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v | 第一站,墨尔本提到,前往悉尼前,我已经在couchsurfing上联系好了悉尼的host: Maxi。 


2月2日晚上八点半,背着backpack的我出现在悉尼中心车站。Maxi说他跟他的兄弟姐妹们从Sydney Rugby Sevens顺路来接我。我以为他们只是普通地坐在观众席上旁观橄榄球赛,没想到见到他们时,他们的装扮是这样的:

 背包客遇上沙发客,悉尼遇上阿根廷!


和这样的:


背包客遇上沙发客,悉尼遇上阿根廷!


这样一群人嘻嘻哈哈地向我走来一一跟我握手,场面一度非常滑稽。他们的名字听起来都不像是寻常的英文名,问过才后知后觉发现,他们都来自阿根廷。

 

不愧是热情似火的南美人!我对阿根廷的好感瞬间上升。

 

我们在回去的公交上闲聊。Maxi告诉我,他跟他的表弟Abell在环游世界。他们每年都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呆三个月至一两年,然后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旅途的开支都能在旅途中通过找各种工作中赚回来。他的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也常在世界各地旅游,而今刚好短暂地聚在悉尼,过不了多久又会四散开去各地流浪。

 

这跟我在墨尔本遇到的马来西亚女孩Yan一样!他们年龄都在25岁左右,刚好是年轻气盛爱探险的时候。真好!或许以后我会过上这样的生活,我兴奋地说。不过再想想,我现在不是已经在流浪了吗?

 

他的弟弟,18岁的Gael坐在旁边的座位上捣鼓随身音响,忽然放出了巨响的西班牙语激情音乐,整个车的人都往我们这边看过来。车厢的氛围离蹦迪就差个七彩灯光了。我还以为别的乘客会过来打我们,没想到大家反而哈哈大笑,甚至还有几个乘客站起来朝我们欢呼,还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妇女兴奋地走过来跟Zed聊天。

 

这种氛围太好了!

 

就这样敲锣打鼓回了家。他们在悉尼认识的朋友Gaga正在做意大利披萨。她在意大利餐厅工作,做的披萨特别好吃!Maxi非常热心地让我“help yourself!”

 

因为照顾我不会西班牙语(卑微),他们都开始用水平参差不齐的英文对话。我们从我在墨尔本的生活,聊到我在中国的生活,聊到我去欧洲的旅行,聊到他们在世界各地的旅行,聊到他们会说的语言。



我特别惊讶地发现他们全都会至少三种语言:西班牙语、法语、英语。Maxi和他的表弟年龄最大,旅游过的地方最多,还会意大利语和一种中东语言。同时Maxi还在学中文和阿拉伯语。天啊!人家都会四五六种语言了,我还在为会世界上两种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而沾沾自喜。我赶紧问他们是怎么学会这些语言的。



Maxi告诉我,学语言最高效的办法还是去说这门语言的地方生活几个月或几年。比如意大利语,就是他在去意大利前先行自学了若干个月,到了当地生活时运用起来自然而然就越来越熟练了。真好!想想我自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学了一年法语,到现在还是只认识那几个基础词。我开始萌生了什么时候去法国拿着旅游签生活三个月学法语的想法。

 

我又告诉他我在墨尔本当过短期中文家教,可以把我自制的中文学习资料发给他。他拿到了后非常开心。

 背包客遇上沙发客,悉尼遇上阿根廷!

意大利薄披萨,好吃!!

 

他们一家都是短期聚在悉尼,租的房子也并不豪华奢侈。是邦迪海滩附近一个小公寓里的小flat。整个flat只有两间卧室,他们五人就两两睡一间卧室,一个人睡客厅的沙发。而今接待了我,Abell便把柔软舒适的沙发让给了我,自己铺了毯子睡在地上。他们生活态度真的非常chill,随随便便地睡,而且晚上连大门都不关。想想我之前在墨尔本住过的所有house,也是从来不关侧门。大同社会!


第二天一早,Maxi给我准备了面包和咖啡,并告诉我家里的所有东西我都可以随便拿,然后就出门去做他的construction工作了。我吃着早餐,跟他的兄弟姐妹们东扯西扯聊了会天,不久也出发前往市中心。

 

刚到新的地方嘛,总是忍不住想赶紧去探索一番的!

