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吃肉?——新西兰纪事5

某个下午,一行四人惠灵顿闲逛。

走到古巴街,被蒙面背对彼此的俩人手里托着的宣传电视吸引,正播放规模化杀鸡的画面。


停下来观看的当口,发现伙伴们被一个体型瘦削的男子拦下,正介绍着什么。



我回头凑近才了解,他在讲宣传片里的鸡仔们最终的命运。



在他看来,人类是残忍的。



为什么我们要禁锢他们的自由,给他们如此恶劣的生活环境,最终杀掉并吃掉它们,为什么动物要遭受如此不公?


他说他在农场待了五个多月,眼见了那些牛仔们的命运后,就变成了严格的素食主义者。


他们不吃肉不喝奶不尝试任何与动物有关的食品,他甚至给我们名片,告诉我们可以在哪些网站了解这些,呼吁我们为保护动物权益做出努力。


我身边也不乏很多素食主义者,他们说在了解到那些动物的悲惨遭遇后,再也吃不下肉类了。


站了足有二十分钟,最终几人沉默离去,同行的伙伴叹气:尊重你的选择,但该吃的肉,还是要吃的。



让我想起几年前一件事:周末没课,在广州本地人居住的小巷散步,突然看到类似周末市场的肉菜摊,板上赫然摆着半条鳄鱼肉.


惊愕之余上网搜索,说鳄鱼是保护动物,但这些是人工繁殖专供食用,除了广州,还有深圳、南京、南昌等地均开放养殖,不违法。


另外一件事:新西兰这几天爆发了全国性的游行,呼吁政府应该为全球气候变化有所作为,起因是瑞典的一位16岁自闭障碍少女罢课示威,掀起了全球性最大规模的反气候变化运动。


她的行为鼓舞了很多青少年,其中就包括新西兰的众多学生。他们说,既然你们无法表现的像个成年人,就让我们来!


其中就有少年写道,保护气候最根本,就是素食!


在新西兰,依然热爱逛博物馆,总能看到让人唏嘘不已的恐鸟,不过只剩骨头化石了,有人说是因为被毛利人捕食才最终灭绝。人类的良知在慢慢被唤醒,担心再这样下去,46亿年的地球在人类手里终将被毁于一旦。


但,人类的进化是一段漫长的过程,包括从寒武纪到冰川期再到现代时期,人类随着气候变化变得更加聪颖,驯服了众多家禽和农作物,从原始人走到现在的文明社会。


人类似乎忘记了在多年以前,我们是和狮子老虎同样的存在,它们在我们眼里和我们在它们眼里,都是晚上可能被享用的佳肴。



因为智慧,善于运用武器的人类走上食物链顶端,以杀死数以万计的其他动物为代价,试图征服整个地球,这又是上万年的历程。




所以,我们不能强求在一朝一夕之内,就能够做到全人类达到共识,要知道,那是不亚于进化史的历程。在现阶段,人类多数食用的是已经被驯化的家禽,我们正在努力。随着时间的推进,人类是否能做到两全,拭目以待。


无论是是否素食还是关注气候变化,人类良知的觉醒,似乎预示着为数不多种类的动物们的福音,但愿它们不会等太久,等到能够幸存下来的那一天。



而这一切,你我将是主角。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