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土澳一年五个月,从来没有一周工作过66.5个小时,也从来没拿过这么高的工资。前排Payslip镇楼:


被疫情按在地上暴击:一周税后1700+之后,我被裁了……

我再也不会超过这张Payslip了

 

我工作的鸡肉厂据说本来这个时节应该是淡季,但因为疫情关系,澳洲禁止入境了,原本请假回国的人回不来,中介不得不重新招聘我们。于是在原本没有什么机会的季节里,我意外得到了一份工作。这份工作挽救了整个2月份只工作了7天的我,只能说老天饿不死瞎家雀吧。

 被疫情按在地上暴击:一周税后1700+之后,我被裁了……

工厂在我最后一天上班时候发的口罩

 

因为疫情,超市被抢购一空,订单量 + +,我们部门一个星期就工作了7天,被硬生生逼成旺季。看到这个Payslip,也是不枉我特意从朗赛飞回来。

 

还没来得及高兴两天,周二的时候,早上9点,上班3小时的时候,所有Casual都被Team leader突然通知下班。每个人都N脸迷茫,接着就收到中介的邮件说,一个周的班被砍。还是以“总——分”的结构,首先通知整周被取消,然后每一天分别发。

 被疫情按在地上暴击:一周税后1700+之后,我被裁了……

求你了,你发一遍我就知道了

不要这么一刀一刀扎我的心

 

如图所示,我的工作时间是从6AM-2PM,工作的部门叫做FVA。我所在的线主要就是给鸡肉串撒粉/蘸酱的。拿起1,2,3,4,5,6根鸡肉串(人有多大胆,肉串拿多“少”,还可与“树懒”闪电先生同时服用哦~)清理一下凸出来的肉或是垂下来的肉,保证它美观。


 被疫情按在地上暴击:一周税后1700+之后,我被裁了……

平均1刀一根吧,我猜Bbq口味的最好吃

闻起来最香,配料有蒜有葱有芝麻

 

接下来,跟着我左右右手一起慢动作:均匀地裹上各种粉末。粉和肉接触之后颜色就会越来越深,数十秒之后就会变成图片的样子啦。

 

线上的大部分人都是撒粉的,那么就要涉及到搬粉(15kg)、倒粉的工作。这个就很重了,而且通常要去隔壁房间,就意味着要负重前行二、三十米,有时候搬过来的途中我要休息两次。当然,15公斤还是可以用很久的。

 

整体的生产线是这样的:线的一开始还有负责放肉串的,线的结尾有负责擦Tray的,负责称重的,负责装进箱子放标签的。Ww,Coles,Aldi里面一盒一盒的肉串就是我们做的,有Bbq,Smoke,Honeysoy,Satay等多种口味。

 

 被疫情按在地上暴击:一周税后1700+之后,我被裁了……

有时也会包装腌制好的鸡腿或是制作卷饼

取决于订单量

 

我最讨厌的岗就是挖鸡腿肉,这个与上面放鸡肉串的人的功能一样,就是给线上工作的人提供“原料”。区别在于鸡肉串一次放一把,一把抓不了很多根,也就是一次几百克。而鸡腿肉一次放一盆或一桶,好几公斤的样子。另外就是对于鸡肉串来说,Feeder只需要站在那里,把肉串放在同一个地方就好了,因为流水线会把肉串带走。而鸡腿,需要从大蓝Bin一盆一盆舀出来,人工端起来走到线上,分别倒进线上工作的人面前的筐子里,再由线上的人从筐子里拿起一个个摆整齐。是的,重点就是要负重

 被疫情按在地上暴击:一周税后1700+之后,我被裁了……

房东说我是让钥匙从头断掉的第一人

 

而且因为要弯腰去取蓝Bin的鸡腿,通常把ID和钥匙一起挂在脖子垂在胸前的我,就把自己的一把钥匙压断了,钥匙环也压变形了(可见我挖鸡肉多么地努力),总之一串钥匙被我搞不见了。

 被疫情按在地上暴击:一周税后1700+之后,我被裁了……

ID本D,20块押金

 

而我走到大门口才发现钥匙不见,又回去问办公室有没有人捡到,万幸最后找了回来。

 

同理,鸡腿也有负责称重和擦拭Tray的人。

 

鸡肉厂还有许多其他部门,我们部门算是神仙部门,工作轻松+Leader比较和善。但是其他部门就不一定了,据我所知火鸡部门就比较重,因为火鸡比较大,重就很累啊!甚至于我们部门的晚班Leader就不那么善解人意了。

 

有一天加班,全天归晚班的Leader领导,大概三个半小时?才给我们休息,真 · 一边骂一边搬砖,好不容易熬到了休息时光。

 

也必须要通过中介进入。通常等待周期是一周-两个月,进入哪个部门也全凭运气。

 

入职的基本要求如下:

1. 签证过半年

2. 有车

3. 能适应体力劳动 

还据说现在特殊时期,有的厂区还加了一条:

4. 体检才能上班

 

员工福利方面,鸡肉厂常常有特价活动&员工9折。

 

上次我买了3KG+的火鸡胸肉,只要15块。重点是我发现非员工也可以去买,也可以有会员卡,只是最近买要排队+各种消毒了,每次限进5人。一人出门,另一人可进。

 被疫情按在地上暴击:一周税后1700+之后,我被裁了……

早上9点半左右的店铺门口

 

说起限进5人,据建议,“人与人之间应保持1.5米安全距离”,“每4平方米只可以有一人”这些规定也是我们部门Casual被裁的原因之一。

 

虽然目前我们只收到了一周的班被取消的消息,但据Full Time说,工厂已经跟他们开过会,削减订单,只留Full Time和直接对厂人员。不知道往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目前所有人再不赶订单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有的部门没有鸡可杀,失业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不知道工厂还能坚持多久

 


 

最近朋友圈里很多小伙伴都失业了,往好的一面想,很荣幸我也是历史的参与者。新闻中不断地说全澳的失业人数,甚至很多Full Time也难逃一裁。于是WHVER关注的重点成为了怎么抢到纸和吃的,怎么确保健康。能完全不被全球化影响的不一定是桃花源,但一定是与世隔绝的。

 

观摩着国内抗击疫情的全场,最严重的时候我们家一路之隔的对面小区就有不止一例确诊。那段时间早上醒来我会看到手机上我们家小姐姐发来的消息“你怎么了…”、“你咋了”、“还好吗”之类的问候。原来晚上睡着的时候我会尖叫,声音之大能把睡在隔壁的隔壁房间的她吓醒。

 

亲历过那个时候,所以很不愿意让类似心理在关心我的人身上重演。

 

我刻意淡化疫病对我生活的影响,突出这份暴风雨来临前回光返照的高薪工作,假装看不到澳洲在意大利的老路上一去不复返,模糊确诊人数指数型增长和死亡人数,安慰着自己大家都连口罩都不戴并不严重。

 

但事实是造谣、指责、封锁的声音仍不能绝于耳,宁可信其有、阴谋论的说辞反复上演,形同虚设的选择性的第三国14天曲线返澳,置若罔闻的学生照常上课,“比赛必须继续”的资本博弈,一泻千里地澳币贬值与经济衰退,确诊邮轮正常停靠2700名乘客就地解散……因此这么久的抗疫时间差土澳自然是躲不过这一劫。

 

全世界互助合作、配置资源共同抗击灾难道阻且长。

做好心理建设,怕是要到回天乏力的地步了。

 

既然不可避免,那就被裁快乐吧!

 




被疫情按在地上暴击:一周税后1700+之后,我被裁了……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