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打工度假者非典型的两年是怎么度过的?两年5万多刀的收入算多吗?

 

先介绍下自己的情况,我是国内研究生毕业,工作了3年然后来的澳洲,属于大龄青年,压着31岁的线来的澳洲。

 

所以我落地就开始集二签,我的第一站是凯恩斯。之后大部分时间在悉尼,短暂去了塔斯堪培拉最后又回到悉尼。

 

大部分打工度假者可能更偏向于体验澳洲生活,能赚则赚,赚多赚少无所谓。而我是把70%以上的精力用于打工赚钱,度假都是在路上顺便捎带着体验。

 

2017.10-2017.12 凯恩斯附近两个月做了两个芒果农场

 

2018.1-2018.4 凯恩斯附近小镇做了四个月的香蕉农场

 

2018.5-2018.12 悉尼做了七个月的肉厂包装

 

2019.1-2019.4 在塔斯马尼读了三个月natti

 

2019.5-2019.6 堪培拉附近小镇做了一个月的羊肉厂

 

2019.7-2019.10 悉尼送餐两个月直到二签结束

 

2019.10-至今 悉尼转了学签读一个diploma并继续送餐,新计划是去新西兰读幼教拿新西兰绿卡。

 



工作经历详细介绍


一 芒果农场

 

我做的两个月的芒果农场都是在凯恩斯附近的内陆小镇。

 

工作地点:Georgetown 和 Mareeba

 

工作内容:采果或者包装搬箱

 

工作体验:无论是采果还是搬箱对男生来说都挺累挺辛苦,基本上做过一次再也不想做第二次了,刚来澳洲集二签还是可以尝试一下。

 

工作收入:周薪700左右,6周存大约4000刀

 一个WHVer的完整2年,农场肉厂送餐读书全体验

 

二 香蕉农场

 

工作地点:Mareeba小镇Howe Farm

 

工作内容:分内场和外场,内场是香蕉的卸车,液压杆吊挂,拔花,一层层切下香蕉,整把香蕉分开,搬箱包装。外场是系绳子,打柴油,砍叶子。

 

工作体会:比芒果农场好点,但是也非常累,纯体力,每天20000多步,回家累到摊。

 

工作收入:周薪600左右,四个月大约存8000刀

 一个WHVer的完整2年,农场肉厂送餐读书全体验一个WHVer的完整2年,农场肉厂送餐读书全体验一个WHVer的完整2年,农场肉厂送餐读书全体验


三 悉尼肉厂包装

 

工作地点:悉尼blacktown

 

工作内容:多条流水线做不同的产品,总体来说就是各种肉类产品的包装准备工作。

 

工作体会:相对农场轻松很多,低温工作环境大约18度,轮到某些岗位非常轻松,我后来被分到做肉串,他们是woolworth供应商,就是wws买到的那种。

 

工作收入:前四个月周薪700左右,后三个月周薪1500左右,共存下大约25000刀

 一个WHVer的完整2年,农场肉厂送餐读书全体验

 

四 塔斯读三个月natti

 

之所以去塔斯读naati,是因为看到了489签证(现在变成了491)快速移民的希望,只需满足两个条件,条件一通过natti考试获得职业评估,条件二满足在塔斯读书一年。

 

但是去了发现natti改革之后,通过率很低,据说10%左右,而塔斯工作机会少,消费房租很高,我觉得空耗下去达不到目的,就回悉尼继续打工度假。

 

三个月花费大约10000刀

 一个WHVer的完整2年,农场肉厂送餐读书全体验

霍巴特惠灵顿山山顶

 

五 堪培拉一个月的羊肉厂

 

工作地点:堪培拉附近小镇Gundagai(可集二签)

 

工作内容:拔羊皮,丢内脏,这个是做过最差的工作

 

工作体会:累且不赚钱。但是这个厂里面有很多对国内交10万中介费过来的夫妻,目的是做四年后担保移民。

 

工作收入:周薪500左右,一个月存了2000刀

 一个WHVer的完整2年,农场肉厂送餐读书全体验

空旷整洁的羊肉厂小镇很美

 

