的工作并不轻松,我需要凌晨5点起床,六点开始工作,当然结束的也比较早,下午两点结束后,便有很多时间做自己的事。听上去很美好是不是,然而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

首先是作息问题,当时我住在一个华人的大房子里,隔音非常不好,而隔壁的男生常常在午夜玩游戏,我连他队友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睡眠自然也相当不好。

其次,原本我想,下班后有大把自己的时间,但是每天结束工作后,我却只想回去补觉,甚至在公交车上我都能睡死过去,常常因此坐过站。

我对面包这一行毫无经验,所以上手比较慢,培训期要两个月,但是带我的那个同事比较没有耐心,和他一起上班我总是提心吊胆,生怕自己哪里做错。

最难熬的时候是,前一天在炸鸡店工作到晚上10点,第二天我又得5点起床去面包店,混乱的作息和体力的消耗,让我状态很差。几乎每天5点的闹钟响起,我都告诉自己,今天一定要辞职,而下班之后,却又觉得自己可以继续死撑下去。


(那段时间,自己每天都是累到眼睛睁不开)

面包店的工作是体力、脑力、心灵的三重折磨,体力是因为八小时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中间也不会有吃饭的时间,我常常抱着去店里吃面包当早餐的想法,但总饿着肚子撑到下午两点。脑力的方面,产品非常多,每种产品的做法都不一样,我甚至一边学习一边拍照,然后下班后整理成EXCEL表格,早上上班的公交车上,还不忘复习背诵。心灵则不必多说,同事关系进展并不顺利,慢热性格的我,和大家没有太多想聊的,而教我的人脾气又不是很好,所以每天负能量爆棚。


(手上受的各种伤)

大概一个月后,我向面包店经理提出辞职,没有什么导火索,只是自己想开了,这份工作累也就算了,重点是让我陷入了自我怀疑的泥沼,而最后的结果就是,我确定自己完全不适合。尽管在一段时间之后,当我再去那家店买东西,我发现好多面包我都会做。经历过面包店的折磨后,我常常在深夜思考,是不是我根本就不适合体力活,我能不能找到自己更擅长的工作?但是这个想法在我接触了几家澳洲本地自媒体公司后,彻底破灭了。

我和外国人同居

搬家让我幸福感提升3倍

之所以想搬离华人区,是因为我没想到澳洲居然有这么多华人,在那个地方,完全不需要使用英文,其次华人区好像治安不好,隔三差五地发生抢劫案,加上那段时间,我在面包店工作,想着搬进city以后,上班也方便一点。尽管最后我从面包店辞职了,但是搬家的想法却没有消失,在Facebook上加了一些小组后,我决定和一个西班牙男人同住一间房子。


(早上的客厅)

这间房子特别棒,典型的昆士兰传统民居,下面镂空,上面住人。我的几个室友看上去很nice,他们来自西班牙和哥伦比亚,在这里学习。有次我的西班牙室友告诉我,他因为在西班牙大街上小便,被罚了几百欧元,如果下周不付清,就会被罚更多。结果等我洗完澡出来,发现他在客厅看《How to make money selling drugs》,也是让我陷入迷思。


(关于我的住房可以看这条视频)

住在这里的时光,我的生活缓慢又惬意,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因为炸鸡店的另一家分店就在附近,上班的时间非常晚,有时候我还会自己做点简单的饭菜,但是这种生活是某种麻痹,因为每一周,我都感觉我在浪费自己的时间,炸鸡店工作虽然已经上手,但工资着实不高,每周我赚的钱,仅仅够日常的生活。


(我和室友们)

和外国人合租的经历教会我一件事,那就是不要过于讨好别人。可能刚开始,我会主动示好,和他们分享食物,但是渐渐的我发现,他们会把这种示好当做理所应当,外国人可能不太有中国人那种礼尚往来的习惯,而他们其实也并没有把我当做朋友,只是一个寻常的租客而已。这点才是最让我感到寒心的。最后退租的时候,我忘记打扫洗手间了(虽然洗手间我觉得很干净),然后我的室友居然要求扣30刀押金,他们来打扫。逻辑上似乎没有问题,但是表面上说着我会想你之类的客套话,接着再扣我押金,我还蛮难过的。

生活的不确定性

一秒开心一秒难过

从炸鸡店辞职后,我一心想离开布里斯班了,有一天下午我正在找凯恩斯的换宿家庭,结果一个朋友转发了一条招聘信息给我,依旧是布里斯班的工作,只不过这份工作不是体力活,而是给一家亚洲超市做市场推广,说白了就是做做图发发公众号文章。我一看觉得还不错,立马投了简历,然后不一会儿那家老板就联系我了。

人生有时候还蛮奇妙的,昨天可能还在担心找不到工作,今天就立马获得了一份工作,但我高兴的太早了,因为居然还有一个女生和我竞争。所以之后的一周,我便和那个女生分开试工。

有的时候自己心态会有一些崩,是因为明明觉得工作内容很简单,都居然都要你有经验,哪怕是发发几十个粉丝的公众号这种工作,都需要竞争上岗,而我刚毕业的时候就运营过几十万粉丝的大号。我倒是没有屈才的意思,只是觉得真艰难,国内根本瞧都不会瞧一眼的工作,在这里居然要PK上岗。

结果很尴尬,那个女生赢了,后来有天,我看到她设计的海报,自然不是很专业,但风格绝对适合线下超市那种爆炸浮夸抓眼球风。我输得心服口服,因为老板要的是做促销海报的美工而已,我其他再有能耐,也没用。

这件事过后,我一方面挺遗憾,一方面又松了口气,因为在拥挤的超市办公室里坐8个小时,出来的稿子还要因为老板的审美改来改去,这远不如我的上海的工作,如果要做脑力活儿,应该早日回国。

此外接触的澳洲当地的自媒体公司,提出的条件无非是实习1~2个月,没有工资,然后转正后工资还巨低,虽说我没有很厉害,但至少在上海互联网大厂里浸淫过3年。每次听到这种回复,我都觉得像受到了侮辱。没有办法,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应届毕业生,写几篇耸人听闻的文章,而这些事,是3年前,我刚毕业的时候的工作,所以现在的我,基本放弃了任何找华人公司白领工作的想法。

高光时刻

触手可及的远方

虽然工作很累,过得也比较艰难,但是我还愿意继续搬砖的原因是,触手可及的风景。

有很多在国内需要规划很久都不一定能去的地方,在这里,随随便便坐个车就到了,一两个小时的路程就能看到波涛汹涌的海,能看到各种魔幻沉醉的落日。


North stradbroke岛上汹涌的海)


Bribie岛上超美的日落)

我还专门拍了一期VLOG讲述自己的海豚岛游玩的过程,在连续工作10天后,有一趟这样的旅程,真的很爽。不过晚上下海喂海豚也着实把我冻哭了。


这三个月时间不长,但是却发生了很多事,让我感觉过去了一年,自己的心态也在不断地调整的崩溃,生活常常就像卡住的网页一般,急需要一个刷新的时刻。再见了布里斯班,再见了裤衩山上的城市灯火,再见了房东后院贤惠的繁星,或许未来某个失眠的夜晚,我会想起这里发生的一切,鼻子里仿佛能嗅到炸鸡的味道,然后饿的更加睡不着(shenmegui

澳洲的生活还在继续,虽然没有别人精彩,也没有各种奇葩遭遇,但作为一个普通人,这些就是我正在经历的故事。

PS。最后问下,有没有在悉尼的vlogger,求面基呀~


微博:@居土土 | 作者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