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墨尔本的我,开始了代购生活

  


室友的农场工作


室友去了米杜拉(Mildura)农场之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她在那边一切顺利吗?

 

哎,一言难尽。

 

网上有人说,米杜拉是黑工农场之一。为什么?

 

工资低、工时不稳定、黑心包工头、工作氛围压抑、工作强度大……

 

室友的经历大致是这样的:

 

刚开始,做葡萄包装。

 

把每串葡萄里,坏的、不新鲜的、长得不牢的挑出来,剩下的控制在1.3-1.5KG,装进指定的袋子;每10袋放进指定的箱子里。计件制,每箱澳币$0.9-2.1。上班时间,监工会一直在旁边转,督促你动作麻利点。一天工作10小时,薪资也难以破百(比时薪制的黑工还惨,即使墨尔本的黑工,时薪也有澳币$12/13)。

 

接着,渐渐熟练了之后,却因为订单减少,有时工作到下午1、2点就收工,甚至早上8点开工2小时之后工头就宣布收工。再后来,葡萄接近尾季,烂果越来越多,同样的时间,完成的箱数越来越少。

 

葡萄包装结束之后,室友联系到一份采橘子的工作。

 

工头要求,自费买剪刀、袋鼠袋。有工具,才可以安排上班。室友跑遍镇上的各个商店,斥资$120终于买齐。工头又说,需要等。

 

1周之后,终于去采橘子,搬梯子、手和胳膊被扎,大半天下来,被嫌弃生手动作不够快。

 

次日,又停工了。几天之后,收到通知,橘子农场不招人了。

 

一个又一个的坑……


 被困在墨尔本的我,开始了代购生活

农场装橘子的大篮子


被困在墨尔本的我,开始了代购生活

我在超市买的葡萄,也许出自室友的手

       

                   

我的代购生活


去室友那里的念头断了,我就先继续待在墨尔本吧。

 

老板通知,一周工作4天,休3天。

 

天天加班到很晚的C先生,对此无比羡慕:这工作节奏,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

 

如果没有现实生活的压力,没有经济上的束缚,它确实是。

 

我住在Box Hill Central附近,这里是墨尔本最大的华人区。附近药店、超市、快递店一应俱全,很适合跑代购。

 

我的朋友圈里,不知何时起有很多卖东西的,每天N条广告。我不想让自己的朋友圈,也变成那样。我希望它原创、有趣、有故事、有内涵。

 

有朋友得知我代购之后,向我推荐一些平台,加盟代理。我婉拒了。         

 

2017年,我在安利待过一段时间,那是一段又拧巴又神奇的经历。

 

那一阵很焦虑恐惧,怕自己一事无成,碌碌无为;怕自己一生平庸,成为黄脸婆,终日为柴米油盐发愁;怕自己无名无利,愧对父母的养育。我渴望有一个机会,让平凡的自己能够逆袭,能够拥有绚烂璀璨的人生。

 

当H向我介绍安利的时候,我觉得机会来了。

 

“只有你自己先尝试,才知道好不好,才有信心和别人分享。”

 

不善向人推销的我,对此很认同。

 

于是,营养早餐系列、护肤品系列、化妆品系列、生活用品系列,陆陆续续全部下单。先自己吃、自己用。

 

单单这些,还不够。深圳的安利体验馆,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只要有空,一定要泡在那里,才能进步,才能蜕变,才能成功。

 

每周一三五,晚上下班后,去安利体验馆参加分享会。许多主讲人都曾经平凡如我,后来通过安利事业,成功逆袭,拥有名利财富、家庭美满、夫妻恩爱、子女成器,人生十全十美。

 

每周二四,晚上去H家学习产品介绍(洗洁精、沐浴露、牙膏、洗发水、皇后锅……)

 

周六日,参加各种各样的训练营,主题包含化妆、健康、美食……

 

我把时间、金钱都投入其中,那几个月每天近凌晨才回到住处。喜欢独处的我,长时间处在人群中,渐渐感觉自身能量被严重消耗,脑子里开始有2种声音在争吵。一种排斥去安利,想安静地待在房间读书、写作;另一种则说:你不可以半途而废,要成功就得坚持下去。你难道想一辈子被困在格子间,做一颗默默无闻的螺丝钉吗!

 

每次出门前,2种声音总要剧烈争吵,最终往往是后者占上风。反反复复,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已走在精神分裂的边缘。和H讲起,她满脸的狐疑,也许觉得我太夸张了吧。

 

直到有一周,我连续多天严重失眠便秘。武志红老师在《身体知道答案》一书中,讲到“身体是心灵的镜子”。当身体出现一个症状时,问问它,如果可以说话,它想说什么?

 

我决定,不去了。无论H如何游说,我都坚定地不去了。

 

电影《77天》上映时,我独自跑去电影院。

 

 “人生能有多少天,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           

 “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在短短的一生里,鼓起勇气做想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那个自己。”

 

对着荧幕,我泪流满面。

 

过去的日子里,我把自己弄丢了。

 

乔布斯有段著名的话:


“不要让他人的观点所发出的噪音淹没你内心的声音。最为重要的是,要有遵从你的内心和直觉的勇气,它们可能已知道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其他事物都是次要的。”   


当我安安静静地和自己待在一起时,我才明白其实我并不想活在万众瞩目的那种闪耀里,并不想一直扎在人群里,对名利也没有很强的欲望。

 

我希望自己像朴树、许巍、巴菲特那样,以热爱的职业为生,不迷失在名利的幻影里;希望能够像手艺人那样,按照节奏,打磨自己的作品,让它越来越好,让它能够给予别人勇气、温暖、帮助;希望这一生能够活得丰富、有趣、自在。

 

尽管我还不确定自己的作品会是什么,但我会继续寻找。

  被困在墨尔本的我,开始了代购生活


说安利这段经历神奇,是因为我和C先生的相识,是在安利的一场大会上。大会在东莞举办,H带着我从深圳过去,C先生鬼使神差地被另一个人从珠海带过去。我们后来都没有做下去,却因为这次见面结下良缘。

 

此外,我还因为安利认识了来自德国的大熊,他已退休,在中国居住多年。比我整整年长40岁,我视他为忘年交。

 

这段折腾的经历,竟让我收获了宝贵的爱情和友谊,像极了万维刚老师的那句话“你有你的计划,世界另有计划”。

 

关于代购,我就这样先按照自己的节奏做。上班之余,奔走于药店、快递店之间。自从在朋友圈发布代购信息后,不少平时疏于联系的同学、同事、朋友私信联系我,代购顺带增强了彼此的联系和感情,这也是意外的收获。

 

 

 

 

被困在墨尔本的我,开始了代购生活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