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一年前写了怎么鼓起勇气去了新西兰打工度假,这篇就当作完结篇。不然,一直想念,一直遗憾没有把那段时光记录下来。打工度假,简单来说,给你一年的新西兰工作签证,你可以自由选择,打工,旅游还是读书。

 
虽然是一个人去新西兰的(2017年10月),但幸运地遇到旅伴先去北岛玩了一圈。基本没有为找工作担忧过,5份工作的老板和同事都善解人意。身处这个大农村没有买车却每次都能蹭到车,环岛旅游N+1次。征服过漫天大雨的汤加里罗,在鲁冰花遍野的tekapo兴奋地转圈,在箭镇留下了一组童话般的秋日写真,春夏秋冬都去看望瓦纳卡湖中的“孤独的树”。那些年很冒险的梦我都实现了,跳伞,滑雪,冰川徒步,抓龙虾……用打工攒的钱带爸妈在南岛自驾,带爸妈旅游愿望达成。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我在新西兰的图片记忆。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一时有感发了这个朋友圈。

美景我都用照片记录了,经历尚且没有。


第一份果园工作的老板Bob两个门牙中间有一道缝,但他并不在意,总是憨憨地对我们笑。在樱桃季开始之前,我在facebook上给各大果园发求职消息,他是第一个回我的信息的,让我找到住处后给他打电话。我有一个樱桃梦,想要做果园摘得最快的picker,吃樱桃吃到饱,虽然我相对瘦小。


Bob有一大片果园,不只有樱桃,还有草莓、树莓、蓝莓……见到Bob的第一天我兴奋地问他怎么摘樱桃才能快,有什么诀窍。他英语说得好快,我就只能听懂一半,假装明白地点头。可惜,那时樱桃尚未成熟,我的首要工作是采摘和包装树莓。树莓十分脆弱,很容易碎,摘的时候不能太用力。摘下树莓后要轻轻地放进桶子里,一个桶里不能放太多,以防被压坏。包装的时候也要轻轻地,挑完美的树莓放进盒子里,剩下的不那么完美的可以制作樱桃酱或冰淇淋。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法国仙女同事拍的,我在摘樱桃。


连续半个月,我的工作都是和树莓有关。早上迎着朝阳披着防晒服开始摘树莓,果树丛里晚上凝结的水汽还没蒸发完,气温稍低。到了中午烈日当空,又开始摘另外一片地的树莓。我每天都给自己心理暗示:快点摘!加把劲把树莓摘完,就能摘樱桃了!我很快掌握了摘树莓的诀窍,成为了Bob果园摘树莓摘得最快的。


可是,那个炎热的夏天,那十几排树丛的树莓,一直疯长,像是永远摘不尽一般。樱桃成熟后,摘樱桃的活都给高大的法国男生Luka包了。我每天都会问他今天摘了什么品种的樱桃,他也会在休息时给我带几颗我最爱的白樱桃。


或许是Bob看出了我的眼馋,终于安排我去摘樱桃了。树好高好高,我用梯子都采不到上端的樱桃。装满樱桃的筐好重好重,背带紧勒着我的肩膀。高大的同事摘完了三筐,我还在填满第二筐。尝试过才懂得我不是采樱桃的好手,那一天之后,我的目标就变成了认真摘树莓,吃够樱桃。知道我喜欢吃樱桃的Bob还是会时不时地安排我去樱桃园里“玩耍”,送我的圣诞节礼物也是樱桃。


那个夏天,在背包客栈和小伙伴们一人做一道美食共庆圣诞,在河边和我的法国同事们唱歌弹吉他吃零食,去皇后镇看烟花庆祝新年没订着酒店在草地搭了个帐篷凑合了一晚。有樱桃,有树莓,有各种口味的冰淇淋,还有自制樱桃酱、蓝莓酱。我原本以为的悠长无尽夏天在摘完了树莓、包装完了樱桃之后,也悄悄地结束了。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2017-18年新西兰的夏天,我和樱桃欢度的日子。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打工度假也是不断地告别,开始新旅途新工作,遇到新朋友。

旅行回来后,在朋友推荐下我进了Tim的苹果包装厂,这份工作我给它取名叫“拯救苹果大作战”——在暗无天日的工厂和苹果作斗争。Grading——丢掉坏苹果。Packing——用最快的速度将生产线上的苹果排列好,放进箱子里,最后封箱。老板Tim有钱又大气,他的果园有比Bob的大好几倍,夏天产樱桃,秋天产苹果。从入秋到初冬,我都在这里工作,天黑得越来越早,亮得越来越晚。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苹果便宜,我们的辛勤劳动无价。

