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文 | Ami

2019.3.29-2020.3.28

于澳洲1年整

1篇正经公号文


 



与 尔 同 在




虽说1月底国内新冠疫情爆发时,身处还没有确认病例的澳洲,但因我工作特性,却无法忽视疫情,一直在关注。

 

2020年1月新年初始,我刚好到澳洲一个国际知名的旅游胜地,位于大堡礁区域的一个网红海岛工作,任职前台和预订部。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1月底正值中国春节,酒店预定爆满,在春节那几天,90%的住客皆为华人,除了澳洲华人,大部分是从国内飞来度假的游客。

 

这家酒店的前台工作,办入住时需向游客解释一系列入住事项,以及一些岛上居住的交通贴士,加起来,平均需要和每一组游客面对面交谈2-3分钟。

 

大年初二那天,新入住旅客45组,其中4组西方旅客,41组是华人旅客。

以至于,我的两位前台同事,德国籍A和澳洲籍D开玩笑说,她俩负责搞定那4组,剩下的都是我的中华朋友交给我搞定。

这倒不是因为疫情,而是因语言不通,我们之间的打趣。

 

彼时,国内朋友们都在居家隔离客厅游,而我每天接触国内外来的游客,站岗在一线,从未感觉疫情离我有多远。

 




回 国 契 机




2月1日,澳洲限制中国人入境,但欧美国家开始了疫情的下半场。

而小岛这边,虽说正值澳洲旅游业淡季,但网红岛不乏客人,特别多趁学校假期带小朋友全家游的澳洲人、从美国和英国来避寒的游客,二三月期间尤其多。

 

我在工作时,每天洗手消毒四五十次,用酒精绵纸擦柜台物品几十次,有点魔障。

 

期间去岛上的邮局,问国际邮费,并没提及要寄什么。问完要转身离开时,前台本地小哥欲言又止。我快到门口时,他终于说出来,提醒我国际快递可寄口罩,但不能寄酒精消毒液和洗手液。

 

而后去了岛上唯一的药店,打算买口罩。

店员遗憾地告知,医用口罩很早就售罄了。

只剩下普通口罩,一个售价4刀。

那口罩是我从未见过的薄,有且仅有一层。

结合邮局的见闻,这个小岛防护资源已透支,普通人可见的那部分。

 

身边的国外同事,也多少受到了影响。

我一个智利人同事,她很早买好了3月底去北京玩的机票。她说一直很爱中国,觉得它是个神奇和伟大的国度,想去看看长城。

从2月起她就担心这次筹划已久的旅程,能否成行。我们讨论过,都建议改期。

3月底,她收到了旅行社机票取消的邮件。

 

另一个智利的男生,3月某一天我看到他和弟弟在视频聊天。他说他弟弟正在自我隔离,那天是主动隔离的第二天。

他说智利情况还好,但西班牙和欧洲很不好,他们意识到严重性,很多智利人包括年轻人,都开始选择在家主动隔离不出门。

 

欧洲的爆发,西方人终于明白,新冠是会飘洋过海,一路向西的。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当然也会一路南下。

3月起,澳洲政府一步步锁国封州,旅游业首当其冲。本地电视台每个新闻都跟疫情相关。政府的每个决定,有如惊雷,每天影响着我这种旅游业从业者。

 

3月22日,我所在的度假村酒店,解散客房部所有兼职和临时员工,给解约金,要求在24小时内给出自行离开的方案。

 

3月23日早上,我所在的前台和预订部开会,说未来1周我们仍正常工作。

然而,朝令夕改。整个岛很快关闭。

下午我收到经理来电,说我的工作暂停,也得离开小岛了。并让我尽快决定,是留在昆州,还是离开去别的城市甚至回国。

因为昆州一天后要关闭边境了,届时没有航班没有洲际巴士,意味着我将被困在这里。

 




确 定 回 国 | 订 机 票




所幸的是,至3月中我集够了三个月的旅游业工作时间,可随时申请二签。

 

基于失业和澳洲封国的现状,我不想在此时续签。而一签到期日是3.29,于是3.23晚上,在南航官网余票介于0-1张之间浮动时,我买到了3.28 墨尔本飞广州的机票。

 

来澳洲后,我的每次变动都夹杂着困难。

但朋友们都说我已很幸运,大家都太难了。

3.26 晚上出来新闻,说国内限制入境航班,3.29 开始回国航班锐减。

国内几大航空公司,每个国家只保留一条航线,每周一趟航班。南航保留了悉尼飞广州的航班,放弃了墨尔本航线。

幸运如我,将在政策生效的前一天飞回国。

 

