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飞快,从新西兰旅游回来已经是二十天以前的事情了。

 

入境澳洲之初便开始准备申请新西兰签证,正好是三月,希望能够赶上四月箭镇金秋节,但由于刚入境没有薪资证明,直到申请失效都未能成行。


去年十一月再次申请,由于临近圣诞节,签证申请历时26天超长待机才下签,好事多磨,后面国内疫情严重,不确定是否能够入境,约好的上海大叔东北大姐又不去了,最后,还是自己旅行。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路线:基督城-西海岸-皇后镇-周边-东海岸-基督城

 

到达基督城的那个早上既疲惫不堪又内心充满喜悦,因为担心国内的疫情和入境的事情精神压力很大,已经失眠好多天;结果入境非常顺利,没有人区别对待,而且那时候新西兰一个确诊案例都没有,澳洲也很少,大家都不戴口罩,想想国内的情况,不禁感慨:山川异域,风月不同天。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清晨抵达基督城

 

小伙伴们既然不来了,那就自己走吧,准确来说自己开吧,一人独享一辆越野丰田普拉多——大白。大白车身很大,对于只开过2000年版丰田卡罗拉的我来讲简直是巨型。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大白

 

新西兰之旅从西海岸开始,然而由于对天气预报的过分信任,Fox冰川直接开过,一路抵达Wanaka.无论是西海岸还是Wanaka到皇后镇,还是皇后镇继续南下,都是山路崎岖,四五十度的坡度、六七十度的拐弯都很常见,在这里开车不会想要睡觉,每一刻都很紧张,每一刻也都很值得。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日常弯度

 

Wanaka

 

Wanaka早已声名在外,不输皇后镇,而这里最出名的当属两个湖和一棵树了。两个湖分别是Lake Wanaka与Lake Hawea,这两个湖分别分布在Mountain Burke的两侧,湖水并不相通,更奇异的是两个湖的湖水颜色在一天的同一时间段呈现不同的颜色,而且由于日光的原因,一个背阴另一个则向阳。


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Lake Hawea.在Wanaka最后的那个下午我将车停在靠近两湖连接处的Hawea湖边,坐在副驾发呆了很久,车上放着电台音乐,还有干净的新西兰车厘子和水,除了我再也没有其他人,不远处的露营营地倒是有几辆车,只是隔得远,并没有声音。日光渐渐的暗下去,身后的路有些暗了,前方平原的地方日光还在跳舞。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Lake Hawea

 

Wanaka的那棵出名的树甚至有自己的专属名字和地标,叫做“That Wanaka Tree”。这棵树生长于Lake Wanaka中,靠近镇中心的那一端,最早被一个摄影师拍下来称其为“孤独的树”。离开Wanaka的上午特地绕道去看了它,湖边人很多,已经不再孤独了吧;不过也有可能“快乐是他们的,而它什么都没有”。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That Wanaka Tree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Bra Wall

 

我一向并不喜欢紫色,紫色太贵气,也比较老气,然而Wanaka的薰衣草庄园满园的紫色,礼品店和茶屋里各种深浅不一的紫色确是极为协调而不俗的。在那里待了一个上午,喝了薰衣草茶,吃了薰衣草饼干和冰淇淋,买了薰衣草精油,哦,那天还是情人节,我给三对不同年龄段的情侣、夫妻拍Kiss照,很应景。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薰衣草庄园

 

Queenstown

 

从Wanaka开往Queenstown的山路极其崎岖,需要翻越大山,前端是上坡,到最高点,然后下坡。在最高点可以俯瞰整个山脉和远方的湖泊,大有“会当临绝顶”的气势。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大山

 

Queenstown的美景自是毋庸赘述,尽管我已经看过Wanaka美丽的湖泊,这里的Lake Wakatipu仍然美到窒息,尤其是登顶Queenstown Hill之后,俯瞰小镇和湖泊,云淡风轻,小镇安然,水波碧绿,远方的山峰上还有尚未消融的冰雪,令人不禁想起瑞士的卢塞恩湖。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Queenstown Hill

