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

全世界的生活方式

大概只有两种

要么深居简出

要么海角天涯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我第一次知道沙发客是在斯里兰卡的奴沃,那时和小黑一起穷游,有天小黑说下一站我们去做沙发客吧,我将信将疑还有这样的事情啊。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没想到后来申请成功了,可惜沙发主口音实在太重电话里很难沟通加上位置偏远我们就选择了3美金一晚还包早餐的青旅。


而沙发冲浪也一直躺在了我的旅行清单中。


第二次是在长途旅行回来后天天窝在图书馆看我的无用之书时,发现了一本叫《就这样我睡了全世界的沙发》的破旧不堪的宝书,顿时回想起彼时的遗憾。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我马上把这本书封面发给小黑,他就推荐了该书作者的微信给我,当时我就惊呆了。


后来在互惠生机构工作,有缘认识了很多怀揣美国梦的女孩们。那次女生节,我向作者购买了十本有她亲笔签名的书赠送给那些即将出发去美国的女孩们。但我依旧没有机会去尝试。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初抵悉尼时,我和Nana无处可去,青旅便宜却没有停车位,民宿有停车位却贵又偏远,于是没有工作囊中羞涩的我们左右为难坐在草坪上半天纠结着第三种可能。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突然沙发客又再次涌现在脑海,why not?于是马上下载app,躺在草坪上又是半天,填写各种个人信息。在不断研究完善信息之后,终于成功申请到了沙发主。


没想到从此以后沙发冲浪上瘾了。



SYDNEY

外冷内热的俄罗斯先生


在悉尼,Alex是第一个接待我们的沙发主host,当时欣喜若狂又忐忑紧张。


记得那天傍晚我们敲开他的家门跟他说hi,他却什么也没说,冷冷的用手指了指我们房间的位置。


当时的气氛真是紧张极了,我们小心翼翼打招呼,但是Alex只是简单的应答。不一会他坐在客厅的巨大屏幕电脑前,简单的交代了下就不再和我们说话。


他家是一个两居室的高层公寓,我们庆幸有自己的独立私人房间尽管难闻的气味让人有点抓狂。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当我们在房间里整理行李时,他敲门问我们晚上几点睡,他要晚上12点以后才睡怕吵着我们。又一会,他敲门告诉我们,如果要洗衣服,尽量选择晚上10点以后省水费。再过一会,又敲门告诉我们可以去楼下的游泳池和健身房如果我们白天想要去的话……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最后一天偷拍的Alex背影


那个时候我们开始觉得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冷冷的,也不爱主动找我们聊天,但依然能感觉到他非常细心和热心。


断断续续的聊天之后知道Alex来澳洲已有六年,从事IT工作,朝九晚五,他说他喜欢布里斯班,他想去那里工作。他是所有沙发主里信息回复最快的。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临走之前我匆匆写的


只是短暂的两天,第一次的沙发客宣告结束。后来我向Alex咨询买新手机,他回复的非常详细和全面,还把退税的信息详尽的告诉我。离开悉尼的时候,我们向Alex告别。


安全指数:☆☆☆☆☆

宜居指数:☆☆☆

互动指数:☆☆




BRISBANE

早睡早起的三好青年


Josh是土生土长的澳洲人,来自昆士兰州,却长的不像澳洲人。他与我们同龄,却有着极其丰厚的旅行经历:


旅居在斐济的当地村庄;从纽约到加州公路旅行;在厄瓜多尔和秘鲁的海岸冲浪;在玻利维亚摔跤;在亚马逊和粉红海豚游泳;在越南吃眼镜蛇的心脏;在波罗的海各国骑摩托车旅行……


我问他,你去了那么多地方,没有想过要去中国吗?他笑笑,最后分别的时候,背着冲浪板,给我们一个大拥抱,然后边走边笑着回头说,See you in China!


他家里十分干净整齐还有点艺术感,我们睡在他办公室里的睡垫上。他是computer designer,朝九晚五。晚上九点半准备就寝,早上六点左右起床,下班后,他会先回家,然后去健身房。第一天早上我大概8:30 起来,发现他已经购物回来了。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每次下班回来,他都会很热情的说,I’m home!有一瞬间感觉像家人一样!


