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初到澳洲时,住在海边村庄的某日清晨,

去海边沙滩散歩时的抓拍,非常喜欢的一张照片)

 

2019年1月初决定来澳,

2月18日抢到签证名额,

3月22日递交签证资料, 

随后一周确定留学计划并准备学校申请的资料, 

4月12日同时收到下签信和学校offer,

4月18日广州公司离职,

4月22日回到武汉, 

6月28日武汉天河国际机场飞往悉尼航班, 

6月29日悉尼转机落地布里斯班, 

7月17日布里斯班飞往墨尔本, 

10月7日在墨尔本英语考试并通过, 

12月23日缴费并确定学校留学名额, 

2020年3月2日墨尔本飞往阿德莱德, 

至今家里蹲,上网课。 

 

从国内作为老师给大学生上过2年课,也带过小十人团队年薪税后十多万的小领导,到又重新回到校园成为又要开始苦逼地啃书的学生,这个足以影响我人生走向或未来生活的决定,大概变化就是在那么2周时间。

 

以前的时候,做事情思前想后,顾头顾尾,谨小慎微,到后来觉得自己这样,或许也容易贻误很多好的机会,所以当现在面临需要做一些大一点的决定的时候变得潜意识里会催促自己可以稍快一点,而不必再去思考一些过于细节的事情。


谨小慎微或许可以保你稳妥与安全,但节奏稍快却会给你意外与惊喜,没有过于周全的考虑所以惊喜才得以机会,而我现在更喜欢的是那些可以小确定的惊喜,大体上确定,并收获意料之外的小惊喜。


所以,想什么,就尽管去做吧,在你还可以条件还尚可的时候!因为你现在不动,或许你就永远躺在那里不会再动了。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海边小镇屋前的小路,昆士兰的冬天确实阳光明媚)

 

一直感叹时间过的飞快,一方面是感觉时间它真的眨眨眼就从身边溜走了,就像你身体里的器官或细胞,在你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一天一天地变得更新缓慢亦或衰老,只是当某一天你才幡然醒悟,原来自己已不再年轻,已经30岁了。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记性着实太好,很多不经意的记忆似乎时不时还会在眼前浮现,恍如前几日刚发生一般,实际可能却已是五年甚至十多年过去了。而又不得不回到眼前的现实,跟自己说,现世安好,未来可期,要加油。

 

转眼来澳洲已经快一年时间,离开武汉的那天,天空有点阴沉,像刚下过一场大雨,父亲送我到机场,安检转角处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推着2个大行李箱的我走向候机区……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落地刚到预定的house时,静谧海边小镇的黄昏)

 

在万米高空上近10个小时飞行的夜里,写下了上一篇的文字,虽然后来全删重写了完全不一样的内容……

 

到了澳洲后,有些朋友问过我在这边做什么,什么时候回去,和还在问我一些电商方面内容的问题。所以,我就以文字记录下我在澳洲的所看所想和我眼里的世界吧。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屋前就是这片海,是一个海湾,

周末闲暇的时候一些当地人会驱车过来划船出海)


来澳洲的机会很偶然,去年还在广州工作的我1月6日和一位几年未见在迪拜工作了4年回国的好友在恰好经过广州时,约着吃了一个饭见了一面,得知了他将去澳洲一年的计划,当时的我不以为意,过了2天我开始查澳洲这个国家的资料,了解它的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人文环境,教育医疗,工作环境等等信息。

 

原本计划年中就回汉工作的我一直觉得时间转瞬即逝,一年时间很短暂,会过的很快,所以转念一想,何不去澳洲呆一年?因为我并不在意这一年是在国外工作还是在武汉工作,对于我来说哪里都一样,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点上班和睡觉而已。

 

于是就确定了中介帮我抢签证名额,开放名额的2月18日,我在柬埔寨,正在餐桌上吃着午饭时收到了中介抢到签证名额的确定邮件,之后就在准备递交签证所需的资料,3月22日广州大使馆递交完签证资料。