 

从Queenstown出发去了周边的几个小镇,有传说中的“中土之地”Glenorchy,果园Cromell,《只有芸知道》拍摄地Clyde,还有萤火虫洞Te Anua,风景自然是得天独厚,还有几件小事也值得一叙。


Clyde

 

Clyde位于Cromwell和Alexandra之间,从Queenstown驾车一个半小时可达。小镇很小,名气也不大,镇中心的主街也是从头可以走到尾的那种规模。小镇虽小,让我意外的是镇中心至少有三家艺廊,展出的大多是当地艺术家的摄影作品和水彩作品,取景也都是Queenstown周边的风景。对于电影本身不作置评,但是选取的小镇是新西兰小镇应有的样子。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小镇艺廊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影片中的Olivers餐厅

 

从Clyde回Queenstown的途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停在路边拍照时一辆警车停在了后面,心想大事不妙。果然警察大叔下车前来问话。

 

警察大叔:护照驾驶证出示一下

我:我咋了(拿证件)

警察大叔:你被投诉了,跨越中线

我:我被投诉了,为啥?前面的车还是后面的车?

警察大叔:跨越中线,后面的车

我:为啥?

警察大叔:跨越中线,他们投诉你跨越中线

我:我没有啊,我的车挺好的,如果跨越中线会有报警提醒,而且我在澳洲开了半年了,这里路就是拐弯太多了

警察大叔:你听得懂啊,注意点啊,拐弯是挺多的,即便如此,急转弯你也不能跨越中线

我:哦,我知道了,那我会被罚款吗

警察大叔:会啊,被人投诉多了下次可能要罚$150

我:这么多钱,我知道啦,谢谢

 

然后我继续往前开发现警察跟了我很久,在第二次停车等待后才没有继续跟踪我。等我回到青旅告诉那帮欧洲朋友,他们说你应该记下警察编号,投诉他,他没有理由跟踪你那么。他们虽说满嘴跑火车,但有一个信息是对的:不能处于被动。


要是投诉超速也就认了,跨越中线?后面的车的确跟我挺久的,几次想给他让车,但是每次要让行的时候又离我很远,十分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投诉。不过和警察对话的时候还是小绵羊一只,温柔有礼,不敢放肆,可是后来想想有行车记录仪啊,我怕啥。


Te Anua

 

Te Anua是一个意料之外的行程——皇后镇没住宿了,前去投宿。驱车两百多公里来一趟,总不能睡一晚就走,于是预定了萤火虫洞。萤火虫洞是在离镇中心一小时船程的一个大的史前洞穴里面,被发现其实只有几十年。


这里的洞穴和国内的溶洞不一样,没有五颜六色的灯光,只有在极其必要的地方才有一两盏灯,因而洞里很黑。步行穿越洞穴二十分钟左右,需要乘只容十人左右的小船才能到达萤火虫洞。

 

去新西兰之前看了一部BBC纪录片,讲述了这里的萤火虫洞,这里的萤火虫和老家夏夜里的萤火虫不一样,这里的会吐出粘稠长柱形的水滴,萤火虫越饿发光越亮,吸引昆虫前来然后将其困住,从而萤火虫得以进食。


可能是因为BBC用超大倍数镜头拍摄,实际看到的滴状物小很多。我们十个人坐着船,在史前的洞穴里的河流上任由掌舵人带我们漂流,洞内一片漆黑,是我感受过最黑的空间。随着小船的漂流,头顶上渐渐出现星星点点的绿光,有几十只聚在一起的小片光,有成百上千只聚在一起的梦幻的如小型宇宙。


这一切都太美了,美到不真实,而我一直被黑的恐惧裹挟着,这种美在脑海里抽离,唯一的感觉是这条河像是亡灵渡河,而这些萤火诡异的如同彼岸花一般。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途中偶遇的羊群

 