那晚我们做好了麻辣香锅等他回家一起吃,他看到后非常激动,第一时间要拍照,然后问我们是否要与米饭伴着吃还是怎么样,噗。晚饭后,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说起第一次沙发主经历,他笑着说那是real Russian。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第二天,因为疫情,他被要求在家办公,前一晚他告诉我们需要在9点之前起床因为他需要在办公室里办公,但是当他看到我们还没醒,临时去了他妹妹家办公,我起来后,他笑着对我说,now all yours!


晚上他发信息给我说今晚不回来了,让我们照顾好自己。我们开心的卤起了鸡爪。没想到卤到一半,他发信息说又要回来啦。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Josh掀开锅盖看到鸡爪,又再次被惊呆了。卤完以后已经10点多了,他已经入睡了,我们在客厅里啃美味鸡爪。第二天他没有尝试鸡爪只是拍了照片然后去上班了。他说他的经理有个中国女朋友,他兴冲冲地把我们做的麻辣香锅和鸡爪的照片都发给了他经理。


最后一天,我们在早上拥抱告别,他去上班,我们自行离开。


我们是他的第一对客人。


安全指数:☆☆☆☆☆

宜居指数:☆☆☆☆

互动指数:☆☆☆☆




BRISBANE

酷爱桌游的沙发主大使


Octavio在葡萄牙出生长大,来澳洲已有14年,他的英语字正腔圆,没有口音,易于沟通。他是我在沙发客上遇见的第一个倾向于较长时间接待的沙发主。


在我们还未入住时,在网上有非常愉快的沟通,他邀请我们去他作为沙发主大使组织的沙发客BBQ(后来因为疫情而取消),他下班后来车站接我们。


他家在市中心一个两居室公寓,进入他家,我们还是被吓了一跳,因为房间内还有另外一组沙发客,是一个当地女人带着她2岁的女儿。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她们住在房间内,所以我们只能睡客厅的沙发,这次是真正的沙发客了,沙发很大,睡着倒也舒服。后来他的前沙发客现在的朋友也过来了,是个在美国生活的中国姑娘,也是对外汉语老师,同时在美国也是沙发主。


于是我们仨就一起睡在了沙发上。整个房内加起来有六人,他同时接待了三组沙发客!不愧是大使!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倒也神奇,Octavio也是从事IT工作,不过他在家办公,他早上7点半起床,会轻手轻脚的在厨房热早餐(开放式厨房),然后在自己房间内工作,到傍晚5点左右下班。


我们常会做饭大家一起吃,他接待过各种各样的沙发客,所以家里的餐具炊具也是种类繁多,甚至还有鸳鸯火锅。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晚饭后,就是各种各样的桌游时间了,他会耐心的和我们讲解规则,也会分享他收藏的酒,伴着微醺,沉浸在桌游的乐趣中,虽然我不是一个桌游迷,但不得不承认,夜晚的桌游时光是在他家最快乐的。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他满满一柜子的桌游,每天都换一种玩,换一种酒喝。


周末,我们一起去hiking。因为疫情越来越严重,他要求我们尽快离开,我们最后找到了其他住处,他又送我们到车站,我们在他家共呆了十晚。


安全指数:☆☆☆☆☆

宜居指数:☆☆☆

互动指数:☆☆☆



疫情当下,现在的换宿hsot要求我离开时,没有工作没有车的我很幸运的在Sunshine Coast 找到了第四张沙发,沙发主在外地工作,整个家都是我的。


我购买的机票航班取消后,面对昂贵的机票,我的归期又遥遥无期,沙发主告诉我想住多久都可以,期待几天后我开启新的探索。


不得不说,在最近这段日子里,我们通过沙发客获得了很多帮助解决了燃眉之急,感谢那些萍水相逢的可爱的人。


希望有天,你们来中国住我家,而我就是那个可爱的沙发主。


人生漫漫长长而又短暂飞逝

希望能够走遍世界

睡遍全世界沙发




从悉尼睡到布里斯班,在别人家的沙发上!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