随后一周的时间里随着对这个国家更深的了解和对自己未来理想生活的规划,更进一步确定了自己要留学的计划,以及确定了所选的学校和专业,所以又接着准备留学资料,三周后的4月12日下午,坐在公司办公室正对着电脑工作的我,同时收到大使馆发来的签证信和来自大学的 offer。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这是一次黄昏前在海边,

grandma总是那么地慈祥和耐心)

 

自1月初萌发出国的想法,到2月中旬春节回汉跟家人说自己有可能年中会去澳洲工作生活的计划,和此刻手握签证和offer随时可出发澳洲时间只过去了3个月,有时候生活真的需要一些勇气,一些改变和惊喜才有可能应运而生,也才可能收获一些意外的美好和好心情,所以要懂得给自己机会。


4月18日离开了广州的公司,4月22日回到了武汉,6月28日武汉天河国际机场起飞,6月29日经悉尼转机到达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从国内6月的炎炎夏日瞬间到了南半球的凛冽冬天,虽然那时布里斯班的人们白天也都还穿着短袖裙子拖鞋…

 

落地时,近2年未见的Grandma老太太和早到2个月的好友已经在行李处等着我了,大家见到都很开心,相互拥抱,聊着天去往停车场。坐上车才知道,他们特意为了我的到来已经在不远的海边小镇定了一套房子,准备先在海边休息游玩几天。


去往海边度假小镇的公路上,看着窗外一朵朵白的惊奇的云和湛蓝色层次分明的天空,看着眼前的grandma, 耳朵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时才真切地觉得我们仨又相聚了,而这次是在她的国家——澳大利亚,一个7年前我就想过要来的地方,只是这次时间比那时预想的要长了许多。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366280757312012288″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Sunshine Coast

 

在海边小屋悠闲住着的那几天,因为朋友需要工作,所以白天的时候就我和老太太在家里,早上她会泡上一杯万年不变的卡布奇诺,然后坐在阁台的椅子上吹吹海风,抽根烟,然后刺起上次在国内时我给她买的十字绣,时不时地我会坐下来陪她聊聊天,吹吹风……或者一个人在门前的路上沿着海边走走,熟悉眼前新的风景和喜欢的大海。

 

周末早上的时候会碰到一些驱车拖着小艇来海边出海划船的澳洲人,迎面碰到他们会主动向我微笑问好,有一个人让我印象深刻,一个看起来可能二三十岁的男人在我面前十米的样子迎面向我跑来。


在靠近我的时候竖起大拇指笑着跟我打招呼,印象深刻不是因为他主动跟我打招呼,而是我注意到他身上穿着的一间破破的旧旧的体恤衫,和他向我跑来时对着我柔和轻松的笑容,这种情形几乎不会在国内出现和碰到,可能土澳人民并不太在意物质,相反是更多地追求闲暇及简单的快乐……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 Grandma儿子的古董车,距今近50年了)

 

澳洲人澳式英语打招呼有其独特的方式,如果只是路上碰到一般会是Good morning,hi,hello,如果是可能会继续进行下去的对话,一般会以Hi, how are you? 开始,然后一般回答就是Great, thank you, and you? (此刻可自行脑补回这句话时对方不同的语调和表情),以See you later, have a nice day等结束,聊天过程中也可能会被很认真地问到Did you have a good day?

