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中下结束了在土著社区的工作后,在澳洲已经满打满算住了11个月了,四舍五入就是一年了。

对于自己出发前定下的目标,虽然只完成了四分之三却仿佛是打了一场胜仗,我感觉到很疲惫,对于很大一段时间都在人烟稀少的地方生活的我来说,正是需要回到市井的时候,加上想念家里的红烧排骨和牛肉火锅想念得紧,是时候回家充充电了再继续走下去了。


达尔文飞深圳是全澳洲所有直飞航线里面最便宜的,我查的时候才1000人民币多一点,五小时直飞。到达深圳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立刻约了顺风车直奔广州。

国内的夜生活和繁华让我有点恍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偏远地区呆久了,还是因为时间真的太快了,让我难以相信已经过了一年了。

并没有说因为自己在国外呆了快一年,回到中国就开始装逼到处嫌弃这个那个,相反回国的我简直就跟大乡里进城似的,什么都感叹,感叹东西怎能如此好吃,生活怎能如此方便,泡面种类怎能如此多,甚至连以往最最最普通的柠檬茶都被我喝出了猫屎咖啡的感觉。


国外的月亮不会比较圆,国内的生活其实比较好,出了国才知道。

如果刨除那些不怎么好的方面。

比如说回国后上厕所永远忘记带纸巾。

来到澳洲已经没有了随身揣纸巾的习惯了,因为不管哪里的公厕永远都很干净,而且一定会带有厕纸。回国之后突然没转换过来,有一次逛街找厕所,进去后突然想起没有纸,于是又跑出来到处找纸,因为找不到便利店买,最后只能找路人借,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听朋友讲过的一句话”出来呆久了,回国第一个不适应的就是厕所没有厕纸”。好像这句话在我身上也适用。

比如说空气太脏。

我是混油皮肤,在澳洲的时候即便是什么都不涂,就早上洗个脸,一直到晚上都不会怎么出油和脏。晚上熬夜了之后睡觉的时候只涂睡眠面膜,早上起床也不会出油。可是回国的第一个晚上我因为懒,洗了澡之后就直接睡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满脸油光,差点就可以刮下来炒菜了。原来刚到澳洲的时候就知道伊索不适合油性皮肤的人用,但是尝试过之后发现特别好用,现在想想空气质量可能也有问题。国内空气质量不好,所以我回国吃点什么东西都会冒痘出油毛孔大,来澳洲这么久没有特意护肤,也经常熬夜,皮肤却越来越好,应该是因为空气好的原因。这么想想也很理解为什么许多人想移民,冲着这空气质量,我也特别想让父母和自己能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养老,空气虽然是免费的,却是最珍贵的最难得到的。

再比如永远拥挤的路面。

不想回国的年轻人们,80%都说,不喜欢国内的拥挤。是呀,每天花两小时通勤一小时是用来堵车,去吃饭要排队等叫号,走在高峰时间的地铁站里像在沙丁鱼群里游动,长久以往的喧嚣总是能激发人们内心追求自由和宁静的欲望。

在国外生活的11个月里面,我真真切切是享受到自由和宁静的。

出国前以为从此就能被金发碧眼的帅哥美女包围,然后发现澳洲人70%都是胖子,不正常的胖到变形的胖到没有脖子的胖到屁股塞不下公交座位的很多,以至于对比起来总是有种我真的超瘦的感觉。在国内的时候,如果胖了,不需要自己发现,大家都会指着你告诉你”你最近胖了不少啊”。在澳洲的时候,只有在发朋友圈的时候会有人关注胖瘦。

然而走出这个圈子之后,没有人在意身材上的变化,每个人都告诉我,不要让外在影响你的自信,每个人都说”you should put more weight on you look unhealthy“,每个人都心安理得地吃着”垃圾食品”,又毫不遮掩地在夏天露出壮实的大腿和手臂。

在这里,”我开心”才是唯一的准则。

偶然会突然感叹,国内的大部分女生对自己真的太苛刻了。不仅不能晒黑一点点,还不能有脂肪,腿要又细又长,脸要小,腰要细,最好90斤左右,看起来要弱不禁风。以至于很多外国男生说到中国女生的时候,并不会用skinny来形容,而是weak

Weak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因为weak的印象,很多工作不愿意要中国女生,因为觉得她们不能抬不能扛,吃不得苦,动不动就爱哭鼻子。事实上,我见过很多中国女生都很能吃苦,上十多个小时的班一个累字都不说,干活快狠准又细心,大部分白人都比不上她们能干。

所以这段时间里面我很开心,不再病态地在乎自己胖了多少斤,上称后看到数字的变化也只是”啊胖了诶那晚上去游游泳吧”的想法。身材的肥瘦自由,是我在这个国度感受到的第一个自由。

具体一点来说,所有人都憧憬的”自由”,应该是生活中能够毫无顾忌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长自己想长的脂肪,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不再会受到来自旁人的评价和指点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流行起了断舍离的生活方式,只留下必须要的和最舒服的,其他华而不实的都抛弃。去年还在慢慢摸索的风格,今年我已经彻底融入了这种生活。怎么说呢,就是行李里面占据半壁江山的,从漂亮衣服变成了食物和生活用品。

