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清理照片突然想写写之前两年遇见的房东如何如何,随便感慨一下,以下仅供消遣。


杰克莎在国内没有租过房子,一直要么住家里要么住宿舍。之前在国外一共遇到了5个房东,其中两个是华人房东。一个是入境新西兰过渡时期第一周租的床位,我去的时候他们回中国了,快走前两天才回来的,所以不太熟悉,这里不赘述啦;还有一个是在阿德莱德city里找到的留学生租的套房的一间,基本没有什么交集(除了厨房),所以住了三周没太大感觉,反正也是我捡了个大便宜吧。


房东比拼对对碰,一切讲求缘分哦~


重点是剩下的三位,其实只有在新西兰是认认真真租的,会付周租的那种,也算存在利益关系但相处比较融洽,甚至在我考驾照的时候帮了我很多(尽管他自己怕的要死哈哈哈),真的很感谢Richard。去年回国后还有联系,他也有微信。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不太玩电子产品了,我发过微信给他,很久没有收到回复,结果慢慢失联了,有点遗憾啊。短信我会一直留着的,非常感谢当年的照顾。


总结了一下,学到(得到)的知识(好处)。

  1. 如果住在kiwi家是一个天然方便的平台,练英语呀,我的口语在纯英文环境的那几个月突飞猛进,有种口语裸考能到雅思7的错觉(尴尬)。那时候我基本上争取天天晚上和老爷爷聊天,从政治聊到童话,从家长里短聊到人生百态,他后来立遗嘱都想让我们跟着处理顺便翻译给老伴,另外普及了一下当地法律(谢谢您的认可,惭愧)。慢慢也习惯了他“朦胧”的口音(老爷子老了,语言也老了)。

  2. 可以学到一些西餐做法,不过这位生活太简单了,除了三明治等等,我可能就学到了什么味道的薯片和饼干好吃,以至于种草了 sour cream and spring onion(囧),和各种羊排猪排牛排烤烤烤。

  3. 到处蹭玩,有司机开车带,当然要给油费啦。75岁高龄,嗯,着实非常厉害。记得勒紧安全带哦。

  4. 老爷子自己开作坊,对车比较了解,不懂就要问。


    房东比拼对对碰,一切讲求缘分哦~


    房东比拼对对碰,一切讲求缘分哦~

    房东比拼对对碰,一切讲求缘分哦~


第二个是在阿德莱德换宿的房东,一位曾经为联合国工作的女记者,外派至非洲哪个国家10年(不好意思我忘了,真的太小众)。我去的时候家里除了她就是一位上初中的中国小留学生,homestay,女孩儿,有钱人懂吧。我呆了8天,天天水煮青菜,当然也配了一点肉类,很澳式了。后来受不了我主动请缨去做了几顿中餐,小女孩儿感动哭了。


房东比拼对对碰,一切讲求缘分哦~


印象最深的就是有天上午我跟她出去超市(还是哪儿),回来后中午还是下午我热的洗了个澡还吵了一架,她说他们从来不会这样,洗澡意味着一天的结束,另外这里比较缺水,不能洗太久了,一般限制10分钟(反正很矛盾吧,有些人早晨洗,有些人上班前洗,可能我这种好像是“上班时间”做到一半去洗澡就是奇怪吧,我还解释说洗完了一样可以做事呀,无果)。这位大妈看起来像不婚主义者,她的妈妈也90多岁了独居在一处,还带我过去帮忙整理过花园。害,思想行为都独立呗。对了,我的这位房东是混血,意大利混澳大利亚,精通英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羡不羡慕吧就说。


尽管相处不算太愉快,期间因为我卖书给了住宿地址有人找上门又不开心了。但离开之前还是带我去摘了樱桃,免费吃到爽了;知道我找到工作也带我去淘二手工作服和鞋子,走的时候还一大早开车送我去机场(虽然也是顺路,她妈妈住在机场附近)。


感恩,祝您一切都好呀,记得少生气哦。


房东比拼对对碰,一切讲求缘分哦~


第三位是在小镇Emerald遇到的房东Eddie,是我认识的人里最有钱的,医院大佬Pharmacist,管理岗,昆士兰北部高地片区统筹好几个地方的医院。曾经让我猜过他和他上司的收入,保守估计30-50万澳元吧,惹不起惹不起,还说以后有机会想去台湾或者新加坡工作(我就是从他那知道的,这儿的医院只收再不治疗就要死了的病例,其他都是小诊所来,医疗体系很特别,对,特别地阔怕)。阴差阳错在他这住了3个月,其中一个半月他都不在吧,我独享200平豪华大床房,也是运气没sei了。工作原因他会游历昆士兰整个州,留我自己在家,照看房子顺便上班,基本上没什么支出。然后他回来会带我去周边小镇玩,去游泳,有次他一个华裔朋友过来出差也带上了我(当然这位是移民了的),结果半瓶红酒有点过了,没再续摊儿。


有什么感受呢,就是有钱人也没那么多讲究。当然我也没怎么花他钱,毕竟我换宿本来就是做做家务,只不过这位经常不在我也没啥可做的,就成了室友搭伙,做饭。哦对了,这哥们儿也是混血,澳大利亚混智利,下面我要放个大招啦哈哈哈哈。

别被吓到,这该死的拉美式凌乱


房东比拼对对碰,一切讲求缘分哦~


结果三个月连个自拍也没留下,后悔。口语和厨艺有一定的提高,非常感谢。


房东比拼对对碰,一切讲求缘分哦~


房东比拼对对碰,一切讲求缘分哦~


Eddie告诉我,曾经他也不是这样的。在北领地出生长大,之前一直过着打杂工的生活,也干过在酒店洗厕所的活儿,回忆起来,臭气熏天。改变命运是从读书开始,他努力考入了达尔文大学读药学,那时候已经20好几了。一步步走到现在,也付出了很多。我还记得他跟我讨论水里的的氯含量,亚洲人是怎样的婚恋观,入赘和彩礼,西方人的dating,医疗系统的分级,富人从政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影射川普哈哈哈哈)。


好了,清个内存又bb了这么多。杰克莎不是煽情来着,我终身致力于成为沙雕界的一股清流(笑)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