无疑,这份室内工作是枯燥的,但马来西亚同事给我带来了好多乐趣。他们是马来西亚华人,会讲汉语(包括广东话)、英语和马来语。大姐头Emily和二姐头Anna水火不容,同事们大多站队Emily。后来Anna默默勤奋工作打动了我们所有人,她俩握手言和了。


在工厂里,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室友Chinchin,她从来不参与大姐头和二姐头的纷争,只是默默地照顾所有人。有一次,我因为动作太慢不小心打翻了老板的一箱苹果,Chinchin马上跑过来帮我“处理”掉了。Chinchin也是最宠我的人,北半球冬至那天刚好是周日,我说我想吃芝麻汤圆,Chinchin亲手用面粉和芝麻裹了一大锅芝麻汤圆。她知道我爱吃甜的,放了比正常多一点的糖。其他同事都说这汤圆太甜了点,嗯对,我也被甜化了。


下班后和周日,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了。马来西亚同事们各个擅长料理,无论是广东料理白切鸡,马来西亚料理肉骨茶,还是各式蛋糕,她们样样行。我这个料理小白痴从最初的蹭饭,到后来请教他们怎么做,最后也能做出让人满意的菜式和最简单的玛芬蛋糕了。


苹果季快结束时,Tim带着我们全体厂员去参观那个地区最大的冷藏仓库。所有的苹果樱桃都在这冷藏保存着,出口中国、美国、日本。Tim还包场保龄球馆,让我们比赛保龄球,我不负众望积分垫底。又找了个周末,去Tim家开烤肉温泉party,看星星喝啤酒聊人生。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很酷的一天呐。

Tim最大的大气是在他同意了我的两次出游请假。每次请假前我都会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但是Chinchin和我说,老板很好的,你想请假他会同意。一次去Arrowtown参加金秋节,一次带父母自驾游南岛,工作闲暇中的旅行显得弥足珍贵。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感谢老板!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父母也很喜欢新西兰,就是自驾时有点慌。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摄影大师我爸。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无比开心,把新西兰的秋完完整整留下了。

当然,我还结识了其他很nice的老板和朋友。
内心柔软的Nicole面上不说,私下和其他员工夸我工作认真。有点社交恐惧症的Linda拒绝拍照和社交活动,却给假期让我们组团去皇后镇滑雪。Laura简直把我当女朋友照顾,细致耐心爆棚,一路把我带到工作的地方。有故事的冒险家Kelsen和我们讲述他的丰富旅途经历,枯燥的工作也变得有趣了。


还有一段奇妙的经历。由于一直约不到讲中文的小伙伴自驾南岛西海岸,我便转战Facebook,约到了一个印度小哥。因为语言问题沟通不畅,有点害怕地开始旅途,到后来心情完美契合。其实小哥特别能聊,他一边尝试用简单的英文单词让我明白他的意思,一边帮我纠正语法错误。车技稳,一路听从我的旅行安排,确定我后面有车可以回基督城才和我分别。我遇到的人都这么好。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印度小哥发我的信息。

现在回想起来,我喜欢新西兰,是因为我喜欢我的经历。我喜欢每一任老板,每一份工作给我带来的朋友,每一处意外的风景,每一次从没尝试过的冒险,每一个迎面打招呼的陌生人。尤其感谢给我蹭车,帮我按下快门,陪伴我旅游,教我做菜做蛋糕的天使朋友们。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新西兰的奇妙,四季都会下雪。

“为什么要来新西兰?”我问过很多小伙伴,他们的回答大致有两类。一类目的性很明确,移民。一类就和我一样,为了体验生活,看看能不能在新的地方创造新的可能。就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去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体味别样的自由。


如果只是风景的美丽,当然不可能让我难以忘怀。刚毕业那一年,也是我去新西兰的那一年,身边的朋友都是刚刚工作,忙得焦头烂额,而我恣意远行,朋友圈里有美景、有新朋友。后来的我也忙得顾不上生活,只是为了活着,会想起这一年。它不会成为我炫耀的资本,但在我内心是不灭的光源,是丰富和澎湃的泉流。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在新西兰的最后一天发的朋友圈。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以上。


感谢所有遇见,

我们在某地再会啦。



内心充盈着光:那年我在新西兰打工度假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