澳洲小镇真的是懒人的天堂,在这里从来不需要花心思打扮,对漂亮衣服包包鞋子的需求是无限接近于0,能够很自然地穿着睡裤居家拖鞋就出门了,不管是去逛超市还是去海边散步。毕竟在这个随性的国度,不穿鞋才是主流。

经过11个月的洗礼,我的行李箱里面五颜六色的衣服已经全都扔了,统一换成Kmart买的黑色灰色T恤,一双拖鞋一双运动鞋就能够行走天下了。平常出门要是愿意,内衣都懒得穿,丝毫不担心路人的目光,自然而舒服。

可回国的第一天,还没有更新衣柜的我,依然只能穿着不搭配的的黑T运动裤,走在路上突然开始感觉到浑身不自然。

当身边的人不再是背心大裤衩人字拖,而是精致的热裤高跟鞋连衣裙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于是用最快的速度扫荡了商场买了一箱新衣服后,突然开始思考这样短暂的自由的意义。

真的有人看我吗,路人甲真的会在意我丑还是美吗,即便真的有人在评判我穿着和打扮又怎么样呢?我会受到什么损失吗。在国外的时候能够不在乎的东西,其实并不是真的不在乎吧,只是环境里面大家都是一样的,导致我产生了舒服的错觉。如果内心没有真正放开,只是逃离到另一个舒服的环境里面又有什么意义呢。

真正的自由,应该要是思维上的自由。

不应该奢望环境去迁就想要自由的我,而是我要忽略环境里让我不能自由的因素,坚定地朝着目标前进。

在这11个月里面,我大概能有一半的时间是只来只往的。有过各种结伴的同伴,但过了初期的新鲜感后,大家其实更倾向于自己处着。

独处的时候,我经常是一整天都不讲一句话,不再会拉帮结派去逛街,习惯自己戴着耳机坐上公交在city里面游荡。比起刚开始喜欢叽叽喳喳分享自己的经历,现在我已经懒得跟新伙伴聊过往的旅行经历了。工作结束后,或者手头上所有能够做的事情结束后,坐在某个安静的地方,我能够发呆发上一小时。

这时候,我就会有一种”不行,我要跟谁说说话”的迫切感,不然会有心情很差的感觉。这又不是什么荒岛求生的节目,怎么会将一个人的孤独暴露得如此彻底。

仔细想想,享受孤独就是扯淡,人即便不一定需要亲人和朋友,但一定需要能够说说话的人。虽说都需要独处时间,但长久的孤独会让人崩溃。

更重要的是,吃腻了fish&chips/pasta/pizza/chees后,让我做梦都想回到广州走进路边随便一家不起眼的店点上一份蒸肠粉/煲仔饭/黄焖鸡/花甲粉/酸菜鱼…….在不能随便得到这些平时根本注意不到的东西的时候,我领悟到了”民以食为天”真是中华五千年来最富有智慧的一句话。


这时候我明白了,我以为自己是特立独行的,是可以孤独终老的,是不在意任何人的感受的,是可以放弃所有人追求自我的,其实我就是最最最普通的中国人。我离不开热闹,需要陪伴,在意别人看我的眼光。

我喜欢大家一起围着炉灶打火锅而不是自己在厨房烧菜,想要下班后跟我的好朋友喝杯酒而不是看着手机发呆,晚上饿了的时候不再靠泡面而是可以下楼撸个串,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找朋友哭而不是只能自己发呆。

我原来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市井小民,我需要人间烟火气。


很难忘记,经过漫长的11个月回到广州,我走进一家烟雾缭绕的牛肉火锅店,工作日的午餐时间,依然高朋满座,大家擦着鼻头的汗,扑哧扑哧把锅里的粿条捞上来吸进嘴里,我从我面前翻滚着的浓汤里面把跳动着的牛筋丸夹上来,沾了一下沙茶酱后就迫不及待咬下去。

滋一声,有香油喷出来,很烫,可我吸着气也舍不得多等几秒再吞,牛筋丸的香气瞬间溢满齿间,对面的闺蜜笑着递给我撕了一半的纸巾让我擦擦脸上溅到的油。这是人间烟火的味道,是我熟悉的广州的味道,是我每次在国外啃没有味道的泡面的时候想象都会笑出来的场景。

 

这时候我就在想,我真的爱死这种喧嚣,爱死这样的市井生活了,什么自由和宁静,都比不上眼前这颗牛筋丸更让我着迷。

所有人问我,二签之后打算怎么办,三签吗?读书吗?拿PR吗?

“不了,回国,虽然还没想好做什么。”

我很庆幸,能在这个不算小也不算大的年纪,有想做的事情,想照顾的人,也实现了曾经的梦想。

而在作完躁动完了之后,终于产生一丝想要安定的想法。重新开始很难,追上三年的差距很难,但不盲从更难。最难的我做到了,所以哪怕未来有千万种凶险、吸血的房价或者是PM2.5爆表的天空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这才是自由的感觉。



LauHuiYee|作者
公众号:安莉喂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