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人生带给我一场头痛和一种鼻酸,还有咸的泪水以及笑起来时嘴角两边深深的纹,那么我想我也一定要好好梳理下它带给我的每种情绪变化,这一年于我而言是那么的五味杂陈,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时间的见证者,记录下它给我的每次鼻酸和头痛。


2020年的第三天我收到了迟到了半个月的下签信,我说不上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想尽快确认信息是否正确,是否我看到的英文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一场从我离职后的旷日持久的准备终于有了结果,总算可以有个新的开始。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拿到签证,第一时间去看了机票,至于目的地就是随便浏览就确定的一个地方,Perth是一个译成中文很好听的名字,而且它位于看上去那么荒凉广阔的西澳,我想这应该会是我的第一站,就好像我无法在北上广真正找到归属感那样,我同样不想直接去到陌生国度的大都市,城市的生活让我身心疲惫,像是被困住了的飞鸟难以解脱。


订好机票,网购行李所缺的物品,提前申请了银行卡,注册了换宿的账户,一切都在往前推进着,只是这时候心里每天都是惴惴不安的,唯一没准备的是怎么和父母开口,我期待的不是去往澳洲这个国家,对它更是知之甚少,只是目前能力可以负担时间又完全允许的好像只有这个地方了,我心里没有那么的义无反顾,所以内心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抵御反对的声音,上学的时候我是很向往旅行的,工作了之后却对一个个曾经的目的地失望,终变成老父亲口中那句城市大多一样,生活无非此般,最后,只有哭笑不得的望着镜头,告诉它,你在活着。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如我预料的一样,父母完全不能理解我的做法,甚至怀疑是不是被公司开除早已无业游混多日,他们不能理解我,一如我无法理解他们口中的安稳生活,从毕业找工作以来,一直奔着安稳这两个字去寻摸,到头来,回顾这三年的时间,好像从没获得过的便是安稳,工作的驱动力一直都是这两个字给我的,为了得到这样的状态我有时甚至用力过猛,过犹不及了。强压着如此的不适感我依然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方向何处,甚至一度感到浑浑噩噩虚度光阴。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真正下定决心开始着手准备这些材料的时候,心里一度忐忑,主要是语言,还是很不自信,头脑里想要说的第一反应还是母语,我的英文是照着中文翻的,不知道这样的英文怎么面对全英文的环境,虽然也参加了雅思考试,可我内心感到日常生活和考试是完全不一样的状态,因为回答和聆听是没有ABCD选项的。


那么强烈的不安感伴随着我整个材料准备到走出国门的流程,现在记忆深刻的无不是为了能搭成飞机而不得不提前一晚去住酒店,恰逢大雨,我拖着两个箱子走在路上手里没有打伞的余地,拦不到一辆出租车也等不来网约车,我就推着箱子那么一直走一直走,太痛苦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老天在跟我说不要去,不要去,心里害怕被回家的家人发现,不敢停歇,就那么一路走,一路推,到了酒店才发现,居然没有电梯,拎着一个足足40斤的箱子爬上了三楼的,留下被箱子把手勒得发红肿胀的手还有一路泥泞的衣裳,本想躺在酒店好好休息几个小时,手机却响个不停,很显然家人没看我留下的手信,非要电话里声讨个明白。只能卸载绿色app,关上手机。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行前准备两三事



一夜未眠到了清晨,终于在白云机场乘上了那班飞往Perth的航班,等飞机开始平飞的那一刻突然在想这一切原来就是这样的,真实且平庸没有半点煽情,就那么熟悉的感觉,只不过是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的旅程,内心甚至毫无波澜。于夜晚我抵达了这个不费劲选却费劲来的目的地,担心的被核查说不出话的状况没有发生,我顺利的坐上房东的车,只是望着窗外那么空旷、寂寥的土地,奇形怪状的树才恍然这里是一个陌生的国度。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夜晚略显空旷的机场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奇形怪状的树