从Te Anua回Queenstown的路上捡了两个德国女孩,车上聊天的时候聊到一件趣事——前男友。这两个女孩子都喜欢攀岩,其中一个女孩应该是段数比较高了,她分手的原因是前男友对攀岩没什么兴趣;另外一个女孩子之前不喜欢攀岩现在挺喜欢的,她分手的原因是前男友当时对攀岩太痴迷。爱情,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新西兰的前半段基本就是开着大白到处转悠,除了有一天经过西海岸开了八个小时,基本每天三四个小时的驾车,不至于太过疲惫。记得去之前看到有人讲这个时候又没有鲁冰花,箭镇的叶子又没有黄有啥好看的,我去看了,很好看。


从Te Auna回到Queenstown后又停留了一晚便开着我的新座驾前往东海岸。预定的是一辆丰田卡罗拉,可是去机场提车的时候给了我一辆VOLVO,当时并不知道VOLVO是什么,只是从工作人员紧张的神色并反复核对我的年龄、驾龄可知这辆车并不普通,后来查了一下,VOLVO XL60国内报价七八十万,感觉这辈子能开的最贵的车也就这辆了——小白。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小白

 

Dunedin

 

Dunedin也是计划外的行程,由于没有去冰川,一下子多出好多时间,在Queenstown遇到的韩国男生要去Dunedin,我想,那我也去看看吧。

 

从Queenstown开过去已经是下午五点钟左右了,天气有些阴沉,前方的车辆行驶很慢,正好可以观看道路两边的建筑。这里的建筑风格和前面到过的新西兰城镇及澳洲城镇风格都不太一样,后来和德国留学生聊天才知道这里是苏格兰人的登陆点,大部分建筑都是维多利亚时期风格,并且保存良好。


这里有新西兰最古老的大学——Otago大学,留学生很多,文化氛围也颇为浓厚。除此以外,自然风光与野生动物观光也是首屈一指。

 

我主要去了Peninsula区域,那里有只有新西兰东海岸水域才有的野生黄眼企鹅,第一次近距离在野外看到企鹅,虽然只有一只也很开心。后来在另一个沙滩看到一只捕鱼回来的蓝企鹅(很小只),通常它们会在日落十分回来,那天四点左右意外地看到它,也是奇妙地缘分。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黄眼企鹅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黄眼企鹅海域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小企鹅

 

Peninsula不仅仅只有这些,还有野生信天翁观赏基地,还有对于自驾而言体验感超强的海边山路。去的那天是大风天气,路边不时可以看到强风大雾谨慎驾驶标牌。去程和返程都曾短暂的遇到大雾,返程的时候在一个山峰的高点,云雾从山的那面席卷而来,瞬间将前方的道路蒙上一层白色屏障,路边的黄花随着大风疯狂的摇摆着,海那边的阳光却还很耀眼。


我将车停在路边看着云雾翻涌,心中甚是感慨:这奇异的南太平洋海域天气,人类与黄花无法征服它改变它却可以适应它生存下去,壮哉,妙哉。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大雾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黄花与海

 

Fairlie

 

从Dunedin沿东海岸继续北上的路变得平坦而宽敞,与西海岸自是迥异的风光了。及至Fairlie,再次进入山区地貌。


Fairlie距离Lake Tekapo将近30分钟车程,距离Mt Cook将近两小时车程,再次由于没有住宿只得选择入住Fairlie.好处便是便宜,一人独享一栋民宿里的大床房,房间里还配有大电视和壁炉,以至于下雨的那天升起壁炉里的火,看完了2020年春晚,又看了一遍《肖申克的救赎》和《人在囧途》,也是惬意的一天。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炉火

 

Fairlie有一个羊驼农场,二月份并不是羊驼毛最长的时候,倒也是可爱的样子,最可爱的当属几只棕色的羊驼,农场主给他们起了形形色色的名字:hot chocolate、brownie、chocolate……农场里大概有120只羊驼和长得像羊驼的一种杂交动物,每一只都有自己的名字。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hot chocolate


Mt Cook 

 

Cook山是新西兰南阿尔卑斯山脉的最高峰,常年积雪。除了Hooker valley步道值得一走以外,从Lake Tekapo开往步道的路上会经过一个湖泊:Lake Pukaki.它有着与其他湖泊不一样的颜色——翡翠色,它令我想起在Queenstown遇到的来自英国的一个男生的眼睛。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Lake Pukaki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Lake Pukaki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Mt Cook

 

那天我刚从Queenstown Hill徒步回来,在休息室碰到他,他正低着头在写些什么。我和他交谈起来。

 

我:写啥呢?

