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果还记得我之前的麦厂工作经历,那没错了,我要讲的就是它所在的偏远半岛。这是一个值得被记录的地方。

 

10/2019末,从米杜拉反向回到墨尔本,只为去Box Hill好吃好喝几天。

 

在亚超采购了一车的东西,再掉头奔向南澳。路过维州一个叫Ballarat的镇,这里保持着许多百年前的建筑——歌剧院、电影院、邮局、市政厅、黄金交易所、火车站……且仍在延续其生命;满街奔走的四轮汽车似乎毫不影响这里沉淀下的底蕴和独有的气息,仿佛在看到这里的第一眼我终于拾起了土澳的灵魂碎片。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经过阿德莱德,经过无数个荒芜的无人区,在没有信号的长途中播着老手机里王力宏&周杰伦的老歌,和J米唱着都会哼的曲子,彷佛一下回到了学生时代,足够令人亢奋从而——安全驾驶。100+km/h车速撞上过可怜的飞鸟,碾压过无辜的蜥蜴,飞掠过身亡在路中央的蛇……老实讲,这些是我在维州的路上从没见过的。

 

赶了1400Km的路程,在无知茫然和小忐忑中到达了目的地:Cummins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人&文


Cummins是一个小地方,但它有露天泳池,有一家IGA,有一家汉堡店,40km外就是有coles和woollis的Port Lincoln了,还行。

 

镇上的露营地没有无线网、厨房,于是我选择了同样没有wifi甚至通常没有信号的农场住宿。我保证这是我迄今为止体验过的最土的土澳生活,但我并不觉得自己赚到了~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当天傍晚去到农场,刚好碰上一年一次宰牛吃肉的一项聚会,一个700+人口的小镇感觉来了有百号人,我选了一杯树莓饮料和一个农场自制牛肉汉堡,$10,味道还不错;

 

紧接着让我难忘的是,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都要和土澳的原始茅坑,作思想心理斗争,更让我无语的是茅厕门上贴着的“温馨”提示。但最后的结论:土澳确实是个历练人的好地方,之后我再去到任何一个深山老林国家公园的茅坑蹲守,都不带怕的了;

 

之后在羊群里看到了木楞楞的羊驼,农场主说,羊驼的作用是防狐狸;

 

农场没有卖牛奶的许可证,但女主人主动提出可以给我盛一杯试试味儿,在我买完几盒牛肉后,聊天中再三厚着脸皮“提醒”下,她终于盛出了小半咖啡杯的牛奶给我试试,嗯,没有某些牛奶品牌和我小时候喝到的牛奶自带的腥味儿(我一度以为那就是真真好牛奶的标识),反而有点像自带了淡淡的咸味儿,再无其他味觉刺激,总之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和我在超市买到的所有牛奶味儿都不一样;

 

看着场地里撒欢奔跑的鸡妈妈们,我选择了就在农场买土鸡蛋了,放心又实在。$5一打,我两眼泛着欣慰的柔光,女主人笑得甜美:“很便宜是吗?”——“对啊!” 回到住处,开心地打开盖子,哈,6个中等个子,6个更小个子的蛋,这是我在超市不曾见过的Size……5刀买到鸡蛋还送见识,不亏?

 

顺便我也知道了,蛋黄的颜色似乎并不是评判一颗鸡蛋够不够土的原则哦?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Bobby是镇上中小学图书馆里一位可爱的“老太太”。


第一次去图书馆,我们还在研读玻璃门上的“营业”时间和学生正在里边考试的告示,一位身形微胖浅棕齐肩短发的老太太特别热情地给我们拉开了门请我们进去,问我们要喝茶还是咖啡,又“一针见血”问我们是不是来蹭wifi的,接着热情指导我们如何登录使用;我们选了位置坐下后,她再次上前问我们喝什么,我们再次感谢并拒绝后,我在思考:这个图书馆的饮品是不是个付费项目?

