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回Eastwood的火车上,靠窗位置,夕阳透过玻璃晃得睁不开眼睛。滑开手机打出几个字,”我消失几天”,算是在群里跟朋友们留了言。

来悉尼的第四天,我发现自己不喜欢悉尼。

入澳以来在布里斯班北部小镇Burpengary的寿司店打了两个月工,达到了前期积攒一点资金的目的,也把布里斯班city及周边的拜伦湾和黄金海岸玩过了,便和cen一起提早了来悉尼的计划。


(后来发现走错机场了,Domestic在另一处)

经历了Burpengary荒芜小镇的无聊,来了悉尼便一头扎进city里找房子找工作。

看房子约了三家中介,发来地址发现都是同一栋公寓楼,分别是三楼十楼十三楼。房间的状况不尽相同,一户门牌房内有两个小洗手间、一个开放式厨灶与客厅连在一起,一个只能吸楼下马路汽车尾气的小阳台,两间房间。狭小的房间内摆两张上下铺,睡四个人,配套衣柜非常小根本不足以塞下四人份的衣服。整个小小的家要挤下八个人,空气不很通畅,看房子不过一阵子功夫,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而这样的门牌房一层楼有六个,乘电梯几乎每层楼都要停一次,每个人像沙丁鱼一样被塞进电梯里。这是在Gumtree网站上(澳洲类似国内的58同城网)我能负担得起的悉尼city内的最普遍的公寓状况。一周150刀。在公寓楼下站着等每个中介的间隙里,细细观量着这栋位于city里号称五分钟走到Harbour bridge的”高级”破旧公寓楼,大门时时刻刻永不停歇地开开合合,人们皱着眉头打着电话进进出出步履匆匆。大门是动的,楼是静的,他们是动的,我是静的。我杵在那感到局促不安,如果哪天哪户用电不规范起火了,整栋楼怕是没有能活着逃出来的吧。

找工作的过程蛮顺利,来到的第四天便去新工作报道了,在一家美容院做前台,医师还是韩国人所以捎带着些许韩语翻译的工作内容。报道前一晚把皮肤科相关的韩语词汇临时抱佛脚突击了下,完全不一样的工作领域,多多少少有些紧张又兴奋。正式工作开始,顾客百分百都是国人,以四十岁左右的阿祖玛为主,大嗓门、GUCCI LV是她们的标配。与我交接的姑娘,一口一个”亲”喊得热络,看着她们脸上堆起笑容,拉着手互相恭维着”你真漂亮”、”下次再见”,站在一旁的我心里直作呕,忍着不将早饭吐出。我不适合这里,就像我冲过浪变棕黢黢的小麦肤色在她们一片白皙肤色中很扎眼一样,我与这里格格不入,根本不搭调。看着她们言谈间有意无意地挥舞展弄着贴满浮夸水钻的美甲,心下突然觉得好笑,在这里跟我在上海上班时候有什么区别呢?

工作日的悉尼街头仍很拥挤,人头攒动,亚裔面孔居多,穿梭在人群中耳边基本都是中文。中文标牌的店铺遍地开花,烧腊肉包coco奶茶样样买得到,我好像压根儿没出国。悉尼的华人数量不容小觑。


(Market City唐人街中心)


到此心里有个声音在大吼,这不是我想要的澳洲生活!

跟经理提了离职,坐上回住处的小火车,不喜欢悉尼city,计划突然打乱了,我需要冷静思考下一步。

为什么来悉尼?

之前Burpengary小镇呆得太无聊,想来大城市过圣诞看跨年烟花。

为什么不喜欢悉尼?

太嘈杂快节奏、华人太多没有澳洲生活的感觉。

哪里有我要的那种澳洲的感觉?

当然不能再去像Burpengary那种荒芜人烟小镇,去海边有风景的小镇吧,去过的拜伦湾和黄金海岸感觉都很好。最好在墨尔本附近,符合我一路南下不走回头路的总体规划。

悉尼跨年能舍弃吗?

已经不追求那场跨年了,需要排一整天的队伍,想到人山人海挤在一团就头疼。

好,一切重新变得清晰明了。重新投简历,7号出发墨尔本。

这个决定于我的打工度假之旅是有点划时代意味的,这是我入澳以来第一次独立做决定,主动去改变,更是告别cen的陪伴,独立行动的开始。

旅行是对一个地方的走马观花,只有立足于此的生存才能透过光鲜的表面体会到这个地方更深层面的东西,当抛开在悉尼生活的念头,悉尼还是很可爱的哈哈哈,悉尼港维多利亚公园还是很美的,另外给我的一个surprise是,歌剧院居然是米黄色的,是年代久了的缘故吗,被教科书图片上米白的样子欺骗多年orz!


(米黄色的Sydney Opera House)


(悉尼大学)


(新南威尔士美术馆)


(维多利亚公园)

之所以跟朋友打招呼说群里消失几天,是在给自己冷静思考的时间。讲来惭愧,我属于遇到点委屈挫折就比较能叽歪抱怨的人,因为属鼠,从小奶奶就用”踩耗子尾巴了”来形容叽叽歪歪时候的我。姚女士更是了解我本性,每次我电话视频聊天跟她哭鼻子她都直接挂掉的,朋友们真的倾听承担了我很多的抱怨。但同时我也深知我的抱怨是在自己无力改变或者不想改变现状时候的发泄,而当我真的要去改变的时候,总也是闭紧嘴的,这次就是。

来悉尼一直住在Eastwood区的一栋民居里,个人空间很大,室友们也都很友善,最喜欢的是这个房子拥有一个大院子,清晨自然醒来,坐在院子里慢悠悠吃早餐,阳光带着温度撒在脸上身体上,懒洋洋,鸟叫声3D环绕。看着地上的树影斑驳,知道风又来过。有院子可真好呐,城市楼房站在阳台极目所见也不过都是高楼。


(左边是室友晒的被子hhh)

前不久的黑五,姚女士叮嘱我给自己买个包,结果我花2.9刀在优衣库买了个布袋子。名牌小提包能陪我跨过万水千山吗?不能。

我现在是一份多余的累赘都不想有的。近来有时间静心思考反思过去遇到的人和事,有时间满足自己写作瞎拍照片的心理需求,要说还缺点啥,有毛笔练练字有中文闲书翻翻看就更好了。无论物质还是精神,如此简单的生活,是前二十二年未曾有过的。



(超爱的avocado酱!超健康!)

临时买去墨尔本的机票实在太贵,比平日翻了十倍的价格,心疼这个钱干脆买了火车票,为了能稍微舒服点买了first class。7号晚上八点坐11个小时去墨尔本,下火车紧接着轮三趟车总约6小时的路程去到目的地。虽然本质上是因为钱的问题没办法买的火车票,但想想能在火车上看日出,在澳洲大陆上穿越了一个州际,也是兴奋的。我不娇气的,挺能吃苦的。


就这样决定啦,好不好的去到了再说,见机行事不行就溜~



公众号:二十三岁的自白书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