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样的,你看到的世界就是怎样的



回奥克兰已经1个多月了,打开电脑,页面仍然停留在我在hastings决定回奥克兰的那天没写完的那篇文章,开头是“哈哈哈哈哈,我决定回奥克兰了”。

当时幻想的奥克兰生活是怎样的呢?
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每周有一定的收入,平时在家里记录一些生活片段尝试练习剪辑,周末要把奥克兰逛个遍,学咖啡学游泳练习跑步。
来到奥克兰以后的真实生活呢?
很幸运的是找到了一家寿司店的工作,老板同事相处的很好,时间基本上也是朝九晚五。但每天早上基本还是要6.40起床,7.20出门,前两周走20多分钟到火车站,再坐一个小时的火车去到上班的地方。后来搬家了,每天早上可以蹭房东送小孩的车去上班,但因为奥克兰早高峰的堵车场景,30分钟的路每天都要堵到1个小时,所以同样7.20出发,8点多一点点到,因为小孩是8.30上课。
于是每天早上上班前的半个小时我是最悠闲的,我会跑到对面Domain的草坪上躺着,晒着太阳,听着音乐,有时候发呆,有时候打开kindle,最近在看《月亮与六便士》。
只是我才有了这个喜好不久,天就开始慢慢转凉了。
没错,南半球的秋天已经悄无声息的来了。
之前看蚂蚁小姐姐的vlog,说虽然奥克兰的冬天又长又阴暗,但仍然希望今年的冬天赶紧来,因为这样国内就进入夏天了,这样病毒就有可能被杀死了。
现在,国内的春天已经到来了,疫情也得到控制了,在为中国政府点赞竖大拇指的同时,也在感慨着国外政府的软弱。

虽然去年我立志想要学习新闻,那时候觉得披上理想铠甲的我就像个战士,我讨厌现在恶心的媒体的不负责任,我想要做一股清流改变这个行业。
来新西兰打工度假是有赚学费的想法的,来了发现打工度假的确是能赚到钱,但都是要付出特别多的时间和特别多的精力的。
发现对我来说,挺难的。
我本来以为大多whv都在农场或者包装厂,但当我发现我不喜欢摘蓝莓也不喜欢在罐头厂,当我想要去给hastings的冰淇淋店和美甲店投简历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蠢,既然我都要去这些地方工作了,那我为什么不去其他地方,尤其在那里因为没有车子还要受制于人。
这是我想要回奥克兰的直接动机。
当时想要来奥克兰赶紧买车子,打算逛遍奥克兰的每一个博物馆,逛遍queen街上的每一家店子,打卡奥克兰的每一个景点,去遍每一个公园。
有了小镇上的对比,奥克兰的交通实在是太便利了,再加上确实手头紧张而且真的不喜欢开车,也不敢以后开去南岛,于是就慢慢放下了这个想法。

