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 时 得 饮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 澳洲日记第八篇 ⚪️

 The Summary Of 2019

我的2019年回忆




在悉尼的烟花中,结束了2019年。烟花结束后散场的人群,有序地挤满了街道,经过一阵阵的欢呼声与兴奋的脸庞。在一月夏日凌晨一点的街头,这一切都很不真实。



2019年大概会成为人生中重要的一个标记点。

在这一年,我把自己的人生,带入了另一个方向。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我的澳洲生活很平淡,两点一线工作与生活,周末出门探索一下,规律地组成了我的日子。然而在2019年末的时候,我的生活发生了各种爆炸碰撞。


💥


工作没了成了无业游民,接着突然恋爱了,恋爱才一个月他说要给我办sponsored visa(此时我已经买好了去塔州的飞机票),再接着体检发现出了点不大不小的健康问题。年末的一个月我的生活起起伏伏起起伏伏,有时候像坐在帆船的帆上,有时候,像坐在摇晃的小木船上。


💦


其中对我转折最大的是恋爱,看过我公众号的应该都知道,艰辛地拿到职业评估之后,我计划去塔州拿491。点击此处文章回顾而遇到John,让我改变了所有的计划。


🌷


学生签下签后,我订好了1月5号去塔州的机票,我的朋友圈也全都是关于塔州的租房信息,并且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491的政策变化。就在我要出发的前夕,突然遇到了他,突然要做出这个关乎未来的选择。对于我来说,选择他的话我准备了很久的PR变得不稳定起来,我得放弃所有我之前做的准备转而依靠他。选择塔州的话至少自己还能控制。


这个选择是一个月之前做的,当时所有的朋友都反对我留在悉尼,劝说我不要相信和依靠他人。


但对于阐述故事,我只能阐述一个骨架,其中所有的谈话,细节,只能我自己感受到。我感受到最明显但就是真诚,尽管我内心也还是带着顾虑。那一个月里我还见了他的妈妈(这个故事已经写在草稿箱了,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发布),我俩还进行了无数谈话,有开心的,也有关于我的健康以及我内心的沉重部分,谈到崩溃大哭,每一次他都能接住我的沉重,给了我比想象中的积极面还要更好的回应。在遇到我之前,他也做了自己的人生规划,计划去德国工作,因为我的签证,他也推迟了这个计划。我们都因为对方做出了人生计划的变动。


于是,我彻底变成了emotional的我。我对于未来伴侣的计划都已经悲观到等着买AI机器人了,在此之前竟然可以遇到让我提得起兴趣的人,不八爪鱼缠住还去什么塔州??


离当时的纠结,艰难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现在我的朋友都见过了他,从当时的劝阻到统一说 “我放心了”。😊




原本应该在塔州的我,此时坐在我们刚搬完的新家里写这篇文章,觉得命运又一步地发生了什么变化。回头想想那一场跨年烟火,是我度过最快乐的一次新年。在跨年的倒计时中,回想起2019年的一个个片段。




🕠🕟🕞

倒计时5

Farewell就是澳洲生活的一部分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这一年,告别显得突出和明显。不断有朋友离开悉尼,有的去了别的城市生活,有的即将离开澳洲。这里的告别是有确定的日期的,这个日期以后,原本可以随时约出来一起玩的朋友,就突然不再和你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了,那个澳洲号码也再也无法拨通。在澳洲经常感叹遇朋友的运气太好了。朋友们都又可爱又暖,各有各的闪光点。那些和朋友走在海边的谈话,哈哈大笑的片刻,是我在澳洲最轻松快乐的回忆。在澳洲好像不自觉会比较依赖朋友,也是因为他们这个城市变得和你更亲近一点。一起跨年的两个朋友,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开心的时刻,他们也都也即将离开澳洲。留在悉尼的我每次都好像是目送朋友离去,目送他们迎来新的生活和经历。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

倒计时4

环保的生活更轻盈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这个片段想聊聊环保。在澳洲后再也没有叫过外卖了,除了偶尔几次淘宝转运,也停止了网购。这么多个月省下的塑料打包盒和包装袋,想一想大概也有人那么高了吧。在国内的时候很难控制住自己对于塑料的使用,每次扔掉大量包装的时候,都是带着愧疚的。


前几天看一篇美食公众号的推送,每一颗草莓都用了泡沫网包装,这种精致消费主义产生的浪费让我觉得有些陌生了。有时候觉得,看到关于动物受苦的新闻说着好可怜却转头继续消费着环境,却没有什么作为,挺虚伪的。记得刚到澳洲的时候,看到超市里购物的花臂朋克男,拿着一个丑丑的绿色环保袋在买水果,觉得这个搭配反差很可爱。澳洲人在超市很少拿塑料袋,买水果也是几个几个水果拿着直接放进篮子里。我网购的洗发水用的防震包装也是纸做的而不是泡沫。外国人里vegetarian的比例很高(没有说吃肉不好的意思),包括John,他手机里还存有不同行为的碳排放量。在这里的生活似乎更加有精力去关注到环境。生活习惯的健康化和对环境破坏的微小减少,让生活的重量似乎变轻了一些,即使以后会离开澳洲,这也是我最想要保持下来的澳洲生活影响。