六 悉尼送餐(相对来说是高薪工作)

 

工作地点:悉尼CITY及周边

 

送餐平台:Uber eats, EASI,熊猫

 

工作体会:相对轻松,但是要靠时间。分淡旺季,旺季赚的很多,有很多大神。

 

工作收入:周薪大约1000,两个月大约存了8000刀

 一个WHVer的完整2年,农场肉厂送餐读书全体验


※截止2019.10,我二签结束了,收入汇总:4000+8000+25000-10000+2000+8000=37000

我说的两年5万多是假设我不去塔斯花掉1万刀的情况,那样的话能不能突破5万你可以算算。

 

七 现在的学习和工作

 

二签结束后我转了学签挂名一个西厨diploma课程,学费6000刀一年,按理说可以学点东西还不错,但是我忙于送餐也没有去上课。

 

送餐到现在又有6个月了,算上受疫情影响收入减少,这六个月平均周薪900,存下大约20000刀。对于送餐我算是做得长的,不少心得体会可能另写文章来分享。

 

我的新的人生规划是去新西兰读幼教拿新西兰的绿卡。前期准备包括入学要求PTE四个65分或者雅思四个7分,PTE考试我考了两次共花掉800刀,签证体检等费用花掉1000刀。

 

现在疫情影响,新西兰关闭了边境,学签也暂停审理,我已经递交签证,只等疫情缓和我就可以去新西兰读书了。

 

如有对新西兰幼教感兴趣的,我的另一篇文记录了我的准备过程,请查阅历史文章。

 

 


两年打工度假心得


如果用得与失来分析的话,

 

那么我最大的获得就是赚钱,我大部分时间用于赚钱,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工作,尽量做到无缝衔接,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经济状况是什么样的,什么对自己是最重要的。因为我还清晰的记得自己读本科研究生的学费全部是靠助学贷款来完成的。也正是如此,我去新西兰的费用自己全部攒够了,我用自己赚的钱支撑起了自己的追求或者叫梦想。

 

最大的失去就是格局太小,没有长远眼光和成长视野,没有在体验澳洲的同时去做技能性的工作。像咖啡啊,酒吧啊,叉车啊,西厨啊,店员啊,潜水教练啊,摄影师啊,任何一个工作都比我做的技术含量要高一些,也更加有利于长远的发展,可是我没有去做。

 

有好多东西没有去体验比较遗憾,比如找一个老外男女朋友?Roadtrip环游澳州,跳伞,潜水,蹦极,雪山,悉尼跨年。其实这些对我的吸引力都不大,最大的吸引还是在于人,没有什么比遇到自己感兴趣的有意思的人更有吸引力了。澳洲提供了邂逅各国青年的机会,是不是自己没有把握住呢?可能是自己的内心打不开,才留下了这些遗憾吧。

 

另外,特别想说的就是国外的好山好水是不利于学习的,国内无论是图书馆还是网络课程都很方便,而且买纸质书也很方便。比如,你想学习经济学的知识,可以便宜方便地买到《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等著作自己可以去集中学习提高自己的知识储备。你想学习一门语言比如日语,你可以买套纸质教材,随时学习。而国外啥啥都贵的环境真的不利于知识的学习。


每个人走的路或许都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樊登有几句话,他说人的自我其实有两种,一种是本质性自我,一种是身份性自我。在社会中我们所害怕的,或者感到压力的往往都是身份性自我,害怕自己没有获得什么Title,走的路和别人不一样,万一别人人瞧不起自己怎么办,而当我们回归到本质性自我的时候,我们就会轻松很多,内心也开始变得有力量 ,这叫回到价值观人就有力量。

 

是的,假如你去想我是一个正直诚实的人,我是一个勤奋刻苦的人,我是一个上进心很强的人,我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我是一个内心有善意的人。既然这些本质都是真实的自己,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自卑的,走哪条路也是不必过分纠结的。

 

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他就是他,两块五一捆儿的呲花。

 

 


 

一个WHVer的完整2年,农场肉厂送餐读书全体验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