刚来奥克兰前两周住在南区一个洋人家里,但总觉得是过渡,于是也没太展开行动。
第一个周末和朋友们在queen街约了一次,对奥克兰的生活充满期待。
第二个周末和朋友去逛了华人超市,买了一堆东西,去了一趟海边,玩得很开心。
第三个周末就搬家到西区了,然后周末就区见了咖啡老师,交流了一下,交了定金,想着下周就开始咖啡学习了。
结果第四周的周五新西兰报出第一例新冠肺炎,华人开始抢购面粉大米卫生纸。周六本来要学咖啡,结果跑到火车站,刚好这周火车取消,再加上疫情原因,也没心思去了,于是和房东他们一起去了超市打算买一些东西,本来是很理智的,因为我知道买多了我也吃不完,但是进去后被气氛渲染,不理智的买了挺多东西。酸辣粉方便面也就罢了,我一个人买了一袋土豆,果然只用了一次,然后就全都发芽了。
第五周就呆在家里,周六的时候说去个人少点的海边晒晒太阳,但因为傍晚去的,吹了点海风,回来后就有点流鼻涕。
周一开始回家的火车上戴口罩,前几周偶尔还能见到几个戴口罩的人,但是自从自己戴了却再也发现不了其他戴口罩的人了,整个车厢一眼望去只有我一个人戴口罩。
第一次戴口罩很紧张,但是我假装不在乎,假装不去在意别人眼光。
第二次戴口罩真的一点都不紧张。
周三那天觉得流鼻涕流的有点严重,而且突然觉得发冷发热,打哈欠打不出来觉得困,同事们开玩笑说你不会被感染了吧,那一下子我开始觉得我哪都不舒服,全身无力,真的有种即将晕眩的感觉。然后立刻戴着口罩要回家。
周三那天戴口罩满心想的都是“不会吧,真中招了”“应该不会这么巧吧,店里其他人和我接触的人群一样”“完蛋了,该不会就是那个咳嗽了几声的客人吧”“天啊,在这边生病了我怎么办,我哪里有钱治,我会欠多少钱啊,回去后得立刻买保险”“要不我现在就买个机票回国,戴着口罩,哪怕自私一点,得病也要在国内得病,死也要死在中国啊,这样家里处理起来也不用跨国界”。
再加上当时戴着三层口罩我觉得整个人都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一想到说这个病最主要的症状其实就是呼吸急促,我更慌了。
但是当时在火车上也不敢摘,怕感染给别人,整个人都快憋死了,摘掉眼镜,感觉也看不清楚,还是那个熟悉的无力晕眩感,我紧紧抓住意识,不让她流失。这种晕眩感我体验过三次,很巧一个月前在罐头厂体验过一次,所以还算熟悉,也稍微让我安心一点,我知道这个感觉。
那天觉得回家的路好远,我觉得周围所有人说话都在讨论我,我觉得他们都在对我指指点点。
下车后,从车站出来也没其他人,尝试摘掉口罩,深呼吸,发现终于觉得呼吸正常了,我才开始安心,而且一摸额头,也确实没有很烫的感觉。回家测了体温,躺在床上,终于把那几个哈欠打出来,爽的深吸几口气,温度正常,我才真的踏实。
然后网上搜“觉得自己得了新冠怎么办”,发现其实好多人有过这样的担心。
第六周的周末我依旧宅在家里,做饭吃饭睡觉翻手机,周末是适合养膘的时间。