        

想到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讲过她在美国工作时的情形,早上出门碰到谁都是轻松愉快的good morning,就这样一路打着招呼一直到公司上班然后下班回家,心情都挺放松,对比现在在国内国企上班见谁都像见到领导一样低着头,每天没什么话讲……我不清楚大部分人在美国的工作环境,因为各行各业不一样,而且在美国的朋友也不多。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这是刚落地的第二天,早上起床后 grandma指给我看,

在屋前不远处蹦跶的澳洲国宝袋鼠)

 

澳洲的城市规划和国内有比较大的差别,可能是因为澳洲城市还比较“新”,毕竟发展较长的也才200多年而已,所以好处是功能区规划和结构单元设计会稍现代化,城市交通不至于太拥挤。


在城市正中央的十字路口,也可以向前向左两眼就能看得见城市外郊区的景象,所以这点上也可以知道,澳洲有的城市城区范围真的很小,没有像国内一线城市或发达省会城市那样有方圆几十公里的多个CBD(起码武汉是一个没有明确市中心的城市,因为它有好几个CBD)。

 

澳洲的城市城区在国内大概可以理解为一个城市的一个CBD,以澳洲城市城区为中心点方圆5-15公里(悉尼可能更大一些)之外就是郊区了,所以澳洲的主城区(在外华人所谓的city)就是最中间方圆5-15公里的面积了。


而澳洲的大部分居民都居住在空间更大和环境更好的郊区,有些商业购物中心聚集体也会选址在某些特定人群的特定郊区,比如说号称南半球最大的香港超市就在墨尔本三大华人聚集区之一的东南区的Clayton,所以这也形成了澳洲人每周驱车集中去商业购物中心采购的习惯……可脑补美剧里的某些情形。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布里斯班的郊区 Flinders View,

昆州的冬天天空真的很蓝很好看)


在昆士兰州的布里斯班休息了大概3周时间,去过一次city,晚上在坐火车(对,是火车,澳洲土地面积广阔,不用修地下铁,轨道走地上就可以了)回家转线的时候,在我出了火车站探头探脑左顾右盼不明所以找公交站点的时候,一个澳洲年轻小伙主动跟我搭话“Can I help you?”… 再一次感受到土澳人民的热心和善良。

 

但也马上遇到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冬天晚上的街道刮着瑟瑟的寒风,时不时传来一两辆马达轰轰夹杂着吵闹黑人rap音乐的车,候车亭里坐着一位黑人妇女和一个白人澳洲老大爷,我在站牌下面拨弄着快要没电亦将死亡的手机。


这时由远及近传来嘈杂的声音巨大的外放音乐的2个中学生模样的澳洲小孩,他们在经过澳洲老大爷身旁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发生了一些口角,双方开始短暂互相fuck了几句(我怎么觉得我在写这句话的时候莫名搞笑???有一个原因可能是我还听不太懂他们骂人的对话,反正大概就是fuck来fuck去的样子)……

 


所以这里也能明白其实全世界哪里都一样,哪里都存在不好的现象,并不能一味觉得哪里好或是不好,就像有些人羡慕美国的自由,也会有些人会讨厌巴黎的治安,有些人会喜欢英伦风体面绅士的英国,但也可能转角在街边就碰到对着你脱裤子嬉闹的醉酒嬉皮士。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出发墨尔本前,从阳光海岸南下布里斯班途中,

在公园短暂的停歇)

 

这里插入一小段,在刚从国内乘机落地悉尼机场的时候,下了飞机看到澳洲人民的第一个感觉是,哇,澳洲真的很多胖子,随处可见大腹便便的老年人,果然是一个老年化严重的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


在接着转机去布里斯班的飞机上,邻座坐下一位90多岁满头白发的老大爷,他主动跟我搭话问我从哪里来,做什么工作,为什么来澳洲,被误以为是韩国人的我说来自中国,他第一反应是,wow, rich people,看,老外现在对中国人的固有印象是很有钱???……

 

老大爷90多岁,一个人提着行李箱要去布里斯班的家人那里玩,已经五世同堂有好几十位家人了,生活在全澳洲环海的各五大城市,所以就他来说,每年没事就是到各个儿子女儿家串门呆上一段时间,生活就这么生活,养老就这么养老…… 