翡翠色:(抬起头,用他翡翠色的瞳孔盯着我说)日记

我:不错哦,都写些啥呢?

翡翠色:不开心的事情或者令我生气的事情

我:那开心的事情怎么办呢?

翡翠色:(皱一皱眉)我是想管理自己的愤怒,希望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况不再愤怒(笑一笑)

我:好主意,这个方法有用吗?那开心的事情会写吗?不记录的话可能会忘哦

翡翠色:(他也不恼)对我有用,开心的事情那我下次尝试着记录一下吧

我:嗯,那我也试一下你的“愤怒管理法”

翡翠色:嗯,希望对你也有用

 

后来他便去上班了,而我记住了他的眼睛,那是此行见过最美丽最澄澈的眼睛。

 

Lake Tekapo

 

可能是Lake Pukaki的光芒太过耀眼,掩盖了Lake Tekapo的光辉,我对于它印象并不是十分深刻,加上当天好牧羊人教堂因为有活动不能参观,停留的时间很短。临走前预定了Lake Tekapo的观星活动。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好牧羊人教堂

 

晚上12:45的观星团,十一点左右便从Fairlie出发,一路上并没有路灯,仅靠着车灯照明,这是第一次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下开车,虽然有小白的保护,还是忍不住全身发抖。


抵达后先去了好牧羊人教堂,下车后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抬头:漫天的繁星啊,明亮的如同儿时夏夜里的天空,甚至还要有更多的星星。那晚很冷,我在车里坐一会儿便下车看一会儿,直到快到观星团集合的时间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观星

 

观星点其实离好牧羊人教堂并不远,大概只有五分钟车程,但是观星团公司并不允许私人车辆自行前往,也有可能是为了避免光污染,据说Lake Tekapo的屋顶都是黑色的,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星空。


观星团的特色项目是可以通关天文望远镜观看星空,大部分星星和星云并看不出彩色的光芒,比较幸运的是在轮到我观赏一个小型星云的时候,我看到了流星,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复的和解说员确认才直到自己真的看到了流星。


这是人生中第一次看到流星,没有来得及许愿,解说员说没关系,你可以留着这个愿望,只是没想到三天以后我的愿望就用上了。

 

Christchurch

 

新西兰租车费用与保险费用以及油费相比澳洲而言都要贵很多,返回基督城之后便将小白还给租车公司了,在基督城的时间便只能靠双脚旅游了。


所幸市中心离住的地方并不远,走路半小时便可以到达,而当我走到市中心的时候却十分怀疑自己看到的一切。大多数地方围了起来,摆放着施工材料,就连大教堂也是一派施工景象,后来和一个德国女孩聊天得知:基督城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遭遇一次大地震,由于保险理赔等诸多事宜尚未厘清,仍在重建中,原市里的居民已经搬离。不敢相信,十年的时间,还可以让一个城市仍然在重建中……

 

尽管如此,基督城的植物园里的玫瑰花开得绚烂美丽。在基督城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坐在玫瑰园里看花看天看云,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小王子来到这片玫瑰园,他是否真的仍然只会钟爱那一朵他浇过水的玫瑰花。于我而言,这些玫瑰花是最好的陪伴,它们吸收了我返澳的焦虑也给了我继续前行的勇气。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玫瑰园

 

冰川、雪原、湖泊、山脉、星光、萤火,世间美好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而当人们在这里拥有一辆载上简单行李的车,便拥有了世间美好的东西。

 


 


冰川、湖泊、森林、星光,世间美好尽在纽村南岛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