在房东家只有一张单人床的房间百无聊赖了一整天后,我跟着谷歌地图一路摸到了比我早到一天的whv女生的青旅,本想和她一起住的想法在看到她住的18人混合大宿舍的那一刻消失殆尽,等她在打印店拿打好的简历,沿街的店铺都在投递,我看她很自信的走进去,很轻松的出来,其实如果在国内我也可以,只是换了一个环境我却怎么也迈不出那一步,好像街上的热闹都和我无关,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我只是一个过客罢了,我感到失落和无奈,却也只能跟着她的脚步走下去。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一间只有一张单人床的房间


第二天我依旧乘着bus转地上铁到了市区,去到一家寿司店试工,寿司店经理嫌我来的太迟,只是她不知道我前一天晚上和老板发了mail只能那个点到,差点没有机会,后来却顺利的留下来工作,只是本就没有抱太大希望,明知道是一份不打税的黑工,却不晓得时薪低的吓人,当那个台湾美女问我会不会嫌时薪太低,我内心OS,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么明显还需要假模假式的问我吗?果然出门在外,华人欺负华人多绝不是传闻,明知道是一份不满意的活,但毕竟每周的房租和吃饭的开销必须得先挣钱,加上自己对说话又不自信,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市区好像这是不错的选择了,于是留下来上工,早上6点半,到下午两点半,只是开始不太能适应这样早起的时间,迟到过两次,湾湾美女的好脾气估计也不想再给我好脸色了,我只能抱歉再抱歉,只是我真的掌握不了怎么包寿司才不会爆掉,小心翼翼的却还是切出来稀烂,相比之下,马来西亚女生包的寿司真是很完美呢。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一根柱子的公交站


来澳洲实在是行程太匆忙,忙到来了之后半个月我搬了四个住处,所有的焦虑都来源于没有一个稳定的居所,太难了,又太累了。

我在想这样的生活与我在国内又有什么区别呢,况且Perth市区的街道也并没多美丽,拥挤的人群甚至让我感到一如在国内一般,我烦恼这样的生活,也不喜这样的日子,这与我的初衷相悖,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虽然来之前就看过华人出国生活的影视剧,心里有了需要吃苦耐劳的准备,只是没想到来的那么快,那么密集。


拖着站了一天疲惫的身体再辗转回到青旅,看着位于上铺的床只觉得自己是花钱找罪受,累也不快乐,甚至更孤独了,只有抬头看满天星空的时候才稍稍消减了一些疲惫。

遇到中国人简直是我最大的期望了,又换了一个青旅,两个来自欧洲,一位阿嫲是台湾来旅游的,跟她聊了很久,她只住一晚就走了,又是一顿失落袭来。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市区的建筑


头疼小记:

第二天上午我早早起床准备出门好好看看这个城市,没想到在青旅门口碰到一个来这边的中国女生,终于可以讲自己家的话,不用脑子里翻各种单词,想着自己的发音,很希望她能多住两天,起码有个照应,很幸运的是她和我住一个房间。


然而这却也成了一种不幸,得知她是二签,对Perth非常熟悉,我想她是再好不过的地陪了,可惜的是她只定了一晚的房间,表示第二天就要走,我本就有点动摇的心很想和她沟通一下,于是白天跟她去市区闲逛,次日上午本要办理退房手续的她和我面临一场有点双标的口水战,法国女生先挑起战火,吵架从不肯示弱只是脑子的词汇量太少,气势上整个输了的感觉,法国碧池甚至跳下床要和我单挑,我哪里是她健壮身躯的对手,等我不吭声了,中国女生开始反击,可是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先于我去投诉,receptionist以为是我有问题,很严肃的让我去他的office,我很气恼,处理结果看上去优待我,实际上更让我觉得自己是过错方。