来新西兰之前我想过各种好与不好,只是在幻想中我以为我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但冷静下来想想,虽然我知道可能会遇到或好或坏的事情,但我没有任何设想,我唯一的铠甲就是想要做这件事的欲望超过了害怕,所以我一人怀着一腔热血和孤勇来了。
我一直都知道我的人生经历浅薄,但我从不认为自己涉世未深,我一直都知道在某些方面我的敏感强于她人,对外界的堤防也是很重,我从来不会端着自己的善良在外面招摇,我不会看着老爷爷老奶奶的可怜就心软,虽然我会触动,但几乎没有任由同情泛滥过。
我愿意怀揣善意去看待每一个人和事,但我不会把自己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我相信陌生人给我的善意,我也愿意给与别人力所能及的热情和温暖,但我不会伤害到我。
我是一个看起来没有原则,没有脾气,但其实我所能做出来的一些妥协在我看来都是无伤大雅的。
我说过,我可以很油腻的在外面和每个人都相处的很好,但我同时也会在内心抽离地看着这一幕幕上映,在别人打量我的同时,我也在分析着他们。
只是因为觉得无所谓,所以不会主动说出来。
但同时我又确实很单纯,我很容易在某些特定情境下把自己想的一股脑说出来,事后也经常后悔觉得说话不经大脑,但同时我也知道这些东西对我造成不了本质上的伤害。
我愿意打开自己,我也愿意去倾听别人对我的建议,不管会不会接受,但我确实都有在思考,我愿意从和别人的对话中获得灵感。
来到新西兰后,我的大脑变得越来越迟钝,也有可能是别人隐藏的太深,也可能是我太久不看书不看电影不写文章,没进行思考了。
很多人来打工度假这一年是渴望梦一样的生活的,只是对我来说,来到这里好像才开始进入生活了,会为房租担心,会计算交通费用。刚来的时候买东西会各种算计,很多时候都是买最便宜的,买特价的。可是不久当银行卡开始有那么一点点余额,我去超市买东西就只看一个大概价钱了,只要不是太贵太离谱,基本需要想要就会买。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矛盾纠结体质,就像我既渴望冒险却其实又畏惧黑暗,渴望自由却也向往安稳,可以一点也不在乎物质却也仍然期待舒服生活,不希望被安排却也享受别人的关心与照顾。
我站在门口小心试探着,窥探到了门外的一些风景,却也同样被一些黑暗吓到退缩。
有些事看到了就不能装作没看到,当心里埋了外面世界种子后,我只知道我是回不到原来那个被包裹起来的壳一样的屋子了。
有些事情旁观者清,有些人看到了我在门口的徘徊犹豫,渴望以及害怕,鼓励我踏出这一步。我也一直以为来新西兰至少说明我走出了这个门口。
但是自从来到这里,接触到whv的圈子,你看到了太多和你一样太多比你更勇敢的人。于是你的那点勇敢在消退,你的软弱在浮现。你没有了能够给你勇气的自信,你开始害怕,你就又想要开始躲在这个现在你为自己重新组建的舒服的壳里。
请问你是乌龟吗?
我会对习惯的东西产生腻味想要逃离,但同样熟悉的东西能给人安全感从而吸引人留在这。
你会欣赏每天的日出日落,你喜欢盯着蓝天白云发呆,你喜欢听大海的声音,喜欢看海浪一个个打过来淹没脚趾,走的时候带走你脚底的沙子会有一种晕车的感觉。
你知道这些东西看起来很舒服,你知道你看不腻。
但其实你一直都清醒地知道人生不是光快乐就够的,你会沉沦在舒适里,但你心里仍然憋着一口气,你知道你不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只是你还不知道那个你一直想要抓住的是什么。

我老板偶尔会问我:阿敏,你有什么must to do list吗?
我记得我以前能说出很多要做的事。但是现在,我怎么一个都说不出来。好像没什么必须的吧,好像什么也都行啊。
老板说:你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
不对啊,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啊。
老板说:你有那种拼尽全力想要做成的事情吗?
拼尽全力,我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个词了。我喜欢为目标努力奋斗的人,我喜欢那些努力追求梦想的样子,因为那些人眼里有光。可是我同样讨厌那些目的性太过明确的人。
我知道一直以来我的运气都很好,甚至怎么说,我人生中的大多东西,基本上事我想什么就来什么,我的人生太顺了,以至于我做一些决定的时候太过随意。
虽然我一直觉得我很珍惜,但刚才仔细想想,我不是珍惜,我只是享受。
珍惜是不会随意放弃随意离开的,而我离开时,更多的时候,我是欢呼雀跃的,我总是对着未来有着更多的期待,但同时也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回忆。
我是一个期待未来缅怀过去享受现在,却因为得到的太容易而不懂珍惜。
我老板说:认识你挺惊讶的,因为我没想到从国内过来的人能像你一样单纯,没心眼,你对人没有戒备之心,但阿敏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来这里之前很多人都说过给华人老板打工一定要注意,很多黑心老板。但接触之后我发现其实很多时候如果你太斤斤计较,你太容易上纲上线,其实你很容易不开心。
你如果每天拿着时间来扣算你的工资是不是少发了,你只会看到太多不好的东西,人人都有不好的地方,如果你一直放大某个点,你不会真正享受到工作的乐趣的。
你是怎样的,你看到的世界就是怎样的。你对这个世界斤斤计较,世界也会对你斤斤计较;你对世界微笑,世界也会对你敞开怀抱。
我知道我单纯,但我也见识过太多太多生活里面的恶心事,只是因为知道,每一个人都有他的立场而选择相信他们的心并没有事情表现出来的那么黑暗。
我单纯不是因为我没经历过,而是因为我选择相信。
当然相信和坚信事两回事,就像我相信我的好运,却也不敢那么坚信这次我就能逃过这一劫。
我知道我内心的不强大源于经历的浅薄。可我也并不想为了强大内心刻意去选择经历一些苦难,人生是有选择的,我愿意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接受她带来的不那么美好的附赠品,但我不会为了要经受苦难而和自己的不甘心赌气。人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但不能把一些决定看的太重,人不应该给自己一些莫须有的心理压力。

