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文 |毛蒙蒙

故事 |Carnarvon摘青椒那些事儿


 

今天干活累得怀疑人生的时候质疑了自己的选择(3秒钟)。办公室工作,空调确实不错,然而我辞职跨越千山万水来到这儿,烈日底下暴晒采摘当农民,累瘫,渴爆。集二签第一天才开始,便开始倒计时了……

 

如果没有这一年,我不可能看到我的人生还有这么多可能性。

 

— 2017.10.17  采椒记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01


集二签的第一份工作,是我到Carnarvon第二天被房东“讹”去的,他信誓旦旦地跟我保证是一份“内场packer”的农活“很轻松工时还不错”。


然而隔天,我以外场picker的身份开始了澳打两年最为噩梦的38天。在做着“轻松农活”的日子里,酸痛膏药成了我最忠诚的朋友。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我在卡村第二大青椒农场工作,那里大概有12区青椒种植,我们称之为“capsicum page”。如上图所示,每一区大概有40-45条青椒树道,每人2道1轮回,推着装满6 crates的小车,左右开采。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每装完6 crates 需要将小车推出来,将装满果的crates搬上长拖车。爆果时,一轮回会采21-24 crates 果,所以需要推着小车进出道3-4次。装满果的车子很重,路面又都是土坑不平,实在是累得慌。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农场里有12区,每区的品种,树的高矮,树道的长短都不一样。有的区树道长得望不见尽头,图上图;有的区青椒树矮到需要跪着采摘,我们称之为魔鬼4区;有的区青椒经常病变,需要拿东西做标记。

 

采青椒需要技巧的,不能用手直接拔,会扯破蒂头;不能用剪刀直接剪,会将剪刀上可能残留上一株的病变带给下一株。需要用左手迅速地托住青椒底部,朝蒂头反方向轻轻一折使果脱落,再用剪刀修齐蒂头装筐。

 

摘了几天青椒后,左手麻了甚至手机都握不了,后来一段时间还会偶尔作痛。

  

 

02

农场主是个极其典型的资本家,恨不得榨干雇员身上的所有。本来以为在接近40度的外场,一天10小时采摘已足够变态,但当我们连续工作13天每天超过12小时,才知道资本家不止变态还冷血。重点是每天休息时间只有10分钟带薪smoko,半小时不带薪午餐时间。

 

果真,男的当牲畜用,女的当男的用……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我们每天有且只有10分钟带薪smoko,早上休息了下午便不能。北边的盛夏,气温经常40+°C,我们舍不得早上用完这10分钟,便总是约好下午3点一起smoko。


休息10分钟,如果选择上厕所,那么走到休息区一来一回时间便没了;放眼望去,整片page没有一处阴凉地,只能把空crates垒起来,借片刻的阴凉。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几个男生负责开拖车送果回shed,午饭时间我们便会蹭车回到休息区,省得走那漫长的土路。那时候总是希望这车就这样开下去,永远也不要停下。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可5分钟后,我们照样得下车,拿着饭盒在微波炉面前排队微便当,再选择一张不那么脏的椅子,一边赶苍蝇一边吃下那烫嘴的饭菜。


常常因为工作太累天气太热,胃口极差。后来,我也不准备饭菜了,只带一根玉米微波炉打热3分钟,或是生吃1根胡萝卜。欺骗自己似地吃下点什么。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说说我们的老板,那一家暴脾气的资本家。


有一天,我们工作到12点回去吃饭,那会气温已经飙到42°C,刚刚好又采魔鬼4区,累到大家都说不上话了。便商量着能不能稍微延长一下午休时间,不带薪的,就再多15分钟或者半小时。(每次得知隔天采魔鬼4区,我出门前都得提前在腰上贴好酸痛膏药,那一区太矮,基本得跪着弯腰采摘。)


老板瞥了我们一眼,走到屋内看了一下温度计说道:“我的温度计才显示34°C,这不算热。再说了你们亚洲背包客会觉得热?那你们还一直穿着长袖长裤,还戴着帽子包得那么严实”。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于是我们悻悻地走回去工作,心里咒骂:“TMD,你在空调房里坐着当然不热啦!”