下飞机的时候,我帮他把行李箱从头顶行李架上取下来递给了他,不一会在走出飞机的廊桥上又碰到了他,看着这位步履矫健的大爷在我前面走着和他打了个招呼便告别了,心里想着果然国外的大爷精神都还挺好,都不把自己当老头的!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在第一日落地悉尼机场候机时看到的一幕,俩小宝宝就这样被他们熊爸熊妈给扔地上,都不怕睡觉着凉小肚肚都不盖一下,老外有时候真的很随意,此景莫名想笑)

 

在布里斯班老太太的家里休息玩耍了快3周的时间,便告别了老太太和朋友,在7月17日天还未亮凌晨的时候老太太开车送我去了布里斯班机场,就这样在天空破晓的时候离开了布村,独自一人飞往了墨尔本。


选择墨尔本原因大概是因为喜欢它的名字,莫名喜欢,所以就选择了墨尔本,而不是更有名的悉尼。选择离开更熟悉更有安全感的布村,老太太和好友,大概也是我觉得我更想一个人去一个新的地方,就像3年前的某个晚上,当拖着行李箱准备走出家门的时候,哥哥问我,回了广州有朋友有地方住吗?我回答说没有,先住酒店吧。虽然后来在酒店住了15天才搬走……

 

虽然,在那时看来恋情已结束再回广州似乎已毫无意义,但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有时候你在跟自己较劲,有些事情似乎毫无意义,但你想证明给自己看,自己可以做到,当你真正地自己一个人走过那段迷迷糊糊混混沌沌的状态后,冥冥中你在心里知道自己会改变,而自己的选择也一定会有所收获,它并不是没有意义,有些改变它会以另一种方式呈现。

 

落地墨尔本的那天天空灰蒙蒙,果然相比于澳洲布里斯班更南的墨尔本冬天来得更真实一些,无论从伸手就可触及冻手冻脚的体感温度亦或是氤氲阴沉的天气来看…… 因为开始没有很着急想工作,想着先慢慢看看墨尔本这座城市,所以已提前在city的青旅定了一周的床位。


还是第一次住青旅,一直想体验一下,虽然以前在国内因为工作住过无数次的酒店。因为想体验,所以订的是男女8人床位混住的房间,青旅位于Flinders Street正中间,对面就是墨尔本城市标志性建筑之一的 Flinders Street Railway Station.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冬天夜晚 Flinders St Railway Station的钟楼)

 

住在那里的第一周时间,认识了几位有趣的年轻人,有3年前十几岁高中毕业后就来澳洲打工的德国帅小伙,在澳洲工作一年后回国读大学现在又刚过来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以交换生身份再读半年书;同样也有刚20岁来这里交换学习在忙着认真找房子找工作自己赚钱生活的奥地利和西班牙姑娘,早出晚归回来就趴在电脑前认真搜索着各类房源和工作信息;也有已经30岁的爱尔兰姑娘,男盆友在国内,自己计划在墨尔本暂时先工作生活一段时间。

 

后来中途换了一个房间,认识了有着南美巴西人面容看着以为30岁实则才22岁刚大学毕业来澳旅游的美国洛杉矶小青年,和操着我听不太懂但又感觉很好的样子的透着咖喱味英文的两个印度学生,和住了一晚准备马上飞回家来澳工作已经2年的台湾男生……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Flinders Street 青旅厨房,坐在角落桌边的我,

看着此情此景,不知为何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那个有着三层楼空间的青旅客栈,早上的时候,你能看到打着赤脚没穿鞋子很随意的欧美青年,在人来人往的厨房和房间楼梯间走来走去,手里持着煎锅刀叉,手机里放着音乐在略有呛人油烟味的窗户紧闭的厨房里准备着早餐。


