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孙展成,是一名热爱咖啡的退伍老兵。作为每个热爱咖啡的人,我们都拥有同一个梦想——开一间属于自己的咖啡馆。相信此时,观看这篇文章的你也不例外。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钟情于咖啡的香味,类似于朱古力般的芬芳中带着淡淡的苦涩。那时候咖啡馆还不像这样这么常见,星巴克进入大陆也是98年以后的事儿。

那时候我每次放学回家都会经过一间咖啡馆,它小小的,环境有些昏暗,店里只有寥寥的几张原木色桌椅。偶尔见到打扮时髦的青年男女走进去,不一会儿,便能闻到煮熟的咖啡豆的味道。而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抛下同伴,贪婪的嗅着,品味着那股苦涩甘甜的香味。


将梦想变成现实 

但对咖啡产生真正的认识却是在十多年后了,那时候,我听从父母的安排,进入部队参军,在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咖啡。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心中关于咖啡的梦想逐渐萌芽,生长。

从部队退伍后,我毅然拒绝了转业安排,决心从事咖啡事业,做一名真正的咖啡师。 于是,我带着简单的换洗衣物,只身来到了北京。2014年的北京,是座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在这个城市里,到处充斥着国际化的气息。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跨国企业及IT新兴行业不断涌现,来京外国人口也急剧增长。在这种背景前提下,咖啡行业迅速发展,除了星巴克等连锁知名品牌,其余小众咖啡馆的数量也在快速增长。 五年的时间里,我都在北京从事全职咖啡师的工作,也辗转过几家知名咖啡品牌,但总觉的缺了些什么。


打个比方,我觉得自己做的咖啡没有灵魂,哪怕有精致的拉花覆盖,也像戴上了面具的人偶一般,不够有生气。而在咖啡行业浸淫这几年,我也知道了澳大利亚是世界咖啡之都,而其城市墨尔本则是当之无愧的咖啡之城。我想从不同的文化领域学习咖啡文化,吸取其中的精髓和底蕴,让自己调制的咖啡能够满足不同人的各种需求。

Darwin 机场

于是,我准备了半年时间,包括英语的学习还有签证申请。我的语言学习能力着实不够强,虽然经过紧急培训,但是紧张的时候说起话来还是有些磕磕碰碰的。另外签证,由于我当过兵,政审环节就格外严格。总之,虽然前期经历了一些困难与挫折,但我还是成功如愿的来到了澳大利亚。

” 初入澳洲 “

19年年初,我怀揣着梦想,带着家人的期盼与支持,只身来到了澳大利亚。刚开始的时候,我连进关的话都说不好,心里直哆嗦就怕被原地遣返。因为想多了解一些澳大利亚的本土风情与咖啡文化,我没有选择墨尔本这样的大城市,而是来到了澳大利亚的北部,一个叫做达尔文的小城镇。

Darwin City — 早上的日出,宁静的街道。

来到达尔文后,我英语不够好,与当地人交流不够顺畅;身边也没有熟悉的人,只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非常孤单。我陆续投了30多份简历,每次我都胸怀壮志的等待电话,但最后都是杳无音讯。可以说,来澳的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光,缺少陪伴、缺少光明、缺少希望,但却唯独不缺少梦想。 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拥有了来澳半个月后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当地连锁品牌咖啡馆,从事咖啡师的工作。 我以为我担任了五年全职咖啡师,对咖啡如何制作,肯定烂熟于心。往谦虚了说,就算不是大师级别,也肯定比菜鸟的水平要高多了。但上班第一天,我就被现实打败了:同事间无法顺畅的交流、因为不一样的咖啡制作习惯而产生的矛盾,都在时刻提醒着我——这里不是北京,是澳大利亚的达尔文。

DarwinCullen Bay — 日落

我开始要为咖啡制作时间的缩短而努力,在北京,没人会要求你在多短的时间内制作出一杯咖啡。但在这儿,一杯香醇咖啡是每个上班族的必备,而几乎每个顾客都会有自己特殊的习惯。 有的对甜度要求很高,需要添加好几倍的糖;有的习惯加奶,不是普通牛奶,而是豆奶、杏仁奶。

总之,每个顾客都拥有自己对于咖啡的喜好和习惯。

所以面对焦急等待的人群、面对络绎不绝的顾客,我需要全神贯注,掌握每一种咖啡的调制手法,熟记每一位顾客的特殊添加要求。在尽可能短的时候内,将咖啡端到顾客面前,以免让其错过最佳赏味时间。   

毕竟不是特别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刚开始,我非常不适应。但因为当兵的原因,我性格比较“,做事非常较真,觉的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在来澳的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我也渐渐适应了快节奏的咖啡制作。在每天的工作中,熟悉着当地的风土人情,浸淫着澳洲的咖啡文化。


