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01
如果梦想有真实模样



为了给Eddie捎一个推子,
揣着只做了一周的樱桃工资,
心一狠下血本从南岛的南端跨到了北端。
来的时候也全然没了解过有啥工作做可以做。
大概,是跟脑里缺根弦有不解之缘吧。
然后一呆就是这么两个来月了。

有天Eddie邀请我一起去山上看萤火虫。
那是第一次去莉姐山上的房屋,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舒适感满满的皮沙发和长线条的落地窗。
整个房间被暖暖的红灰色和深浅不一的棕色填充满,
再往里走挂在左边墙壁上的鹿角和角落里的黑色壁炉,
拼成记忆里最熟悉的咖啡馆模样。

笔记本电脑随意的放在木茶几上,
不远处几个人围在餐桌旁淡淡地聊着天。
对面的小伙子长得有些壮实,
窝在墨绿色的沙发里一直玩着手机。
光线微黄,散发着家的慵懒味道。

走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眼,
整个屋顶被包裹在点点星河里。
却也只能依不舍地离去。

两天之后再次上山去吃年饭
这才把这里看了个仔细:
花园里连成片盛开的白的、蓝的百子莲,
远处树林参差不齐的边缘像极了山的细软眼睫毛,
树林的背后是长条状的大海和连绵的山峰。
菜地里的番茄红彤彤的发亮……
这不就是梦想的模样吗。

嗯,然后在床上翻滚挣扎了一段时间,
毕竟没车的我搬上去会特别不方便。
无法决定的时候我通常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不做,以后会后悔吗
会啊。
于是这就去高高兴兴收拾行李了。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家附近的萤火虫)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热闹的大家庭)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吃早餐时的红紫色天光)






02


熬不住了




为了延签,必须做满3个月的农业相关工作。
新西兰的农场工作主要分为室内的包装工作,以及室外的采摘工作。
相比室内,我更喜欢室外那份自由感。
所以当选择了这份工作的时候,
第一念头是:大概这俩月都不会再更新了吧。
难道装苹果还能翻出什么花样来吗?

“Echo……”
被Lee的召唤惊醒过来,
居然差点睡到翘班。
什么时候已经掌握到任由闹铃欢叫半小时都能不醒的本领。
我可真骄傲。

一种上学迟到的惊慌从后脑勺猛地窜了出来。
经验告诉我,上课迟到不如不去。
嘴上嘟囔着“今天不上去班了……”
还是老老实实的起床收拾。
真是怀念大学说走就走的翘课呐。

做包装的第三天感觉已经熬到浓稠的无聊。
我们的工作内容是把源源不断滚动而来的苹果放进纸托里。
想想昨天对面的Sissi打了十几个哈欠,
右边的TY也打了十来个。
困意又一阵来袭。
从能击败食欲有着奇妙气味的青口厂到无聊到想拔腿毛的苹果厂,
我究竟在做啥呢?
想尽办法折腾体验花式无(zuo)聊(si)吗,哈哈。

我开始数身边一切可以数的东西。
整个厂有11个packer。
生产线可以共摆7盘苹果。
我们装好盘后,由岛民们负责装箱。
如果突然听到一阵鬼哭狼嚎来自岛民的叫声,
就一定是线上摆满了装盘好的苹果,要掉出去了……
纸托分A、B盘,
我的盘分别可以装27个和28个果。
五盘为一箱,共110个……

想来想去,可能换去做grader能好点。
至少能坐着无聊。
这不正巧就碰上有一个同事离开,
终于成为了仅有四位grader中的一位。
工作上的幸运值总是这么爆棚。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苹果们经过“游泳池”的消毒清洗后送往packhouse进行包装)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苹果装盘)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包装完成的苹果)





03


他们说



上岗的第一天,

突然有一种在挑咖啡豆的错觉。

在烘烤生咖啡豆前,

我们都会把瑕疵豆挑出来以保证咖啡的口感。

不同的是,挑的这会儿挑的“咖啡豆”格外巨大,

并且在生产带上一直滚动着。


眼下的工作看起来平淡无奇,

甚至有些低端。

但是咖啡呢,

比如你听到苏门答腊岛曼特宁三道手工精选咖啡豆,

是不是觉得就很高级了。


养成挑咖啡豆的习惯以后,

但凡看到各种豆子形状的,

比如黄豆、绿豆,都会忍不住的想挑。

所以做grading和挑豆的本质也是一样,

对于我,工作的本身变得非常愉悦。


然而呢,

第一天老板娘问谁要做grader的时候大家一片沉默。

我心里估摸着定不是个好活儿,

于是也没吱声。


后来我主动跑去跟老板娘说,

我听说有一个grader走了,所以想调过来。

她激动的两手一拍,说到,奥!Echo!太好了!

好似她从没想过会有人主动给要求做grading。


做了几个小时后,同事们开始采访式的关怀我,

问我是否觉得很无聊。

当时还处于兴奋期的我,

觉得可以像坐办公室一样的赚钱毕竟还是很酷的,

乐呵地摇了摇头,说了句挺好啊。

她们跟正巧走过来的老板娘说了我的回答。

老板娘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居然有人喜欢这个!