 

第二次去同样感受到热情,中午我回车上吃了个午饭,再回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血橙口味的茶已经放在了我的桌上。我谢过后,还是问了是否需要付费。Bobby说不需要,很高兴为我们“服务”。

 

……

 

Bobby绝对是个可爱又充满活力的老太太,圣诞前夕图书馆的布置都出自她手,心灵手巧没跑了。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原来土澳的圣诞节,拉雪橇的不一定是鹿很可能是kangaroo,坐雪橇的不是圣诞老人而是koala?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下着小雨的休息日,我驱车去镇上的汉堡店买汉堡解馋。果腹后带走满满的热量回到车上,把手机搭在仪表盘上,头靠着方向盘看剧……十几分钟后,汉堡店的一位员工阿姨突然拉开我的车门。照理我停在离汉堡店较远的盲区,我认为我停在了一个车位里,于是我一脸尴尬看着她问她这里是不是不给停车。

 

阿姨先说了抱歉,然后问是否打扰了我睡觉,说有人看见了我在车里,像是睡着了,于是她来查看下我是否安好,再三给我表达歉意后她关好车门离开……当时的偶除了不好意思认为给人添了麻烦以外,还有满满的感动吧……除此之外就是立马点火逃离现场,嗯,以后再也不会这样看手机了。


这个小镇,住着不少温暖的人。

 

某次爱沙尼亚舍友去IGA买大米,被告知它们不售米。但员工问了他们的住址。隔了2天,农场主突然接到IGA的电话:我们为你的租客进了些米……除了温暖,这样的精神,您不挣钱谁挣钱?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似乎好些小镇都会有老兵俱乐部。恰巧在11.12日去帮Bobby和其他几位老年人布置孩子们的圣诞会场。在玻璃窗上读到了这张世界大战阵亡战士纪念日海报,记得读书的时候,也在一篇关于电商购物节的实时文章里看到过这个信息,随手去网上求证,但似乎没有查到什么信息。


当初驶近这个半岛的时候,对向车道一司机突然从方向盘上竖起一根食指,我们很懵啊。一度揣测是在提醒我们别超速,前方有警察吗?

 

后来扎根Cummins后,终于明白这只是车与车之间打招呼的方式,不管是小汽车还是大货车。也不知道对向司机有没有真在瞅你。但我坐在副驾观察了很久,十有9.9的司机都会在你驶近时竖起食指,于是我们也入乡随俗起来。觉得这个举动也蛮温暖。

 

后来回到维州,一次J米突然抬手扶脑门儿,对向的校车司机从方向盘上竖起了他的食指……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第一次去周边的海湾闲逛,看到的都是这样粗犷、大气、不修边幅的海景,天蓝水清,但于我而言,美得太孤独,我不配爱它们。当地人还告诉我们可以带个渔网就能去海边捞章鱼,但我们没尝试过。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附近的柯芬港coffin bay是一个付费体验生蚝的旅游点。点了一份基础的套餐,只有生蚝还不错。

 

划着结实的塑料艇,在船里浪了2小时,在水草丛里看到了娇巧漂亮的海星,可惜怎么划也不能再划回海星在的位置,遗失了它,作罢。看到远处不止一次跃出海面的——不知道是小鲨鱼还是小海豚。当地人开着游艇带上狗子出海,在浅滩拾贝壳,作鱼饵……虽然是个付费景点,但不妨出海自在地体验自然的美。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Port Lincoln的海滩也不错,倚海而建的公共泳池给我留下了印象,天晴的时候又去了一次,泡澡的大人小孩蛮多。

 

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拿着册子跟你耐心地讲当地的景点,比如还有近距离接触鲨鱼呀跳伞的旅游项目……当我们提到我们所住的农场和农场主的名字后,这个距农场40+km外的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认得他们,然后告诉我们,其实这些付费景点你们也可以不用去……但,免费与付费的景点,至少在土澳,应该多少总有不一样的美吧。

 

讲着讲着,还是先到这儿吧……想来法国大厨的餐厅,是我离开Cummins的那天去光顾的,那就留在下一次南澳的回程之旅再讲吧~一路港湾、山间偶遇的野生动物们,实在让人惊喜不断。

 

期待下次你还来继续听我唠~我有故事,你不一定非要带酒~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 End –

 




SA|那个偏远半岛的人、文、景,和那家法国大厨的咖啡厅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