 咖啡文化的不同 “

如果你要问我在澳洲和在北京从事咖啡师的工作,有什么区别,我要说的实在太多了。 首先,如果你问世界上最好喝的咖啡在哪里?也许有人会不知道。但所有人都知道,澳大利亚绝对是能喝到全世界最好喝的咖啡几率最高的地方,特别是在墨尔本。 

在澳洲,咖啡对于澳洲人,就像茶对于中国人一样,处于绝对不可或缺的地位。咖啡意味着交流,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传递。在咖啡馆里,捧着一杯咖啡,就能像在家里一般,和友人亲切的交流,沟通。每个咖啡制作师都会有其擅长的地方,尽可能的将最好的咖啡端到顾客面前。


有的专注于味道的调制,力求咖啡更香醇、口感更细腻;有的会更注重细节的完美,将拉花技术训练到炉火纯青,将咖啡看作一张画布,能用灵巧的双手勾勒出各种惟妙惟肖的图案;有的则对于机器有着天生执着,追求用最先进的技术呈现最优质的咖啡。
每一个咖啡师都是优秀的倾听者与朋友,他们给你制作的不只是一杯咖啡,而是一段精神愉悦之旅。


相比之下,来自美国的星巴克本来就缺乏底蕴,其流水化的制作模式,程式化的接待标准,快餐化的营销策略,是根本无法同澳洲咖啡相比的,被嫌弃也是理所应当。 澳洲家庭的孩子,从会走路起就会喝咖啡,他们觉的,咖啡能带来一天充沛的精神活力。从小接受了澳洲咖啡文化的孩子,就更加不可能会习惯其他地区的咖啡口味了。就像出了国门的中国人,从小吃炒菜所养出来的中国胃,对于薯条汉堡包之类的东西。浅尝尚可,深爱却是不大可能的。

KOPI STOP — 孩子

至于北京,咖啡文化肯定是有的,目前中国的咖啡使用量正以每年10%的速度递增。而北京,作为政治及文化中心,本身就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这就决定了在面对外来新兴事物入侵的时候,必然会审时度势,严苛到甚至不留情面。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不同地域的人,观念不相同,对于咖啡文化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


” 
咖啡师的职业规划 “

刚刚来到澳洲的时候,呼吸着这个空气中都散发着咖啡香的国度,我觉的浑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了。这是我从小就热爱的味道,我为之沉醉、为之着迷、并将为之而奋斗终生。 虽然之后一段时间,我面临着无法找到工作的困境。而后,又因为环境的差异及文化的不同,面对往昔挚爱的工作,开始变的缩手缩脚。但是,我终于熬过来了,经历过沼泽的泥潭,才会明白脚踏实地的美妙。

澳洲举办的的杏仁奶拉花赛 — Darwin 赛区(我的比赛图)

在澳洲,咖啡是几乎所有人的生活必需品。工作日的清晨,上班族会走进咖啡馆来一杯咖啡,开始忙碌却精力充沛的一天;休闲的午后,家庭主妇会在忙碌过后来杯咖啡,三两好友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享受悠闲舒适的下午时分;至于周末,咖啡馆更是门庭若市,无论是屋内还是户外,随处可见伴着咖啡的人群。可以说,在澳洲,咖啡馆要比酒吧更受欢迎,在这里,咖啡馆就是澳洲人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可以不用吃饭,但是不能不喝咖啡,因为这是他们的精神食粮。 

诗人彼得艾顿柏格说过: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馆,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前往咖啡馆的路上。而这句话,是澳洲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对于所有热爱咖啡的人来说,澳洲一定是个天堂般的存在我想对所有热爱咖啡的人来说,无论你是拥有职业规划的咖啡师,还是纯粹的咖啡爱好者——来吧,澳洲欢迎你!

澳洲举办的的杏仁奶拉花赛 — Darwin 赛区(训练图)

另外,在澳洲你才能真正感受到严苛到变态的咖啡制作的要求。对咖啡,澳洲人拥有着世界上最挑剔的味蕾,无论是拉花、咖啡豆的烘焙手法还是咖啡的制作手法,无不考验着咖啡师的咖啡制作水平和功底。


澳洲无论哪个小咖啡馆,日均咖啡产量都在500杯以上,稍具规模的咖啡馆,日均一般上2000杯左右。每天如此多杯的咖啡制作量,能让咖啡师的制作水平在短时间内的到迅速的提升,而这个,在国内,是根本无法实现的。


最后,我想说,如果看到这篇文章的你,和我一样热爱咖啡,那么来澳洲吧,无论是大城市墨尔本,还是小城镇达尔文,你都将享受到最纯粹的咖啡文化。

因为:澳洲的咖啡是世界上最个性化定制的咖啡!

如果你喜欢


专注精品咖啡


Aaron | 作者

公众号:墨尔本有个雏形的砖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