窗外的街道车来人往,阳光透过Flinders大街上对面的大钟映照进来,和着略喧嚣嘈杂的厨房的声音,那一刻好像看起来,生活似乎挺美好挺有生机的样子,至少是在那一刻。不知为何,坐在角落桌边的我,看着眼前的这些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一次准备晚餐的时候,由于还不太会用那里的电磁炉,正在我尝试了好几次打不着火茫然所措的时候,一位亚洲面孔的韩国女生见状主动帮我换了一个灶打着了火,这才认识了刚到墨尔本的第一位稍微接触多一点的朋友,至少都是亚洲人会觉得稍亲近一点。


女孩子30岁,有着典型的韩国女生面容,会画稍精致但又不留痕迹浅浅的妆,谈笑举止不会让人觉得对方是30岁女生会有的样子,而是笑容比较多但又很随意单纯的样子,因为刚到墨尔本的时候每天做的事就是各条街道各个场馆各个建筑闲逛闲看,所以有一次没事一起去过海边,是一个会随身带着小本本偶尔写下几句话心情会拍照的小姑娘。

 

后来的两周还换了2次不同地方的青旅,有认识很能聊的为了自己的厨师梦来到美食之都墨尔本的挪威小伙,我们就聊聊北欧国家的天气气候城市和人民生活,然后兴起还开局一起打了几把吃鸡,吃鸡无国界;和常住在青旅的不怎么说话的奇怪大叔。


不同地方的青旅有不同的氛围和给人不同的感受。有时候一个人住久生活习惯了,偶尔跟其他人短暂一起生活一下,即使不需要主动去寻找一些话题,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那些人做着那些事说着那些话,哪怕只是看着他们在眼前浮动,也能感受到自己与这个世界的一丝联系,自己也是这个世界组成的一部分……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黄昏中的 Clayton Railway Station)


在到了墨尔本两周后开始慢慢准备找工作,比较幸运的是在差不多投了3家公司后分别去面了试,第一家的工作岗位要到圣诞节左右才会需要,第二家面完一次,第二天又面试谈了薪酬就问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第三家公司在city, 那时比较想继续住在city上班所以第二家没有及时答应,而是让别人等了一周,在催促city的公司给我回复时邮件我说可以先确定已有的机会后我确定了第二家 Clayton的办公室 Ebay 和 Gumtree 运营销售的工作。

 

入职后才突的醒悟过来,发现在澳洲找工作真的很难,尤其办公室全职工作,一方面由于受当时签证限制,一方面澳洲讲究时薪制,人工成本很高所以用人企业会喜好雇佣更为流行和灵活的兼职或casual,这与国内人才招聘市场有着非常大的差别,在国内无论如何都有很多的工作机会,但是澳洲找工作的周期似乎长的可能需要等待1-3个月,所以之后才暗自庆幸那时的机会。

 

确定了工作后,我就从city的青旅搬到了公司所在的 Suburb Clayton, 刚搬过去的那晚还发生了一件乌龙,以为我的钱包和护照在青旅遗失了,所以搬家的那一晚报警了,对,刚到墨尔本不到3周就跟澳洲警察聊上天了,电话上聊了一个多小时转了好几次线给好几个警察去说明整件事情的经过然后立了案。


然后第二天早上在公司办公室的包包里找到了“失而复得”的钱包和护照,远在布里斯班的老太太还打来电话问我这事,接着是中午又花了半个多小时给澳洲警察打电话“销案”(此处可自行脑补澳洲警察的办事程序和效率),虽然早有耳闻,但如此切身去体会还真仅此一回。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澳洲最著名的旅游景点十二门徒,

小红帽灯塔,

和最后一张当然要放我自己啦~

在洛克阿德大峡谷糊掉的我…)

 

因为这次写的较长有一万多字,

所以分了上下两篇,

在下一篇写到中外家庭教育差异,

聊到一些我自己的体会和看法,

和中外爱情婚姻观念上的一些差异,

以及碰到的拉脱维亚姑娘,法国姑娘,

澳洲同事等等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

所以,我想下篇应该会有更多的表达。

 

 



一伪文青的理想世界 —— 土澳一年记(上)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