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周,险些被辞退

*01*


这一周,变化多端。


周二那天,厨房新来了一位大哥,40多岁,上海人,来澳洲多年,看上去就是很有经验的样子。我心里一沉,厨房不需要我了。


果然很快老板就通知我,今天去外场帮忙,做到3点就可以下班


上周老板曾提过,一个女孩子在厨房工作,短期没问题,长期的话可能不太适合。一方面,厨房有很多力气活儿,另一方面,切/炸/炒/煮,很容易被切伤或烫伤。他想,如果厨房招到合适的人,就把我调去外场做服务员。


可问题是,现在外场已经有了足够的人员。我去外场既生疏,需要别人花时间教,又有些多余,貌似站在哪里都碍事。这些天,外场的经理一直嫌弃我和同伴Ada,经验不够,动作不够干脆利落。


那一天,为了不让自己的处境过于尴尬,我主动申请去洗碗碟。在厨房和外场之间,有一小片区域,专供洗碗碟用。那儿的碗碟常常堆积如山,平时看着很是烦人,那天却解救了我的尴尬。我闷着头,一边洗,一边盘算,接下来该何去何从。看情形,得重新找工作了。


熬到3点钟,和经理谈了谈,他说了一大堆。简而言之,就是想招有经验的熟手,能够独当一面。即使调我去外场,若客人电话或现场点单,我现在的英语水平、以及对菜单的熟悉程度难以应对。


懂了,这是要辞退我。

在走出寿司店的那一刹那,有些怅然。不禁感叹,人还是得有一技之长,得有足够专业、可以安身立命的技能,走遍天涯海角都不怕。


*02*


作家周国平曾说:“人生有两大幸运,一是做自己喜欢的事,二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关于喜欢的事,我迷茫了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答案。


高考结束,选专业的时候,迷茫至极,最后对着专业名称的目录,随机选了一个名字很长的,“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应该会学很多东西吧,而且看着挺高大上。


考研的时候,跨地区跨校,为了不那么冒险,就没再跨专业。


毕业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想去什么行业、什么公司、什么职位。正好收到一家公司“管理培训生”职位的offer,可以在不同部门之间轮岗,那就试试吧。于是,就有了在广州、沈阳、吉隆坡、深圳轮岗的机会。兜兜转转,后来成为一名会计。


每天长时间对着电脑伏案工作,颈椎痛眼睛痛腰痛。有一次,过马路的时候,颈椎疼得无法摇头看车。每份职业都会有它辛苦的一面,我并不奢求钱多或少离家近。让我焦虑不安的是,很多时候,在职业上感受不到内在的意义感、成就感。买来的财务专业书籍,常常看不进去。


记得有一次,许巍接受采访时说,他是幸运的,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以此为生。我也想过这样的生活。我很羡慕那些找到自己人生使命的人,可以像巴菲特那样每天跳着踢踏去工作。


这些年,读书、工作、旅行、现在的打工度假,种种尝试,都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人生道路,让日子过得踏实、有意义。将来回首时,不会觉得遗憾。不知道要走多少路,才能穿过迷茫,看清自己未来要走的路。


*03*


周三,我去另外一家干果店(Jerky House)试工成功,相比而言,这里的工作轻松太多。环境干净,客流量也不大,店里的牛肉干、果脯、巧克力可以随便试吃。


我窃喜,以后可以免费吃零食,衣服上也不会再充满油烟味。没想到,寿司店老板突然来电话,说厨房缺人,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这,简直就像墨尔本的天气,一会儿一个样儿。


为了保险起见,我周四、周五在干果店,周六回寿司店。

听说,那位上海大哥,在厨房并没有表现得很干脆利落,拿刀切菜的姿势比我还生疏,所以店里没有录用他。周四,来了一位21岁的在校大学生,小伙子挺有经验的,赢得店里的认可。可是他有课程,无法全职。所以,老板才会打电话找我。


这两家店,我会待多久呢?不知道。


下周,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让人既担心又期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