我老板说:你还是生活经验太少,才会被这次疫情吓到。
我房东说:你就是生活经验太少了,才不知道这次疫情的可怕。

其实,每个人的生活经验不同,得出的生活结论也才完全不同。

我曾经想过假如我得了癌症,我要不要治。曾经内心的选择都是要用这笔钱来完成那些没有完成的事。
我曾想象过我的死亡,要么寿终正寝,如果英年早逝那么一定有个伟大的原因,(我妈看到这估计又要骂我有病了),比如,作为一个战地记者报道中出事。比如不出来了。但都是死于一场可以写进小说的英雄的事迹。
这次之所以会害怕,是发现这场疫情悄无声息却又劈天盖地,我对他的所有认知都源于新闻,太多时候就像一场梦,只要你不看新闻,新西兰的世界依旧歌舞升平,隔壁仍然放着大声的音乐,每天都还是好看的蓝天白云,让我惊艳的日出让日落,看不腻的大海,我还是像刚来新西兰那样对每一次出门充满期待,对每一天充满期待。
我以为所有的困难降临前都会有那么一些征兆,尤其灾难降临前。就像曾经宣称的世界末日,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每天猜测“应该没那么恐怖吧”“外面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病毒”。
刚开始中国疫情爆发,我每一天都在祈祷赶紧过去,但我会专注于手头的任何一件事,然后经常忘记这事。
但就像我以前说过的那样,我自大到觉得别人经历的事都没什么大不了。
我老板说我是鸵鸟心态,疫情没来的时候从不关注,以为看不见就是不存在,疫情来了开始害怕不知所措
她只是提过一次,但我却一直在想。
好像真的是,困难没到来前,我觉得人生美好,困难一旦降临,我只希望停在当下或者赶紧过去,却从来没有解决的办法。
看到过一句话,人总是对于灾难性的事情后知后觉的。
原来,生活和小说不一样的是,生活中的主角在面临困难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这就是老天给她的考验,而小说中的主角在经历苦难前总会有气氛的渲染与烘托的。
我弟给我说,其实现在你的有些选择就像一场赌博。
其实我真的很不喜欢赌博这个游戏,所以我总是给自己留太多后路。

这次疫情还给了我另外两个警告:
一.做事情不要拖拖拉拉,要作什么赶紧做,这样才不会在需要提前停止的时候觉得计划被打乱。
二.银行卡的余额真的是能给人安全感的,所以永远不能没有收入,要重视金钱。

我开始受到别人的情绪影响了,我开始在意了,我开始关注了,却也仍然因为自己没有实地感受而将信将疑,当然我一点都不想真的感受。只是这太像一场梦了,而我又一点都不信任现在的媒体,公众号关于疫情的文章我从来没看过,他们全是一些呆在家里根据所谓新闻整理或者延申出来的目的不单纯的流量。
我这才发现原来我对媒体的信任荡然不存,于是这个时候我隐隐想起我最初决定学新闻的初衷,我想要做媒体行业的那股清流。
于是,我眼睛里好像开始又有了那么一点光。



你是怎样的,你看到的世界就是怎样的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