随后,更变态的来了!当我们开始工作时,我们听到了“嗡嗡”的声音,抬头一看,一架无人机正在我们工作那区的上空盘旋,老板居然飞无人机来监视我们有没有好好工作!

 

平时她也来监管我们工作,开着小摩托骂骂咧咧地穿梭在各道,然后又扬长而去。而这天,天气明显热到她也不想走出门了……

 

她还总嫌弃我们“采完单边再采另一边”的做法,一直强调我们一定要左右同时采。这样特别容易漏果,遗漏了几颗果被她检查到又是一顿大骂……有时真无法理解她们一家子的脑回路,她们一定不知道中国有个成语叫“殊途同归”吧。

 

 

03


11月初迎来青椒旺季,那时觉得每次采完的青椒道再过十分钟走回去,本没有熟的青椒又晒熟了。气温太高果子熟得特别快,不及时摘的话,烂得也快。于是,我们开始地狱般的高负荷工作。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那一段时间,我们经常清晨4点多便要出门以赴5点开工。上班路上总能看见星星月亮,到农场时,太阳刚刚升起,泥土还带着露水的潮气。大家从各自的车里走出来,满脸倦容地互相打招呼,拿上水杯,戴上手套拿上剪刀,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旺季那会,我们经常工作到晚上快7点,一天差不多工作14小时。大家采到最后,都是靠强大的意志力在工作。为了赶快收工,便拉着自己的小车去帮别的同事同采一道,那时候工作效率应当是一天最高,不然天黑了就看不见了!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下班回家路上,我们会看见日落,再看见星星月亮,和早上出门时一样一样的。时常累到错觉,我们未曾离开过青椒场,一直夜以继日地采摘着……

 

 

04


我们是靠着怎样的“信念和意志力”,在这地狱青椒农场坚持下去的呢?一是每周破千的payslip,二是酸痛膏药,三是同事爱。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我们工作时偶尔也会聊聊天,说些没有营养的话好缓解这枯燥的工作带来的疲劳。最提神的便是不小心一手抓到一个烂青椒,结果发着恶臭的汁液浸湿手套,溅到鞋子上。那么你定会听到一句大声的:“F**k !”(上图为畸形椒)


那迷人的味道,是苍蝇们的最爱,那味儿就像在微波炉里微热了隔夜的酣水。以至于在往后一年,我都不敢吃青椒,一看到就想起那味道。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偶尔,我们需要去采辣椒,这玩意比青椒好多了,一般不会有烂果,体积小,树的高度刚刚好也不用弯腰。只是我们不能经常去那一区,除非负责该区的人来不及采。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这玩意号称世界上第二辣的辣椒。采摘时需要用面纱掩紧口鼻,不然会一直打喷嚏,呛得喉咙可痒了。但我们都很喜欢来到这区,因为树非常之高,采不干净也没人管骂,还有阴凉处可以避避。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德国小哥为农场画的青椒卡通画,带着些许的恶搞却也可爱。有一天下午,他直接穿着红色的青椒卡通棉服去和我们一起采青椒,差点没热死他。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每天下班回家,sharehouse的厨房总是坐满了人,大家抬头看着刚回家的我们说:“我们家最劳模的人回来啦!早上我们在睡觉你们就去工作了,我们晚饭吃完你们才回来……”


我却也累到不想做饭了,直接把冰箱里备好的三文鱼和芦笋放进烤箱。洗完澡,鱼也就烤好了,倒上红酒,这便是一天最好的犒劳。

 





 

在青椒农场的工作一直到11月25日,我们是突然失业的,随着青椒季的结束,随着青椒病变株越来越多……

 

还有很多故事,还有很多人,应该写应该感谢,但怕是会牵扯到太多个人感情和私人恩怨。


谢谢为我挡太阳,赠予我10分钟smoko阴凉的人;谢谢给我做便当,给我摘百香果的人;谢谢那些日子的陪伴。

 

愿好。

 

 

 


土澳青椒picker,一个离不开酸痛药膏的职业!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