或许众人眼中的真相,对于你却并不是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love you)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grader每日消遣:找各种各样奇怪的苹果)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04


成见



我总是尽力避免产生成见。

不因贫富、年龄、社会角色的不同而区别对待。

所以在我眼中,身边的人都是一样年龄。

这样才能不分轻重地接受每段有意义的对话。


但是实际上确实比较困难,

来新西兰之前也了解到一些华人被歧视的故事。

没想到就这么给自己碰上了。


这天坐在前面的胖胖的女人突然转头让我调去她的对面,

开始碎碎念让我选果的动作幅度更大,

我习惯上下推动苹果,因为苹果本身也在从左往右滚动,

所以只用小幅度其实就能看全苹果是否有瑕疵。

而她要求我左右推动,看起来才像在干活的样子。


很显然其他的人也并没有达到她的要求。

比如前面的岛民只用一只手在慢慢的选。

而我只是看起来没动却很认真在工作的人 。

她说到,如果再这样就告诉老板娘把我给调离岗位。

被这个跟我平级的人一直逼逼叨还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威胁,

简直窝了一肚子的火。

末了还来了句:不要看起来像什么都没做一样。


顿时觉得奇怪自己居然在这种简单的岗位上,

一大早的被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气成猪。

我开始站在老板的角度上来想,

确实也是希望“看到”每个人都是认真负责对待自己的工作。

更何况这个胖女人大部分时间也是很仔细的在挑果。

想来想去,你不能使别人公平,但是能让自己更上心吧。

于是我又跑去跟她道歉,毕竟我摆了一早上的臭脸。


后来的几天我开始偶尔主动跟Rachel打招呼。

渐渐我们开始聊天,

我才知道她是老板娘的闺蜜,

而旁边的另一位和我们整天唠嗑、和蔼可亲的Maree是竟然是老板娘的妈。

偶尔还能看着老板在旁边开着叉车。

跟老板的亲友团一起上班原来是这样的感受。


直到有一天我因为头天没有睡好,

中途休息的时候趴在桌上休息,

Rachel把脸凑了过来用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我,

说给我个好东西可以让我感觉好一些,

然后塞给了我她本来自己留着吃的她巧克力。

我才意识到,成见差点就让我失去了一份纯粹而简单的善意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朝着晨光走在去packhouse的路上)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刚下完雨水的Smoko室的窗外)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工厂一角:包装好的Jazz)






06


何处不快乐



戴着耳机的我忽然在生产线上身体跟着节奏愉悦的摇摆起来。
这份突如其来的好心情让我吃惊。

对于复制粘贴性质的工作我是极其抗拒的。
这也是为什么会喜欢设计专业。
工厂的工作是标准化的过程,得到统一的结果。
而设计则是通过尝试不同的方式,得到更优化的结局。
虽然毕业后并没有从事设计工作,
但这样的思考模式却一直存在着。
别人都用1的时候,为什么不用1.2试一试呢?

人的行为和思想总是相互影响的
如果你一直在做一件事,那么渐渐你的思想也开始接受这样的自己。
最终成为茫茫人海中一模一样的人。
即使在身在一碗大炒饭里,我也想努力翻滚,
成为粘上多一点调料的大米。

但是我就是这么开始享受这么些无趣的工作了。
是为什么呢?
是同事们在不远处带着浓重口音的闲聊声。
是Maree的一句 “You alright?”让人倍感关怀。
是开完青口后驾着夜车,逸凡的一碗用椰子粉做的奇妙疙瘩汤。

世界大相同,人情有冷暖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有些像樱花的苹果花)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巨无霸选手)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07


实用资讯



Cederman是家族产业,历经四代。
最开始是种植苹果和梨,
后来改种了烟草。
结果新西兰推行全社会禁烟政策,
于是又改种了猕猴桃。
到了现在,又改回了最初的苹果。


我们主要包装自己种植的苹果,
Royal Gala、Koru、Jazz、Pink Lady、Braeburn……
都是新西兰的本地品种。
当然偶尔也会接一些其他的厂的订单。 

最喜欢吃的算是Royal Gala了,
口感比较脆爽,但是也是瑕疵率却特别高。
Koru是最好挑的果,
果径大,瑕疵少。
果肉不易变形,不仅适合单吃也很适合烹饪。
比起其他的品种更耐储存,所以非常适合出口。

从我们一个多月的试吃中,
发现大一些的果子更好吃。
颜色黄、红都有最佳,
且色度越深成熟度越好。
偏绿色就是还没太熟。

Cederman规模虽然不大,
工时却很稳定,没有一天空挡。
做kiwi和Thomas家的小伙伴,
总是时不时在家休息好几天没活儿干。

即使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
咱们每周还是稳稳的40个工时,税后650纽。
如果选择加全部的夜班就有60小时。
加上现在时薪涨到18.9,真是很能攒钱。
也可以选择某一天或某几天加夜班,
总之非常灵活。

工作氛围也还挺好,
虽然每天在老板全家的注视中工作……
每周三还有额外的点心。
重点是我们厂能听歌!
于是蓝牙耳机或者降噪耳机成为了工厂活必备。

作为grader算是最爽的了,
能坐着干活,还能随时去上厕所。
随便一算,每天2个10分钟的休息(Smoko)就这么变成了三个……
但也有不大好的地方:
每天苹果都是冰凉凉湿漉漉的,
一天摸下来,手持续保持超低温。
感觉不去做寿司师傅捏两个手握真是可惜了。

整个包装的流程是首先grader选果,
然后苹果被机器分大小、贴标签后,
乘坐传送带给packer,被装进托盘。
而托盘由做tray的人塞进机器。
packer在装盘后,由岛民装箱。
箱子由是二楼的同事把做箱子的做好后,
放入通道落下到一楼给岛民。

头几天相当难熬,
第一天上夜班的时候,看了整整12个小时的苹果。
真是怀疑人生。
后面几乎就是:
听听歌,听听英语听力,拉个腿,练个臀。
啊,才上班,就下班了……
最轻松的续签活儿啊。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果园种的Pink Lady)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每周三的点心,虽然疫情发生后这个福利就不幸被取消了)



十级无聊挑战:一天看12小时的苹果

(被隔离上班的我们)


— 视频↓↓↓ —




图/兮兮
文/兮兮

 

– END –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