🕞🕝🕑

倒计时3

变得更加平和了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一直不想写国内环境和澳洲的对比,因为不管怎么写都会显得有些敏感,但这又是来这里后的切身体会和改变。在上海的时候我很容易脾气暴躁,人也很mean,举个例子,吸一路二手烟和目睹一口痰的落地都能让我心生烦躁。而在每次旅行的时候,我总有一种,啊,我做回了我自己,而且总能遇到一些很好运的人和事。然后我就想要贪心地把这个原本比较小比例变成一种日常生活,而事实就是,真的是这样,生气比率大幅下降,仅剩的生气片刻就是被大蜘蛛吓到和说迟到就迟到的公共交通系统。在这一年里和朋友的拥抱加起来比这辈子得到的还要多,以及每天都能接收到陌生人的微笑,对于害羞的人来说,小小的善意就会觉得很开心。


两件小事:

有一次下班晚了一些,在冬天的马路上等公车,悉尼除了city其他地方到了晚上就一股荒凉劲飘来。头顶还时不时飞过闪光的飞机,那一刻突然意识到离闹哄哄的亚洲大陆好遥远,第一次感到孤独和沮丧。此时我的公交车来了,公交车门打开,司机放着摇滚乐,饱含激情地冲我喊了一声good evening。那一刻觉得所有的消极情绪都冒着傻气。

另一次在餐厅吃饭,边上坐着一个穿红色裙子的老奶奶。我觉得她的裙子好美,吃饭的时候偷偷拍了一张照片。吃完饭她起身走之前竟然过来跟我说,她很喜欢我的裙子!顿时感觉,5555欣赏都是相互的。




🕞🕝🕑

倒计时2

把家折叠打包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在上海的时候住过三个地方,在悉尼也已经搬到了第三个家。在2019年的时候终于对临时住处这件事感到疲惫。


突然想要安定。



想要在每次出去旅行后能回到一个固定的家。记得朋友刚搬到Ashfield的时候去他家做客,谈到这个话题,他说,在你离开住过一段时间留下许多回忆的地方,准备奔赴另一个地方开始创造新的生活或制造新的回忆时,你已经把家折叠、打包放进了贴身最近的某个位置,等待落地抵达那一瞬间的展开。(此段偷偷摘抄自他的公众号)


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我突然觉得释然了,一直觉得不停更换住址,那些住处对我来说不是家。爱逛家居店胜过丝芙兰和衣服店的我,每一次的内心活动都是,等我有真正的家了我再来买吧。而事实大概是,家一直准备好了,就等某一天我将它在一个确切的地址展开。距离这次谈话过去六个月之后,我确实在某处把这个家展开了。



🕞🕝🕑

倒计时1

人生就是舒适圈套娃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对于内向型者来说,人生就像舒适圈套娃,跳出一个又一个。内向者,每一次走到自己的圈子外边,都是深吸一口气,集中所有精力后把自己推出去。有人可以坦然地接受自己原本的样子,而我似乎还在和真实的自己死磕。从大学到工作这几年,我一次次地迫使自己参加我会感到害怕不舒适的场合。从抗拒与陌生人交谈到坦然自若,回过头再看看一些场景会不相信,当时怎么可以那么不善言辞。


而在澳洲,又要用英语模式重新走一遍这个过程。语言也是一样,内向者要花更长的时间突破自己的不适和尴尬去学习。看到一个词self-conscious (自觉意识),过多的的自觉意识会怕自己的表达socially awkward,完全是我本人。


有一段时间为了提升英语,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和在Hello Talk上找到的外国朋友一起玩。尽管每次见面前我内心依旧是好想掉头回家哦,社交好累哦。但结果就是,对于1v1谈话脱敏了,不再感到不适。出于Hello Talk这个软件上怪人比例太高了,升级后想要打更高级的怪,想要找一找,和我真正感兴趣的人谈话。于是,开始用dating app,当然对于可以认识什么人并没有抱期望,我的主要目的依旧是英语。同样是1v1,dating app会感到紧张是因为,语言交换软件上的人要不就是真正想学中文带着互帮互助的心,要不就是weirdo想用这个软件交朋友的。Dating app上的都是有自己的生活和圈子,我的紧张就是对于他们来说,要和英语是第一语言的人交朋友太容易了,凭什么和我磕磕巴巴地聊天。于是再一次深吸一口气踏出第一步,说实话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反而会接触到更优秀的人群,迫使自己想要变得更好。


脱敏后我又准备再次离开自己的舒适圈,因为真正难的是群体社交。在人多的时候,尤其是没有特定topic的时候,我难以抓住现场任何一个人的灵魂,就像是面对一片空白。我进行small talk的能力几乎为0,经历过一次尴尬的home party社交,前几天见John朋友们的时候又经历了一次死亡社交,我刚开学的graphic design课程上没有一个亚洲同学。


啊,生活,要克服的社交难题太多了。但出于对自己内向型的不服气,我想我还是会屡败屡战。想起朋友几个月前说过的话,其实并不是叫跳出舒适圈,而是扩大自己的舒适圈。好吧,2020再接再跳吧。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伴随着新年快乐,烟火在眼前升起,随手拍了几张不怎么样的照片,就放下了相机。心中计划在看烟花的间隙,对身边的人第一次说点什么。而他默契地抢先一步对我说了。此时朋友在身边碎碎念着什么这个烟花好像眼影之类的怪话。

不论前路如何,有这样的片段就够了。






像是躺在摇晃的海浪上,结束了2019年





阿诗Frances|作者
公众号:渴时得饮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