在墨尔本四天,住在Airbnb公寓一套房。

这栋公寓位于墨尔本市区,离南十字星车站很近。华人买了公寓里的一套房子,精修后,放在Airbnb做短租,专门租给国内来游玩的游客。因此在那时基本租不出去,于是我们花很低的价格,享有一套豪华公寓房。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与我一起从海岛过来的,有两位华人同事。

我和她们合租了四天,这期间我们出去了一次,到超市购物。

在一个货架旁,两三个本地青少年,在转角处向戴口罩的我们,吹了一声口哨,伴有笑声地走开了。

他们做得不明显,并没引起我们的注意。

在回去的路上,我后知后觉想起来的。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我们做了心心念念的火锅。

佐以东北妹子带的辣酱,投入亚超买的食材,大满足。墨尔本对吃货一如既往友善。

于是,终于从突然失业中,回过神来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我的两位朋友,买了四月的机票,被取消了,至今还滞留墨尔本。

希望一切尽快变好。

 

宅着宅着终于到了3.28这一天。

临飞前一天,仍担心能否顺利启程。

 




清 晨 赶 机 场




7:30am,3.28,墨尔本时间。

墨尔本清晨,已有秋天萧瑟之凉意。

坐上网约车,华人大姐打开车窗换气一轮。

然后她就给我安排了灵魂拷问三连:

 

| “为什么你要回国呢?”

| “搭飞机一路风险很大,不担心吗?”

| “回国后要自费隔离,不心疼吗?”

 

同时,她不问自答,给我分析中澳两国目前的政策和疫情,一代洗脑大师既视感。

 

车窗外,高楼大厦和宽阔马路飞速掠过,街道上人影稀疏。一段路只有一两个人,甚至有老外戴了口罩。

 

大姐于是以此为切入点,提及:

 

1、澳洲封国封州的举动迅速;

2、澳洲人其实很听话,都躲家里了;

3、目前墨尔本市区确认病例很少;

4、政府给本地人发补助了,还给中小企业发补贴,如此老板们能给工人发工资;

5、若得新冠任何人都可免费治疗。

 

总之,一切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

然后,她列出了国内做得不如意之处,每一点我基本都在社交网络上看过。

 

我不认同,且有理可论,但到嘴边的话停住了。毕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但本质是,身份和背景不同,面对同一件事,最优选择也不同。

如果不是突然失业和签证问题,我的选择会是原地不动。


 



熟 悉 的 机 场 | 陌 生 的 冷 清




下车进入机场,征途开始。

 

机场的座位和登机等候区,都设置了1.5米社交距离贴纸。同时有告示说明,便衣警察随时在巡逻,就看你们是否站位过密。

排队的人们,有二分之一的人穿了防护服。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先找了一个座位区域,坐下穿上防护服。

这套从头包到脚的防护服,是我在大堡礁海岛工作的酒店经理们给我的。

离开小岛前,我跟经理要防护服,记得仓库有。他没找着,承诺我会继续找,并郑重告诉我,若没防护服,也要用手套袋子加橡筋把全身罩起来,不让一块肌肤裸露在外。

一个本地老大爷这样认真叮嘱我,感觉土澳还是有救的

离开当天早上,后勤部小哥给我送来了一套防护服,说是工作防尘用的,并非医用,他黝黑的眼球在打转,说仓库里仅此一件。

 

穿好防护服,带上白色手套,我就是太空人大军中的一员。排队办登机,周围的人互相了解,都是花了不少钱才买到的票。

 

旁边的小通道,是给PR即澳洲绿卡持有者的。3.27起PR不能出国,开了临时的柜台处理特殊案例。一位大哥与工作人员沟通无果,被一字一句地重申告知,你必须有正当和充足的豁免理由,才能飞走。

 

登机手续办理得挺快,此处未量体温,只让扫描二维码进报关小程序,填写入境信息。拿着登机牌和随身行李,前往候机厅。

 

经过问询台,柜台上的两位西方人大姐,远远看到我就开始狂笑。笑吧笑吧祝君健康。

 

免税店还开着,买二送一。

上半年我就在这个机场免税店上班,没想到重新踏入这里,竟然是这幅光景。

听我的柜姐同事说,免税店90%的员工被下岗,不久将关闭,现在能卖多少是多少。我飞完后,免税店买三送二,简直丧心病狂。

 

