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周:离开寿司店


最终,厨房招来一位比我更合适的人。老板委婉地通知我,以后不用再去店里了。

离开寿司店,最怀念的,除了每晚吃到撑的免费寿司,就是阿杰。

阿杰,是我在寿司店最好的搭档。 
他是主厨,我是帮工。

阿杰来自马来西亚,特别喜欢听华语流行歌曲。上班的时候,他会自带蓝牙音箱,播放抖音当红歌曲,比如《芒种》、《野狼Disco》、《一曲相思》、《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每天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我会觉得自己离祖国不远。


阿杰虽是95后,却有着丰富的厨房经验。做起事来很是专业、细心稳重、一丝不苟。


切菜的时候,手起刀落又快又整齐


炒菜的姿势很帅,手轻轻一掂,锅里的东西就直直往上飞,再稳稳地落回锅里。


点餐高峰期,不论多少份餐要出,都胸有成竹,不急不躁。


他的味蕾,更是神奇。不管什么,吃一口,就知道问题在哪里。每每做蛋黄酱,或者吞拿鱼,不论吃多少,我总吃不出来味道对不对;而阿杰只吃一小口,就能准确地告诉我,糖或者盐应该各加多少。


对此,我只能膜拜。有些人,注定就擅长做某些工作。


有阿杰在,老板很放心,便很少来厨房。而老板不在,虽然工作量还是那么多,但无形中工作氛围就轻松很多。


阿杰待人真诚、体贴,人缘很好。和阿杰一起搭档,既亲切又踏实。


闲聊时,说起我有个亲弟弟,和他同岁,他便亲切地唤我“姐”。


“姐,中午想吃什么?”

“姐,小心烫。”

“姐,切菜的时候,小心刀,千万别切伤自己。”

“姐,如果有人责备你做错了什么,你就说是我教的,尽管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店里某些员工喜欢欺负新人,我最看不惯。几个月前,我刚来这里工作的时候,别人也欺负我是新人,当时我师父罩着我,现在轮到我罩着你了,哈哈。”


晚上下班前,他会默默帮我准备好第二天早上要用的食材。

每次扔垃圾,他都主动把脏的重的干了,轻的留给我。

那天,我随口说想吃肉骨茶,他第二天中午就特意做了一大锅。


这一个月,厨房进进出出很多人。如果不是阿杰,私下里向老板夸赞我做事认真、学得快,我可能不会待到现在。


我曾向阿杰抱怨,自己的弟弟贪玩不懂事。上大学的时候总睡懒觉,缺生活费了,就找我:姐,给我转点儿生活费呗。毕业这几年,做事还是比较随性,想吃就吃,想玩就玩。


阿杰非常认真地说,他很羡慕我弟弟,他也很想那样活。可是不能,他是长子,家里还有弟弟妹妹。不喜欢做功课的他,很早便步入社会,一直在餐饮行业,还曾经在新加坡专门学西厨。长期在厨房工作,他的手上、胳膊上随处可见疤痕,新的旧的,习以为常。难以想象,年纪轻轻的他,这些年已经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世态炎凉,才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稳重。


“姐,等你可以独立出餐,下午不忙的时候,我就可以溜出去,喝喝奶茶啦。”


很遗憾,没有待到那个时候。也没有机会,回报他的善良体贴。


我把在西藏买的手串,送给了阿杰。


祝愿他,平安如意。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