 

我从海德公园一路逛到皇家植物园。听Gaga说,从这里远眺悉尼歌剧院景色特别好。虽然早在网上看过太多悉尼歌剧院的图片,但没想到亲眼到场时还是被惊艳到了!跟第一次亲眼看到巴黎铁塔一样,果然在网上看再多照片也比不上亲眼所见的那么美。正好这一天阳光明媚,湖面波光粼粼。歌剧院的造型宛如大鹏展翅,又像花苞盛开,又如无数海豚飞跃而起。一向对自拍不感冒的我这时也忍不住跟它照了合影。

 背包客遇上沙发客,悉尼遇上阿根廷!

亲眼所见的悉尼歌剧院真的很美

 

下午,我坐在港口旁边休息边听街头歌手演唱。一位老爷爷走过来问路,问着问着他忽然来了句“你来自中国吗?”。

 

这时候正值国内疫情严重。在网上曾经看到有海外华人因此事被人莫名其妙谩骂,心里也不由多了几份警惕。没想到他听到肯定的回答后,忽然在我身边坐下,笑起来说“啊!中国好啊!!”

 

我对他突如其来的热情愣了一下。然后一直听他滔滔不绝说澳洲人就只知道喝酒,干什么事都去酒吧,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中国的日常生活肯定丰富多了;这里物价这么贵,悉尼的房价毫无理由地虚高,真是太糟糕了;悉尼游客太多了,这座城市还这么躁动,中国肯定不会这样。

 

我在旁边一直嗯嗯嗯对对对是是是应和着。等他终于停下来时,我随口问了句“诶话说你去过中国吗?”

 

“没有”他摇头说。

 

我感到有些想笑,面上只温和地笑着说“那欢迎以后来中国玩哦!”

 

四处游荡了一整天,晚上习惯性随手买了两三包零食带回家。跟Maxi和他的家人一一打招呼。我特别喜欢回到家时有人热情地打招呼并问我 “how’s your day?”/“how’s your work?”的感觉,特别亲切!

 

晚餐是阿根廷菜。我带回来的零食刚好配酒。聊完一天的事后,我提出要给他们做中餐!


“你去中国玩了那么久,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中国菜吗?”我问Maxi。


Maxi想了一会,笑着说“包子!”

 

这就难倒我了,买包子容易,可我哪里会亲手做包子。我咬着手指想了一下,他赶紧说“不过你做什么我都吃啦!中餐什么都好吃!”

 

Maxi真的是个超级温暖又热情的人!而且他每次看着别人说话都是充满笑意乐呵呵的,好像他的生活就一点烦恼都没有。

 

于是在悉尼的第三天,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超市。作为背包客的我们都在想尽办法省钱,于是很轻松地就达成一致决定走路来回。价格最划算的超市在半小时步程外,而且还要爬高高的坡。回家时我摊在沙发上哀嚎。

 

“老板!快来给我们分配任务吧!”Abell边把食材拿出来边朝我喊。

 

看来谁会做好吃的谁就是老大。Abell和Maxi都有在肉厂工作的经验,切肉对他们来说完全不是事。我自己准备着这边的食材,时而又跑去看他们切出来的肉是不是我想要的。Abell连连说“All good boss! No worries boss! We’ll be quick boss!” 惹得我哈哈大笑。

 

我给他们做了清炒时蔬、胡萝卜炒牛肉、辣椒炒肉、番茄炒鸡蛋和胡萝卜玉米瘦肉汤。贪便宜买了廉价的牛肉,没想到厂商没有去血,煮熟时还是泛红的。Maxi说这里的肉质也就是这样啦。上桌后我还担心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没想到胡萝卜炒牛肉最先一扫而空。他们连连点头说太好吃了,我也就终于放心啦!

 背包客遇上沙发客,悉尼遇上阿根廷!

第一次做六人份的中餐!

 

这天下午,我抽空跟老朋友见了一面。这是我的小学同学Christine,掐指一算我们已经七八年没有见过面了!能在这里相遇真是缘分!

 

我们从Watson bay坐渡轮到市中心。她非常慷慨地请了一顿牛排+pancake。多久没吃到这么奢侈的一餐了!感动!这么多年没见,我们有好多好多好多话说。聊了许多过去的事,我问“话说你觉得中小学的学生时代有什么很特别的highlight时光吗?”她想了想,摇头说没有。除了高一我曾经在学校社团组织玩的很精彩快乐以外,我也为自己其余的学生时代只知道埋头学习或多或少感到遗憾。如果当时早些有勇气做喜欢做的事,或是尝试不一样的生活,也不至于现在感觉以前白活了二十年。

 

不过也没关系!正是过去的经历让我成为了现在的自己。起码此时此刻我是自由又快乐的。

 背包客遇上沙发客,悉尼遇上阿根廷!