吃的方面,Hungry Jack和少数的咖啡厅还开着,不能堂食,只能打包带走。

我买了大汉堡和热咖啡,在候机厅没人的大落地窗前,全身沐浴在阳光下,吃起了汉堡喝起了咖啡。

 

在机场期间,手但凡碰了任何东西,都马上使用随身携带的抑菌免洗洗手液。

这瓶洗手液,是常驻墨尔本的阿珊给我的。

几天前,她来我公寓,送东西给我。如此我不用下楼和进电梯,可省一个口罩和手套。

她给我带来了手套、口罩和洗手液,还有一盒刚煲好的热汤,海带薏米排骨汤,广东潮汕女孩煲的汤,暖心功效不亚于,魏无羡手里那碗师姐煲的莲藕排骨汤。

 

墨尔本因为朋友在,有家的味道。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排队登机的队伍略长,一半的人穿着太空服,但队伍行进挺快。

地勤查看护照和机票,之后走进廊桥,空乘人员拿着额温枪给我们量体温。

喝了热咖啡出汗后,我以36.2的体温上机。

 

飞机上座无虚席。

空乘发了入境健康调查表让我们填写。

上周吹太多空调,某天下午我流鼻水,于是在“近14天内出现的症状”里勾选了“流涕”。

 

机上空乘人员服务非常好。

上机后,总共量了三次体温。

飞机上的温度,穿短袖的话,体感还是26度以上的,所以上机后就不要穿厚衣服了。

我中间因为忘记脱掉厚外套,体温略高,脱掉外套后,体温就正常了。

 

飞机餐是一大袋干粮,里面有面包、零食和饮料。这倒好,下机直接带走不用抛弃。

飞行时间9小时40分钟,我目所能及之处,所有人全程都不吃不喝,没去洗手间。

 




阔 别 一 年    终 归 国




***注意以下,因我选了过去14天内有“流涕”症状,才走多了一些流程。***

 

北京时间17:40,飞机落地。

接着分批下飞机。我在第一批,估计是在症状那栏有勾选的人,第一批下飞机。

下机就看到了大白们,过去几个月一直在新闻里看到的人,道辛苦了,感谢,致敬。

终于回来了。

 

【采核酸 填入境信息】

过第一个柜台,主要是入境信息采集,并指导我们修正小程序填写的入境内容,然后红外线摄像头拍照,过关。

第二步,到检疫人员那边,问身体状况,填表,然后去检查室采核酸。

因为我勾选了流涕,除了采核酸,还要检查鼻咽部,以及抽血。

 

【症状者初筛】

之后去一个小等候区。估计是过去14天有任一症状的人,都在那里等抽血和其他检查的初步结果。每人相隔至少1.5米。

期间工作人员派KN95口罩,给没防护服的人发了简易版防护服,不封脚的。等工作人员叫名字,喊到的可进入下一步,过关。

 

【3小时医学观察】

21:00,工作人员带我们去另一个大厅。进去前交护照,并说明是否有托运行李。

被告知要在这个大厅里,至少静坐3小时,这期间没有症状的话,才能进入下一步。

同时,派号码分组,按组按时去接受体温检查,需要量三次体温。

 

【观察室等行李】

剩下的就是行李问题,在这个大厅里的人,行李都是由航空公司分批运过来的。

坐够3小时,体温检测没问题的话,拿到行李后,就可以坐大巴,去下一步。

行李没到的,可以选择先去下一步,到时行李寄去隔离酒店。

我选择等行李,然而它就是不来。

我附近的三个小哥,从中午12点等行李等到晚上9点。咱也不敢问。

 

零点时我量完三次体温,再等到凌晨三四点,我的托运行李到了。

然后开始排队等大巴。

 

其实,在入境表里,没勾选任何症状的人,在采核酸那一步之后,应该是安排去取行李,然后就直接去新的航站楼等大巴去隔离酒店了,不用再机场逗留那么久。

 

【分区等大巴去隔离点】

05:00am, 3.29日。

上大巴,去到了另一个航站楼大厅。

在这个大厅里,根据你的目的地,分区等候大巴去隔离酒店。

目的地是广东省外的,以及目的地在广州的,隔离酒店就安排在广州,大巴车次也多,估计比较快去到隔离酒店。

 

目的地在广东省内其他城市的,都被安排去每个城市各自的隔离点隔离。

我目的地写了老家,我爸妈所在的潮汕地区。拿了城市标签之后,去到大厅最里面,找到自己的分区,等安排。

见到家乡的工作人员,得知要等市里安排专车来接去隔离点,下一趟接车是中午前来。

大厅很宽敞,和人离得很远。这期间终于吃了一小块面包,喝了两次水。

到这里,我那小瓶免洗洗手液,全用完。

 