老板给我换了一间大点的房间,可是我质疑明明这不是我的问题,即使有部分责任,那法国和德国碧池她们也不是一点问题没有,凭什么让我搬出去,但想想僵持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那个逼仄的小房间我是不会再住下去了,搬到宽敞一点的房间,中国女生也因姨妈到访不适感较重选择再待几天,其实跟着她后面倒是把Perth逛的差不多了,只是随着她的过往工作的描述我越发觉得自己是不是选错了方式,这些工作,如此的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更加不明确待在这的未来,可能我选错了目的地,也可能是没摆脱城市的疲累。


总之,不想要迎接每个变动的明天,我冲动的订了一张优惠的机票,想着是否就这样回去继续我毫无意义的人生还是留下来带着语言的不自信继续探索,我不知道,但确定的是不喜欢频繁的转移,无论是住所还是工作,波动的频率甚至干扰我的心脏,本是很犹豫的,结果一场本来不在意的传染病让我加深了留下的恐惧,和我朝夕相处的中国女生是从武汉出发的,本我对这个城市没什么特别的印象。


可是病情的极速传播让我一激灵好像回到小学非典爆发的时候,小同学都说得了非典约等于死亡,当时学校有个同学家住的小区出现疑似病例,小学校为此停了一周的课,那时候不上课是快乐的,而现在只让我后背冷汗直冒,早上一觉醒来发现前一天微博的报道病例骤增几十倍,让我顿感会不会是非典,接着就是自己尚未在澳购买基础的医疗保险,万一有任何意外我该如何自处呢,越想下去越糟。


第二天中国女生启程前往另一个城市,我们一起待了将近5天,其实本来很感激能有同胞陪伴去了解一个陌生的地方,但莫名的病毒却让我们产生了嫌隙,我想要抱歉,抱歉这样不负责的误解给这位女生造成的困扰,沟通本来完全可以正常的开展,然而我却将疑问留到分开之后,无论是胆怯还是畏惧我的行为都给她造成了伤害,在这儿,我只能祝愿她在异国他乡的旅程平安顺遂,希望她忘却这些不快。


我的旅途也随着病毒戛然而止,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病毒,陌生,转移,都让我无限感叹家里的时光,我丢下了蓝天白云还有奇形怪状的树,搭着大年夜的飞机飞了回来,其实走是很犹豫的,我本不是一个很果决的人,我想即使当时我留下了,之后也难免脑子里不会反复,决定一旦做出,无论你是什么意识,结果你都得承担,我很难过,那么漫长的等待却经不起一点点胆怯的考验,我不知未来何方,只能走好脚下的路罢。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Fremantle的小教堂


附记:

其实澳洲的自然风景最让我留恋,那么低那么平的天空,云好像从脸上飘过,因着北半球是冬天,当踏进南半球火热的土地,才惊觉一天历经两个季节,夏天的风伴着浓烈的阳光从脸上飘过,抬头是碧蓝的天,好像走再远的路心也能平静了。


小小的市区一双脚足以走完,还有免费的红黄蓝绿猫可以乘,远处细的让你发现不了的公交站,还有宽广而波光粼粼的斯旺河,夜晚远处的灯光坠在河上,随手拍就都是风景画,弗里曼托的白色海滩,碧绿的海水,一大片的草地真的是那么悠闲的海边度假风,街上走的累了,就坐在公园的椅子上,吹着风,能呆呆的出神,为着那份闲适,青年旅舍的小院子抬头看是星星点点的夜空,那么多的星星好像就在头顶,让我想起小时候阳台看到的星空,一切都那么的安适……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夜晚的斯旺河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傲娇的小鸽子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 Fremantle的海


现在每每看到公众号的推送,内心免不了有点波动,看着他们来来往往的经历,就好像自己错过了一切,蓝天白云碧海风帆,我忍不住想如果没有离开,现在看到的那些文字会不会是我的,我独自拥有过的独家记忆呢,怀念是每每被刺激到都会涌现的,但畏惧却也至今没有消散,可是心里却总在埋怨自己不够勇敢,是不是越长大越胆小,可我希望能云淡风情,波澜不惊,岁月的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我只望今后能心平气和的欣赏这流逝的岁月。




拿到了久等的下签信,却很早的中断了WHV...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