一只小海豹在岩石上打滚晒太阳

 

回去的路上经过China town,路过一家卖糕点的店。突然想起,Maxi不是说过他喜欢吃包子吗!赶紧进店里看,看到冰柜里有店家自制的叉烧包。嘛,都是包子,差不多了。还能顺便给他介绍一下我们广东的特色菜。于是买了叉烧包快快乐乐地往回走,给他发消息。他很快回了一大堆震惊兴奋快乐放烟花的表情XD


在悉尼市中心的日子过得很快。第四天就是我离开市中心而前往一个深山老林里打工换宿的日子了。这天我起得很早,跟Maxi和他的家人们一起在邦迪海滩晒日光浴。Abell带了一本法语书来读,我则带了在墨尔本时房东送给我的海明威。很幸运,在悉尼的四天都遇上非常美好的阳光。邦迪海滩在阳光的照耀下映衬得格外美丽。

 背包客遇上沙发客,悉尼遇上阿根廷!

邦迪海滩,人们在跟海浪玩

 

回家后,本来想懒懒地躺半个下午再离开。而Maxi忽然放出了激情音乐,拍掌说“健身时间到了!”

 

他的兄弟们从房间里拿出大小不一的杠铃和瑜伽垫,Maxi则嘻嘻哈哈地走过来告诉我,每当放这个音乐的时候,就意味着所有人都要起身做运动了,我也一样。我听了内心哀嚎。中国女孩想睡午觉!!

 

算了,既然是跟他们呆在一起的最后半天,那就再一起玩一个下午吧!workout类型的音乐环绕着整个客厅。男孩子们纷纷拿着杠铃摇摆,时而两两组队一起练俯卧撑,比平板支撑。我则在瑜伽垫上做基础运动,时而跟他们比仰卧起坐。

 

十分钟后我累了,坐在旁边浑水摸鱼,拿着橄榄球玩。看着他们一起健身的样子,忽然觉得这个家实在是太正能量了。看着Maxi的样子,我感觉这好像就是热爱生活的态度。

 

热爱生活。对!这个词放在他身上真是贴切。

 

运动后的休息时间,我在客厅的书架前随意浏览着上面的书。突然看到一本卡尔马克思的书。我拿下来翻了几页,笑着远远地问Maxi“这是你的书吗?你喜欢马克思吗?”

 

他走过来说“是啊。这本书我读完了。他有很多思想还是很有意思的,你想要的话可以送给你哦!”

 

又是一个愿意送我书的host!我其实真的很想带走去读,但是一来这本书比较重,不方便随身旅行;二来虽然我平时喜欢读这类书,但是我在旅游时怕是读不进去。还是婉拒了。不过我们随后就此开始讨论了许多许多话题,聊到capitalism和communism,聊到libertarianism和communitarianism,聊到Trump和Boris,聊到中国的社会议题。



他非常赞叹我的思想和学识,我对他的赞赏也更深了一层——他不仅在不停地环游世界、体验与学习各种不同的文化,而且同时也在关心着世界议题,有着强烈的人文关怀。啊!真想拉他来跟我一起读人文社科。

  

由于我要去的那个在深山老林的hostel离市区有一些距离,不能出发得太晚。Maxi硬是留我吃了午饭(我们吃午饭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临别时,他给了我一个非常温暖又长长的拥抱。我送给了他一个中国书签作为礼物,他笑着说:“以后读书终于不用再拿收据当书签了。”

 

我又跟他的家人们也一一道别。去我的hostel要坐两个小时车。我靠在窗边,听着轻松愉悦的音乐,看着外面的风景,感觉内心非常温暖美好。跟Maxi和他的家人一起生活的这段短暂的经历仿佛让我更深刻地学会了如何热爱生活,关爱他人,关心世界。在Couchsurfing里,我给Maxi的评语中有一句话写道:

 

“Maxi is a kind of person who would make you think life is beautiful and there are infinite possibilities for living it.” 

 



写公众号文章时,我通常只用化名来指代其他人物以保证隐私问题。不过这次,我没有给我的host用化名(dbq!!!),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比这个更适合他的名字啦!Max,最大值。而他在我眼里就是把自己生活中的快乐与理想最大化了的人。祝大家能get the most out of your life & be the best version of yourselves~

 





背包客遇上沙发客,悉尼遇上阿根廷!


Yuying718|作者
公众号:YY FREELAND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