中午12:00,3.29日。

快到中午时,家乡的专车来了。

加上我,一共有8个归国人员坐一台车,其中4名留学生,4名工作者。

随车的有两名医护工作人员。

车开到潮汕某高速路口,有县城的120急救车在等候,这些车改成了隔离接送车。

然后再接到各自的隔离点。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隔 离 生 活 走 起




3.28日早晨7:30 (北京时间凌晨5:30) 从墨尔本公寓出发,3.29日下午17:30到家乡隔离点,在路上36个小时后,终于停下来。

 

抵达隔离点,第二次采核酸,因为广州采核酸结果这里不知。

然后工作人员给了消毒片,说房间里有拖地工具,每天把消毒片泡水里,用来拖地。

 

我的小县城隔离点,是机关单位的招待所。

每日费用110元,含住宿费50和一日三餐60,整个隔离期共自费1540元。机场到隔离点的专车,前后3次采核酸等检查均免费。

房间简陋但算干净,这个价位夫复何求。

吃的令人感动,都是潮汕的菜式,做梦都没想到以这方式提早尝鲜了。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隔离点可叫外卖,有小卖部可网购配送。

可以收快递,但不能寄出。

前四天,取餐和收快递,都是在微信群里跟工作人员报备,然后就自己下楼去拿。

第四天,检疫部门来视察,要求减少人员走动。于是,不能出门了,餐食和快递,都由医护人员送上门。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一天早晚,共量两次体温。后面几天还要量血压。这些都是医护人员敲门来量的。

一日三餐、两次量体温,工作人员很辛苦。

因此,我作息无比规律,每日七点甚至更早醒来,每天处理一些线上工作,找新工作,闲鱼和好友圈卖掉一些美妆品囤货,跟小岛同事了解近况,偶尔看书刷游戏。

 

如此,十四天如一瞬。

而回首澳洲的一年,好似做了一场梦

 

入境日期的隔天起开始算,第14天早上采核酸,下午出结果,没问题就能离开。

一般由隔离点或自己联系居住地的街道办,安排专车来接,也有一些人跟街道沟通同意后,自家人来接走。

 

至4月11日,三次核酸检测,皆阴性,隔离期间无症状,于是我拿到隔离证明回家了。

 




小 确 幸 | 会 有 好 事 发 生 的




疫情让我直接失去了心心念念的工作。

1年前在国内,就知晓大堡礁的网红海岛。

工资不低,还能做岛民,每天看海游水。

2019年上半年为了机场免税店的工作,放弃了去大堡礁的计划。下半年,9月联系海岛公司,被告知不招人。

12月时机缘巧合,再次联系,过了面试。

在客房部做了2周,去前台做了3个月,快转去预订部与各大旅行社打交道时,整个小岛就被重拳出击,全岛关闭了。干得漂亮。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但这之后,还是有好事发生的。

 

在海岛的日夜,经常想到父母。

觉得他们过得很安静,寂寞。

而今我得以与他们常住一段时间。

这是我回国后感受到的第一小确幸。

 

第二小确幸是,全额拿回了澳洲养老金。

在澳洲工作,根据法规,公司都会掏钱,给员工交相当于工资9%的养老金。

我这类持工作签的人,回国后,可以申请退养老金,但要被税,只能拿回35%。土澳政府会吃掉三分之二,这脸皮简直了。

疫情下,澳洲政府宣布,4.20到6月底,可随时全额取出养老金,不收税。限额1万刀。这算是非常时期里,澳洲政府给的福利。

我花了1分钟申请,4个工作日全额到账。

几千刀 ,真香。

 

第三小确幸,来自国内福利。

2019年个人所得税,溢出部分可申请退税。

去年前三个月在国内,我在一个领馆兼职。当时扣税严重,每月超出1千块的工资,都要被扣很高的税。而今国内可以报税退税了,和澳洲财年退税同理,多退少补。领馆机构税扣得厉害,祖国麻麻退回给我了。

你失去的东西,总会以另一种形式回来。

 

后话,最近海岛的公司建了专门的脸书群,串联起散落在天涯各处的员工们,互解近况,以便我们都能在,情况明朗时缓缓归。

 

握紧了我的二签。希望能带着它回大堡礁,或去雪山,或去酒庄,或去珀斯。

 

要相信会有这一天。

要相信会有好事发生。

 

 


 

土澳网红海岛闭岛,惨提失业,但阳光总在风雨后。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